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四九章 有备无患
    “是我输了!”

    白衣男子也看向他前方的棋盘,其实他们两人的棋局,早在十几天前就已暂停。

    张信的选择出人意料,回击东神山,逼降东四院。尽管给了北地仙盟再聚道兵的机会,可也大幅改善了日月玄宗的局面,稳固了根基。

    可他们二人,除了日常修行之外,更需日理万机,没时间在这浪费。

    而等待十几日之后,两人再次对弈的结果,却又是一场大败。

    可白衣男子依旧平静:“还没恭喜师兄,任内讨平天东,君临巨蒙。这是雷神简无敌,都没能成就的伟业。”

    昔日的简无敌,也只是令巨蒙天东,在名义上臣服而已。天东四院建立,却引发诸宗更进一步的惊忌。

    在简无敌坐化之后,日月玄宗在天东的势力影响,反而大幅衰退。

    “无需道喜,我归真子能力平平,以至于门庭内妖邪肆掠,无策可制。死后不被宗门后进怨责,就已值得窃喜,此时又怎敢贪晚辈之功?”

    归真子摇了摇头,而后语声渐显阴沉:“幸有群山之灵庇佑,降此英才,让我归真子不至于沦为宗门罪人。那么现在,师弟你准备怎办?”

    “我?”白衣男子的唇角微挑:“师兄你就这么迫不及待,要图穷匕见了吗?”

    “这一局,你输了,顽抗还有何意义?”

    归真子的声音冷冽,毫不掩饰杀机:“如今门内后辈英杰辈出,即便我归真子今日身陨战死,想必宗门亦可无忧。所以师弟临来之前,我就已在这里,布下了一座十绝雷杀阵。”

    “所以,如我今日仍不肯离日月玄宗而去,你归真子甚至不惜同归于尽是吗?”

    白衣男子一声叹息,悠然自若的将一枚棋子落入棋盘:“可我数十年谋划,一朝成空,又岂肯甘心?且师兄你就真有把握,将我诛灭在此?”

    就在这刻,虚空远处忽然一声炸响,漫天的火云忽然自百余里外的山峰之上散开,漫布二百里方圆地域。

    白衣男子眺目望去,发现那正是神海峰,他顿时目透了然之色。

    “原来如此,离恨天师弟的这件神宝已经提前炼成,师兄你瞒得我好苦。一位伪神域,加上在日月神山三千里范围内,等同于神域的师兄你,的确是有能力将我逼入绝境。只是”

    白衣男子的语音微顿,面上浮现着几分嘲意:“我劝师兄,不妨再等等,一刻时间就可。如果那个时候,师兄仍欲逼我离去,那么师弟我就如你的愿又如何?”

    归真子白眉微皱,仔细看着对方,眼中略含惊疑。不过如只是等待一刻时间,倒也无妨。

    他更希望此人自己退让,远离日月玄宗。一场神域大战,对日月神山的损伤非小。他眼前这位,几乎不被日月玄宗的法阵之力限制,法力又诡异莫测,一旦战起,难以限制。

    尤其那些底层弟子,即便有法阵护佑,也未必能够承受得住大战余波。

    仅仅半刻之后,天边就有一道信符横空而至,来到了归真子的眼前。他屈指一点,就使那信符化散开来。

    这却是来自于太一神宗的信符,内中所言,则是天东诸事。

    归真子不禁一声寒笑,这却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天东巨蒙大变,北地局面失衡,有意从西海之畔登陆天穹大陆的太一神宗,是坐不住的。

    可如只凭这一张符,就欲令他们日月玄宗袖手,简直痴人说梦!

    可就在不久之后,又有另一道信符,由远处穿梭到了他的眼前。

    归真子不禁再次蹙眉,屈指点开。随后他却是直接愣住,片刻之后,才以异样的视线,往对面注目。

    “师弟的布局,真是阴毒。”

    “有备无患而已。”

    白衣男子笑了起来:“这次动手之前,就已想过有失败的可能,所以预备了鱼死网破的手段。如今宗主,还欲师弟我离去么?”

    他随后就站起身:“今日之事,就到此为止吧!说起来,这一局还是你们赢了。”

    他看着那神海峰的方向,只见那山巅处的火云,非但未曾收束消散,反倒是有愈演愈烈之势。

    那并不是十六级的神宝,而是十七

    日月玄宗,没可能会为离恨天提供另一件可以与‘乾火琉璃珠’比拟的材料。

    看来这位神海峰之主,亦是野心勃勃。

    ※※※※

    东流山顶,张信大喇喇的坐在了主位上,而东流山的几位法域,则是面色青白,俯首而立。

    终究都是法域圣灵,尽管敬畏担忧,却并未作出惴惴不安,胆颤心惊之态。

    “本座今日也不问你们跟从北地仙盟,擅启战端之罪了。即日起割让法域灵山八座,集结两万道军至本座麾下听令。嗯,还有赔款”

    张信毫不客气的开口吩咐:“我也不要多了,相当于我宗一千万十五级贡献值的奇珍异宝,用于赔偿我日月玄宗的损失。只有如此,你们东流山才可保全传承。”

    东流山也是大宗,拥有天域灵山三座,法域灵山二十七座,弟子十七万。所以张信不愁东流山,赔不出来。

    再说他们这次出兵损耗的物资,也的确极大。近一百万灵师人吃马嚼,小雷音山上院与圣源山上院的建立,东四院的修整,已快将天东诸院的积蓄耗空。

    如今他们军资,很大一部分是他向巨蒙山诸教暂借得来。

    那堂下的数人闻言,却是更加的面无血色,心痛如绞。有人似欲出言抗争,却在张信冷冷的望一眼后,就哑然无声。

    这位年纪虽轻,却已在天东一地,有了无上威权,并且作风霸道跋扈。与之抗争,定无益处。

    最重要的是,张信索要的东西,并未触及东流宗的底线。

    最后还是那东流宗主罗礼出列应答:“督帅大人的要求,我宗都可应下。不过也请大人,给我东流山一个机会。以一千万贡献值为代价,赎回一座法域灵山。”

    张信不由扬眉,看着堂下,目中流露出一丝赞赏之意。这是宁舍钱财,也要保留灵山么?

    有灵山在手,钱财迟早都会赚回来。可灵山丢了,再想要回来,就很不容易了。

    不过这东流山,真比他想象的还要富有,看来他这次是要的少了

    “我对巨蒙诸宗有过承诺,这次割让的灵山,日月玄宗只取六成。你们的方案,如能得他们认可。本座不反对。”

    张信说完之后,就意兴阑珊的挥了挥手:“都给我下去吧!之后这东流山,将为本座临时驻地,我希望贵宗能够全力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