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巨星 >正文 第485章 调戏
    米兰德比的第二天,国际米兰只进行了一上午的训练,下午穆里尼奥给球员们放了假。

    高小冬刚刚回到在科莫湖的家,手机响了,高小冬一看,竟然是秦宁。

    “秦姐姐,怎么想起小弟了。”高小冬笑嘻嘻的道。

    “听说你发财了,特意来找你包养的。”秦宁的声音略微有些疲惫。

    肖乐和猴子正在说话,听高小冬亲亲热热的喊秦姐姐,肖乐一脸鄙夷的道:“亲姐姐都叫上了,真不怕肉麻。”

    猴子呵呵笑道:“就是,无耻色狼。”

    高小冬装作没听到,继续道:“我的条件高的很。”

    秦宁笑吟吟的道:“上得厅堂,进得厨房,洗得了衣服,暖得了铺床,怎么样?”

    高小冬很无耻的道:“其实不要那么劳累,只要胸大貌美活好就行。”

    肖乐听了呸了一声。

    猴子骂道:“忒无耻了。”

    秦宁笑吟吟的道:“这些我都有啊,就是你这个小处男的活好不好呢。”

    高小冬大,只好讪讪的道:“秦姐姐在哪里啊。”

    秦宁哈哈笑道:“我在机场。”

    高小冬惊喜的道:“你在马尔彭萨机场?”

    秦宁嗯了一声,高小冬道:“来我的狗窝住几天吧。”

    秦宁道:“那要看你邀请的诚意够不够。”

    高小冬道:“‘当然够,我开着法拉利亲自去接你。”

    高小冬本来想买辆兰博基尼的,但最后在西奥的建议下还是买了辆法拉利599.

    秦宁慵懒的道:“那好,我等你。”

    高小冬放下电话,猴子自告奋勇的道:“胖子,是秦宁姐姐来了吧,我去接她。”

    高小冬把车钥匙在手指上绕了两圈,贼忒忒的道:“秦姐姐刚刚跟我说了,见到你猥琐的样子就不舒服,还是我亲自去吧。”

    猴子晒道:“真是驴不知脸长,你的样子比我还猥琐,秦姐姐见了你恐怕要恶心呕吐。”

    高小冬走到了门口,回过头来向猴子道:“好啊,你是说秦姐姐怀孕了吗?回头我问问她。”

    “你不能这么无耻诬陷啊。”猴子怒道。

    “这可不好说,除非见到秦姐姐的时候,你多说我点好话。”

    高小冬说完转身扬长而去。

    在马尔彭萨机场,高小冬轻松的就找到了带着一个巨大的行李箱的秦宁,秦宁身边还站着两个女人,一个留着长发风情万种的年轻女子,比秦宁还要高那么几公分,另外一个是胖胖的中年妇女,看起来像个老鸨。

    看着高小冬真的开着法拉利意气风发的来了,秦宁笑道:“呦,真的开着法拉利来的啊。”

    “这法拉利是借来装逼的。”高小冬笑嘻嘻的从法拉利里下来道:“秦姐,你们人多,你早说啊,我开着揽胜来好了,这车只能坐两个人。“

    秦宁道:“刘姐和兰姐不用你问,有人接。”

    身材高挑的刘姐有些惊讶的向秦宁道:“小宁,你不厚道啊,有个开法拉利599的富二代男朋友也不明说,是不想让我沾光啊。”

    高小冬一本正经的道:“那啥,我可不是富二代。”

    刘姐看高小冬虽然说话有点粗俗,却气势不凡,面对她和秦宁这样级别的美女也谈笑自若,知道这个大男孩肯定是说瞎话,便笑道:“借车泡妞,你对我们小宁倒是一往情深啊。”

    秦宁笑道:“刘姐,别听他胡说过没有,他就是高小冬。”

    “高小冬?!你是高小冬?”刘姐惊呼一声,急问道。

    高小冬笑嘻嘻的取下墨镜,道:“高小冬很有名吗?还需要假冒。”

    秦宁笑着向高小冬道:“高小冬,这是刘洁,刘姐,咱们华国第一位世界级超模,今天是来参加米兰时装周的。”

    高小冬伸出手去向刘文道:“刘姐好,久闻大名。”

    “我可没你那么大名气,我久闻大名才是真的,你可是华国足球的英雄啊。”刘洁笑着伸手和高小冬浅浅一握,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小指有意无意的在高小冬的掌心挠了一下。

    高小冬这个小处男哪里受得住这样的撩拨,顿时色与魂授,差点当场硬了。

    秦宁观察入微,看到了刘洁的小动作,却装作没看见,把手中的行李往高小冬手里一放,向刘洁和兰姐道:“刘姐兰姐,你们再等会,我们先走了。”

    刘洁笑道:“小宁,你们住在哪里,回头我去找你玩。”

    高小冬道:“科莫湖那边,去的话,打秦姐电话。”

    刘洁又露出艳羡之色,道:“住在科莫啊,那可是个好地方,住的都是名流。”

    高小冬上了车,笑嘻嘻的道:“好什么,乡下山区,欢迎美女去扶贫。”

    看着高小冬载着秦宁呼啸而去,刘洁叹息一声,向兰姐道:“秦宁命真好,居然找个金龟婿。”

    兰姐道:“这个足球圈的没好人,吃喝嫖赌,看着吧,两人长不了。”

    ……

    坐在高小冬旁边,秦宁伸出修长白嫩的无名小指,在高小冬的握着方向盘的手掌轻轻挠了一下,笑吟吟的道:“小色狼,感觉如何。”

    高小冬如遭电击,浑身哆嗦了一下,法拉利差点开人行道上去,他吓了一跳,道:“我的亲姐,这个玩笑可别乱开。”

    秦宁笑吟吟的道:“是吗?别人开得我就开不得。”

    高小冬苦笑道:“刘姐那是无意的。”

    秦宁笑道:“一见钟情啊,这就为人家开脱上了,我给你说,刘姐这人啊,就喜欢调戏你这样的小处男,看着你们欲火焚身。”

    高小冬打了一个寒颤,道:“秦姐,我们处男招你们惹你们了,这样捉弄我们,跟你说,你千万别把我惹毛了,不然,我马上把你就地正法。”

    秦宁撇了撇嘴,伸手在高小冬的大腿上轻轻抚摸,“说的跟真的似的,我看你怎么把我就地正法。”

    高小冬这下再也忍不住了,直接石更了。

    秦宁看了,格格笑了起来,“这么不经调戏,看起来真是处男啊,真是稀有动物,这年头,处男比处女少多了,啧啧,尺寸还不小。”

    遇到了正儿八经的女流氓,高小冬只能甘拜下风,道:“秦姐,饶了我吧,这真的受不了。”

    秦宁笑吟吟的,道:“不就地正法了?”

    高小冬夹着双腿,道:“不敢了。”

    秦宁手并没有停,笑吟吟的道:“不敢了,那你怎么还不服软?”

    高小冬苦笑,道:“我的亲姐,您再摸下去,我都要向您致以最高的敬意了,怎么服软。”

    秦宁这才住手,道:“小处男,以后在我面前老实一点,不要和其他女人勾勾搭搭。”

    高小冬听了直想哭啊,这特么是别的女人勾引我啊,怎么变成勾勾搭搭了呢,不过他可不敢分辩,秦宁再摸下去,他非喷发了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