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62 平面斩
    来袭者是五十一区的人,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来者身份的特殊,也让我觉得麻烦。之前就对眼前这个外表不太寻常的家伙有所猜测,如今则完全可以确定,这个怪物曾经还是人类的时候,就是名为“诺夫斯基”,被网络球的梅恩先知预言出来的“命运之子”。关于诺夫斯基的事情,以及他是如何进入五十一区的这一段经历,还有梅恩先知对“命运之子”的预言的具体情况,我都不太了解。

    这里面有一些事情,是我之外的其他“高川”,更确切地说,是由伦敦的义体高川经历的,而不正常复苏的我之所以拥有对这些事件的概念,可以形容为,是继承了义体高川对这些事件的模糊情报。只要是“过去发生,而高川有过了解或亲身经历的事情”,都会以“印象”的方式,于再度遇到相关联的情况时,从脑海中浮现相关的情报,但也仅仅如此而已,完全没有任何情绪上的共鸣。

    如果换做是义体高川,在看到诺夫斯基如今的模样时,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呢?那么,设想要下,如果义体高川有感性的话,一定会感到些许吃惊吧。至少完全不会像我现在这样,面对这个家伙的寒暄,完全没有感觉——无论是友好的,敌对的,亦或者是怀念的,全都没有。

    “……真的和我认识的高川先生有很大不同。”诺夫斯基突然这么说。他看我的眼神,就像是要穿透这具身躯,直抵更深处的灵魂所在。而他的话也似乎不是为了动摇我,而仅仅是阐述自身的想法。我深深明白,眼前的这个家伙,是知道我和另一个高川是不同的。

    即便如此。他大概也会被这种不同迷惑了视线,而难以差距我和另一个高川的相同吧。而这种片面的认知,和基于这种片面认知的决策,会让我占据些许优势。哪怕是在眼下的对战中,也一定会有作用。

    我只以行动来反击,挥出的刀刃没有因为诺夫斯基的话而有所迟疑。而这样的攻击,哪怕再一次加速,也没能切实击中对方,也完全是预料之中的事情。风雨被切割得很厉害,我们纠缠游走之间,一秒之内产生的多次攻击,极大地波及了这片地区。木屋的门窗破碎,墙壁倒塌,可以说除了“鬼门”所在之处。没有任何完好的地方,而我和富江之前所住的房间,因为远离这个战场,反而在富江压倒性的胜利中没有太大的损伤。

    虽然仅仅是暂住而已,但是,眼睁睁看到自己的住所被破坏,也不会让人高兴起来吧。

    反过来说,既然没有太大的损伤。那就是在这场不太愉悦的战斗中,唯一可以让人高兴的事情。

    我和诺夫斯基的交谈。前后加起来也不到十秒,剩下的时间,全处于高速运动状态,他想要突破鬼门,而我必须阻止他,就是围绕这样针锋相对的目的。我已经竭尽全力,去设想任何可能产生的坏局面。对于眼前的怪物,可以和我持平,乃至于略占上风,完全是意料之中的情况。唯一要注意的是,减少落到“必须硬碰硬的局面”的次数。在诺夫斯基无法完全抛弃“行动过程”的现在,我的速掠优势反而可以完全展现出来,只是,五十一区对我的情报收集,也已经让他们完成了一套针对我的战斗策略。

    而这个策略,之前的交战,已经初步露出端倪了。

    以诺夫斯基自身为中心,同时向四周释放出来的冲击,虽然无法让我受到重伤,但是,的确产生了迟滞速度,打乱节奏的效果。我的速掠不可规避所有方向同时而来的压力,平时的话,当然是以打断和脱离一定范围,作为战斗对策的基础。然而,这一次,如果我优先选择退避的话,诺夫斯基就会趁机冲向鬼门。

    他的速度很快,虽然我可以更快,不过,因为具有“命运之子”、“黑烟之脸统合体”、和“中继器基石”等等身份,所以必须考虑他拥有其他神秘,可以在一定时间内扭转这一劣势,而哪怕突破速掠的“相对性”只能持续一秒,也足以让他瞬间穿过“鬼门”。

    为了避免差池,尽量减少自己的失位,也是必然的选择。

    之前和“玛索”的交手,让我多少试探出一点,身为“中继器基石”的人柱,拥有怎样强大的神秘性,而那样的神秘性又会对我的神秘性产生多大的影响。当时的“玛索”理所当然是没有发挥全部实力的,但现在的“诺夫斯基”的处境,也和当时的“玛索”差不了多少。我可不觉得,五十一区的人已经可以完全解析这个中继器世界,而让他们的中继器可以隔空传递比“玛索”更多的力量。

    相比起网络球的“玛索”,“诺夫斯基”的不利就在于,在这个中继器世界,大概是没有另一个“诺夫斯基”让他融合吧。因此,当他使用五十一区中继器的力量时,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排斥就会增大,进而让他被迫暴露出更多的信息给纳粹。

    假设,五十一区争夺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所必须依靠的杀手锏,就是眼前的“命运之子”的话,那么,尽可能提升他的力量,同是尽可能隐藏他的力量,直到关键一刻才一举定音,就是必然会做出的选择。

    无论哪一点,都不让我觉得,诺夫斯基可以拿出真正而完全的实力来和我交手。哪怕他启动了针对性的神秘变化,也拥有针对四级魔纹使者的战斗策略,他所能拿出的实力,也仍旧决定着这些变化和策略的极限高度。

    “所以,你是不可能进入鬼门的。诺夫斯基!”我回转长刀,和刀鞘交加,顶住灰雾构成的闸刀——这些灰雾是从诺夫斯基拘束服上的破洞中泄露出来的黑烟进一步解体所形成的,而并非是周遭的普通灰雾,完全可以猜想,诺夫斯基对其的控制力要更强。而在黑烟解体成灰雾的时候。我听到了大量的悲鸣,就像是那些黑烟在惨叫,在悲泣,在哭嚎,如果是意志不坚的人,只是听到了这种声音。就会连站起来的力量都失去吧。

    同时在精神和物质两方面产生的攻击形态,正是诺夫斯基相比起之前,产生更进一步变化的证明。

    我怀疑,就连目前这副“诺夫斯基”本人的模样,如今也只是一种人形的伪装而已。其更大的本质,其实是在这个被拘束的**中,存在的那大量的黑烟之脸。而他的意识,虽然感觉上像是“诺夫斯基”本人,但却可能只是大量黑烟之脸的意识聚合。以既有的“诺夫斯基”意识,模拟生成的“新诺夫斯基”意识,以至于看上去,就像是过去的诺夫斯基有了成长和变化。

    本质上,是触及了精神层面的分解和再构成,最终制造出来的怪物吗?

    “解体新书——平面斩!”被诺夫斯基利用灰雾变化而成的大闸刀,于连锁判定的观测中完全扭曲。而这种扭曲在我的脑海中,完全没有任何理论可以解析。但却让我直觉明白了所谓平面斩的关键:这根本就是一种降维攻击。诺夫斯基所使用的,名为“解体新书”的神秘。不仅瓦解了黑烟形成原料,以另类的方式复现了末日真理教的灰雾法术,而且让看似普通的法术效果,产生了从“三维”降至“二维”的特殊效果。

    降低一维所释放的力量,以及由“神秘”维持的,“二维”对“三维”的影响力。让所谓的“平面斩”势不可挡。

    至少,这个身体和手中的长刀,是完全挡不住的!

    极度危险的直觉,让我在一瞬间收缩了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仅仅对长刀进行高强度的观测。

    只是初一接触。闸刀就从微观层面开始切割这把长刀。在超负荷的连锁判定观测中,因为闸刀的运动而产生的裂缝,更是直接斩断了原子和原子之间的力作用,甚至于,可能已经切断了原子本身,以及构成原子的微观粒子的结合力。原子本身以及原子以上的微观运动,因为失去了“作用力”而完全停止。

    于是,从表面现象来看,就是长刀被更锋利的大闸刀给切断了。

    开什么玩笑!仅仅是一个灰雾法术效果,就已经达到我所接触过的临界兵器的神秘范围了吗?

    我在观测到长刀内部微观运动的消失时,立刻发动速掠,从侧旁闪开。果然如我所想,平面斩的攻击范围,可不仅仅是我原先所在的那一部分。虽然从侧旁的角度根本无法观测到二维的平面斩,而切割效果也无法直接用肉眼观测到,但是,连锁判定却没有问题。

    这一击的延长线足足有二十米,在这条二十米的距离内,原子和原子之间,原子自身构成的粒子之间,运动状态伴随作用力的消失而消失了,留下的是半根头发粗细的缝隙。缝隙两边的物质虽然很接近,但在某种神秘的作用下,无法在继续产生力的作用而重新弥合。

    这意味着,倘若造成裂缝的神秘性没有消失,这条裂缝就永远不会消失。

    差一点,这条裂缝就直击了“鬼门”。而对付这样的攻击,想要利用长刀卸力的方式,偏转斩击的角度,是完全行不通的。只要一接触,就会被从既定的斩击路线上斩断。

    我觉得背后似乎冒出了点冷汗。

    这样的一击,只是随手而已吗?还是需要承受更多的负荷,而无法经常使用?仅以威力效果而论,已经是临界兵器的水准了。这还不是“全力以赴”的情况,如果全力全开的话,他的每一击可以造成的破坏,理论上是会超过临界兵器的——我只从概念上听闻过临界兵器以上的旧时代兵器,那种被称为“超限兵器”的存在。

    以魔纹使者体系的旧时代装备来说,限界兵器、临界兵器和超限兵器是三个截然不同的等级。而无论是过去的末日幻境,还是如今的末日幻境,明确被证实存在的,也只有临界兵器这个等级而已。而且,持有者相当稀少,其威力也足以支撑一个非网络球这般庞大的神秘组织。

    根据印象,现今末日幻境的“统治局遗址”里,存在死体兵的智慧生命版本“素体生命”,而“素体生命”的精英种在某些能力体现上,堪称是类比临界兵器的存在,其存在也被大多数神秘专家视为**的临界兵器而采取针对策略。不过,哪怕是那样的素体生命,也大概没有眼前的“诺夫斯基”可怕吧。

    就像是,素体生命的强大,抵达了一个极限,而让人觉得难以战胜,而如今的“诺夫斯基”则是彻底超越了这个极限,而让人看不清,它的极限到底在什么地方。既然如此,获胜就不再是“困难”和“容易”可以描述的,几率从一开始,就已经无限趋向于一个自己可以承受的最低值。

    “真是个怪物呢。”我不由得感叹道。

    “怪物吗?其实,高川先生也差不多吧。”诺夫斯基似乎放弃了趁机闯入“鬼门”的想法,语气开始认真起来,“能够让怪物认真起来的,就算不是怪物,也是要快变成了怪物的东西。高川先生,你的眼神告诉我,就算是面对现在的我,你也仍旧觉得自己可以赢……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信心呢?是站在你背后的黑幕之主吗?也许你存在于这里,是具备某种意义的,是被编写好的‘剧本’的一个环节,那么,你在这个剧本里的结局,是死了还是活着呢?而倘若你本来应该活着,却因为我的想法改变而死在这里,或许可以让我们,更近距离地确认这种意义。我想,那或许就是结束战争的契机。”

    “……说得就好像是,只要你想就能让我死掉似的。”他的肆言,让我的内心再一次平静下来,“还是你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是剧本无法控制的角色了?”

    “嗯?有趣的回答。”诺夫斯基的声音变成了复数人的声音,“你已经确认了‘剧本’的存在吗?高川先生。那么,为我证明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