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六章 人道皇鼎灭仙阵(五千)
    天血雨,鬼哭嚎。

    尸骨成山,血聚成海,万民或成为食物,或被圈养,或被当场杀死,如蝼蚁一般,除了哀嚎,再无用处。

    一幕幕可怕的场景出现在了楚阳和楚天歌的眼前。

    “十万年啊,就看看那些人能不能达到巅峰?看看小九九不能逆天成长?看看你们能不能肩扛这份责任?若是你们真的能够成长起来,万世太平,若是不能……”

    若是不能,老祭酒没有说下去。

    “十万年,足够了吧?”

    楚天歌失神道。

    “足够?”老祭酒叹息,“真正的巅峰大能,哪一个不是修炼亿年之上?”

    “什么?”

    楚天歌两人同时惊呼。

    亿年之上?

    这是什么概念?

    “我们能够吗?”

    楚天歌苦笑,甚至绝望了。

    诸天万界,天才何其多也,最终成长起来的又有几个?还是以亿年为单位,他从来不认为自己天下独一无二,又能比得上几个?

    “走一步看一步吧!”楚阳震惊过后,就已经平静,他发现所谓的仙界远比自己想象还要浩大,压下念头,他低沉道,“眼前这一步,就不一定能够度过。”

    “龙族下来多少?火神族又有多少?”

    “人道万世图中的傀儡战兵真的够吗?”

    楚阳并不乐观。

    对未来,他却不怕。

    “第三种!”老祭酒看向了脚下的皇城,“若是不能抵挡,这座皇城就是墓地!”

    楚天歌一呆,就苦笑道:“墓地好啊,死了总比被奴役强!”

    已经不需要多说。

    不能抵挡,那就飞灰湮灭吧。

    东海深处,宫殿之中。

    “千年前有一位飞升,说天人强者已经近百,可怎么才有你们这些?”

    这是一位胖嘟嘟的十余岁的小男孩,带着些许天真,疑惑不解。

    似乎,他是下界而来的龙族首领。

    “被杀了!”

    龙太上长老苦笑一声,将前因后果快速解释了一遍。

    “人族啊,还真是可怕,听说他们非常喜欢吃龙!”

    小男孩低估道。

    他一双红色的瞳孔泛着血色,天真之中,带着可怕的威势。

    “好了,除了敖平外,余者先退下!”

    一位老者不耐烦的挥挥手。

    一应侍者,纷纷离开。

    这里除了龙太上长老龙平之外,还剩下整整两千老态龙钟的强者,他们一个个气势如渊,可怕万分。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看起来十一二岁的少年。

    “终于要开始了!”

    身穿红袍的少年露出了狞笑。

    “是啊,终于要开始了!”

    灰衣少年也笑了。

    “三哥,六哥,什么要开始了?你们的笑容好可怕啊!”

    小男孩不解。

    “好了,红雷,应辰勃,别嗦了,给他个痛快吧!”

    刚才的老者厌恶道。

    “玄祖爷爷,反正也来到了下界,这里都是我们的人,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的!”红雷笑道,“不如让他做个明白鬼?”

    “好吧!这一脉的杂种,我也要亲眼看着它们挣扎着死绝!”

    ‘玄祖爷爷’冷哼一声,坐了下去。

    其余两千老者,都露出好笑之色,不置一言。

    龙太上长老敖平眼皮子直跳,却低下了头,以他的智慧又怎能看不出,眼前的一幕是内斗。

    两千余位强者,准备围杀看似首领的胖小男孩。

    只是,他十分不解。

    要想杀,在上界不就行了,为何还要下界才动手?

    小男孩扫了一眼周围,就是一个哆嗦,哭丧着脸子道:“诸位爷爷,三哥,六哥,你们、你们……!”

    他说不下去了。

    “血瞳,你可知道,我们龙族有八脉?”

    红雷高声道。

    “不,应该是九脉才对!”

    小胖男孩血瞳摇头道。

    “不、不、你这一脉不算,因为你这一脉是杂种!”红雷冷哼道,“五爪金龙为皇,红龙、银龙、白龙还有应龙四脉为皇族铁杆支持者;青龙一脉天赋强大,但心态平和,超然物外;黑龙一脉桀骜不驯,一直想要挑战皇族,最不是东西!”

    “我红龙一脉,却出了一个杂种,血脉变异,战力强大,却想要叛出而去,自立一脉。为了这个目的,甚至不惜与父王大战,挑战龙帝。”

    “大逆不道,罪该万死!”

    “所以,他死在了域外战场!”

    红雷冷笑。

    “不、不可能!”血瞳脸色苍白,想到了可怕的一幕,“龙帝和我父亲八拜结交啊,他还收我为义子!”

    “有什么不可能呢?一个血脉变异,就想一步登天,不过是一个杂种罢了!”

    应辰勃讥讽道。

    “我红龙一脉的杂种!”红雷不屑,“为了以防意外,这次龙帝搁置各种质疑,只派遣我红龙、应龙一脉的自斩修为的前辈,至于外面的两万战兵,就是给你的陪葬!”

    “两万战兵作为陪葬啊,你的死亡,也有了借口,相信青龙和黑龙两脉不会闹腾的,毕竟,你只是一个杂种!”

    “剩余的那些依附我族的所谓青年俊杰,都是去至尊墓葬送死的!”

    “血瞳,你可明白了?”

    红雷最后满脸的嘲讽。

    “这样说来,我父亲是被龙帝害死的?他让我下来所谓的磨炼,也是为了杀我?”

    血瞳呆呆说道。

    “你还不傻!”

    红雷点头道。

    “为什么?”

    血瞳忽然凄厉的尖叫,“父亲死亡后,我就将龙帝当成了我的父亲,为什么啊?”

    “杂种妄想逆天,挑战皇威,这就是应有的下场!”

    红雷冷哼。

    “说也说了,赶快将他解决吧,然后将大楚给灭了。嘿,小小人族皇朝,竟敢杀我下界龙族之民,罪该万死!”

    应辰勃说道。

    “好!”

    红雷点头,探出手来,化作红色的龙爪,抓向了血瞳的脖子。

    啊啊啊……!

    血瞳怒吼,他扫视一眼诸人,看着他们冷漠的面容,狰狞的表情,发下了誓言,“我若不死,必将你们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龙族?狗屁的龙族!”

    “我要为父亲报仇!”

    “我穷尽一生,也要将你们埋葬!”

    “将你们埋葬啊!”

    血瞳凄厉悲呼。

    他抬起手掌,快如闪电,将红雷的龙爪硬生生斩断,让对方发出了惨叫。

    唰……!

    毫不犹豫,他朝外面冲了出去。

    “想走?”

    ‘玄祖爷爷’冷哼一声,他一掌拍了下去。

    与此同时,又整整三十位老者出手。

    他们都是真正的仙人,哪怕自斩修为,也极端可怕。

    一出手,便打破空间,扭曲法理,将血瞳所有的退路全部封死。

    血瞳露出了绝望之色,他眼睛越来越红,最终变成了浓郁的血色,喷出两道光芒,直接将前方的空间洞穿,他一头扎入了进去。

    攻击紧随而来,将虚空打穿。

    “好可怕的血脉之力!”

    ‘玄祖爷爷’惊叹。

    “再可怕,也是一个杂种!”红雷道,“这一次,终于绝了后患,在那样的攻击下,破碎空间,打碎法理,不说攻击,就是虚空乱流一卷,他也绝对活不了!”

    “哪怕十死无生!”玄祖爷爷道,“也要尽量的搜索整个天下,以防万一!”

    “玄祖爷爷,交给我了!”

    红雷的龙爪已经长了出来,他拍着胸脯道。

    “那好,你们哥俩就率领两万战兵,将大楚给我灭了!还有那所谓的四大圣地,统统给我灭了,若是有机会,就连其它三族,也给我踏平!”玄祖爷爷说着,闭上了眼睛,“我们这些老家伙,就做最后的准备,至尊墓葬啊,哪怕有着缥缈的一线希望,我们也要去闯一闯,以最好的状态前去!”

    他挥了挥手。

    “众位祖爷爷放心吧!”

    红雷拍着胸脯保证。

    他和应辰勃走出宫殿,就率领两万战兵,浩浩荡荡,朝着东海边缘而来。另外准备进入至尊墓葬的五千俊杰天才,跟在了后面。

    火神族。

    一位头发燃烧着火焰的年轻男子坐在原先的火神皇的位置上,他敲打着扶手,疑惑不解:“龙族,修罗族还有鬼族,为何都要派遣两万战兵?”

    “殿下,最先动作的是修罗族,派遣出两万战兵,应该是为了那个废物帝子陪葬。至于龙族和鬼族,自然不甘落后,也是为了以防意外,我们也是这样!”

    一位老者躬身说道。

    在宫殿中,这样的老者还有近两千位。

    在宫殿外,还有两万战兵,以及数千返虚的年轻强者。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体内涌动着可怕的火之力量。

    “火云殿下,要不要先将人族给灭了?”

    一位老者提议。

    “不急!”火云殿下摇头,“他们会行动的,我们先看一看,这里的人族,又有什么不同?”

    “火丰前辈,在至尊墓葬中,真能得到大机缘?”

    他看着眼前的老者问道。

    “至尊墓葬啊?”火丰叹息,“纵观过往,进入墓葬的生灵不少,应该说很多吧!就以一亿之数计算,能够出来的,恐怕还不到一万。这一万之中,也只是少数获得了零星的传承,又有一部分,得到了一些仙灵之物,有的能提升寿元,有的突破了境界,还有绝大部分,却伤了道基,返回之后,不久就死了!”

    “机缘太难获得!”

    “可再难,也是一线希望啊!”

    “如我等,眷恋世间美好,还想苟且偷生,就不得不闯一闯!”

    “失败了,就埋葬里面,与至尊相伴,也是一种荣幸!”

    “若是能够成功,那就再好不过!”

    火丰缓缓说道。

    “诸位前辈,到时候我陪你们前去看一看,凭我的天资悟性,应该有几分希望获得传承!”

    火云殿下沉吟道。

    “不可,绝对不可!”火丰连忙摇头,“殿下有着最好的传承,有着最好的修炼资源,有着最好的教导,这才是真正的机缘啊!至于至尊墓葬,即使得到一些,对殿下也没有任何作用,反而要承担失败的危险。弊大于利,切不可莽撞!”

    “殿下这次下来,只要好好的感受凡尘的状态,还有天地法理的运行情况即可,也算一份沉淀!”

    “至尊墓葬,万不可进入!”

    其余老者也纷纷劝阻。

    火云殿下耸了耸肩。

    大楚皇宫!

    “来了!”

    楚天歌睁开双眼,腾空而起,眺望东海。

    “可做好准备?”

    楚阳紧随其后,询问道。

    “已经明了,可以一战!”

    “那还等什么?战场,绝对不能放在陆地上!”

    “那就走吧!”

    “好!”

    两人急速离去。

    皇宫中,老祭酒叹息,在他下方,盘坐着一位位白发苍苍、皓首穷经的老者,在他们头顶上,是浩瀚如海洋一般的浩然正气。

    “你们可做好了准备?”

    老祭酒询问。

    “赴死而已!”

    众位老者淡然一笑,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即使最终不敌,也要拉着他们陪葬!”

    老祭酒再次闭上了眼睛。

    转眼,楚阳两人已经来到了东海边缘。

    哗啦啦!

    楚天歌取出人道万世图,凌空展开,从里面引出一位位被漆黑盔甲整个笼罩住的傀儡战兵。

    他们被盔甲笼罩的十分严实,哪怕连双眼都没有露出来。

    “竟然有一万之数?”

    楚阳露出意外之色。

    一万傀儡,就是一万天人强者,数字十分巨大了。

    “可还是不够啊!”

    楚天歌将人道万世图往空中一扔,破入空间,消失无踪。

    “那只能拼了!”

    楚阳神情凝重。

    “只能拼了!”

    楚天歌说道。

    海水翻滚,卷起了千丈巨浪,浩浩荡荡,朝着海边席卷而来。

    若是这样的巨浪,翻过高山,落到了内陆,将是可怕万分的灾难。

    “整整两万战兵,一部分是亚龙属,一部分是龙族的附庸种族!”楚阳已经探明,“后面还跟随几千返虚境界的青年,应该是准备进入至尊墓葬的天才,跟随而来看一场热闹。”

    楚天歌点头,表示明了。

    他神念散发出来,融入了一万战兵体内。

    嗡嗡嗡!

    整整飞起了五千,分化成五个队伍,每个队伍千人,组合成诡异的队形,流光一闪,五个队伍消失无踪,却出现了五口大鼎。

    大鼎浮浮沉沉,鼎口吞噬苍茫。

    刷!

    流光一闪,五口大鼎遁入虚空。

    红雷和应辰勃已经率领战兵到了近前,后面跟着数千准备进入至尊墓葬的俊杰,想看一场热血大战。

    “人族,楚阳和楚天歌?你们就准备用这些没有生机的傀儡来迎战?”红雷讥笑道,“还有遁入虚空的那五口大鼎,是布置大阵吗?”

    “不知仙凡之别,不知蝼蚁与神龙的差异,可悲!”

    “也妄自尊大,蝼蚁撼树!”

    “我们就是站在这里不动,你们又能伤得了我们几分汗毛?”

    “不过,能拿出这么多的傀儡,还真是让我意外!”

    “好了,这些傀儡虽没有多大用处,但对目前的我而言,也是不错的玩意儿!你们两个,臣服我,将傀儡奉上,我赦免你们的死罪!”

    红雷颐指气使,狂傲无比。

    “这是不是二傻子?”

    楚天歌扭头,古怪的询问。

    “二傻子他哥!”

    楚阳笑道。

    “什么意思?”

    “大傻子呗!”

    “哈哈哈,也对,就是大傻子,真以为从上界下来的爬虫,整个世界就要围绕他转了?自以为是的傻叉!”

    楚天歌笑骂道。

    “我敢断言,他很快就要死了!就他的脑子,一边是水,一边是面,微微晃荡,就成了一团浆糊,若是不死,还真没天理了!”

    “说的在理,他马上就要死了!”

    楚天歌理所当然的点头。

    “你们找死!”红雷暴怒,“卑劣的贱民,下界肮脏的蠢物,我会让你们知道,伟大的真龙的怒火是何等可怕?我要让你们跪在我面前,诚惶诚恐的颤抖着求我。”

    “傻叉!”楚天歌好笑一声,脸色一沉,喝道,“鼎镇虚空!”

    五口大鼎出现,笼罩十万里方圆,镇压秩序,封锁虚空。

    “小小手端,岂能镇仙?”

    红雷毫不在意,露出鄙夷之色。

    他是真龙,他是从仙界下凡而来,他是高高在上的王子,他是身份高贵注定要成为脚踩万千生灵的强者。

    凡尘人间的蝼蚁,卑微的存在,吹口气就能将他们灭了!

    他真的不在意。

    什么大阵?什么神通?

    在仙法面前,狗屁都不是!

    这不是自大,这是自信,来自骨子里的自信!

    “人道皇鼎灭仙阵,爆!”

    楚天歌流露出一抹悲哀之色,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五口千丈大鼎往中间一合,就怦然炸开,力量往中间汇聚,将十万里方圆整个淹没。

    “这是他们力量的最正确的用法,也是最惨烈的结局!”

    闭上了眼睛。

    尽管是傀儡。

    然而却代表着希望。

    可眼前的局面,他不得不用了一半。

    推演很多次,这是最划算的用法。

    “人道皇鼎灭仙阵,是人道万世图中出现的阵法,用以操控傀儡!”

    楚天歌低低道。

    “自我毁灭,自爆大阵,这才是最可怕的力量!”

    楚阳抿了抿嘴。

    前方十万里方圆,整个成了混沌,地火风水涌出,将一切都撕扯粉碎。

    天地法理,准仙之兵,全部熔炼成了粉尘。

    哪怕楚阳的心灵念力,刚刚探测过去,也被扯碎。

    轰隆隆!

    爆响声声,洪流席卷。

    苍茫天地,尽皆失声。

    观看这一战的无数强者,都露出骇然之色。

    火神族的火云殿下,露出凝重之色,他本就不想率先对人族出手,如今看到这一幕,反而有了其它打算。

    鬼族一时沉寂。

    寒冰渊中。

    “人族竟然还有这等手段?”

    罗乾达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幸好,幸好,我们没有率先出手,否则给我们来这一下……!”

    血红王子一个哆嗦。

    “我们还是先提升自身的修为吧,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达到天人九重!”

    罗乾达说道。

    “我这就偷偷的去鬼族,与他们商议,然后将那些监视我们的可恶家伙,统统灭掉!”

    血红王子提议。

    其余几位,纷纷点头。

    东海深处,传来了愤怒的咆哮。

    “人族,当灭!”

    轰隆隆……!

    两千老者,催动仙威,迅速而来。

    转眼间,就停在了毁灭洪流之外,他们一个个脸色万分难看。

    最终,毁灭力量缓缓平息。

    再看原处,哪还有红雷等人的影子,整个飞灰湮灭,点滴不存。

    “你们统统该杀!”

    玄祖爷爷红空两眼发红,他身影一闪,直接显出了原型,是一头千丈长的红龙。

    修为在返虚巅峰,可体内的气息之强横,让楚天歌都胆寒:“自斩修为的仙人,虽修为不在,可境界仍存,一旦爆发,难以抵挡啊!”

    这次是真正可怕的存在。

    哪怕自斩修为,那也是仙人啊!

    他念头一起,剩余的五千傀儡化作了五口千丈大鼎,浮浮沉沉,吞吐苍茫,一闪之间,就要遁入虚空,准备施展刚才的手段。

    “出手!”

    红空怒喝一声。

    其中的九九八十一位老者,早已组成战阵,他们气息沟通,力量汇聚,神通融合,打出一道白光,落在了一口大鼎中。

    力量碰撞,空间破碎。

    砰……!

    上千傀儡所化的大鼎被一击而飞,迅速膨胀,差点被打散。

    另外四口大鼎也被轰飞。

    “这么强?”

    楚阳眼睛一突。

    “麻烦了!”

    楚天歌双拳握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