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六零章 精简根基
    “九十级的御刀术,刀器化虹吗”

    紫玉天看着张信施展的刀术,眼神晦涩。现今张信的每一分成长,都让她心惊胆战。

    三个月以来,她是亲眼看着,张信在御刀术上一步步的往巅峰攀登。这位如今,就只限于战境修为不足,否则必可入当世最顶级的刀法大家之林。

    这也是紫玉天近日,为何要痛下苦功,欲在自身刀术与真空**上寻求突破的缘由。是因张信给她的压力,实在过于巨大。

    这时她甚至有了一个不该有的念头,如果张信这次的神师劫失败就好了

    那样的话,张信要么是从此停顿不前,要么就是大幅度的自消根基。

    旁边随行的原空碧,也是眼含惊佩。

    她还是首次见到张信,在她面前施展刀诀。也在这刻,她彻底放下心来。只是暗暗感慨不已,真不愧是这世间唯一的苍天级,居然不声不响,就练就了这么强的御刀术。

    不论技巧,只这御刀术的等级,就已远远超越于她原空碧之上了。

    张信则似是对这二人的视线,全无所觉,他此刻看似是闭目养神,实则全神投入。直到两个时辰之后,他才蓦然睁眼,看向了前方。远处的前川山,已赫然在望。而那边的灵师,也同样发现了张信的到来,仅仅几十个呼吸之后,山内顿时发出了一声山呼海啸般的欢呼。

    这边驻守的道军,要么是出自日月玄宗,要么就是出身于巨蒙山。后者与东天原那些宗派不同,对日月玄宗并无仇恨。这次天东大战,巨蒙诸宗也并无大损,反而是跟着日月玄宗的捞了不少好处。所以这些宗派的道兵,对张信都感观极佳,更知这位的到来,很可能意味着这次的大战即将落幕,故而都欢欣鼓舞。

    此时龙丹已领着一应法域与诸多神师,在山外迎接。张信与诸人见过面之后,就开始沿着前川山,巡查全军。

    不得不说,龙丹这人虽是过于保守谨慎,可谨慎也有谨慎的好处。前川山各部道军的布阵,都是极其的死板,近乎于教条,可也正因如此,各处的防御都很完善。哪怕张信以最苛刻的眼光去看,也找不到什么可趁之机。

    主要是这家伙手中的实力过于雄厚了,充裕的道兵,可以补全所有的漏洞。

    “山体也已加固到了极限,这里囤积的物资,也足可保证大军在此坚守半年以上,唯可虑的,就是全军士气。不过只需我龙丹在此,就可保证这前川山,坚如磐石。”

    龙丹给张信介绍完战局之后,就好奇的问着:“总督大人,你是决定答应对面的约战了?”

    “如今宗主与你们的天柱会议还未批准,不过本座这里,却需提前做好准备,”

    张信似笑非笑,看向了身后的众人:“总不能让某些人以为,本座是怯战吧?何况对方都已经开出这样的价码出来。”

    那些附庸诸宗的首领,顿时心神微凛,面色肃然。之前在道军中,的确有这样的传闻。

    “一件十六级的神宝吗?”龙丹摇着头:“即便是‘太元天锁’,我也私以为不值。”

    平常无主的十六级神宝,大概是价值二千万十五级的贡献值,因功效不同而上下浮动。而似‘太元天锁’这样,能够认主的,则是价值八千万以上。

    这是因神宝这东西,连上位法域都很难降服。且如彼此的相性不合,即便将之降服了,也有当场掉落地位,甚至爆裂的危险。

    所以‘太元天锁’与其他神宝的价值差距巨大。

    可即便如此,龙丹依然感觉不太划算,仅凭此物,还远不足以让本山那边动心。

    需知日月玄宗收藏在祖师堂里的神宝,虽然只有七件,可却都是十七级以上的存在。而十六级的神宝,尽管也有着强大的能力,却还没有被日月玄宗收藏作为镇宗之器的资格。

    “这筹码肯定还是不够的,远远抵不得二百万魔军性命。”

    张信冷然一哂:“可既然他们连此物都拿出来了,那么其他的代价,自然也舍得付出。”

    正说到此处,张信袖中的总督印,突然颤动。他存神感应了片刻,就眉眼舒展。

    “宗主已经允可,接下来,就得看你们天柱会议了。”

    张信说到这里,便笑望着龙丹与二人:“如果天柱会议也同意,那不妨给对面,开个高一点的价格。二百万魔军,不能低于五亿,否则就太不值钱了。”

    ※※※※

    双方关于赌战的讨价还价,张信并没有参与。他继续全神贯注于自身的修炼,尤其是御刀术。

    别人以为张信是在临阵磨枪,可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在为冲击神师境在做准备。

    他打算进一步的精简自己的功法,

    打算将风雷四斩与金神诀,也合而为一,成为‘都天双元法’这样的二元式功法。可以在‘金神’与御刀御剑术之间转换,或得灵术威力的加持。

    又因之前张信,就有推演中阶‘都天双元法’的经验,此时居高临下,高屋建瓴,在这方面发展的还算顺利。

    唯一的难点,就是那‘金神诀’,本身就已是筑基无上**,很难再有改进的余地。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张信的胸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构想。

    “接下来,只需在一处高等级的渡灵之渊,推演一段时间就可以。在巨蒙山内,就有三处渡灵之渊,等级不逊于日月双潭,加价借用一段时间,应是无妨。之后就是雷法了”

    张信眼里,顿时闪现着头疼之色。

    他现在修习的低阶雷法,很杂很乱。有加强‘雷走术’的《万里雷行》,有专修‘雷斗术’的无上级《雷动九天》,有专修‘雷击术’与‘瞬影雷身’的无上级《大都天雷诀》,还有专注于炼体的无上级《风雷淬体诀》。

    这些肯定是要凝缩精简的,否则的话,现在他哪怕有七层战境,也没可能度过神师劫。即便不会轰成渣滓,也会元气大损,

    可问题是,这四门雷系相关的功法,彼此冲突不谐之处实在太多。即便他前生虽精通雷法,也难将之调和在一起。

    所以他才会舍易取难,先选择精简金系。

    张信深思一番,就一狠心,准备将《万里雷行》干脆的削掉。这门功法圆满之后,可以修成雷遁术。

    可他既然有了‘瞬影雷身’,那么雷遁术有与没有,都不甚紧要了。

    何况他现在已知道了‘雷遁术’的原理,凭自身对雷法的掌握,施展此术应当不难,顶多是没有以前那么迅捷。

    此外还有着若儿,最近叶若正以资料库的数据为根基,为他设计各种灵术的模型图。可以让他用最精简最迅捷的方式,施展出各种灵术与绝式极招。

    之后是《风雷淬体诀》,这是风雷复合的淬体之法,也是无极不灭身的基础,应是可以保存的。

    一定要精简的话,可以等到‘圣灵劫’的时候再说。

    最后剩下的,就是《雷动九天》与《大都天雷诀》。

    按照‘都天双元法’的思路,这两门雷法,似乎也可合而为一。

    可此时张信,却觉牙酸。这两门**,可都是无上级。要将无上级的**糅合在一起,难度可想而知。

    不过还没等张信想出个所以然,日月玄宗就已与地渊魔国谈妥。后者除了一件‘太元天锁’之外,另还付出了相当于八亿九千万十五级贡献值的奇珍异宝,都是产自于地底,地表难得一见的灵物。

    地渊魔国最终拿出来的东西,比张信之前所说的,还要多很多,

    然后赌战之地,对面定在了一千里外,位于四千丈地下的某处地底暗河内。至于赌战的时间,则由张信来决定,不过时间不能超过一个月。

    “对面是宁愿多拿出四亿多的贡献值,也要获得挑选赌战地点的权利。”

    参与谈判的原空碧,特地就此事对张信解释:“我已经亲自去勘探过了,那里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暗河,且面积广大,并无任何对你不利之处,只是河水阴冷,便于那烈武阳施展冰系神通,不过这对你而言,应该不是什么麻烦。我想对面,应是格外忌惮你的观星术。不过如师弟你觉不妥,我可让他们再换。”

    “等我亲自看看现场再说,不过本座料他们,也不敢做什么手脚。”

    张信继续问道:“那么周围呢?”

    “周围三百里地,我可保证绝无任何的不妥。那地渊魔国之人很是大方,说赌战之前,此地都可由我方来管制,他们只需派人监督就可,”

    原空碧的唇角微挑,眼含讽意:“不得不说,他们这次是诚意十足。”

    “也可说是自信!不在地面战斗,他们就有十成胜算了?”

    张信也冷笑了一声,随后长身站起:“带我去看一看,如果没什么不对,那就定在三日之后。这件事早点解决最好。”

    上官玄昊平反之案即将开始,他已不耐于继续待在此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