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四七章 各谋退路
    如果从上空下望,此时可见那神军的军阵,已是凄惨不可名状。阵型溃散之后,那无数宣泄的灵能,直接就将十数艘战舰,撕成了粉碎。

    那些残存舰船的甲板上,更倒下了一片片的无头尸体,周围则满是殷红鲜血与不可描述的红白之物,

    双方的舰阵,也已开始近距离接触。可处于崩溃状态的,却是神军一方。所过之处,那些神教之军的战舰,都纷纷沉没。要么是被日月玄宗一方,那乾天无量五行御雷阵召来的雷电炸沉,要么是被那些攻山弩轰碎。

    各处都很少有接舷战发生,只因这些船上活着的人极少,只有一些神力修为强横深厚者,以及部分还未能领受圣职的灵师与神师。这使神军的所有舰船,都全数失控。

    ‘雷天神寂’对神军的杀伤力,可怖如斯,只是这一瞬,就直接导致了这神军中近六成的人员,陷入到神力暴走失控的状态。

    而更致命的是,原空碧辖下的舰阵,正在飞速赶来,不久之后就可完成侧击,给神军残余施以致命一击。

    “完了!”

    百里外的山顶,玄星神使痛苦的阖眼,脸上全是懊悔之意:“白帝子与高元德,他们才是对的!”

    那个竖子,竟是恶毒如斯!

    陆九机则是默默的看着这一幕,面色复杂:“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何五年前,你们一定要诛杀上官玄昊不可。”

    他的眼眸之内,微含轻视。神教的神术,居然有着这样的破绽,那这个神秘教派,似乎也不值得他们忌惮太多。

    拥有雷天神寂的灵修,他们神相宗虽然没有,可如果真在这方面下功夫的话,并不是不能培育出来。

    “忌惮上官玄昊的,可非是我一家。那人真正让人畏惧的,并不是他的灵术,而是那家伙的韬略智慧。”

    玄星神使也隐约感觉得到陆九机的态度,不禁目显阴霾。

    神教的神术,本身是没有任何弱点的。之所以会被‘雷天神寂’克制,是因神尊大人他还未高举神座,真正登神。

    不过这些话,自然不足于外人道。如果他真这么做了,那绝非是解释,而是示弱。

    再者,如今他们被这神相宗轻视,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思及此处,玄星神使不禁又心痛如绞,暗暗骂了张信一百声的‘竖子’,‘畜牲’之后,他才长吐了一口浊气,压住了心绪波动:“事已至此,已无可奈何。还请陆兄助我一臂之力,让我家那些孩儿,撤出战场。”

    他知道那十三万神军,一千艘战舰,是已经撤不出来了,张信不会给他们机会。不过天龙天寒与天元等等,神教宗培养的一应神教精英,还有生机。

    “出手没问题,可在此之前,我却想问一句。”

    那陆九机转过身,把目光转向玄星:“接下来你们神教,会何去何从?”

    “何去何从?我教已损伤元气,此战之后,只能暂时蛰伏,坐候时机。不过与日月玄宗为敌的初衷不改,日月神山,依然是我教神国选址的第一优先地。”

    玄星神使面不改色,淡淡的说着:“所以当务之急,除了撤离之外。你我两家,也得尽力保存天东元气。北地仙盟可以散,可仙盟的内八宗却绝不可毁。还有那张信”

    他眼看着那百里之外,眼里的杀意与怨恨,浓郁到无法化开。

    “如果有机会,我会请神尊亲自出手,诛杀此子!”

    ※※※※

    同一时间,战场附近,某个视野良好的角落。

    “这可真是糟糕,最后一搏,也是全军覆灭吗?”

    “我看最多能逃出十万左右,之前他们太拼命了,想要掉头逃亡,不太容易。”

    巨石之上,一个黑色人影饱含无奈的说着:“天域战死八位,道军也损失三十余万。北地仙盟的所有筹码,这一战全都丢尽。”

    “孤注一掷,就是这个后果。”

    另一紫袍身影,发出了一声叹息:“不得不说,这位摘星使,真是可畏可怖。日月祖师留下的观星术,竟然是这么可怖的东西。我本以为,他们应该有些胜算的。”

    “所以北地仙盟的内八宗,绝不能就此覆灭!”

    那黑衣人铁青着脸:“一旦被此子成就天域,后果不堪设想。而现在,即便是没有张信的日月玄宗,也足够可怕。日月玄宗的实力,不能再增长了。这天穹大陆,除了大罗玄宗之外,何曾有过能力抗两大神域,近八十位天域,数百万道军,内患滋生,四面皆敌而岿然不倒,更反过来镇压八荒**,大肆扩张的宗派?”

    “你这么说来,这日月玄宗确实可怕!”

    紫袍身影眯起了眼,目现赞叹之色:“也就是说,你们无上玄宗,是决定好了要干涉?”

    “不错!”那黑衣人微一颔首:“不过只凭我一家,力有未逮。”

    “这可不太容易,如果只是遥空呐喊几声,日月玄宗不痛不痒,根本不会理会。只有兵临城下,才可使他们慎重考虑。可如今你家倒还好些,与日月玄宗多少有些仇怨。我紫薇玄宗,却只能干嚎几声了,北地仙盟做的事情,实在太蠢。”

    紫袍身影摇着头:“我紫薇玄宗常年与邪灵征战,门下弟子对邪灵恨之入骨。昔日地渊魔国攻入地表,也曾统合北漠荒原的魔灵,大举南侵。无上玄宗与紫薇玄宗,都是首当其冲,与地渊魔国血战七千年,死伤数百万弟子,一度被它们冲破防线,几乎攻入你我两家神山。直到日月玄宗为首的日月仙盟,将地下通道陆续封印,才逐渐扭转颓势。北地仙盟如今,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出来。我宗有什么立场,号召弟子门人与日月玄宗为敌?”

    他们紫薇玄宗,固然不愿见日月玄宗独霸北境,却更不愿看到地渊魔国的魔军,进入地表,那必将是一场波及整个北地的浩劫。

    “我知道!”

    黑衣人眯起了眼睛:“可北地仙盟与私自解除封印这一事,并不是不可分割。”

    “也就是说,弃车保帅?”

    “不错,据我所知,北地仙盟所有执事都不同意解除封印。北地仙盟内八宗的责任,还是可以甩开的。那位摘星使,不是要追究么?把元凶祸首给他就是。”

    黑衣人一边说着一边转过了身:“你们紫薇玄宗,亦无需动兵参与,只要拿出一个态度就可。这个时候,能够阻止日月玄宗的,就只有西面那家”

    “西面?”

    紫袍身影默然,他知道对方说的,是与他们隔了一个‘无光海’的太一神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