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后娘养的
    楚天歌眼睛一瞪,就眯了起来。

    血红王子露出懵逼之色,随之暴怒:“你才是废材,才被人唾弃!”

    “看看,恼羞成怒了不是?”

    楚阳耸耸肩,摊摊手。

    “你找死!”

    血红王子脸色都红了,体内喷出仙光,震荡虚空。

    “慢着慢着!”楚阳连忙摆手,阻止对方,自信笑道,“我们凡尘人间,相比仙界只是力量的差距,至于手腕、智慧等等不比你们差!”

    “如我,从后天、先天、宗师、大宗师、凝神、化神、真神、通玄、法相一步步修炼起来,期间经过多少搏杀?多少死亡绝境?多少疯狂?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跨越的境界,相比仙界的巨头、仙帝等等如何?”

    “一步步攀登巅峰,我等傲绝千秋,俯视天下,万千局面,种种情况,哪一种没有见识过?”

    “如你,显然在你的族中不受欢迎,否则也不会下界而来!”

    “千万不要否认!”

    “我这是给你一个崛起的机会!”

    楚阳快速说道。

    血红王子神色狰狞,接连变化,最后冷冷一笑:“卑劣凡人,确实有几分见识,你说,要如何助我崛起?”

    “好办!”楚阳不假思索道,“我替你谋划,让你在短短时间内,称霸人间,如何?”

    “是不是要让我逆斩殿下,灭龙族,屠火神族,诛鬼族?”

    血红王子的笑容更冷了。

    “你这不是侮辱我吗?”楚阳脸色涨红了,“我怎么可出这种谋划?你当前要做的就是结交良友,建立关系,在外,可成为助力,而不是到处树敌!”

    “倒也有几分意思,继续说!”

    血红王子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这是其一,至于其二……!”

    楚阳看了看血红王子身后,欲言又止。

    “说!”

    血红王子一瞪眼。

    “男子立于天地之间,一是掌权,二是力量,没有力量,根本难以掌握大权,所以力量最为重要!”楚阳不客气道,“你目前的情况,既没有力量,也没有权利,首要任务,就是提升修为。”

    “有意思,继续!”

    血红王子眼睛一亮,让楚阳继续说下去。

    “你们带来的这两万战兵,应该不是你们的忠诚手下吧?”

    语气一转,楚阳意味难明道。

    血红王子当即阴沉。

    “修罗族,想要快速提升力量的方法很多,如,炼化吞噬强者?”楚阳传音道,“两万良才,若是全部吞噬,你的修为会达到何种程度?不说成仙,但天人九重也在望吧?到了那时,你以的底蕴,奋力一跃,成仙不难!一旦成仙,就海阔凭鱼跃了!”

    血红王子脸色骤然变化。

    “不是自己的力量,终究不会为你所用,两万战兵护送,为的真是你们的安全吗?嘿嘿,应该是彻底的将你们留在下界,省得丢人才是!”

    “如今降落凡尘,不再受监视和欺压,可以自主行为,若是还不趁此机会提升修为,那就是真正的蠢货了?”

    “难道你想将来返回时再受白眼和欺压?”

    “难道你就不想成为人上人?”

    “难道你一生受气,甚至不知何时被人一掌拍死?”

    楚阳接连质问。

    “可、可那是两万战兵,要如何动他们?”

    血红王子犹豫的传音。

    “这还不简单,你们五个,可以分而化之,逐步炼化!比如一队队的派出去,一个个的杀死,就是这么简单。或许,你们还可以联合火神族、鬼族下界来的那些人,共同操作,彼此送人头,岂不是简单?”

    楚阳笑眯眯道。

    “确实有道理!”血红王子点头赞同,却脸色又一变,冷冷笑道,“既然你善于出谋划策,那我就将你擒拿过来,废除修为,待在我身边!”

    “你忘恩负义!”

    楚阳暴怒,脸色都红了。

    “将他们拿下!”

    血红王子撇撇嘴,下了命令。

    他是上界下来下来的‘仙人’,尽管对方说的有道理,但又怎么会被牵着鼻子走?至少也要擒拿住,当成一条狗拴在身边,替他出谋划策,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人类啊,果真机智聪明,狡诈阴险,若是他替我谋划,将来说不得还真能够翻身?

    血红王子不住的想着。

    “是,王子!”

    小队长应命,率领一百战兵就冲了过去。

    “准备!”

    楚阳看了楚天歌一眼,低低道。

    “放心!”

    楚天歌明了楚阳的意思。

    “地火风水,四象绞杀!”

    楚阳直接催动强大的五行神通,化作剑阵,将百人小队笼罩进去,毁灭洪流喷吐,内里成了一团混沌风暴。

    就连血红王子都笼罩了进去。

    轰隆隆!

    爆响声声。

    转眼间,剑阵崩溃,洪流散尽。

    再看百人小队,一个都没有死亡,却也受到了重创,身上散发着暗淡的红色光芒,血红王子却受伤最轻,这是楚阳有意为之。

    “流光灭神指!”

    刹那间,趁着百人小队重创之际,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楚天歌出手了。

    他化作光线,一闪之间,手指已经点在了一个个眉心之间。

    噗嗤!

    响声清脆,直接灭了元神。

    小队长却反应迅速,勉强挡住了楚天歌一击,就慌忙道,“王子,快退!”

    刷……!

    血红王子脸色狂变,迅速倒退,落入了城内。

    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啪……!

    楚阳缓了一口气,一掌将小队长拍成了粉碎,紧接着就飞速的随着楚天歌倒退,往深渊上空而去,同时喝道:“别以为我等好欺负,刚才若是对你下死手,你已经死了。记住,我们不想惹事,但也不怕事,你若想翻身,将来成为无上的仙王仙帝,就聪明点!什么种族之仇?什么以前的种种恩怨?什么至尊墓葬?都是虚妄的存在,都没有自身力量重要!”

    “好自为之!”

    楚阳话音落下,已经出了寒冰渊。

    “没想到你还有这两下子?”楚天歌望着下方的寒冰渊,神情凝重,“只是,能成功吗?”

    “别看他们都一副高傲的样子,但通过刚才试探,我敢肯定,在上界,他们定然不受待见,也定然发疯了一般的想要提升自己,想要将那些看不起他的人踩在脚下!”楚阳笑道,“有了种子,就会生根发芽,只是这一天不知早晚而已。至少目前而言,应该能让他们不急于攻击皇城!”

    “但愿如此吧!”

    楚天歌不乐观。

    “若是他们攻击呢?能够挡住吗?”

    楚阳询问。

    这个才是目前最紧要的问题。

    两万天人三重的战兵啊,还是从仙界下来的恐怖存在,在凡尘人间,每一个都能越级而战,十分可怕。

    刚才一击,竟然没杀死一个,就可知他们的强大。

    只想一想,就头皮发麻。

    特别是刚才,若是对方一百人率先攻击,神通一出,他和楚天歌绝对要狼狈逃亡。

    唉!

    楚天歌幽幽一叹,满面愁容。

    “还有龙族,火神族,鬼族!”

    楚阳也哀叹。

    两人迅速而去,转眼回到了皇城。

    寒冰渊中,修罗小世界。

    “好猖狂的人类,我去灭了他们!”

    蚊香一转身,化作一头数丈大小的血色蚊子,翅膀扇动,卷起的是一股毒风,一对复眼极其可怖。

    “慢着!”

    血红王子连忙阻止,他使了一个眼色,抛出一件准仙兵级别的宫殿,凌空变大,悬浮不动,“哥几个,先进来再说!”

    罗乾达几人不明所以,却也纷纷进去。

    “到底怎么回事?”

    蚊香第一个询问,“我还等着将他们吞了,然后在人间肆虐,吃香的喝辣的,尝遍人间美味!”

    “你就这点出息?”

    血红王子冷哼一声。

    “你奶奶的,老子不吃香的喝辣的,你还让老子怎么办?”

    蚊香暴怒。

    “我有一个让你翻身的机会,你要不要?”

    “让你成为强者,让你掌握大权的机会,要还是不要?”

    “让看不起你的那些人,统统踩在脚下!”

    “让你的父王,再也不冷眼相对!”

    “让那些该死的卑贱下人,再也不拿白眼看你!”

    “让那些女奴,都挣不脱你的双手,任你蹂躏!”

    “让整个修罗血海,再也不说你是无用的废物!”

    “这样的机会,你要还是不要?”

    血红王子一句句爆发,让蚊香初始暴怒,最终沉默,最后露出狰狞之色,“真的可以?要是可以,我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血红王子喘了一口气,看向了罗乾达。

    名义上,这一位才是真正的首脑。

    尽管他们关系很铁,但关键问题上,不得不征求这一位的意见。

    “能行吗?”

    罗乾达不问什么方法,而是询问可以不可做到。

    “我推算过了,至少有八成希望!”

    血红王子神色一喜。

    罗乾达闭上了眼睛,许久,眸子睁开,闪烁出了一缕嗜血的锋芒,他如呓语一般的低喃:“我是修罗大帝之子,所谓的殿下!”

    “我大哥,一出生,便有真仙修为!”

    “老二到老九,一出生就有天仙修为!”

    “老十到老九十九,成年皆能成仙!”

    “他们无论男女,成年都可以成仙啊!”

    “唯有我,大帝百子,侍女为母,出生不过先天,成为一个笑柄,处处白眼,时时讥讽,就连奴仆侍女,都不拿正眼瞧我一眼!”

    “我的生母,硬是被我那个大哥给一掌拍死,说是丢皇族的眼!”

    “无论如何,那都是我的生母啊!”

    “我的那些哥哥姐姐们,处处打压我,不给仙丹,断绝仙灵之物,甚至不让我安心修炼!”

    “很多时候,我的那些小哥哥小姐姐,都对我拳打脚踢,将我打的奄奄一息,要不是怕我死了,被我那个狠心的父帝突然问起来,不好交代,我已经被他们打死了!”

    “这次下来,就是被他们逼迫!”

    “说什么至尊墓葬,有着逆天的机缘?”

    “嘿嘿,可历代以来,又有谁得到过?没有!又有几个能安全返回?万不存一!”

    “至尊墓葬啊,就是一个杀人的魔窟,真当我不知道?”

    “送我下来,还赠送两万战兵,说什么护我安全?”

    “狗屁,这是给我的陪葬啊!”

    “我岂能不知?”

    罗乾达双眼红的能滴出血来,他一字一句,带着恐怖的怨气,说了出来。

    “我们,谁又不是呢?”

    蚊香王子神色狰狞。

    “真有机会?”黑风王子咬断一根手指,嚼了嚼咽了下去,“哪怕有一成可能,粉身碎骨,也要去闯一闯。”

    “我心已死,何惧一拼!”

    骨坚只说了一句。

    “那好!”

    血红王子舔了舔猩红的嘴唇,有些兴奋。

    对于这哥几个,知根知底,几乎都有着相似的经历。

    然后,他将楚阳所说讲了出来。

    四人听罢,眼睛都亮了。

    “我看行!”

    蚊香王子一拍大腿。

    “肯定能行!”

    黑风伸出了三尺长的舌头,转了几圈。

    “不行也得行!”

    骨坚道。

    “那就干他娘的一票!”

    罗乾达状若疯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