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五零章 阳谋阴谋
    东流山的人,是饱怀感激的心情从议政厅内退出去的。尽管张信对他们,一直都是姿态傲慢,可这位的行事风格,不一向都是如此么?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东流山追随北地仙盟败了,就得承受代价。而这代价,也还在他们能够承受的范围内。

    且张信既然选择了东流山为临时驻地,那也就是说,东流宗依然有着向日月玄宗接近靠拢的机会。

    待这几人离去,张信就望向殿内的诸人:“你们感觉怎么样?”

    “我现在都有些后悔了。”

    原空碧语声啧啧的说着:“如果不接受东流宗的投降,一股脑的端了这东流宗,这该多好?”

    这东流山的财富,真比她想象的还多。平常看不出来啊,这家宗派的弟子门人,好像也不是很富有。

    “东流宗位于巨蒙山与东天原的边境,乃是巨蒙山内外必经之地。他们家光是将山内的物资倒买倒卖,就能赚到盆满钵溢。不过为防诸宗羡嫉,一直都很收敛。”

    楚悲离说完之后,又摇着头:“不过说不接受东流宗的投降,那不太可能。关键是我们现在,时间紧迫,速度越快越好。”

    东流山三座天域灵山,真要顽抗的话,还是能拖延他们一段时间的。除非张信,再次施展摘星术。可显然这位,并无此意。看来摘星使的这门超规模超杀伤级的灵术,确非是没有限制。

    这时候,张信在野战大破北地仙盟联军的好处,就显出来了。

    如今天东所有宗派,都已失去了对抗日月玄宗的信心,也没有了足够的力量。哪怕东流宗这样,有数座天域灵山可以坚守的宗派,也不敢顽抗。

    更下方的谢渊玑则恭声道:“如果督帅大人,只是为天东诸宗树一个榜样,那么对东流宗稍微宽宏些,也不无不可,”

    “那么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

    张信拍板道:“如果这次东流宗办事得力,那么我会向宗门申请一个恩典,日后所有东流宗的新晋弟子,都可前往日月本山进修十年,教导基础功法与灵术。所有师资,则由两家共同提供。此外巨蒙山脉之内的诸宗,也可择十几家卓有功勋,亲近我宗的,一并送弟子至我宗本山修行。”

    这东流宗,将是未来日月玄宗扼制天东之地的重要一环,所以他无意将之过份削弱。不过恰当的控制羁縻,还是需要的。

    至于这东流宗的态度,并不重要。如果他们敢拒绝,那么他对此宗,也会是另一个态度了。

    这也确实是一个恩典,日月玄宗的灵能旺盛,利于修行。此外日月玄宗的灵师,在灵术功法上的水准,也确实比普通的宗派,强上不止一个等级。

    这次战后,日月玄宗会占据北地仙盟割让出的六成灵山。可张信却无意让自家宗派的触手,直接延伸至此,所以这些灵山,都会在不久之后,被他卖掉。东天原距离日月玄宗太远,远隔数万里之遥,实是鞭长莫及。

    日后他也会尽力影响日月玄宗的整体战略,对于天东巨蒙一带,以蚕食驾驭与同化为主。

    只因北漠荒原与北海,甚至落雁河北,日月玄宗还有大片的地域,可以开拓。没必要在这巨蒙天东,浪费太多时间精力,

    别看现在巨蒙天东的诸宗,对日月玄宗俯首帖耳,可一旦日月玄宗,还有继续大肆东扩之意。这边的宗派,多半还是要反的。

    这边的潜力也很不俗,宗派数量广达七百,一旦能齐心合力,极盛时可以聚兵四百余万,天位四十。

    “新晋弟子前往日月本山进修十载?此法倒是不错,惠而不费。”

    楚悲离的目中,也是再次现出异泽。

    心知这进修十载,其实就是变相的人质,也便于日月玄宗培植势力,收拢人心。这时候只是教导基础功法与灵术,可如能在几百年后再进一步,这些附庸宗派与日月玄宗的下院,有什么区别?

    他眼前这个家伙,果然是不简单。

    雷神简无敌固然强大,却只知以暴制暴,惹人反感。可这位摘星使,表面比简无敌更霸道张狂百倍,可却有着后者不能及的远见与手腕。

    “接下来的几天,这东天原内想必是降者众多,本座无瑕去一一处置。”

    张信说到这里,就看着原空碧:“除东流宗之外,其余的宗派,就交给原师姐来处置!”

    “可以!”

    原空碧果断应命,随后又出声询问:“也就是说,这是不打算与北地仙盟整体谈判?可其余诸宗如欲降服,那么割地赔款的条例,是否都仿造东流宗?”

    “东流宗只是特例,不可遵循。从今日起,我们也需当北地仙盟不存在。”

    张信摇着头:“师姐不妨召集巨蒙山诸宗首脑一起议论,毕竟这割出来的灵山赔款,都有他们的一份。”

    不过他随后,却又语声一转:“不过如商议出的条件太过分,原师姐不妨代东天原诸宗,回圜说项一二。甚至我日月玄宗,可以主动舍弃一些灵山。”

    在场众人闻言,都不禁心领神会。都心知这位,是欲以这方法,加深巨蒙山与东天原诸宗的隔阂。

    人都是很难控制贪欲的,尤其巨蒙山内的那些弱小宗派,对灵山与修行资源,都极度渴求。如今有这样的机会,岂不磨刀霍霍?

    所以即便巨蒙山脉中有一些远见明智之人,也没法抑制这样的大势。

    “还有北地仙盟的内八宗”

    张信眯起了眼,目中杀机显现:“按我的意思,北地仙盟那些被裹挟的小宗派,都可放过,甚至稍加扶植。唯独这内八宗,此番必须重惩不可。不过本座念天有好生之德,不到万不得已,不愿挥军讨伐,徒增死伤。所以我欲将与北地内八宗和谈一事,交给楚天柱负责!”

    楚悲离不禁唇角微抽,心想那轻松的活计,就丢给自己的师姐,这脏活累活与得罪人的事情,就交给自己么?

    如果自己没处理妥当,多半是要被这家伙追责的。

    不过就明面来看,张信的安排并没有不妥。他是第二天柱,负责更重要的事情,也是理所当然。

    楚悲离思索再三,还是没打算推拒:“重惩?总督帅大人需要重惩到什么程度?”

    “底线是交出三成的灵山,并且支付一亿十五级贡献值的赔款。如果楚天柱要来更多,那更是再好不过。”

    张信的眼神凝然:“不过我允许先行降服的,酌情减免!”

    楚悲离顿时一阵无语,心想这条件,可真够苛刻的,这是要将北地仙盟的内八宗的战争潜力,直接榨光?

    一亿十五级贡献值的赔款,这都可以购买五件神宝了。当然神宝有价无市,有钱未必就能买得到。即便买来了,也未必适合。

    “这只怕不易!内八家都有神域灵山在手,有峙无恐。总督帅大人的条件,已超出他们的底线。”

    “不易也要办成!”

    张信语声强硬:“楚天柱有整个日月玄宗为后盾,不妨放手去做!我也可给楚天柱一个月时间。这个月内,我会在东流山继续召集道军,厉兵秣马。到了月末之时,我会选择两家不肯降服的内八宗扫灭”

    正说到此处,远处一道紫金剑符,从殿外飞入进来。

    这是外情司向他传达的情报,此时太一神宗,无上玄宗,紫薇玄宗,北神玄宗这几家,都已致信归真子,劝阻日月宗‘适可而止’,说是要他们顾忌影响,不能过于压迫弱小云云。

    同时北漠荒原,还有那无光海,都有了异动。

    还有太一神宗的使者,也将在半个月后,抵达日月神山,

    张信冷然哂笑,抬手就将这剑符粉碎。这些早在他的意料之中,可他这一次,绝不会留下内八宗这一隐患,继续威胁日月玄宗的后院。

    “我尽量吧!”楚悲离也似乎想开了,微微一笑:“不过我也有条件!这一个月内,我所有的作为,总督帅大人都不得过问,不得干涉。”

    这任务固然辛苦,可一旦完成,却也是一份极大的功勋。他已想过了,此事并非是没有达成的可能。

    “可以!”

    张信慨然一笑:“本座如今只要结果,至于过程,只要不违背门规,本座就可鼎力支持。”

    他此时的脑海内,已在想着日月本山。

    天东大局,至今日战后,基本已成定局。就不知如今本山那边,结果会怎样?

    归真子是否能趁此时间,将那人逐出日月玄宗,或者干脆诛此心腹大患!

    而就在不久之后,张信又接到了第二枚外情司传来的信符。

    前川山那边,果然有着陷阱,地渊魔国不知用了什么方法,将六百万魔军,十五位天域神魔送上了地面。远不止是之前他们预定的三百五十万,与最多七位天域神魔。

    龙丹统率四十四万道军,增援前川山。遵照他的军令,一直坚守不出,使得地渊魔国的所有大军,再无法隐藏。

    而此时那前川山前,已然是魔山魔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