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四八章 棋局可休?
    “真是寂寞啊!”

    独霸号上,张信看着前方那一艘艘奔走逃逸,却被陆续轰沉的战舰,不禁一声感慨:“这个世间,难道就没有我狂刀的对手了吗?”

    原空碧听在耳中,不禁唇角微抽,胸中涌起了一股恶心之感。不过没办法,谁叫身边的这家伙,确实是战无不胜了?居然还藏了这么一手,怪不得一直成竹在握,却让她提心吊胆。

    猛摇了摇头,原空碧停住了思绪。她是在神教大军彻底溃败之后,赶至张信旗舰的。这是因接下来,并没有什么需要她费神指挥的,无非是一番追亡逐北,无脑追击就可。

    “传命各部,继续追击!这一次,没有极限,直至他们都力尽为止。追击以俘获为上,可如有胆敢负隅顽抗者,一概处死,总之尽全力不走脱一人。”

    张信又在下达着新的军令:“转告诸宗首脑,本座承诺,此战之后,北地仙盟的所有赔偿,所有割地,日月玄宗只取十分之六!其余都交由各宗,按照战功与斩获的多寡分配!”

    随后他望向了座前外事堂的一位紫衣神师:“烦请外事堂转告东流山之东所有宗派,所有出力为我日月玄宗,拦截北地仙盟溃军者,本座可以赦免他们的被迫从敌之罪!”

    原空碧眉眼微挑,心想张信这是不给北地仙盟的道军留一点活路啊。也将使巨蒙山脉的宗派,与北地仙盟的成员,结下血海深仇。

    最后的军令,更是挑拨北地仙盟内部的纷争。可这却是阳谋,堂堂正正,对方哪怕明知道张信的用心,也同样无可奈何。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的手段,可真是毒辣

    “歼灭神教大军之后,原师姐可与我一前,攻打东流山。”

    “如今东流山,只有两万道军驻守,当可一鼓而落。”

    原空碧心想此战之后,那东流宗只怕也吓破了胆,怎敢再在张信面前顽抗?所以那已不是问题。

    估计大军赶至之时,就可直接入驻了。

    “可东流山之后呢?你准备怎么做?是继续扫荡,不留余地,还是适可而止?”

    张信闻言莞尔:“师姐是担心我志骄意满,不自量力了吧?”

    原空碧默然,她确实有这样的担忧,这也是她在这个时候,赶到张信旗舰的原因。

    这次的大胜,固然喜人,也击碎了北地仙盟最后的道军。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北地仙盟就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

    光是那十几座神域灵山,十几座十八级的大阵,就是很棘手的存在,哪怕集合整个日月玄宗的力量,也至少需一到两个月时间,才能攻下来。

    张信摘星术的威力,也不足以重创神域灵山。

    所以他们之后的用兵,仍需谨慎,

    “进入东流山之后,本座当再发征召令,在天东之地,再召附庸道军五十万。”

    张信目视着前方,眼神幽深:“接下来,就看北地仙盟的内八宗,会怎么应对了。”

    他估计这接下来的大战,是打不起来的。可如果对方一定要顽抗,那么他手中的百万大军,还是能摧毁一到两座神山的。

    当然他也不会再轻易用兵,把剑高悬在人群头顶上的时候,才是最危险的。可一旦这剑落了下来,其余人就不会再担忧了。

    所以接下来,他会更依仗外事堂。捭阖纵横之术,更胜过征战杀伐。

    “此策上善!”

    原空碧心中不禁一声惊赞,同时感慨着。心想这时间,莫非真有生而知之之人?

    这个家伙,年纪才不过二十多一点而已,可在这数场大胜之后,居然还依旧保持着清醒,用最适宜的手段处理事务。这真不像是一个年少气盛的年轻人,反倒像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还是说,这家伙真如外面传言,乃是上官玄昊的转世夺舍之身?可这真有可能么?

    张信对她的心思,则是浑无所觉。他正眯着眼,看向了前军方向,尤其是楚悲离的旗舰,眼眸中略透着几分玩味之色。

    ※※※※

    楚悲离并不知张信正在看着他,此时这位第二天柱,正背负着手立于船栏前,目眺前方。

    北地仙盟的舰阵早已溃乱,那残存的几十万道军,三千七百艘战舰,正在前方狼奔豸突。却被日月玄宗一方追兵,一一击沉,粉碎!

    战前张信命令全军以逸待劳的效果,已经开始显现。日月玄宗一方的灵师,此时依然龙精虎猛。而北地仙盟之军,尽管临战之时凶猛异常,可毕竟是在两个时辰之内,远途跋涉九百里,消耗了不少的气力。

    尤其在撤离之时,也不知是那些北地仙盟门人,因溃败刺激导致药力提前消退还是怎么的,此时的精气神都颇是萎靡。这直接就反应到了船速上,北地仙盟一方的舰船,航速都明显下降。

    再反观日月玄宗一方,楚悲离麾下的幽都军与奴军,在追击时都异常凶猛。张信许诺的提前解除奴籍,就好似一块吊在前方的肉,引诱着他们,攻击着这些前天东四院的盟友。

    天东自立之梦早已破碎,这些幽都军与奴军的灵师,却少有甘愿为奴的。

    而各大附庸宗派的舰队,则更显疯狂,都是肆无忌惮的往前窜进,就仿佛是一条条闻到血腥味的鲨鱼,气势狂猛的往前噬咬。

    所以楚悲离预计此战,北地仙盟道军能够逃出去的,绝不到十分之一二。

    “这就胜了啊”

    楚悲离的眼神迷茫,感觉眼前极不真实。方才神教军从后方冲击,距离张信本阵只有十里距离的那一瞬,他几乎就以为这一战,他们日月玄宗败局已定。

    可天空降下的火雨,还有成百上千的光束,却在接下来的一瞬间,将神教与北地仙盟的联军,彻底打入地狱。

    谁能想到呢?那位摘星使,居然还有这样的神通大能。

    “天河宗洛安,传信主上。”

    此时有一紫衣人,走到了楚悲离的身后。那是楚悲离供奉的九位顶级神师之一拓跋火离,也是他最信任的一位助手。

    “他说主上如能放他们一马,天河宗必会对主上感恩戴德。”

    “天河宗?”

    楚悲离微微皱眉,随后苦笑:“你这个时候,就不该把这事,告知于我。”

    “属下明白!”

    拓跋火离心中透亮,知道那位摘星使,对自家主上,明显不怎么信任。也知楚悲离,对张信的忌惮。

    一旦他的主人真的抬手了,那就是授人以柄。所以这种求饶的信符,直接烧掉就是,

    可问题是

    “主人近年与天河宗数次交易,金额巨大。如果完全置之不理,只怕也有不妥之处。”

    关键是这些交易,有些是见不得光的。

    “没必要理会!与北地仙盟暗中交易的,不是我一家,四阀七姓才是重灾区,宗门难道都要一一追究?”

    楚悲离微一挥手:“火离你怎轻重不分?这个时候,纵敌逃离才是重罪。再传我军令,此战各部都需全力以赴,不得留手!尤其那些附庸宗派,如有想卖人情者,一旦被本座查出,必定让他们后悔今日!”

    “那么,日月本山那边?”拓跋火离眼神迟疑的再次询问。

    “该消停了。”

    楚悲离目光漠然,也在这刻转过身看向了后方,那艘被众多舰船拱卫着的独霸号。

    “宗内风向将变,你我当善加筹谋!否则祸事不远。”

    遥遥欲坠的日月玄宗,居然在这个时候,又出现了这么一位擎天巨柱,架海金梁!果然是根基深厚,气运不绝

    “也对!三个月前,谁能想到,天东四院的风波,会怎么快就平息?摘星使崛起天东,随后一鼓荡平!如今大局已定,小雷音山上院与圣源山上院增设已成定局,加上回归玄宗掌握的东四院,还有陆续降服的数百宗派,日月玄宗三千年,不,五千年内都不用担忧资源紧缺。”

    那拓跋火离一声轻叹:“有这整个天东巨蒙作为后院,足够容纳十三峰与四阀七姓而绰绰有余了。”

    所以他们早年一些为争夺资源,而在暗地里采用的手段,已经不合时宜。

    ※※※※

    仍旧是那处竹林,归真子喜悦异常的将身边一枚红色剑符接到了手中。

    张信再一次大胜的消息,在一刻时间之前,就已经送到了他的手里。而这枚剑符,是叙说详细战况的。

    随后他却白眉一挑,眼现古怪之色:“阳炎激光炮,子午炎镜炮,赤极无量神光,祖师遗留的观星术,有这些东西吗?”

    在归真子的身前,白衣男子也是一脸的懵懂,不过他还是平静了下:“我宗文献,确实有祖师从天穹,招下数万神光的记载。不过这阳炎激光炮,子午炎镜炮,应该是他自创之名,与祖师大人无关”

    “此术当真神奇,简直匪夷所思。我百思不得其解,他究竟是如何将这些神光引下?这些神光又来自何处?是我们头顶的这**日么?”

    归真子虽是好奇,却暂时没有继续深究之意。如今最重要的,还是眼前。

    “那么这场棋局,是否可以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