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六一章 星火之身
    三日之后,距离前川山约一千里的某处地下暗河。

    这处数十亿年都静谧安然的所在,如今却已人声鼎沸。大量的灵修汇聚于此,总数超过千人,且几乎都是顶级神师境以上。此时都三五成群,环聚在暗河周边。

    在他们的对面,则是邪魔一类。也同样是强者如云,无不都是十四级以上的顶尖妖魔。总数亦不下九百,都云集在一处,气势煊赫。

    陶梦然早早的就已带着自家的几个弟子赶至了,也得以在这个双方赌战之地,选择了一个观战的绝佳之地。

    他们的位置,就在边角处的一面峭壁之上,可以据高临下,将这里的所有一切,都一览无余。

    而此时陶梦然就正在打量着这处地下空间的环境,可见那下方处,一条宽达四百丈的河流,正奔流汹涌。也因这河的湍急,才在这地下,冲刷出了一片广阔的空间。

    不过这周围,应该还是被额外挖空加固过了,南北东西都广达五千余丈,周围则是最坚硬的石质,不易损毁。尤其那些石层之内,还埋着足足三百四十八根玄武石制成的巨柱,用于支撑着这片地下空间。

    “看来日月玄宗为今日之战,确是下了不少本钱。”

    此时在陶梦然身后的那些三泰宗门人,已经议论开了。

    “这岂非是理所当然?事涉他们的天东总督,顶梁支柱。又有高达八亿九千万,加上一件神宝的赌注。”

    “这一次如果赢了,那就是盆满钵溢。北地仙盟内八家的赔款都不过如此,他们岂会在乎这点钱财?”

    “那么你们以为今日谁会赢?”

    “不知呢!一个是苍天级,一个是地心级,二人齐名于世。张信的过往战绩更为辉煌,可那烈武阳的天赋,也是极克制灵师,曾经有过以一人之力,连杀十位顶级神师的战例,震惊一时。那个时候,此人才只二十二,如今就更不知强到了何等地步。”

    “谁胜谁输我不好说,不过我看日月玄宗那一方,明显已是将地渊魔国拿出来的那些东西,当成囊中之物了”

    “地渊魔国一方,岂不也是信心十足。为一次赌战,拿出近十亿的十五级贡献,这地渊之国,果然豪富!他们为什么一定要来地面。”

    这诸多顶级神师,渐渐就把目光转向了陶梦然,对于张信与烈武阳这二人实力的高低,这位无疑更有发言权。

    也就在这时,他们的侧旁,传来了一声笑。

    “陶兄来的好早!”

    陶梦然讶然回望,发现来者,正是在巨蒙与他比肩齐名的玄幽宗主原光真人。

    这位一边说话,一边翩然行来:“我也好奇,陶兄以为这二人,胜负谁属?”

    陶梦然笑了笑,坦然答着:“总督大人深不可测,如无底深渊;烈武阳亦有一年未曾现身,难知深浅。不过在我看来,还是总督大人胜算更多。”

    “原来陶兄以为,是总督胜算更高?”

    原光真人挑了挑眉,看向了下方:“是不是太高看他了,毕竟这位入修行之门,才三载有余。而烈武阳则是至小习武,如今年纪,也比张信大了几年。”

    “可如年纪有用的话,那么痴长数百岁的陶某,定能碾压总督大人才对。可如今即便是我,对这位也是有着几分忌惮。”

    陶梦然摇着头,随后若有所思的问:“不看好总督大人的有很多吗?”

    “不多,一半一半而已。”

    原光真人神色莫测:“总督大人自出道以来百战百胜,从无败绩,在天东一带已有大批的拥趸。不过东边也有很多人,希望这位输。”

    “原来如此!”

    陶梦然神色了然,听出了这位的暗含意味。

    可这希望张信失败的人,绝不包括他们三泰宗。

    这次三泰宗因功勋较著,分得了四座灵山。之后日月玄宗,又将名下得到的灵山,以竞拍的方式,向巨蒙一地发卖。于是三泰宗又以巨款,在那边拿下了五座灵山。如今九座灵山连成一片,之后只需数十年时间的经营,那边就可成为三泰宗的一处下院,成为三泰宗壮大的基石。

    所以这个时候,至少他们三泰宗,是绝不希望张信出事的。

    陶梦然对张信的手腕,也佩服之至。这位的手段连续使用出来,不但使得天东之地的宗派势力彻底分裂,也令巨蒙山诸宗,成为日月玄宗君临天东的稳固基石。

    此时也再没有人比他们,更希望天东能在日月玄宗的主导下稳定下来。

    “那么原光道兄,又是如何以为的?希望他们谁胜谁负?”

    “我啊?”

    此时原光真人的眼神复杂:“我自然不希望他输,可也不希望这位的实力,过于强大。唔,烈武阳来了”

    陶梦然闻言,立时往暗河中央望去。随后就见一个身高丈二,壮硕巍峨的身影,正虚空浮立于暗河之中。

    不过这位出现之后,却足足等了片刻,暗河的上游处,才突然传来一阵恢弘乐声。那是由乐器合奏出的声响,壮阔宏大,又空灵震神,抑扬顿挫无不震撼人心。

    而张信就在这宏大的乐声中,被一辆无比豪华,并有八匹天马拉拽的飞车拉拽着,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你就是烈武阳?”

    当飞车缓缓停下,张信就高坐在车上,以傲慢睥睨的眼神,俯视着下方的壮硕人影。

    烈武阳则是又气又笑,心中的感觉,真不知该如何表述。只能冷漠的点了点头:“正是烈某!已在此久候张兄多时。”

    “是你来早了!”

    张信飞身而起,渡空来到了烈武阳的面前百丈站定,随后不耐的一挥袖:“废话少说,现在就开始吧!希望你这传说能与我齐名之人,能够给我一点乐趣。”

    “午时未至,张兄何必急于一时?”

    烈武阳的目中神光内敛:“不妨小憩片刻,坐待时至。”

    “等到午时?午时到子时,是你的极光魔体与金刚不坏身最强盛之时吧?其实在地面,你的极光魔体,能够更强的。”

    见烈武阳只面皮微动,毫无异色,张信又似笑非笑的说着:“其实怎么都无所谓了,今日无论如何都不会有第二种结局。”

    “看来张兄很是自信。”

    烈武阳的眼半阖着,沉静如石:“可如果用嘴能定下胜负,那又何需再战?张兄你现在,就已经赢了。”

    “看来你这家伙,又是个不知自己只有几斤几两的人,似你这样的,本座见得多了。”

    张信摇着头,眼神中的轻蔑与嘲讽更为浓郁:“其实本座,倒是蛮佩服你们这些人的勇气,以星火之身,而欲抗衡日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