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五九章 剑气化虹
    张信先是为司神命说出的数字略觉吃惊,随后就平静了下来:“有这么多?你是怎么办到的。”

    顶级神师二十位,法域一人,另有神师二十七,灵师四百。听起来是不多,相对于大宗派而言,无疑是九牛一毛。可问题是司神命,仅仅只用了三个多月。

    尤其是顶级神师,数量真让人吃惊。司空皓那边经营数年,也不过是这数字。

    “这也是你的缘故。”

    司神命哈哈一笑:“你没注意到吧?如今整个天东之地,有多少人解雇了自家的供奉客卿?”

    “解雇?”

    张信微一凝眉,随后就屈指一点,使一块印玺出现在了身前。而在他印玺与令牌的连接处,正有一**的灵纹扩张溢散。

    这是长老会给他颁下的总督印,以这印玺,可以号令天东。

    除此之外,此物还有各种样的功用。联系内外情司与暗堂,就是其中之一。

    随后片刻,张信就已明白缘由了。简而言之,这天东巨蒙一带的部分宗派,已经出现了财政困难。

    尤其是前北地仙盟的内八宗,以及那十几个二等宗派。为赎回灵山,他们都已将自家的积蓄,都挥霍一空。可在此之后,还要提供几十万的道军,供张信使用,这又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所以没办法,这些宗派无一例外,都选择了消减门内弟子的供应额度,于是有数达百计的顶级神师,在这段时间重归自由之身。

    “原来如此!可这数量,是否太少了点?”

    “少是少了些,所以我尽量在可靠性上下功夫。现在招募的这些人,都是百分百可靠,可以作为骨干的。而且,这已是我手中财力做到的极限了。为了他们,我特意降低了灵师招募的比例,以供养更多的顶级神师。”

    司神命的目光微闪:“你如嫌不够,我还能再招。不过你该明白,要供养他们,可得不少本钱。”

    “那就继续招吧,这些顶级神师,我们不招,迟早落入神教或者敌人怀中。钱财方面,你不用忧心。”

    张信面上虽是毫无异色,心里却在犯愁。

    他从神天上师洞府那里获得的财富虽多,可如今却又要面临财政困局了。

    司神命与司空皓两处,如今都各有神师二十余人,加上八位以上的法域,还有二百位神师。这些人每年,都需要他花费五百万以上的十五级贡献值来供养。

    基本的供奉,其实只有五十万。可去年司空皓率人攻下七座神教分坛,战斗了二十七场,张信事后支出的抚恤,高达四百余万。

    其实以他现在招揽到的人手势力,无论是插手矿藏药园,还是参与贸易,都能有一定收益的。

    可问题是,张信采取的是流动作战的策略,绝不固守一地,务求不被神教察觉行踪。所以司空皓麾下的人手,有时候连一个固定的根据地都没有,又何谈经营?

    至于张信在日月玄宗内的数千万十五级贡献值,还有那每年可提供近五百万贡献值的诸多矿脉与灵田,是没法用在司空皓与司神命这些人身上的。

    无论暗堂与外情司,都少有吃素之人,你违背门规,用宗门提供的财力,私下供养这么多的人手势力,到底意欲何为?而且那司空皓,也是宗门已经定论的罪人。

    总而言之,他现在完全就是拿钱在堆,换取那些散修出力,以打击神教的势力,尽力牵绊他们的脚步。

    这种方法,就只能坐吃山空。

    思及此处,张信不禁摇头,暂时将这念头压下。

    财力方面,现在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以他现在的积蓄,即便司空皓再招个三四十位顶级神师,也仍能撑个两三年的。

    在这两年之内,他会想办法解决此事。

    “既然你已将骨干准备好了,那么现在能否作战?我想要你在这几个月内,想办法摧毁他们几个分坛,”

    司神命闻言,顿时眼神再凝:“作战?现在么?可是可以,可这么早,有何必要?”

    “我最近想做些事情,又不想让神教之人察觉,所以得给他们找点事做,”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让叶若传送了一张地图过去,

    这里面是一些神教分坛的方位,都在天东一带。不过却不是来自于高元德的消息,而是叶若卫星观测的结果。

    他发现神教有一个弱点,极度依赖信徒。所以无论这神秘教派怎么隐藏,都会显露出不少蛛丝马迹。

    只需在有足够水源与粮食的地方,一一去寻觅就可。

    司神命迟疑了片刻,才涩声道:“我尽量吧!你这有些太强人所难了。话说回来,如今我宗是天东霸主,你既然知晓了这些神教分坛的方位,就不能自己派兵剿灭?”

    “我们现在是天东霸主不错,可我如今麾下能动用的军力,最近已经缩小到十四万。”

    张信眼中,满含无奈。

    此时日月玄宗虽是在大幅度的扩招弟子,正式的门人已经高达一百六十万之巨,可远水救不了近火,如今的道军总量,只有七十万多一点。加上奴军与供奉,战力也不足百万。

    他预计人手不足的困境,至少得四年之后才能初步解决。那个时候,才能有大量的五级灵师成长起来,编成道军。

    “神命你要知道,这天东之地,多得是人想见我们栽跟头。”

    “明白了,你怕走漏消息,也怕分兵后,被各个击破,所以束手无策?”

    司神命说到这里,不禁冷笑了笑:“这些人养虎为患,迟早有要哭的时候。”

    他之后也不再与张信废话,直接就断绝了通讯。

    张信没了聊天之人,也只能百无聊赖的,将自己的月沉刀召唤出来,在自己的身边飞舞盘旋,甚至是震荡。

    自从东流山大战之后,他又重新捡起了自己的御刀术。而近日也进展神速,无论是那‘转’字诀,还是‘震’字诀,他都已初步掌握。

    除此之外

    随着张信心念微动,这口月沉刀,就蓦然散化开来,变成了一股金色流光,继续在他身边转动盘旋。

    自他的御刀术到了六十级之后,就该获得一门新的能力。可以使他的这口刀器转化为粒子流,获得无与伦比的速度。

    也就是所谓的刀器化虹

    不过张信因一直无瑕练习,所以未能掌握。直到现今,才终于练成。

    且因他如今这口灵兵的魂炼层次,已经到达第八层,本身的品阶,也已至十二,加上那倚天剑匣,提供的十层增幅,使得他的御兵术,最高达到了九十层以上,这使得张信的剑器化虹,快逾流光。

    不过张信由此,也进一步确认,昔日赤月剑仙以剑斩月之时的所谓九十余级御剑术,绝不包括各种灵装与兵器本身的增幅在内。

    只因他现在感觉自身,距离那位传说中的神域,依旧有着鸿沟般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