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45章 绝对的自信
    杜克这记法术伤害不算高,连格罗姆一斧头都不如。

    奈何打脸啊!

    阿尔萨斯苦心算计,好不容易才弄来一个先干掉对方一个法师的机会,被阻止都算了,还打脸一样拉来一个炸弹?

    虽然成为死亡骑士后,他早已不大在意自己的容貌,但被炸个满面焦黑,他也没面子。

    阿尔萨斯心里憋屈啊!

    顿时狂吼一声。

    貌似他就是喉咙痒吼一嗓子,唯有杜克在系统精灵的特殊视界下才能看到,那一抹暗淡的绿色光华。

    尼玛,二傻子在放瘟疫?

    “驱散!”其实,不用杜克说,两个圣骑士已经在做了。

    神圣的光华驱走了兽人英雄身上偷偷潜伏的瘟疫,却没法驱走周围空气里的瘟疫细菌。

    这时候,杜克又出手了。

    一个把周遭数十米直径全部笼罩在内的冰龙卷霎时间升腾而起。

    这个冰龙卷本身不具备太高的杀伤力,可谁都能感觉到周遭的空气为之一清。

    不再有战场那股浓郁到化不开,几乎人在血浆里游泳的血腥味,也没有了那股淡淡的令人作呕,实则就是瘟疫粉尘在扩散的味道。空气中只剩下那股由两位圣骑士身上散发出来的神清气爽圣光气息。

    这下子,连傻子都知道,阿尔萨斯的招数又一次被杜克给克制住了。

    奥格瑞姆擦了一下口角的血,用古萨满语道:“古伊尔,好好看着,看着杜克如何一步一步将猎物推入深渊。那种以最小代价绞死猎物的手段,是你成为一个合格领袖所必须学会的。”

    萨尔的瞳子蓦然一缩。

    没错!

    姑且不论这次战斗结束后,部落是否还会跟联盟对上。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部落已经再不是以前那个家大业大,貌似有无尽兵源的部落。兽人的确是强大英勇的种族不假,可惜手头的兽人就这十万出头,多拼两次这种级别的大战就得打个精光。

    不得不承认,杜克这种打法,才是最适合兽人生存的。

    此时的萨尔,既没有修炼萨满之道,身为战士的武艺也远不到极致,所以他既算是压阵,其实也在努力学习着,学习战斗之道和统御之道。

    那边,在精灵王子开始以精准的魔法援护几个前锋之后,阿尔萨斯终于陷入了窘迫的境地。

    杜克不时出手就算了,在杜克身边,还有个安东尼达斯啊!

    哪怕这个肯瑞托议长已经老迈,但曦日法师就是曦日法师,代表着凡世最高战力的曦日法师,怎可能随意无视?

    阿尔萨斯一时间无比犹豫,不知是否该把那张牌打出来。

    就在这时候,杜克悠悠开口:“锁定了吧?”

    “锁定了!”安东尼达斯白花花的胡须一扬,自有一番曦日**师的气场。

    “那就劳烦大师了。”杜克半鞠躬。

    “为了联盟!”话音落下,安东尼达斯一个【闪现】,跨越两百米的距离,蓦然出现在一大堆丧尸和食尸鬼中间。

    换一个凡人,那就是找死。

    对于他这种级别的强者,这里才是他肆意使用魔法的舞台。

    普通法师的【冰霜新星】,就那么几码的距离。

    安东尼达斯的【冰霜新星】,则有如在宽阔平静湖面投下一块万吨巨石,掀起的是,是至少十五米高的夸张冰风巨浪。

    “哗!”地一下,半径百米内,不论是弱小的丧尸、骷髅兵和食尸鬼,还是强一点的穴居恶魔和石像鬼,甚至是半灵体状态的女妖,都在安东尼达斯这一记大招下变成坚硬的冰雕。

    “唿”一股冰风暴吹起,在狂暴的寒风中,曦日**师的法袍随风鼓动,猎猎作响。

    前一刻的冰雕,后一刻就当场碎成冰渣,被狂风吹散。

    尔后,一个在视觉上本来并不存在的巨大有翼生物,愣是被炸了出来。

    那是一个身高超过五米,拥有一对紫蓝色巨大蝙蝠翅膀,身披蓝底银边雕花盔甲的人型生物。看到他头上那弯曲向外的山羊角,一个让众人惊颤的名词弹到脑海当中恐惧魔王!

    在燃烧军团对外无止境的扩张、征服与毁灭当中,有不少种族加入到燃烧军团里,恐惧魔王一族就是当中的佼佼者。

    这些有角生物,有着丝毫不输艾瑞达精锐战士的强大实力。

    经了万年的岁月,他们早已完全融入燃烧军团,在整个军团里也充当着高层指挥官的角色。

    这只恐惧魔王,似乎对自己被炸出来,也感到意外。

    旋即,他脸带狰狞地笑着对安东尼达斯左手抚胸,行了一个贵族式的见面礼:“向你致敬,人类的强者,我是恐惧魔王凯斯拉纳提尔。我可有幸听到你的名字吗?”

    如此彬彬有礼,让人不禁把这位面容丑陋的魔王跟那些贵族大管家联系到一块。

    安东尼达斯冷哼一声:“在你临死前,你会知道我的名字的!”说罢,一扬法杖,一股澎湃惊人的寒冰巨浪顿时卷向恐惧魔王。

    下一秒,一人,一魔,两人开始了追逐战。

    几个眨眼的工夫,就不知道两人打到哪里去了。

    直到这时候,杜克终于昂然阔步,如同在自家后花园闲逛似的,踏入了战圈。

    “哟!阿尔萨斯啊!最后给你个机会,如果还能向你的巫妖王主子乞求到援军的话,那就快点了。不然等我开始动手,你就没机会了。”

    那是绝对的自信!

    也是绝对的自傲!

    旁边,数十万大军在激烈厮杀。

    每一时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都有生命在凋零,尔后又在被亡灵天幕的力量所吞噬。

    片刻前的兄弟,片刻后的死敌!

    明明就是如此纷乱,堪称杂乱无章的战况。

    到了杜克这里,却有种世间一切逃不过杜克算计,必将落入他囊中的感觉。

    萨尔紧握着右手中的那柄精钢战斧,左手五指紧握成拳,周围一片霜白,偏生在这寒冷的气氛下,萨尔发现自己流冷汗了。

    原来,这就是那个让百万兽人覆灭,以一己之力扭转了整场战争的杜克*马库斯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