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五六章 困兽之搏
    原空碧吃了一惊,下意识的说道:“这不可能!”

    选出二百万精锐魔军当场自裁,这岂非是天方夜谭?

    不过她随即就想,不可能又怎样?地渊魔国不答应,那也正落他们的下怀,自己为他们操心做什么?

    于是她又莞尔一笑:“可以!稍后我就让人去传信。不过他们如真的答应,你可有信心?”

    对于张信的战力,她还是有十足的信心的。后面这一句,其实是多余。

    这家伙的实力,别人难窥全豹,她却是清楚一些的。如今任意一个下位天域在张信的面前,都未必是他对手。

    且她所了解的张信,只怕还有不少的隐藏。烈武阳号称地心级,可以其过往战绩来看,却还不如张信。

    且以张信的风格,一定会说区区蝼蚁,也敢挑战本座云云

    “也就是大一点的蚂蚁,本座一只手指头,就可以捏死他!”

    张信果如原空碧所料的发言,随后又问:“师姐你应该还有事吧?”

    “不错!”原空碧的神色一肃:“有内幕消息,刑法堂已经定下了重审上官玄昊一案的时间,就在一个本月之后”

    此时宗法相虽然死亡,可以朱八八为首的玄昊党人,却仍为此孜孜不倦。且如今归入张信麾下的左神通与清雅等人,也在继承宗法相的遗志,正毕尽全力的给予协助。

    不久之前,据说玄昊党人已收到足够的证据,要为上官玄昊平反。

    “一个半月?”

    张信眯起了眼,随后笑了起来:“那你顺便再告知那些魔灵,我只给他们十天时间,过时不候!”

    他准备尽早将那位所谓‘地心级’挑战的事情解决,然后全力以赴,应对这平反一案。

    不出意料的话,此事只怕还有的波折,他必须投入相当的精力不可。

    总不能让自己前身的那些铁像,一直跪在山门之前,自己见了也会别扭。此外也正可由此案,将刑罚戒律二堂的黑幕,掀开一角。

    而此时原空碧,则是略有些担忧的看着张信。

    这个家伙的灵能,已经进入第九级了,打通了灵师九窍中的最后一窍黄庭。这也就意味着,张信如今距离神师境,只差咫尺之遥。

    这也将是张信道途中,面临的第一道坎,且异常的凶险。只因这家伙的根基,实在过于雄厚了。而那天道劫数,可非是说笑。

    便是她原空碧,在成就神师之时,也自减了一些对己身无益的功法,以求增加渡劫的成功率。

    而张信所学,实在是太多太杂。

    ※※※※

    原空碧离开之后,张信就驾驭着雷电八型变化成的‘雷电翼鸟’飞空而起,飞入到了东流山的山巅。

    随后他轻车熟路的,来到一间修炼室内。

    这里蔺初夏正戴着头盔,专心练习雷系灵术,根本就没有发现他的到来。张信看了她一眼,就把目光转向了角落里盘坐的紫玉天。

    “修炼得如何了?”

    紫玉天不说话,只静静的长身立起,随后那双隙鲸刀蓦然闪现,一瞬间带起数百上千的凌厉黑光,将周围的一群石柱铁柱,尽皆斩断。

    张信眉头一挑,眼含讶色:“看来还真被你修成了!”

    此时紫玉天斩出的这些裂隙,竟有些太虚斩的味道。不过这位北海天翼,绝非是通过她手中的神宝办到,而是自己的实力。通过其操纵真空之能,衍生出的‘虚空斩’。

    大致的原理是以霎那出现的真空,来改变正反引力子的作用,使得外部粒子难以进入,造成撕裂效果。

    所以这两把隙鲸刀,落在紫玉天的手中,真是相得益彰。

    紫玉天也收到入鞘:“这个地方,实在太小。”

    张信知道,她是指这‘虚空斩’与隙鲸刀的能力‘太虚斩’联合起来的威力。

    可既然紫玉天这么说了,那就说明她对这门能力,已经彻底掌握,可以用处实战了。

    “连这个地方都小了吗?”

    张信环目四顾,看着这方圆数百丈的庞大空间,随后就笑了起来:“我现越来越期待了!看你全力以赴与人交手。”

    “主上会看到的。”紫玉天语声傲然,随后又好奇的询问:“主上过来的时间有点早,可是有什么事?”

    “是有事!”

    张信微微颔首:“你与初夏,都准备收拾一下,我们要去前川山。”

    如今这两个人,已是他身边的固定跟班了。

    “前川山?”

    紫玉天的眉头微皱,心想张信终于要再次踏上战场了么?

    虽说她与地渊魔国没关系,可那毕竟都是她的同族。她不看好那六百万魔军的前途,也不愿与同族动手。

    “没打算让你出手。”

    张信似看穿了紫玉天的念头,一声寒笑:“只是有人不知死活,向我约战,得赶去打发他。”

    紫玉天闻言释然,可随即就觉好奇:“是哪一位?”

    是什么人敢向张信提出约战?这是找死吗?

    她可是知道,张信近日的实力,又出现了极大的变化。不但灵能修为,已经到了第九级,更修成了‘风元破’与‘太虚斩’这两门强大的灵术。

    除此之外,张信的斗战圣甲,也已经升级到了三型,那是近乎夸张的强大。使得张信的斗术战力,提升了无数。

    光是力量一项,就至少增加了五倍之多!

    之前谢灵儿又挑战过张信一次,结果由之前的支撑四五招,又回到了被碾压的结局。

    不过这位进展最大的,还是他的御刀术,随着张信进入第六战境,这家伙的御刀之法,又有了新的变化。配合那件‘倚天剑匣’,威力强横霸绝。

    无论是什么人,要想挑战张信,都必会后悔的。

    张信很快,就解答了她的疑问:“是烈武阳!号称战魔,被人认为当世唯一的地心级,与我并称。不过”

    他的语声一转:“这次约战能否达成,还得看你那些同族,气魄如何!”

    ※※※※

    就在半日时间之后,前川山前。

    一位头有独角,身高两丈,外披紫金甲胄,正端坐于黄金御辇之上的巨大身影,突然眼皮微挑,看向了身前一枚正悬浮震颤的剑符。

    “这么快就有回信了?”

    他探手一指,使那剑符化散开来,而仅仅片刻,这位金甲巨人就圆瞪着眼,怒意勃发。

    “混账!”

    “那位狂甲星君,没有答应?还是说了什么?”

    就在这御辇的一侧,另一位坐于石椅上的两丈巨人,好奇的回望了过来:“渊灭亲王素有石佛之称。那狂甲星君竟能以一张信符,将你激怒至此,让我很好奇。”

    地渊魔国有天域神魔四十七人,多是昔日争夺魔皇之位失败的太子出身。在成就天域之后,都被册封为亲王。

    而这位渊灭亲王,不但是四十七位天域神魔中最强的几人之一,更是这次进入地面的魔军主帅。

    “没说不答应,只是要换条件!”

    渊灭亲王的眸色阴沉:“对面回信,如果烈武阳胜,我们这次可全须全尾,退出地面。可如果烈武阳败,那么我们选出二百万精锐魔军,当场自裁!如果不答应,那这次的约战,就当没发生。”

    他的话音未落,周围就是一片哗然。

    “岂有此理!”

    “二百万魔军自裁?这家伙是疯了吗?”

    “狂妄!我迟早撕了他。”

    “之前我还不信,原来人族灵修,竟真有这么狂到这个地步的人物?”

    “看来他还真是把我们这些人,当成俎上之肉了。”

    “我们要想撤的话,还需他们准许吗?”

    渊灭亲王并没理会诸人的议论,他直接看向了身侧另一位,头有牛角的巨人:“魔火你怎么看?”

    这巨人是四十七亲王中的魔火亲王,也是大军的副帅。

    这位魔火,则是眺望着远方那伤痕累累,却一直岿然不动的前川山。可见那些灵师道军,那些战舰都密密麻麻的排列在山体之前。

    这里足足有四十万的道军,一次就可射出十级以上的弩箭二十万发,使得前川山前,堆积了尸山血海。

    那基本都是魔灵的尸骸,当灵师有灵山可以守御,又有足够的数量之后,就可用极其轻微的代价,大量杀伤他们魔灵。

    “困兽!”

    魔火的目中闪现戾色,随后一声轻叹:“不管你们承不承认,我现在都是这样的感觉。”

    渊灭亲王默然无言,几个月来,他麾下魔军左冲右突,都没能冲出这片狭隘之地。

    说他们是困兽,确实很合适的。

    “至今为止,我军死伤已有三百余万。尽管下面的增援,源源不绝,可各部难免士气消沉。”

    魔火的语声,冷静如冰:“那个家伙,在前川山聚兵二百余万,整体战力已经是我们的三倍多。他之所以一直固守不出,是把这里当成屠宰场了。想不到人族里面,还有这样的英杰!如此可怕的人物,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魔火你的意思,是不能再打下去了?”

    渊灭亲王的眼神欣慰,他担心的就是部下的意见与他迥异,导致军心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