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阴与阳,斩不断的情
    白眉飞升,新任峨眉掌门上位。

    哪怕是幽泉出关在即,整个正道摇摇欲坠,但这并不能阻挡无数人上峨眉山贺喜!

    是的,贺喜!

    峨眉山身为蜀山第一山,整个正道也并不是说只有五台和峨眉罢了,尚且还有着无数的正道之人。

    如蜀山之外的青城山,白玉堂,霓裳宫等等,这些在这正道中也多是属于数一数二的存在。

    整个峨眉山上算是笼罩了一片喜庆之中。

    然而对于这一切,卫子青却当做什么也不知道,别说是出来见客了,就连人都不见了踪影,对于这事,段雷等人心中也是无奈。

    他们何尝不知道掌门心中是怎么想的,但……

    无奈之下,只好和众多上门的宾客抱于致歉罢了。

    玄天宗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离开了峨眉金顶,他知道卫子青在哪里,这些天的接触,除了那个地方,卫子青应该也不会去哪里了!

    三元宫!

    这里是峨眉山的又一处秘境!

    在这里,凡是重新重生的人,在这里就会留下身前的影像,也拥有着洗清人一生记忆的能力,是远古时期峨眉的掌门施于大神通建筑而成的,实至今日,普天之下算是没有人能在建筑出这样特别的地方了!

    果然,在那三元宫的虚空前,卫子青的身影正静静的站在那里,他的目光打量着那三元宫的光幕入口,似乎在思索着些什么。

    “青城,霓裳,白玉堂等无数的名门正派掌门全在金顶,你却一个人在这三元宫,若是被他们知道,恐怕就有些说不过了吧?”

    玄天宗走到卫子青的身边,淡淡道。

    卫子青笑了笑:“他们不敢的,如今这个时候,幽泉出关在即,他们却一个个的为了巴结峨眉来道喜,若是真的想要为正道做些什么,反倒还不如思考如对付幽泉来的实在点,兔死狐悲,这些道理他们并不是不懂的……”

    玄天宗无奈一叹:“谁会不懂?但幽泉老怪的名声在外,这些人,又怎么敢在这个时候惹其锋头?有时候这就人心,一个个的满口的正义道德,但到了关键的时候,他们只会明哲保身,正道?苍生?其实不过是挂在嘴边罢了,有时候其实来说,魔道比正道更来得光明磊落,差的,只是一个杀人之前给自己一个借口,一个杀人,却部分好坏罢了!”

    卫子青有些惊讶的看着玄天宗。

    “怎么,我说错了?”

    “倒是没有,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你竟然会说出这话,这要是让那些所谓的正道听到了,我想你可能就要被唾弃了!”

    “唾弃又如何?我玄天宗孤身一人习惯了,我有何须去在乎他们的目光?”

    卫子青心中哑然一笑,没有在说什么。

    玄天宗的话错了?

    不,相反很对!而且也是卫子青内心真实的想法。

    原著中,不管是华山被灭,昆仑被毁,甚至是到了最后峨眉五台山和幽泉血魔之战,这些所谓的正道从头到尾都没有见到过任何的影子。

    正如玄天宗说的,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在蜀山没有毁之殆尽的时候,他们是不会出手帮忙的,因为到了如今,他们甚至还觉得这并不关他们的事,这也是为什么卫子青不去理会他们的原因。

    “怎么,你在这里想要做什么?”

    玄天宗看到卫子青没有说话,开口问道,在三元宫卫子青不会只是想要看着那些曾经在这里重生过人的前生点点滴滴吧?

    “没,我只是在想一件事,这三元宫是如何将前世的记忆储存在这这里的,这些,我一直不明白!”

    重生**的施展很特殊,想要让重生**真正的发挥完美,需要将人灵魂中的记忆给掏出来,否则和肉身是会抗拒的,直到出窍,恢复了灵智,这些记忆才有机会以为特殊的原因重新被吸收回去。

    学会重生**,也就是等于需要学会三元宫的建筑方法,只有三元宫,才能将这重生**发挥的最为完美,否则的话,在重生之人,也不过是一个毫不相干,只有容貌一样的人罢了。

    所以,卫子青想要明白,这三元宫,究竟是怎么弄的!

    只是很可惜的是,到了现在,卫子青也只是知道,这三元宫中拥有着一种很特殊的阵法,但这阵法自己却毫无头绪,故而想要从玄天宗的口中,看能知不知道一些线索。

    可惜的是,玄天宗并不知道,想想也是,若是能知道的话,这世界上,恐怕也就不会只有一座三元宫这般简单了!

    “看来,只能自己摸索了!”

    卫子青有些失望,不过并没有办法。

    “雷剑……还在这里吧?”

    玄天宗沉默了会忽然开口道,卫子青楞了下,点了点头,虚手一挥,三元宫的光幕裂开,露出里面的雷剑,因为无忌陨落的原因,这雷剑被放置在了这里,而刑镰还没有开窍,这剑,自然不可能在重新回到他的身上了!

    在看到这雷剑的时候,玄天宗目光中显得有些失神,也显得有些挣扎。

    卫子青看着他那复杂的神色,轻轻的吐了口气,拍着他的肩膀:“你确定想好了吗?”

    “我不知道,可是,只有这样的话,我才能在接近她,可是那时候的我,还是真的我吗?没有了她的记忆,我还是完整的我吗?她还是她吗?”

    雷剑乃是峨眉山的镇山之宝,一生只有一个主人!

    可是并无绝对,要是有人想要得到这雷剑的,必须和想要拥有的那个人,进这三元宫,洗清记忆,不管是雷剑,还有持有者,都一样!

    但,这并不是只有这一条路!还有一条路……

    “你真爱她吗?”

    卫子青开口看着玄天宗。

    她是师,他是徒!

    相爱,本来就有些不被世俗谅解!

    所以,卫子青想要知道,为了她,他真的能放弃,冒着绝对的险吗?

    “爱?”

    玄天宗苦笑一声:“日月定阴阳,昆仑一日一月,自古也便一直是一师一徒,当年我师父爱上了师祖,四百年前,我上昆仑,继承了日金轮,也便继承了师祖和师父的一切感情。

    爱?我不知道?但我知道的是,这是命,昆仑至古都是如此,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命运和情债,而且,也不会有人去想要改变!”

    两百年前,昆仑被毁,孤月陨落,两百年的日夜,他没有不曾想过她。

    但,想又如何?

    一切终究已经是定局,生死阴阳两隔,徒留的,只是黯然的相思,但这相思也仅仅只能埋葬在心里罢了!

    直到再遇到李英奇,玄天宗心中的欣喜,和追忆,让他越发的不想要放弃这一切!

    “错过一次,便已经是悔恨,如今既然有机会在重来,那就不要在去后悔了!”卫子青轻叹一声,拍着玄天宗的肩膀:“我有办法让你得到雷剑的认主,但,生死一线,是生,是死,全看你造化……你,可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