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64 降维2
    诺夫斯基正在失去原本的形状,它的表情变得十分夸张,就好似彻头彻尾变成了漫画人物,变得扁平,变得灰白。它就好似对我抱有极大的不满,仿佛我的存在,侮辱了它心目中的四级魔纹使者,终归一句话,它觉得身为四级魔纹使者的我,当前所展现出来的力量实在是太弱了,弱得让它感到不满。

    就好像是,它一直都期待着一个可以与自己抗衡的对手——不过,我反而不觉得,它是期待有人可以战胜它,而大概是一种“可以酣畅淋漓,竭尽全力去战斗,但最终自己会取得胜利”的对手。

    说到底,这只是一种充满了故事性和理想型的想法。如今它在发脾气,就像是察觉自己的期待被践踏了。

    我尝试用人类的心理学,去解释这个怪物的想法。虽然听起来也很有道理,但我却知道,这种“有道理”的感觉,不过是为了安慰自己,以寻求心理上的减压罢了。

    眼前的家伙,可是名副其实的毫无人性。

    虽然觉得这家伙絮絮叨叨的,尽说些不可能的废话,但是,我仍旧保持沉默。首先,我没有进攻的利器,其次,拖延时间的话,我这边也有相应的准备。之后会决定胜负的,是第一次攻击之后,我要做的,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然后在这个怪物在完成准备之后,陡然发动的一次攻击内存活下来。

    然后,剩下的就可以交给富江了。我对此没有任何怨言,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说实话,没有力量因此做不到某些事情,无法去证明某些事情,也无法去挽回某些事情。是极度让人感到悲伤难过的。然而,没有力量是事实,但这个事实却不会就这么让人拥有力量。不断地忍耐到了尽头,也没有一次转机,无数次试图爆发,但哪怕爆发了。也只有那么可怜的一点,努力却没有任何收获,明明只要有那么一点运气就能成功,却仍旧错失了——这一切,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所以,这就是身而为人的极限,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无论别人怎么说,怎么看,自己怎么想。怎么做,都是“在这个特定的时刻,这个特定的环境下,必然要承受的无奈”,而并非是“只要早知道,做好了准备,就能避免”。

    那么,也就只能这样了。

    有时候。身为男人的自尊心,也会迫使我去逞强。不过,既然面对的敌人,无论如何都无法在正常情况下解决的话,果然还是换人上场比较好。这个世界上,有必须坚持的尊严,也有哪怕放弃尊严。也必须筹谋、保护和去信任的东西。

    如果要说,在死而复生的这些经历中,我学会了什么,那么,大概就是“舍弃”吧。

    身为凡人的我。无法抓住每一样东西,所以,舍弃什么,去求取另外的什么,本就是凡人的生存之道。

    哪怕,舍弃让我心中感到伤痛,如今也已经可以承受了。

    我遭遇到的最残酷的,至今仍旧无法摆脱的下风、困境和无助,那仿佛完全不可更改的绝望,可不仅仅是眼前区区所谓的“神秘的战斗”就可以比拟的。

    诺夫斯基,你有得过绝症的体验吗?就如同在历史上,欧洲大规模泛滥黑死病的时候,眼睁睁看着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饱经痛苦,然后死掉,放眼望去,没一个地方愿意收留,哪怕进行医疗实验,也没有看到任何希望。仿佛彻底被命运遗弃……

    诺夫斯基,你在变成非人的过程中,经受了痛苦吗?挣扎过而无法做到,最终只能放弃吗?而变成了怪物的你,如今也还记得那刻骨铭心的记忆吗?如果经历了这一切,体验过这一切,而没有彻底失去人性和记忆,保存着这种深沉的痛苦的话,你会理解的。

    为什么我仅仅是继续保持着沉默。

    你现在的嘲讽,根本就没有落到点子上。比起那绝望感,实在太渺小了!

    “这就是四级魔纹的力量?完全没有本质的变化嘛!”诺夫斯基的声音落下。

    我猛然发觉,身周的环境都在失去颜色,然后变得扭曲起来,本来还在连锁判定中的观测影像,就好似失真了一般,无法再勾勒清晰的轮廓。

    这到底是什么?直接用肉眼去看,同样可以看到明显的点和线,沿着灰白二色的建筑,勾勒出它们的样子,和连锁判定时常观测到的影像十分相似,但是,用肉眼可以看到,用连锁判定反而无法观测了。

    我立足的地方,本来是平地的路面,却开始上拱而弯曲,被点和线勾勒出来的东西,全都呈现出一定的弧度,而没有完全笔直的地方。而且,原本所拥有的立体感,也变得虚假起来,这种感觉就好像是……

    好像是——

    在纸面上做图,仅仅利用阴影和线条,呈现出三维的感觉,而并非是真正的三维立体?

    我,被降维了?

    “这样一来,就没有其他人可以打扰我们了。说到底,撕烂一张画很容易,但要把画中人拉出来,或者是自己跑到画里去,却是很难做到的。”诺夫斯基的姿态变得狷狂,“我想,你的同伴该不会残忍地,为了击毙敌人,就把整张画都撕烂吧?而且,这还得要她找到这张画才行。虽然用‘画’来做比喻,但实际上,我们所在的地方,并不是那样的东西呢。”

    的确,如果真的是“降维”——从正常生存的维度,降低到二维,那么,的确不是“人”变成了“画中人”那么简单呢。毕竟,所谓的图画,虽然在肉眼中是平面,也时常用来做“二维”的比方,但实际上,它仍旧是三维的东西。

    真正属于“二维”的东西,理论上可以被“看到”,但是。真正去接触,又是另一回事。

    想象一下,“没有高度”的东西——哪怕是“原子”也是有高度的。真正意义上,没有高度的东西,至少我是完全无法想象出来,到底是什么模样。

    有这么一个玩笑:有人撕烂了漫画。于是说,他干掉了一个二维的世界。

    这个笑话真的很冷啊。

    三维对二维的干涉,绝对不是这么简单的。说到底,面对完全意义上的二维世界,到底该如何去观测,去接触,它是什么样子,会发生怎样的反应,哪怕是科学。也没有一个事实说话。人类,只是从理论上去理解了所谓的“二维”概念罢了。人们会去想象没有高度的世界,但其实是无法想象出来的。

    仅就这个事实来说,如果不使用“神秘”的话,被“降维”其实可以理解为被囚禁在一个绝难打破的牢笼中吧。哪怕是本来维度的人,正常情况下,也不可能对其进行解放。

    诺夫斯基大声喊着:“这样一来,速度也好。洞察力也好,都会从其概念的本质受到约束。高川先生。你感觉了到吗?所谓的彻底占据上风,就是这么一回事!”

    的确如此,这个怪物可不是无的放矢。其实更早之前,彻底落入如今的境况之前,连锁判定观测到的影像就有些不妥了。而且,这里的运动。给人一种古怪的感觉,用作参照物来加速的话,感觉有些勉强。

    连锁判定虽然像是雷达一样,可以将周遭的物事呈现于脑海中,但实质上。只是对运动状态的观测和呈现,静止不动的物体之所以被勾勒出来,是因为有大量运动的微粒打在它的身上并产生了运动状态的变化,而连锁判定观测并统一反应了这种变化。亦或者是静止物体本身以宏观和微观的角度,却也是运动,被超负荷的连锁判定观测到——而无论哪一种,都对“运动”本身,有着严格的限制。

    是的,作为“才能”而并非是“神秘”的连锁判定,是无法无限制地观察“运动”的。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如今它所展现出来的效果已经匪夷所思,但仍旧是在“有限条件下的观测”。即便是有限观测,在太过超常的使用下,也会让身体承受巨大的负荷——相比起来,效果更加巨大,能够超越光速的“速掠”反而没有压力。

    我不认为,如今的异常环境中,一切运动都不复存在,但是,大概这种“运动”已经超出了连锁判定的观测机制了吧。

    我很想认为,此时展现于面前的景象,这种“降维”的可能性,并不存在,然而,事实是,直觉已经发出警报,我必须将眼前的怪异情况,以“降维”为优先可能,去判断如今的处境。可是,正如我无法想象“二维”是什么样子,同样也无法肯定,在一个“二维”的世界里,运动还会和自己所在的正常维度下的表现相同。

    无论属性也好,数值也好,所有勾勒出“运动”的因素,都因为失去了“高度”而变得无法理解——这样反而让我更能接受。

    而速掠,也同样是对“运动”十分渴求的神秘,“运动”本身变得不对劲,速掠就只能发挥最基本的起步速度和加速能力。倘若可以使用意识行走的话,使用“相对意识更快”的特性也不错,但我同样无法肯定,参照意识的手段,可以对眼前的这个怪物使用。

    毕竟,对于这种程度的敌人来说,意识行走的力量绝非是秘密,而在一开始就必然有所预防。如果在意识层面上,存在巨大的缺点,那么,五十一区对诺夫斯基的改造,只能说是失败的。

    正如木桶理论。强大的人,必然没有可见的短板,而不可见的短板哪怕存在,也不可能被敌人认知,于是近似于不存在。

    他们,已经多次派遣人手,对四级魔纹使者的我进行武力侦测,所得到的情报,就算不完全,但正如诺夫斯基所说,速掠和连锁判定,体质和意志,所代表的四种强大属性,已经完成了针对性的部署。

    如今,在周遭环境变异的情况下,本来会让人占据优势的东西,都已经变成了三级残废的样子。

    “速度、洞察、意志和体质。虽然四级魔纹使者的身体,比三级魔纹使者更加强壮,但也仅此而已罢了。”诺夫斯基如此宣言:“在这些长处完全被限制的情况下,高川先生,你还是有底牌的吧?拿出来吧,亦或者,死在这里!”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停留下来,说了那么多废话,拖延时间也要完成这个降维的理由吗?”我摊开手掌,一根香烟和一只火机,就躺在掌心中,这可不是一直带在身上的东西,身穿病人服,一路作战到现在的我,已经好一阵没有随身的香烟了。我觉得,它似乎还有点耐心,看起来真的是想要激发我的对抗心,做出最激烈的反击,所以,基于这一点,我认为:“对阮黎医生的行动虽然也是认真的,不过,同时对我这个四级魔纹使者进行最后的武力确认,也是同样重要的目的吧?如果二者只能选一,看来你是选择了我。”

    这么说着,我打响火机,点燃了香烟。

    “大错特错!”它叫嚣着,“干掉你,再干掉那个女人,不过是顺手的事情,是两全其美,是一箭三雕,不,是一概万全!”

    这家伙,不会已经激动得连脑浆都要爆炸了吧?我凝视着它狂躁的反应,不禁这么想着。

    不过,这种夸张的,仿佛表演一样的动作,真的好像是漫画里的角色。

    如果我和这个家伙的交战,真的变成了一张张“漫画”的演绎——想一想,真的有点儿让人笑不出来。

    “其实,最后的底牌,我已经翻开了。”我夹着香烟,轻轻吐了一口气,烟草的味道,哪怕在这个或许是“二维”的世界里,也没有变化嘛,是因为自身的“神秘性”确保了这种“正常”吗?

    我抬起视线,仰望着变得古怪而高大的诺夫斯基。它在拘束服下的身体,就好似吹起一样膨胀起来,而显得肌肉轮廓分明。一根根青筋,凸浮在它的额头上。

    “你不认为,这个时候还有香烟,是一件很扯的事情吗?”我如此说着,打开了四级魔纹使者本质能力的开关。

    “哪怕是自造的二维囚笼,也仍旧是神秘力量的运用,也是临时数据对冲的现象。这种高强度的数据对冲,真是让人吃人,但也多亏了如此,所以才让我可以使用额外的力量。”我丢下香烟,烟头掉落地面的时候,就如同掉落水中一般,融入其中,泛起阵阵涟漪。

    “临时数据对冲限定,ky3000改,魔方系统展开!”只剩下我的声音,伴随着涟漪回荡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