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四三章 无敌万胜
    独霸号上,站在船栏旁的元杰,看着东面几十里外的地面,一阵愣愣发呆。

    那边强者交手的气机,他们很早就已感应到了,也自然能察觉到,那在一百息内,连续爆发的灵能波潮。

    而就在不久之前,在录剑山的时候,元杰就曾感应到类似的灵能潮汐。

    那是天域强者死去之后,引发的灵能震波。这意味着在那地下,又有一位天域陨落。

    此时整个独霸号上,也是一阵哗然。因距离极近,所有人都感应到了这连续震荡的灵波。

    “这是第六人了吧?又是一个天域”

    “死的到底是谁?”

    “总之不会是总督帅大人,总督帅与那个北海天翼,可都不是天域。”

    “这都还不到七个呼吸吧?难道是砍瓜切菜吗?那些人,可都是天域,天域圣灵!”

    “天域怎么了?我们的总督帅,可是世间无二的苍天级!”

    “应该说是苍天之上,总督帅自己说的。”

    “这是要将北地仙盟,一战打残的节奏!不愧是总督帅!说了有办法,那就一定有办法。那些家伙,他们这是在找死啊。”

    “总督帅战无不胜,怎么可能会输!上官师叔与宗天柱之后,我日月玄宗,如今又有一根擎天巨柱,架海金梁!”

    “生在这时代,真是我等之幸!我日月玄宗,这次必能君临天东”

    为此事而喧嚣沸腾的,可不仅仅只是独霸号。此刻日月玄宗一方的军阵之内,几乎所有的灵修,都是进入心神振奋的状态。

    “看来军心已是稳住了”

    暮知秋目含异泽,看着前面的军阵。

    之前在张信被逆向斗转乾坤阵强行摄拿挪移之时,日月玄宗一方的军心,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动摇的。

    尤其是附庸军,还有那几位被张信强行征召过来的天域,都有所保留。

    可在这连续六道灵波之后,所有人都稳住了心思。前面的那些附庸道军,都纷纷稳住了阵线,并且强硬的回击。

    之前看起来已经遥遥欲坠的战线,也重新恢复稳固。

    “不过,对面冲得可真猛,这简直就是不顾死伤,真是难得。”

    交战至今,北地仙盟一方的舰船,已经损失四百有余。那些邪魔,也已死伤大半。换在以往,北地仙盟的道军,早该现出乱象了。

    “固然凶猛,却也毫无章法!这就是丹药的不足。”

    元杰也把目光转向了前方,唏嘘感叹:“之前不觉得,到如今才发现。原天柱指挥战阵之能,的确是差了督帅大人不少。”

    “这一战,就只需稳守住战阵就可!他们撑不了多久的,无论用什么丹药都没用,一切都在督帅大人算计中。”

    暮知秋若有所思的说着:“不过最终决定此战胜负的,应该不是前方战阵。”

    他们的旁边,章农不说话,也就目光定定的,看着东边几十里外的地面。他想知道,今日究竟会有几位天域,死在张信的手中。

    就在这刻,第七股灵波,也由那地底之下荡漾开来。那体量规模,分明更在前六波之上。

    于是整个独霸号上所有灵修,再次为之沸腾。

    “第七位了么?”

    “北地仙盟这次完了”

    “这是中位天域吧?”

    “我就知道,督帅大人万胜无敌!”

    ※※※※

    地下洞窟之内,陆九机的神色难看,蓦然将一枚符打出。灵能勉力勾画,终于在三十分之一个弹指之内引发了这张神符,使得一面由黑色水液构成的屏障,出现在他身前。

    这是水系无上之术‘元水神盾’,以极致纯净的水液,聚而成盾。

    可此时对面,那尊庚石力士却在这关键之时,稍稍挪转了一下炮口。两发阳电子攻城炮喷薄而出,将陆九机不远处,另一位天域‘吞没’!

    而当那蓝白色光束消散之刻,此人的半边身躯与下半身,都已经汽化。便连那颗脑袋,下面也消失了部分,看起来异常骇人。

    见得此景,陆九机口中不禁‘嘎嘣’一声,几乎将牙龈咬碎。这个家伙,不但诱使他浪费了一张神符,更将他身边这位中位天域重创。

    那是拓博裂海,来自极东之地的一位散修天域。据说已被神教,认可为第四位神使的人选。可此刻却已重伤垂危,离死不远。

    果然一瞬之后,那尊庚石力士,就已将各种小型的铁管,对准了此人。

    “白痴!”

    张信一声哂声,饱含不屑的看了过来:“听说你陆九机乃是神相宗的智者,可看来也不过如此,好蠢!”

    此时陆九机,就只觉胸中一阵沸腾翻滚,戾气刮挠,几乎就要吐血。

    不过他知现在,最重要的还是脱困!

    前方的那尊庚石力士,已经再次轰出了无数的金属弹丸。那尊九霄雷神,也已更换了手印,显然是已准备变换术法,将拓博裂海先行击杀。

    就在这刻,一道浩大的剑气,蓦然从上方的石层轰落了下来,在引发漫天烟尘之后,那道白光就直指蔺初夏而去。

    “北海第一散修,宁中玉!”

    张信的眉头,终于微微一凝,心想这人倒还算聪明,知道这少女,正是他现在的弱点。

    不过对此人,他也早有防备了。前方的九霄雷神,在间不容发之际,更易了引发。随后一层由雷电激发的无形力场,拦在了这剑气之前。

    这道六十级的防御术法,几乎是被一击而破。可随后张信也大手一挥,使得无数的金属盾墙拔地而起。

    下一霎那,那洞窟之内响起了一连串的‘叮当’声响,火花四溅。却是他招出的那些合金铁墙,被这剑气一一穿透,直到从最后一层飞射而出。

    张信心神微惊,这刻才清醒意识到,当日他在神天上师洞府击伤此人,是何等的侥幸。

    不过他随后,就毫不犹豫的闪身到了蔺初夏的身前,随后任由那剑气打在了身上。后者却已是强弩之末,并未能撼动张信的天元霸体。在一声爆响之后,就已散化无形。

    而这一剑之后,上面就再无动静。

    张信再看眼前,发现那浮山宗的纵天行,还有之前已是重伤状态的拓博裂海,都被紫玉天的刀,砍成了肉泥。

    可无论陆九机也好,玄星神使也罢,都已经逃得无影无踪了。

    这些天域,本就遁法超绝,之前只是因张信九霄雷神的牵制,才无法逃脱。可此时当张信分神,九霄雷神也转而他顾之后,这些人却立时抓住了机会,扬长远遁。

    张信见状不禁遗憾的‘啧’了一声,心想如有自己的‘太上神卫’在,今日这些人,一个都跑不了。

    难得把他们引入到自己的陷阱中,居然还跑了四个,真是遗憾

    而下一瞬,紫玉天已经返回到了张信的身侧,神色淡淡的说道:“我已尽力了。”

    对方已经跑出了二十里外,恢复战力,不是她短时间内能够解决的。那么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张信与蔺初夏的安全。

    “不过”

    紫玉天又看了眼这满目狼藉的地面,眼中不禁微现感慨之色:“主人这次,已经回本许多了。”

    这可是整整八位天域,整个北地仙盟,也不过二十余位而已。

    这家势力临近极东,周围也多是邪魔势力。失去了这些天域,也就失去了与日月玄宗抗衡的本钱。

    也就是说,哪怕这一战,北地仙盟胜了,也再无力东进了,只能窝在自己家里舔舐伤口。

    “血剑山庄的血云台,天罗宗的慕沧浪,赤云宗的黄天道人,天河宗的天洛真人,浮山宗的纵天行,天蝠洞的赤蝠老人,极东散修天域拓博裂海,中原散修天域卫空罗”

    随着这语音,月平潮的身影,也到了他的身侧,也是神色异样的看着张信:“这就是你的意图?一战诛灭八位天域。”

    “可惜未尽全功。”

    张信眼中,饱含遗憾:“如果能把这四人都全留在这里,那么千年之内,天东之地都可无忧了。”

    这甚至将影响整个北地局面,化解日月玄宗危如累卵之局。

    说到这里,张信又不禁埋怨的看了月平潮一眼:“我还以为,你能够拦住宁中玉的。”

    要不是宁中玉斩了他一剑,这剩下的四人,是很难在他的九霄雷神牵制下逃走的。

    虽说这二位,一个是天东第一散修,一个是北海第一散修,可含金量还是略有差距的。月平潮可是入了当世七大散修之林,宁中玉却被排除在这名单之外。

    “我已尽力,就根基法域而论,他不差我多少。”

    月平潮神色平静,丝毫没有羞愧之意:“他拼着重伤也要斩你们一剑,我自然也不会客气。不出意料的话,此人三年之内,都难恢复伤势。哪怕有最顶尖的伤丹,有神域圣灵为他疗伤,那也没用。”

    张信眼神,不由微亮,心想这倒是个好消息。

    这宁中玉是被‘上官玄昊’引来的,自神天上师洞府一战之后,此人就把上官玄昊恨上了。自年前伤势大好之后,在北海屡屡寻司空皓等人的麻烦。今次估计也是判断他张信,与上官玄昊渊源匪浅。才会赶来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