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68 杀活
    真是奇怪的痛楚,我吸着香烟,如此想着。

    我身上的伤势明显只来自右脚,在第一击之后,诺夫斯基的其他攻击,都没能穿透ky3001变化的铠甲,但是,传达全身的痛楚却并非是以右脚为根源,而是从一开始就仿佛于整个身体滋生出来。

    吸烟并不能缓解这种痛苦。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消除心理层面的负面因素。

    这种痛楚的等级,以及难以形容的痛楚的类型,换做是其他人,大概也是很难忍受的吧。

    即便如此,我仍旧不慌不忙地再一次用话术,延长着交谈的时间。我对自己的预测充满了信心,而越是在最关键的时候,就越是要谨慎一些才行。

    之前是诺夫斯基主动拖延时间,我只是搭乘了便车,而现在则是我主动拖延时间的时候了。

    “你的确可以干掉我。但却不是立刻就能干掉我。”我用力呼吸,香烟的味道因为痛苦而变得苦涩,“你不是想要玩弄我,也没有半点放水。就如你之前所说的,这就是你在当前状态下的全力以赴。你一次性将最大的力量,堆叠到了第一击,这让你在之后的攻击,无法再产生更实际的伤害,不,大概连之后的近身攻击,也只是用来辅助第一击吧。中了第一击的我,的确离死不远,然而,却并非是立刻死亡。你明明应该有其他的招数,却选择了这样的‘神秘’作为决定胜负的一击。为什么?需要我猜猜看吗?”

    是的,所有的推理,都不能基于“诺夫斯基掉以轻心”为基础。

    如果和诸多文学作品中描述的那样。敌人的平均智商在主角之下,倘若在主角之上,也一定会百密一疏,巧合地在最关键的,毫无回转余地的行动上产生致命的失误,于是,敌人失败了。那么。对于作品中的角色来说,这恐怕就是命运吧。

    然而,如果所谓的敌人。并没有被冥冥中的“剧本”,在规定的某时某刻设置这样的命运。那么,可以想象,那个本就精明、谨慎而睿智的敌人。当然不会产生相应的失误。

    诺夫斯基是“命运之子”。这是来自梅恩先知的预言。网络球的梅恩先知是末日幻境中最强的先知之一,她的预言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剧本”,是“命运”的体现,而无论在过去的末日幻境,还是如今的末日幻境,先知的预言都有一种绝对性——被预言到的事物发展,从来都没有第二种可能性。其变化的可能,只存在于其达到被预言的状态之后。而在其达到被预言的状态之前,所有的变化,都将是促使它达到预言状态的原因。

    先知的预言是绝对的,这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

    好的一面,在于被预言到的事物变化,会成为一个评估未来、命运和“剧本”的标准。

    坏的一面,则在于,倘若被预言到的事物变化,就是一切的终点,那么,这个终点就会变得仿佛无可动摇。

    正如同末日本身,世界末日就是每一个成为先知的人最先预言到,也全部预言到的结果。

    而神秘专家在各自的活动中,所感受到的一切,也冥冥指向这个结果,而无论自己有多大作为,做过怎样的尝试,其行动本身和造成的结果,都冥冥中成为了推动世界末日的因素。

    知道末日,而尝试去阻止末日的行为,本身就促进了末日——在不少以“时间”和“命运”为题材的幻想作品中,都是十分热门的素材,但对亲身体验并深刻认知到类似情况的人,可不会觉得有趣,更不会觉得这是什么“严肃而值得深思的情况”,而是一种“残酷的事实”。

    诺夫斯基被预言为“命运之子”,就意味着,它的存在性本身,已经因为“预言”而成为一个固定的未来观测坐标。

    至少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命运之子”的诺夫斯基明显是不可能死在这场战斗中。

    倘若他的未来,也有一个因为致命失误而导致其死亡的命运,那么,当这样的命运展现的时候,场面上的光景,也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在这个末日幻境的“剧本”里,每一个人都如同具备不同意义的棋子,所有人都必须将自己被“剧本”赋予的意义彻底完成才会死去。

    五十一区的强袭者,黑烟之脸统合体,中继器力量使用者,被预言的“命运之子”,这些身份都赋予了诺夫斯基存在的意义,这样沉重而庞大的意义,不可能在这里终结。

    因此,它的判断和决定,没有犯下任何轻敌的错误,也没有任何留手的可能。

    我一直在观测它,思考它,然后判断它。

    这是一个慎密而大胆的行为,因为,许多人不愿意谈及“命运”和“剧本”,正是因为那固化的模式,给人带来深沉的徒劳感,不仅仅是在主观上,不愿意承认自己被拘束的命运,而且,也无法在客观上,找到充分的证据。因此,宿命论之人本就需要超乎寻常的直觉,对自己直觉的信任,而这样的条件,神秘专家是完全可以达到的。

    以直觉而并非以客观证据为第一优先,在人类的理解中,存在极大的风险。

    但“神秘”本身却又是不承认人所观测和理解到的“客观事实”的,所谓的“几率”也没有意义。会被“神秘”实现的,无论几率有多小,也会成真。

    那么,将已经成为既成事实的结果,当作推断的因素,就会得出哪怕觉得荒谬,也必须承认,这就是事实的结论。

    推理已经完成。

    真相,从来只有一个。

    首先。诺夫斯基在此时此刻不会犯错。

    其次,倘若诺夫斯基犯错了,那么。能够抓住这个错误,最终制造致命一击的人,也不会是我。

    再次,假设诺夫斯基的确犯错了,那么,成为这个错误的契机的事物,绝对是可以干涉“剧本”的存在。

    我对这场战斗没有任何激情。只是在做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而并非是决定自己是否应该去做。决定早就已经做下,此刻只是理所当然地履行。

    因此。从一开始,这就不是以我为主导,可以获得胜利的战斗。

    胜利的契机是存在的,我要做的。只是引导出这个契机。

    诺夫斯基那狷狂的表情。已经完全消失于脸上。它此时的平静,一如它非人本性的淡漠。亦或者说,这才是它最真实的模样。它那遮住了上半个脑袋的面罩,开始有一些墨迹污渍般的东西在流动,似乎要构成某种形状。也仿佛暗示着它的内心。

    “猜猜看。”它说。

    “因为,这一击也许声势不显,效果的发动也比较缓慢,但应该是致死几率最大的攻击。你为了确保可以杀死我。选择了致死率最高的方式,而并非是时效最快的方式。看来真如你所说。你们很在意四级魔纹。”

    “正确,但也不完全正确……为了防止意外的出现,我在第一击保存了一部分力量,并没有如你所想,发挥到最强的水准,但是,保留力量,不会削弱第一击的效果,而是延长了效果产生的时间。倘若完全加入这份力量,也不无法将死亡的速度推进到既死。这是一种缓慢发作的诅咒,缓慢本就是它的特性,是它的优点,也是它的缺点。”诺夫斯基说:“现在看来,这么做是正确的。高川先生,你真的有第二张底牌呢。”

    果然如此,我可不觉得,诺夫斯基说出这样的话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不过,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我也不能不做出回应。

    “那么,时间到了。”我如此说到。

    时间抓得恰恰好。虽然早一点出现,才是更好的,但是,现在的话,也不算晚。

    “什么?”诺夫斯基愣了一下,但造成它这个反应的,可不是我。

    来了!我感觉到了,转机的开始。之前诺夫斯基扭头看向身后,却什么都没有看到,但却并非是那里什么都没有。我们所置身的战场,本来就不仅仅是这个降维环境,而是整个木屋区!

    在脑海的影像中,一个扭曲的轮廓渐渐成型,它好似撕扯着什么东西,以“千分之一秒”为单位的速度变得清晰。

    十分之一秒后,诺夫斯基毫无征兆地被那个身影击中了——明明它应该有了预防,但是,当那个身影从扭曲变得正常,清晰地出现在它背后的时候,明明可以迅速躲避的它,仍旧就这么被击中了。

    那只拳头好似不收到任何“神秘”的掣肘,以清晰可见的轨迹,极度凝聚的力量感,击中了诺夫斯基的腹部,巨大的力量让它的身体弓起来,脸上的惊愕和痛苦,再一次夸张地表现出来。

    呕——它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明明是怪物,却在面对这个新闯入的女性身影时,变得犹如普通人一样。

    富江……观测到了!

    真是可怕啊,对虽然受到限制而无法完全发挥全部实力,但仍旧是怪物范畴的诺夫斯基,直接产生了神秘性的压制吗?

    富江,是怪物中的怪物啊。

    诺夫斯基弓起的身体就好似凝固在半空,和陷入自己腹部的拳头僵持着。富江只是残忍地微笑着,没有更多的动作,一个呼吸后,诺夫斯基大张嘴巴,仿佛连内脏都要吐出来般作呕,但实际被呕吐出来的,是一大片的黑烟。再一个呼吸后,空气开始扭曲,好似在朝诺夫斯基的腹部压缩,而那些呕吐出来的黑烟,被这股无形的力量拧成一团。

    我看到了,诺夫斯基的整个腹部都拧了起来,似乎要将他整个人形都拧成一团。

    第三个呼吸,从拳头和腹部的交接处,产生了强烈的冲击。

    诺夫斯基就如同布娃娃一样被击飞,这一次,可不是它之前戏弄我那般的,任由自己被镶嵌到巨石上。它只飞出了不到十厘米,就被一股回抽的力量扯了回来。迎接它的,是富江的第二拳。

    如此反复,第三拳,第四拳,每一拳的速度和间隔,都比上一次更快。到了十拳之后,就连我也无法清晰判断富江的拳头了。

    在片翼武装的状态下,统合了视觉,直觉和连锁判定的综合观测中,无数代表运动和力量的线条交错在一起,变得一团乱麻。

    “七星奥义,天翔百裂。”富江做出宣言,“半吊子是无法躲开的。”

    七星奥义是什么鬼!她的宣言,让我不由得重新想起不久前被她戳穿的胸口和腹部,那地方的伤势在离开她一定距离后就开始好转,但现在又有了隐隐作痛的迹象。不过,让我觉得意外的是,这种隐约的幻痛感,似乎让之前宛如撕裂神经般的痛楚没那么强烈了。

    是幻觉吗?

    我不由得摸了摸胸口,然后,前方的冲击掀起的气浪,将身周的一切全都吞没。呈现在脑海中的线构影像,因为线条太多,又太过混乱,而变得不比肉眼看到的混乱更加清晰。诺夫斯基的处境,就混淆在这一大堆凌乱的线条中,模糊可辨。

    它不知道被击打了多少下,它所拥有的“神秘”,在被攻击中的那一刻,全都没能释放出来。

    这并非是它的失误,而仅仅是一种本质的差距。

    对富江来说,眼前处于不完全状态的诺夫斯基,和其他任何神秘专家没有任何不同。

    冲击是如此强烈,然而,当这股风暴渐渐平息下来的时候,却可以看到诺夫斯基仍旧没有被击飞,它偏离原来所在的位置,还不到一米,但是整个人形已经变得稀烂,头罩也被扯破了一半,仿佛没了骨头般躺在地上。那凄惨的模样,完全看不出它之前的精神和强大。

    即便如此,它仍旧没有死。

    不,我感觉到了,它的状态甚至没有低落太多。它的本质,虽然和此时的富江体现出差距,但又并非是完全落于下风。

    这个家伙,果然也是怪物啊。

    两个怪物的战斗,让这个战场开始变得严酷。降维环境已经被富江强行破坏,我感到虚化的整只右腿,似乎正在变成完全而彻底的破坏。果然,等待富江入场,虽然增加了胜率,但也并非是没有代价的。

    “真强啊。没搞错吧?高川先生。”躺在那里的诺夫斯基突然开口了,中气十足。它之前呕吐出的黑烟,在冲击中化作灰雾,弥散在四周,并于此时开始搅动,“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制造出来的,用的是我们这边的人做祭品?那个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这个自称富江的家伙,可比你强太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