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61 勇者,怪物,命运之子
    于他人自觉得的“瞬息”间击溃两个精英巫师,对我而言已经算不上奇迹。在速掠状态下,我的时间感和旁人截然不同,尽管他们觉得是“瞬息”,在我看来也已经花了好一番手脚,远远没有“瞬息”字面意义的轻易。不过,在他人眼中的急速,一旦停下来,再启动之前,也算是一种破绽吧。

    虽然,这样的破绽在速掠再次启动后,就会变得无限小,但是,能够抓住这个破绽的家伙,大概就是怪物吧,例如之前的富江。

    有这么一个逃脱了连锁判定的锁定,而一直隐藏得很好的敌人,趁着这个破绽打算突破鬼门。其实我觉得,在自己和精英巫师战斗的期间进行突破,才是最好的时机,但对方似乎并不这么认为。我知道,自己对他人想法的猜测,仍旧是自己的想法,而非他人的想法。不过,既然这个家伙决定选择这个时机,也一定是做好了准备吧——如果不能突破,就必须击败去全力以赴的我的准备。

    它的速度同样很快,就如同把自身化作了一条光线,而这或许就是它认为可以突破鬼门的依仗。但是,它和其他神秘专家一样,同样没有明白,我的高速的秘密。我的速掠,的确在初始速度的时候,有一个相对其他高速类的神秘,在表面现象上,显得有些普通的启动,而加速的动力,也可以是十分普通的动力。但是,真正让我的速度,总是比他人更快的原因,则是因为“相对性”。

    只要拥有行动过程,产生速度概念,哪怕是“光的速度”。也可以作为参照,产生“相对更快”的速度。

    所以,“如同光一样快”或者是“化身为光”这样的高速移动,在我面前没有任何意义。

    是的,所谓的“高速”,如果有比较物。如果在进行比较的时候,不能超越其他事物的速度的话,“高速”这个概念就会失去自身的意义,反而仅仅用“速度”去描述比较好。

    在对方放弃潜伏,呈现于连锁判定之中时,虽然仍旧是很细小的形态,但却因为其自身于荒谬扭曲的影像中格格不入,而让存在感变得格外强烈。所以,想要利用自身的形态变化。试图欺瞒连锁判定,是不可能做到的。

    超负荷运作的连锁判定也许无法支持太久,但其能力的极限,哪怕是我也无法明确估量。而在这或许只能维持短暂时间的运转中,速掠产生的高速,能够弥补“时间不足”的缺点。

    在观测到的时候,速掠也已经同步展开了。

    一如过去一样,凡是存在于速度概念中的事物运动。就无法逃脱速掠超能的捕捉!

    参照物确定。

    无形高速通道完成。

    一直以来,我都尽量避免“比光更快”。因为这样超乎想象力的概念,让我感到不安。然而,必须要用到的时候,还是要感谢,速掠超能真的可以达到这种程度。

    捕捉开始!

    “这一次是真真正正的怪物?就让我确认一下吧。”我这么对它说,但是。在这个超越光速的运动中,它是听不到的吧。

    虽然说,相对于它,我超过了光速,不过。在速掠通道中的我是感觉不到“光速”到底有多快的,仅仅是,原本如同闪光一样的它,也已经在我进入速掠的同时,变得缓慢下来。这种缓的程度还在不断上升,最终在我从近侧超越它的同时,就变得好似凝固了一般。

    这一刻,我听不到任何声音,也感受不到任何味道,雨水的湿度和温度也从皮肤上消失了,哪怕脚踩在地面上,也没有任何触感。原本让人十分切实地感受到自己生存于这个世界的因素,纷纷化为乌有。世界变得不再真切,就像只是一个谎言。我很讨厌这样的感觉,因为,这样的感觉已经强烈到,让自己都下意识去怀疑,自己是否虚假。

    所谓超越光速的副作用,这样强烈的不真实感,就是其中最显著的一种,而无论是否还有其他副作用,但仅仅是这样的不真实感,就已经足以让人怀疑一切。

    “真是有够快的速度呢,又让我品尝到这种让人作呕的感觉了。”我横扫一眼这个被自己超越的对手,如果它仍旧可以感知,势必可以从我的眼神中,读出我想说的话吧。

    这条在连锁判定中观测到的“光线”,在错身而过的现在,看上去可没有“线”这么细长。“线”只是移动的轨迹,也同时是视觉上的错觉,暴露在我肉眼中的,是一团隐约呈现人形的光团——光人,在伦敦的时候,那个新生代的电子恶魔使者组织“巴黎华击团”的幕后支持者,而在不久前,于半岛自然环境保护区的办公地点,也有过近距离的接战。

    而且,这个家伙,似乎可以感知到“江”的存在,而以另一种理解方式去描述“江”或“病毒”的存在——我只是从它的言行中,猜测这一点,记得它当时是用的词汇是:

    “黑幕之主……剧本再构成……”果然,它的声音出现了,这是它在这一瞬间没有完全被相对性“静止”的证明。或者说,它已经开始突破自身的速度限制,哪怕无法赶超我的速度,也能以另一种“神秘”,来削弱速掠的效果。

    声音的传达,是很不正常的。

    “熟悉的味道……”它这么说说着,开始变化。

    更多的声音,仿佛直接传递到脑海中,似乎周遭空气中的尘埃和雨滴,都在发出同样的声音。

    ——预言、插入、形态适应

    ——黑幕之主、推演、再构成

    光芒散去,余下的是那熟悉而异常的被拘束服彻底禁锢起来的身躯,分不清男女,就连面孔也被彻底遮掩,因为带着口球,所以也不确定。之前的声音是不是从这张嘴里说出来的。

    声音蕴藏着神秘,而“发出声音”这个行为本身,似乎也被赋予了“神秘”的意义。

    这个家伙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所有可以观测到的部分,包括身躯和行为,每一寸都是由“神秘”构成的。其自身。就是某种深不可测的“神秘”的最大体现。

    这样的感觉,在“最终兵器”身上也是可以感受到的。

    果然是怪物呢!

    而拘束服下的身躯和它的脸型五官,都在不停蠕动,变换。

    它在拟形,似乎是要通过形态转变,来产生更有针对性的神秘力量。之前和它交手的时候,它还尝试模拟真江,但因为情报量上的天渊之别而失败了,其自身也近乎崩溃。所以。这一次它要变化的,应该不会是和“江”有直接关系的东西。

    “鬼门”已经近在咫尺,而这一切的发生,是在被拉长的万分之一秒内。然而,也必须到此为止了,在下一个万分之一秒,我们两人按照现在移动路线,就会彻底突破鬼门。在这个家伙的形态完全出来前。必须让它停下来。

    我抢入它的路线,于它跟前转身拔刀。旋转身体的力量,让刀光撕裂了雨幕。

    而这个怪物则完全停止行进。从光一样快变得静止,就像是完全没有负荷一样——我正这么想着,它双脚所踏足的地面,一瞬间出现二十多米的龟裂。四周的空气就好似被一张无形的巨手紧紧捏着,狠狠砸了出去。

    扭曲了视野的冲击。在刀锋即将触及它的肌肤时,经由刀身传递到我的身上。

    糟糕了!

    对方的反击竟然是全方位的,根本没有死角,也没有留下利用速度转移的余地,而力量也大得惊人。简直就像是席森神父面对我时所进行的气压操作的加强版。

    这些家伙,已经把我的情报,收集到了这个地步了吗?看来,五十一区还真是没有小瞧任何人,而其之前的所有失败,仅仅是单纯的情报不足罢了。

    不过,这种程度的战斗,也仍旧是在意料之中。

    或者说,如果不能达到这种程度的话,也称不上是“怪物”吧!

    我弯腰,反转刀身插在地上,在极短的时间内,开启并关闭速掠多次,以特殊的动作,形成特殊的频率,将强压在身上的冲击力,全都经由刀身卸至地面。虽然就算这么做,内脏的受伤也不可避免,但是,以四级魔纹使者的身体强度,完全可以不影响战斗。这和富江造成的伤势不同,这种伤的自愈可不会受到神秘性的压制,而难以进行。

    狂乱的冲击波,将我和它之间,以及周围的景物,全都狠狠摧残了一遍。

    在碎石翻飞的同时,我已经再次扑上,手中的长刀直击它的颈脖。它的肢体彻底被拘束,而不可能用正常的动作挡下这一击。不过,失败的话,也仍旧在预料当中。因为,拘束服虽然束缚了它的动作,但也可以看做是一种变相的保护。拘束服本身就拥有坚强的防护能力,是可以想象的。

    因此,当刀锋直接被拘束服挡住时,那种无法切破的感觉,完全让我惊讶不起来。

    一秒内一百零八斩。

    仅仅依靠斩杀的气势和冲击,就让眼前的怪物不得不向后退了一步。按照我的想法,接下来就是它的反击——也一如我所想的那样,这个不清楚是男是女的家伙,猛然一口咬碎了口球,对我张开嘴巴。

    “你好。”我似乎听到了这样的问候,然而,与友好用词截然相反的暴力,也与此同时产生着。

    第二次冲击波,以比第一次更加凝聚的,肉眼可见的形态,从它的嘴巴里喷吐出来。

    幸亏已经有所预料,否则被击中的话,就算是有特殊的卸力技巧,也会被重伤吧。轮到直击的破坏力,这次冲击可比第一次冲击更凝聚,也更强大。

    速掠——

    我沿着曲折而无形的高速通道,以连锁判定显示的脑中影像为基准,描绘出最契合那荒谬扭曲的画面的运动轨迹。这是直觉的选择,但效果却相当好。我觉得自己就如同顺着水流的游鱼,不需要花太大的气力,但又足够流畅,足够快。

    我“滑”到它的侧边,在错身而过的瞬间,反转刀身,刺中它的肋下。

    我用尽了吃奶的力气,终于刺穿了拘束服,但是,拘束服下的“身体”却没有正常身躯所拥有的实感,仿佛就是刺中了一团空气。

    不,还是有效果的。一股股比灰雾更加沉重而浓郁的黑烟,从伤口处泄出来。

    我拉开距离,虽然没有站在“鬼门”的正前方,但是,无论从哪个方向,我都相信,自己的速度可以及时进行补位。而且,倘若只能站在“鬼门”前方,就太被动了,眼前的敌人,可不是死板的做法就能击退的。

    “没想到,果然是这样。”我盯着从它的伤口涌出的黑烟,之前刺击的触感,加上这些黑烟,不难让人想象,这个明明是“光人”的家伙,其拘束服内部的身躯,全是完全由黑烟构成的。

    “我也没想到……四级魔纹使者的实力还真是让人吃惊啊。”眼前的怪物,第一次说了可以听懂的人话。这个家伙,是有理智的,口气还真像是一个人类。

    “在我看来,现在的高川先生,比之真正的怪物也差不远了。”它如此说到。

    这个声音,似乎有点熟悉,过去虽然有和它打过交道,但是,正常地交流,如今还是第一次,所以,过去完全没有察觉出来——

    似乎是“高川”认识的人呢。

    不是我,而是其他“高川”留下的印象。

    这个巴黎华击团背后的“光人”,同时也是黑烟之脸的“结合体”,以及五十一区中继器的力量体现等等,这是我目前所能想象的部分,不过,在这之前,它似乎还有别的身份。

    “名字似乎是……我想起来了。”我的脑海中,自然而然地从角落拼合印象,然后印象化作回忆,一种没有任何感**彩的情报资讯:“被梅恩先知预言的命运之子,诺夫斯基。”

    果然变得麻烦起来了。

    对手是和“玛索”类似的,中继器力量的持有者,而且还是特殊角色“命运之子”吗?

    是真真正正的怪物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