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五七章 太元天锁
    “不错!这次的出兵,本就是准备不足,有些冒险。稍后我会与主帅你联名,向三位魔皇解释。只是”

    魔火的眉头,却又微微一凝:“看来我们对面的那位,是不会放任我们轻松撤离。”

    “这是意料中的事情,按照那什么神教给的情报,日月玄宗至少调集了二十位土系法域,随时都能封闭通道。”

    渊灭亲王一声轻哼,目中微现冷芒,随后又问:“刺蛟,你预计我们现在撤离,最多会伤亡多少?”

    他说的刺蛟,却是在他的身侧,一位有着尖细长鼻的伛偻老者。这位闻言之后,就不假思索的答着:“按照那位狂甲星君的排兵布阵,我们至少需再折损三百五十万!不过对面如主动追击的话,我们也至少可以拉十五万灵修垫背。”

    “所以才是二百万吗?这个家伙,倒是所见与你略同。”

    渊灭亲王眼神复杂,随后他又向下首处注目。这里有诸多魔将汇聚,可其中一位身高丈二,浑身冰甲,五官似如刀刻般的男子,却如鹤立鸡群般的惹人注目,

    “武阳,这次约战,你可有把握?”

    那烈武阳神色微凛,随后毫不犹豫的答道:“我听说张信此人灵术超群,至今已掌握了近十种超杀伤,这点我是比不过的。可如是生死相搏,输的一定是他!”

    渊灭亲王闻言,面上也浮起了一丝笑意。他相信烈武阳说的话,只是这世间任何与烈武阳同阶的灵师,都没可能胜过这位第十九太子。

    那是因烈武阳身拥的天赋,实现了对灵师术法的先天克制

    “王兄之意,是打算同意张信的赌约?”

    魔火浓眉紧皱,微有不满:“我觉得不妥!将我二百万魔军性命,系于烈武阳一身,他还承担不起。”

    尽管他也认为,现在的烈武阳更有胜算。可事有万一,万一那张信胜了,他们该如何是好?

    毕竟似这样的赌战,没有足够稳固的灵誓,或者其他的担保,对方是必定不会应战的。

    “并无此意!”

    渊灭亲王微微摇头,随后就笑着解释:“归根结底,无非是拿出一件能让那位满意的赌注。一件他们灵师的神宝,想必可以代替这二百万魔军了。”

    “神宝?”

    魔火愕然,心想如果是一件不能认主的神宝,只怕也引不起张信的兴趣,那也仅仅是相当于日月玄宗的两千万十五级贡献。

    除非是十七级,或者可以立时被人收服的

    思及此处,魔火亲王心神微动:“王兄你的意思是?”

    他没想到,这位王兄对烈武阳,竟然如此信任。

    “就是我宝库里面收藏的那件东西!他不是要看看我们的气魄么?那就拿出来给他看。”

    渊灭亲王一声大笑,自信而豪迈:“退军一事,不急于一时,一切等到他们两人的交手,有了结果再说。”

    魔火亲王眼神了然,他这王兄令烈武阳挑战张信,目的可不止是为撤离而已。这位真正的意图,是为动摇张信战无不胜之名。

    只有如此,才能令这广袤的天东之地,再次出现他们能利用的可趁之机。

    ※※※※

    张信还未动手的时候,就已接到了地渊魔国回信。不得不说,对方拿出的全新赌注,让他颇为惊讶。

    一件十六级的神宝,不足为奇。斩灭两百万魔军的功勋值,就远不止是两千万十五级功勋。

    而神宝这东西,必须是能够降服,并且在用得上的人手中,才显珍贵。

    比如伪神宝‘冰后之瞳’,在墨婷的手中,可以强行冰冻近万道军。可换成是另一人,也就是战力更强大一点而已。

    又比如‘万神玄珠’,被周小雪掌握,才是真正物得其用,使人忌惮。否则的话,也就是一件比之法宝稍稍强大些的器物而已。

    可这次对面拿出的,却是一件让张信颇为心动的东西。

    “居然是这件东西?有意思”

    这是一件在一万年前炼成的十六级神宝太元天锁,之所以让张信心动,是因此物不挑主人。只要是任意一位,有着五点先天灵系属性的灵师,就可以成为它的器主。而如果是有着增幅灵系的灵体,那么这件太元天锁,不会有任何的反抗。

    所以此物,也被称为是最没有骨气的一件神宝。

    这东西能力也很简单,就是灵系灵术‘灵能锁链’的强化增幅版。不过绝不能因其能力简单,就将之小瞧。

    太元天锁的束缚能力,至少是‘灵能锁链’的一百倍以上,且几乎无解。在灵系天赋的灵师手中,便是面对神域强者,这东西也可以强行锁住对手两到三个的呼吸。

    而对他们灵师来说,在这三个呼吸之内能做的事情多得是。

    当然这东西,在战场上的作用倒是不大。没可能似‘冰后之瞳’,‘万神玄珠’这样,可以左右一场小规模的灵师战争。

    “想不到这件宝贝,竟然流落到了魔灵之手,怪不得近年没听说了。”

    张信目光闪动,随后大袖一拍,将这信符拍给了原空碧:“将这信符递交天柱会议,就由宗门决断吧。”

    毕竟他们约战的赌注之一,是放任魔军‘全须全尾的退出地面’,所以他即便心动,也需要取得宗门的许可,不能自作主张。

    可随后张信又觉头疼,这件神宝他喜欢,可在他的手下,似乎没有能掌握这‘太元天锁’的人选。

    必须是灵系能力极其强大,且对自己足够忠心的顶级神师,甚至法域才行。

    他刚才倒是想起了一人,宗法相给他留下的左神通,就极其擅长灵系术法。

    不过,左神通毕竟是才刚加入他麾下不久,又只是客卿身份。贸然就将这神宝赐予,不但自己的几位客卿会有意见,宗门内部只怕也会有异议。

    这件东西,他是无论如何都要拿下的,可掌握此物的人选,却需仔细斟酌。

    随即张信又哑然失笑。

    “太元天锁?这还真是大方。”

    原空碧也惊叹了一声,随后摇头:“这应该是那地渊魔国的几位魔主,对烈武阳极有信心。”

    随后她又看着张信:“我已经查过他的资料,此人的武力超绝,确实是不愧‘地心’与‘战魔’之称,且他的天赋之能,尤其克制灵术。如果宗门许可,你一定要万分小心。”

    “我知道!他有无人可及其速的极光魔体,有无人能够打破的金刚不坏身。还有巨力,灭灵等种种天赋”

    张信冷笑,依然是目含不屑的看着远方,霸气四溢:“可我会让他知道,想要挑战本座,那是他的不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