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五一章 洞察真相
    “六百万魔军?”

    张信吃惊不已,也茫然不解。

    这地渊魔国,到底是怎么将这么多的魔军送上来的?

    张信都错愕至此,在场得知这一消息的的诸人,就更是震惊。几乎无一例外,都是一身的冷汗。这次如非是总督帅大人谨慎,龙丹率领的援军,很可能是有去无回。

    “应该是神宝。”紫玉天侧过了身,看着张信:“主上忘了,我们魔灵有一件神宝,可以做到的。”

    张信微一凝思,想到日月玄宗记载中,确实是有过一件魔灵神宝的记载。

    “原来如此!”

    知道了缘由,张信就没将此事放在心上了。心想六百万就六百万,也没什么大不了。

    他终究不是心怀天下之人,而前川山周围宗派辖下的百姓,虽也是人族一脉,可与他终究还是隔了一层。

    那边的魔灾,并非是他与日月玄宗的责任。

    何况如今,巨蒙山脉诸宗已经听从他的军令,各遣道军前往增援。很快龙丹的麾下,就将膨胀到百万军力。稳守战线,绰绰有余。

    有这支道军镇守前川山,那边无论如何都不会再有事的。

    所以他现在,大可安枕无忧。反倒是魔灵那边,可能要坐蜡,毕竟这神宝,也不是不需代价的。

    可随后不久,从日月神山内传来的另一条消息,却让他震惊不已。

    一是山内仍风平浪静,似乎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二是离恨天神宝已成,品阶高达十七,宗门之内,又多一伪神域;三是掌教归真子下达指令,暂建‘天东总督府’,为时五年,任命他张信为天东总督帅,总领天东一应事务。更欲将之前源自于天东四院的四万幽都军,八万奴军,都转入‘天东总督府’的辖下,命名为天东军。这道指令,还未被天柱会议认可。不过归真子近年,很少对下面发号施令,提交议案。而一旦这位提出,基本都能通过。

    可张信接到这消息的第一个念头,却是惊骇。归真子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是选择了隐忍,到底是什么缘由?绝不可能是因太一神宗与无上玄宗的干涉,归真子应该早有准备。

    难道说,是与这幽都军有关?

    ※※※※

    一处昏暗的地窟之内,气氛压抑而沉寂。

    “结果我们这些人,又变成了只能窝在地下的老鼠么?”

    白帝子嘲讽的笑着,目中却又微含无奈之意:“你们自以为可以击败张信,可结果如何?我说过的,他一定是有办法压制神军的舰阵。”

    而此时这地窟之内,玄星神使,天龙,天寒,天元神女,高元德,紫刀侯,紫千瞳等人,都是默然无语。

    这次张信对他们的打击,不可谓不重。他们在日月本山附近的布置,迟早会被发觉端倪。

    甚至神尊新的指令也已传来,不出意料,是整个神教再次回归地下,继续潜伏隐匿。从北海到天东,所有暴露过方位的分坛,都必须放弃。所有的祭司大祭司与主祭,也需得回归暗中活动。

    想必之后日月玄宗的打击,也将接踵而至。

    诸人之中,天龙的眼神尤其黯淡,这次的兵败之责,有八成是缘由于他。如非是他强行解除军权,孤注一掷要与日月玄宗决战,神教不会损失惨重到这种地步。

    玄星神使则是苦笑:“这次是我的过错,不久之后,我会向神尊大人请罪,并辞去神使之职。不过在眼下,还是得拿出个办法,尽量保全北地仙盟的内八宗。”

    “无法可想!”

    白帝子的语声冷酷:“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神使大人你们已将所有能用的牌全都丢尽,哪里还能有什么作为。以张信展现出的沉稳,又岂会给你们机会,以我之见,此时我神教应当束手,自身尚且自顾不暇,居然还有闲心去顾其他?”

    天龙神子闻言,下意识的就欲出言训斥,可随后他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又恢复了沉默。

    则玄星微微蹙眉,知道白帝子,是对他们心有怨气。

    在北地仙盟解除白帝子兵权,并将之通缉时,神教非但未有任何支持,反倒是很配合的解除了白帝子的神子职权,用以平息北地仙盟的怒火。

    玄星神使微微一叹,随后又眼含期待的看向了高元德。

    之前他虽将高元德,送到了东流山,可却未将此人完全放弃,一直都有人在暗中护持照料。所以在这次大败之后,神教的人手,第一时间就将高元德救出。

    经历此战,他已认识到此人之才,不在白帝子之下。

    “元德,难道你也认为,我们无法可想么?”

    “白帝子说的是对的,接下来神教自顾尚且不暇。”

    高元德面无表情的解释:“我不知道归真子,是因何缘故不与你们藏在日月玄宗内部的那位翻脸。却知这位,绝不会对你们手下留情。这个时候,神教再不能上蹿下跳。我如果是他,会第一时间扫平境内与天东,所有的神教分坛,不惜代价。”

    玄星神使闻言微楞,随后就陷入深思。

    白帝子则是唇角微挑,露出欣赏的笑意:“神使只需知晓,在日月玄宗的眼中,你们神教的威胁,更在北地仙盟之上。归真子会忌惮神尊,难道还会顾忌你们?何况现在,想太多也无意义。”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出了窟口,看向了天空。

    “想不出破解张信摘星术的办法,我们就绝没有在战场上的可能。恕白帝子无能,我现在已无策可施,几近绝望。如今唯能想到的,就是二十倍的精锐大军,或者由神域出手,直接取了他的性命。否则,即便神教再潜伏个几十年,再怎么休养生息,也无意义。你们有数十上百万的神军又能怎样?此人的摘星术,轻而易举可以将你等击破”

    当他说到这里,这窟洞之内的诸人,也都是眼现无奈之色。

    “天元霸体吗?”

    天寒神子一声呢喃:“真不愧是天下第一灵体,我真不知道,当日那些弹丸与光束,他到底是怎么招下来的。天元之力,竟可如此神奇。可惜那本观星术,我们未能得手,否则悦儿她”

    他语音未落,天元神女却忽然出言:“不是哦,那才不是什么天元之力!”

    诸人闻言,都不禁奇怪的向角落里,正拿着一张神符自娱自乐的少女看去。后者却似全无所觉,嘻嘻笑着:“我不知道那个家伙,他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可当时绝不是什么天元之力,悦儿一点没感觉到。”

    在场众人,都不禁面面相觑,眼透惊疑之意。

    白帝子随后就想到了什么,目光微凝,再次仔细的看着天空。

    说起来,当日那些从高空砸下来的弹丸,他也曾见过的。那可不像是天然成就的东西

    高元德则是低头若有所思,眼眸之内,似在极力压制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