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五三章 平定天东
    “纯熟之后,这风云破的威力,应可再增三成,接近七十级的无上极招。如此一来,就不用再畏惧斗术强者了”

    张信自问他现在的战力,比之那些下位天域,都丝毫不弱了。排除法域的压制,甚至还可强出数筹。他现在差的,就只是法力而已。

    不过他急于修成这风元破的目的,却非是为了抗衡天域,而是对抗斗术强者。

    尤其是谢灵儿这种,在战斗之时已完全超出常理的变态。月前指点谢灵儿时的情景,让他深为惊醒。意识到自己在近战方面,终究还是弱势。

    所以他急需一门能够大量使用,具有大规模的杀伤面积,中远程的施术距离,并且威力在七十级以上,拥有强大杀伤力的灵术用来傍身。

    而张信现在掌握的七十一级雷击术,七十六级的御刀术,四十三级的太虚神斩等等,固然都威力不俗,可却还达不到他的要求。

    只有‘风元破’可以,除了上述的这些特点之外,更有着‘震退’的效果,这正是应对斗术强者的力气,能够使得敌人无法近身。

    张信原本是欲在这练习室里面全神投入的练习,直到完全掌握这门‘风元破’的。

    这门术法极其的复杂,又必须是远程操纵,过程中不能出一点的差错。所以他要想将‘风元破’投入实战,并不容易。

    必须是娴熟已极,牢记每一个步骤,可以本能的使用施展方可。

    不过练到第二日,就有外事堂的人匆匆赶来,面含喜色的向他通报了一个消息。

    作为北地仙盟内八宗之一的天河宗,终于向日月玄宗降服。已经答应了楚悲离的苛刻条件,准备割出二十座级法域灵山,以及相当于一亿二千万十五级贡献值的各种财物。

    不过天河宗,另准备了大量的奇珍异宝,准备赎回二十座灵山的十二座,

    楚悲离在天东之地纵横捭阖,努力了二十余日,终于有了成果。这也是第一家,选择投降的内八宗。

    不过据后面外事堂与暗堂的报告,楚悲离这次之所以成功,可不是因为他的手段高绝,而是前川山方面那些魔军的威胁。

    所以这其实是自作孽,不可活。当初北地仙盟主动解除东山地渊的封印,试图牵制日月玄宗。

    可如今地渊魔国六百万魔军屯兵于前川山前,却因龙丹的大军,以及十余位天域的驻守,一直不得寸进。

    而在二十余日之后,在坚如铁壁般的前川山战线面前,撞到头破血流的六百万魔军,已经无奈的把注意力从前川山移开,转而他顾。

    而距离东山地渊最近,近来又战亡四万道军,死伤惨重的天河宗,自然就被魔军纳入到视野之中。

    就在天河宗降服的当日,他们位于最前方的两座法域灵山,已经被魔军攻克。幸在天河宗有所准备,损失不多,如今已在他们的天域级灵山‘天珠山’,聚集门内仅有的十万道兵,意图坚守。同时也向日月玄宗,发出了求援的请求。

    “这位楚天柱,还真是好运气。”

    张信啧啧赞叹了一声,就精神振奋的离开了练习室,

    甭管天河宗到底是因何故降服,这都是一件极大的喜事。这大大减轻了他们身上的压力,十日之前,太一,无上,紫薇,北神,神相五大宗派,以及北地仙盟求和的使者,都已陆续赶至日月神山,正以软硬兼施的方式,意图逼和。

    北地仙盟可以交出轻启战端,以及解开东山地渊封印的罪魁祸首,任由日月玄宗处置,并且恰当的赔偿。

    这与张信开出的条件,差了十万八千里。如果达成这个和议,那么北地仙盟的内八宗,以及二十几家核心宗派,只需赔偿两亿十五级贡献值就可,并无需割让灵山,损失可谓微乎其微。

    日月本山那边,自然是不肯答应的。不过此刻日月玄宗周围的势力,已经做出了实实在在的威胁。太一,无上,紫薇,北神,神相以及东天魔国,北漠荒原,都有或多或少的异动。

    就更不用说,那地渊魔国已经将多达六百万的魔军,送往地面。

    如果不是北海皇朝,自魔皇死后,一直处于群龙无首的状态。这次说不定也要跳出来,冲着日月玄宗张牙舞爪一番。

    而此时日月玄宗,虽没有任何的屈服之意,可对方传递过来的压力,却是实实在在。

    如今这内八宗首先崩塌一角,不但使日月玄宗面临的形势,大幅好转。也更有利于他们,进一步的压服其他的内八宗。

    原本张信,还以为必须在一月期满,他继续动军东进之后,楚悲离那边才能有成果的。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转机。

    当日他就在东流山的山顶,召开了一场军议。参加者,除了日月玄宗一方的所有殿主与师主都主,还有各大宗派的首脑主事,数百人济济一堂。

    张信也没说什么废话,只是以挥斥方遒的气概发布军令。

    “三日之后,全军,进发灵蝠山!这一次,由原天柱率三万本山道军为首,率左右附军,与义附军,忠附军等总共三十一万人为先遣,扫荡前方,讨伐所有不臣!”

    因为东流山内,又增加了七十万的道军。于是张信又在原本的左右前后等附军基础上,进行扩编,增加到了八万人,之后还增设忠、孝、信、义、礼、廉等附军旗号。

    而在场之人闻言,都不禁为之哗然。除了日月玄宗的门人之外,在场所有人等,都是神色复杂。

    都心想这位战无不胜的狂甲星君,在忍耐一个月后,终于又要展露獠牙了么?

    第一个选择的目标,竟是血蝠洞。

    只有原空碧,知道张信,根本就没有现在出兵的意思。她很配合的开口助攻:“可我军所需的各项军资,还未齐备。灵蝠山乃神域灵山,如欲攻打,需得损耗大量的神脉石,我们的存量,仍远远不足。此外还得从本山调动至少四十尊的十七级阳炎神镜,八十一尊十七级的攻山弩,才有可能轰开他们的防护阵。”

    她说的是实情,日月本山那边也确实正在为他们调配,并且动作迅速。可因路途遥远,这些阳炎神镜与攻山弩又极其贵重,他们至少还需二十多日时间,才可完全齐备。

    神脉石这东西,他们可以从天东宗派那里暂借。可这些可以轰击神山的强横法器,却只有日月玄宗才拥有。

    可张信却不在乎的一挥手:“用不着,本座抵达灵蝠山之时,就是血蝠洞灭亡之时!”

    他对血蝠洞这样的一等宗派似不屑一顾,一副张狂霸道轻蔑之姿。

    可在场诸人,却无人不信。绝大多数,都是面色苍白,眼神震骇。哪怕是张信身边的,魏紫辰等人,也不禁感慨。

    看来这个传承九万年,以手段残酷著称的宗派,或已走到了尽头。

    谁不知道这位狂甲星君言出必践,说要打通凤翔山通道,就一定能打通,说要击破北地仙盟的联军,就一定能击破?

    于是第二天的清晨,血蝠洞就遣来了使者,同意了楚悲离的条件。割让十八座灵山,赔偿相当于日月玄宗一亿一千万十五级贡献值的奇珍宝物。此外也同样会拿出钱财,赎回这十八座灵山中的九座。

    因血蝠洞的规模,比之天河宗略小,所以赔款的数量与割让的灵山,也都略逊于后者。

    而随着血蝠洞的降服,北地仙盟内八宗的坚固联盟,也如推倒的骨牌,彻底崩塌。

    张信这边,还没举行第二场军议,选择第二个目标。赤云宗,血剑山庄与天罗宗这三家的使者,就已陆续到来。

    就距离而言,除了血蝠洞与天河宗之外,这三家是离东流山最近了。

    张信下一个讨伐目标,选择这三家的任何一家,都不奇怪。

    最终楚悲离与这三家谈下的条件,比之首先降服的血蝠洞与天河宗,更为苛刻。

    赤云宗割让二十二座法域灵山,赔偿相当于日月玄宗一亿四千万十五级贡献值的财货。

    血剑山庄割让二十四座法域灵山,付出相当于日月玄宗一亿三千万十五级贡献值的赔款。

    天罗宗则是割让法域灵山二十七座,赔款一亿七千万,惩戒之重,是诸宗之最。

    三家也各自以自身财力,赎回九到十三座灵山。

    等到第五日,剩下的天竹宗与空剑宗,以及东天原仅剩未降服的宗派使者,也陆续抵达。

    而这两家内八宗的实力,虽是逊色于天罗宗不少,可付出的代价,却几乎与天罗宗相当,极其的苛刻。

    当这两份合约也一并签订,这天东一带的形势,也终于尘埃落定。日月玄宗兵不血刃,就使北地仙盟的八大宗派,全数臣服于脚下,也将整个东天原掌握在脚下。

    而在接到这一消息之后,正在北地玄宗极力斡旋的诸宗使者,也只能无趣的离开。

    时至如今,大局已定,他们再怎么努力,也是无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