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54 最强,最凶,最狂
    “去思考以后的敌人是怎样的,是一件很没意义的事情。”

    富江走下床,迎着电闪雷鸣,舒展着自己的肢体,那充满了圆润感的曲线,就如同蓄积着核裂变一样的力量。她哪怕赤身**,也让人无法生出猥亵的想法。虽然不是她原来的本体,而是神秘专家“虫师”的身体,但这具身体的确在被富江夺取之后,就从里到外都发生了某些变化,而无法再完全视为“虫师”的身体。

    无论是高度、外表、曲线还是肌肤的触感,乃至于内脏器官,直至细胞基因层面上的变化,都是不容忽视的。

    “说到底,只要是敌人,就必须打倒。在打倒未来的敌人之前,首先要打倒来到面前的敌人。所谓的世界,所谓的人生,就是面对一个个来到眼前的敌人,将它们彻底击溃,而无所谓它们到底是如何来到面前的,也无所谓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富江转过身,阴影笼罩下,她的嘴角狰狞地弯起,流畅的肌肉线条,在炸起的电闪雷鸣中仿佛在发光,“真相?真实?虚幻?哼,不知所谓。接敌必战,见敌必斩。这就是人生,就是世界,就是唯一无法逃脱的,最真的真实!”

    “阿川,思考是有必要的,但是,倘若被问题吞噬的话,那就只是思考的奴隶而已!不要问为什么,不要问自己该怎么办,倘若是命中注定的敌人,就一定会在某一刻来到自己面前。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在它走到面前时,把它干掉。就是这么简单。”

    “真是率直的想法。”我不由得笑起来,虽然借体重生,外表和过去末日幻境的富江有所差别。但在本质上,却什么都没有变。我是爱着能说出这番话的富江的。然而,这是富江的做法,在她的眼中,战斗是自然而然的,就如同人想要活着就要进食。想要活得有滋味,就要不断适应环境,突破自我的限制。

    我并不否认这些话的正确性,但我无法做到这一点:接敌必战,见敌必斩,然后取得胜利。在我看来,最关键的一点,当然是最后一部分。倘若无法取得胜利的话,前面所说的。也不过是无谋的以卵击石而已。

    对富江来说,这完全没有问题,因为她很强。

    然而,我却没有这么强。

    我认为自己是个强者,无论是能力上还是心态上,能够成为一个合格的神秘专家,就已经是一个强者。而我比其他大多数神秘专家还要更进一步。我经历了许多人都无法承受的折磨,在绝症的病痛下也没有屈服。面对绝望,我奋起反击。折磨、病痛、精神失常、绝望……大多数人都只会在人生的一段时间里经历其中一种。而我却倒霉的全都遭遇了。

    即便如此,我仍旧站在这里,无论精神还是**都没有倒下。这是运气、心态和实力三者齐备所抵达的结果,哪怕缺少一个,都是无法实现的奇迹。

    经历了这种种情况的我,毫无疑问是一个强者。

    可是。即便我是这样的一个强者,也是有自己的极限的,而且,在过去,我也已经不止一次倒在自己的极限上了。这样的我。和从未失败,从未倒下的强者“富江”,有本质上的差别。

    能够竭尽全力去做一件事,去突破某个禁锢,去战胜什么,有这样的心态和行动,当然是值得称道的。然而,对我来说,不,哪怕对任何一个人类来说,都会遇到竭尽全力也无法做到的事情,拼上性命也无法突破的禁锢,付出自己当时可以付出的一切代价也无法战胜的敌人。

    我要面对的,让我也无法确定最终胜算的,就是这样的一种可怕的障碍。

    这种障碍也许是某个时刻,身体和精神的突然失常,乃至于崩溃,例如在病院现实里发生的死亡。也许是某种出乎意料的“神秘”,完全无法推断。但近在咫尺的,最为形象化的,无疑就是“最终兵器”。

    “最终兵器”是可怕的,我亲身体会过这一点,面对她们的时候,我不能说没有努力,不能说不是拼了命地,想法设法去摆脱,去战斗,去试图获胜。然而,失败就是失败,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失败的结果就是死亡。

    恐惧,无助,冰冷,然后一切都归于无……我绝对不会忘记那刻骨铭心的记忆。

    是的,我的确并不畏惧和“最终兵器”战斗,哪怕已经体验过一次死亡,也绝对不会害怕失败,以及被杀死的一刻,那深深的无助和冰冷,都无法夺走我的信念。然而,只有这样的心态和意志,是无法改变结果的。

    这是残酷的现实,我不会向“最终兵器”退缩,但到底如何才能战胜它们,仅以我自己所拥有的力量来考虑,目前尚没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办法。倘若自己在战胜中,可以突破自我,可以临时强化力量,也不能提高这个几率。因为,“最终兵器”的力量,会针对敌人的力量提升而无限制提升。这意味着,在击败过去的自己,变得更强的一刻,更强的“最终兵器”也会即时呈现。

    面对一个同步提升,而又在任何方面,都超过自己,不会有任何大意和退缩,每一步都能做到最完美的敌人,如何才能战胜对方呢?

    于是,我不由得,将这个问题说给富江,因为,富江就是“最终兵器”之一。

    “在所有方面都更强的对手?哪怕拼了命去突破自我,也无法在某一方面比对手更强?所以,哪怕带着觉悟去战斗去看不到希望?”富江收敛了一些气势,挠了挠头,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不知道哟,阿川。”她的回答有些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以为她会提出许多建议,亦或者只是用话语进行安慰。

    然而,富江没有做这些“人类都会做的事情”,只是对我说:“不知道。”

    “我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对手。虽然觉得那会很有趣就是了。”富江摊开手,无所谓地说:“没有人会比我更强。我就是最强的。虽然会有人说,只是因为我没有遇到更强的,但我仍旧坚持认为,那并非是我没有遇到,而是在我面前。的确不存在更强的说法。”她顿了顿,强调道:“再说一次,我就是最强。所以,我完全无法理解,遇到比自己更强而哪怕努力也无法战胜的这种事情。”

    虽然有些出乎意料,但在她说完之后,我又觉得是意料之中的回答。富江的话,不会给出另外的答案吧?她拥有超乎寻常的自信,并且。无论是什么原因,她都没有失败过,这一点的确是事实。

    “所以,最后也只能由我自己来想吗?”我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接敌必战,见敌必斩,这是一定会胜利,才能说出口的话呀。”

    “那么。阿川,你要不要来试试?”富江突然提议到。“我虽然不明白,但阿川你似乎真的遇到了这样的麻烦事。我也不能违心说,阿川你可以战胜任何人,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至少,阿川你就不可能战胜我。如果说,阿川面前有这么一个无论在什么方面。都要占据绝对上风的人,那么,我肯定是其中之一。那么,面对其他更胜于自己的对手,阿川认为有必要去思考获胜的方法的话。仅仅是闭门造成,肯定是不成的。但以我为对手的话,就完全可以在实践中去体会,而倘若真的找到了办法,也完全可以即刻使用,不用担心,因为,我比阿川更强,阿川无论如何,都无法战胜我,无论阿川带着怎样的觉悟,愿意付出一切去战斗机,也无法改变这个铁一般的事实。”

    我听得目瞪口呆,无言以对。富江就好似在阐述真理一样,说出这番话,完全不在乎他人的反应——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她说的道理,却有让我无法反驳。

    因为,富江的身份就是“最终兵器”,而且是最终兵器999,其他所有最终兵器的蓝本,是挖掘出来而并非人工制造的成品,其更深的背景已经无法追溯,已经成为谜题,亦或者说,其存在的来龙去脉本身就是“神秘”的体现。

    倘若我以“最终兵器”为对手进行思考,而不得其解的话,以富江为对手也的确是一样的。

    “没有任何胜利的可能,却不得不去面对,至少要带着觉悟,找到相抗衡的办法——这样的话,阿川的确没有拒绝我的理由呢。”富江舔着嘴唇,又长又厚的舌头带着口水声,就像是盯上了猎物,而满身都是想要发泄的精力,之前多次**,仿佛完全没有消耗她的精力,反而让她的活力更加充沛,意志更加雀跃。她的每一个动作,在闪电来临的时候,都仿佛会发光。她的眼睛,肌肤,肌肉和曲线,乃至于每一个细胞,都再一次散发出惊人的压迫感。

    那是生命和意志上,绝对强大而不可能失败的,绝强的压迫感——在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乃至于本能的直觉所构筑出来的对外感知中,这种压迫感,甚至化成了一股实质的风,狂暴地向我吹来。

    我不由得抬起手臂,想要挡住什么。

    仿佛是巧合一般,本应锁死的窗户,“嘭咣”的一声被吹开了。

    电闪雷鸣,风雨急呼——

    富江的身躯,给人一种变得庞大的错觉,仿佛屋内所有的阴影,都是因为被她遮蔽了光。

    怎么可能!竟然强到这种地步?我有点不敢相信,因为这种直接的压迫感,是至今为止,没有任何敌人能够带来的。哪怕同样是“最终兵器”,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杀死我的最终兵器,在这个末日幻境中留下印象的“最终兵器”,哪怕都有“江”和“病毒”的影子,但也从来都不具备这种无以伦比的压迫感。

    我是第一次,被富江以“对手”的身份这般注视着。倘若在过去,富江不是我的妻子,而是我的敌人的话……

    正因为从未经历过,所以,虽然知道富江很强。但却对于她到底有多强,没有一个明确的概念。她过去的对手,似乎都能和她打上一阵,然后普普通通的败亡在她的手下。富江的战斗,激情却没有意外,没有转折。没有诡异,但也因此,根本就无法让人明白,她到底强在什么地方。

    如今,我不得不这么想,富江真的是“强在所有的地方”。

    比任何人的任何方面,都要更强,在对手面前,没有一丝弱点。所以,不需要爆发,也不需要什么居高临下的碾压。只需要普普通通地战斗,然后普普通通地拿走胜利。

    这就是富江。所有人形江中,没有特别而诡异的能力,却仍旧隶属最强的三人格之一。

    “反正,就我近期的观察,阿川的身手的确有些生锈了。虽然意志更强,觉悟也没有降低。但是,正如阿川你自己所说,意志和觉悟,只有付之行动才有意义——生锈了的阿川,有太多顾虑,而不得不去思考。而无法自拔的阿川,有必要纠正!”富江裂开的笑容,就如此镶嵌着利齿,“多余的念头,必须肃清!就这样决定吧。”

    真是恐怖的女人。和真江的恐怖。虽然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源于其“非人”的一面,但形态却完全不一样。

    富江更加直爽,但放在这种时候,就变成了更加的“粗暴”。

    那是极度纯粹的“暴力”。

    她捏起拳头的时候,过去自称拥有四百公斤握力的拳头咯吱作响,让人仿佛可以看到骨头被捏成粉碎的幻觉。

    “怎么了?阿川。不要犹豫哟,因为,我就是你梦寐以求,可以用最大的觉悟去实践,去尝试突破自己的对象。你认为,自己之后要碰到的可怕敌人,所具备的性质,就在我身上,而且,我比那些不知所谓的东西更强!”富江的拳头撞了撞手掌,发出可怕的“啪啪”声。

    不知不觉中,我突然察觉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了。

    “就这样打吗?这可不是你原来的身体。阿江,新的身体,是无法发挥真正实力的吧?说是全部都比我更强,原本的你也许的确如此,但现在……”我虽然这么说,但心中完全不这么认为。正因为没有任何退避的理由,所以,从这一刻起,就必须按照富江的话去做——在任何方面更强,哪怕带着觉悟,也无法保证胜利的敌人,已经站在面前,再不想点办法,肯定会被欺负得破破烂烂。虽然死亡是不可能的,但是,富江的态度,也完全不像是会放水的样子。

    什么“肃清”,什么“纠正”,这些用词完全没有意义,因为,它们只会变成唯一一个有意义的词语——“暴力”!

    这是和富江在一起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交手。

    “别人的身体?自己的身体?哼,阿川你总是纠结这么无所谓的事情呢……不,应该只是话术而已,阿川你就是擅长这种小伎俩。”富江的表情,从激情变得平静,但那认真的眼神,却没有削弱那如狂风骤雨,电闪雷鸣般的狂暴气势。

    气流,在一瞬间,变得紊乱了。

    富江的人影还在眼前,但是,我却在直觉的驱使下,向前侧跳了出去,直接穿出窗外。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原来所站之处的身后,有一个扭曲的人形,继而产生了巨大的冲击——气浪扑过窗户,将我推在半空。

    富江的声音陡然在耳畔响起,我观测到她的这一刻,她正和我平行地飞跃在半空中:“我虽然有魔纹,但却不是直接攻击的超能力量,可即便我连超能都没有,我也是最强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阿川。”

    我连眨眼的时间都没有,世界的运动仿佛放慢了,而唯一在加速的,只有一个拳头。

    速掠!直觉的选择,否决了以交错的方式去迎击,而是选择了加速向后退避。即便如此,在这短短的距离中,可怕的,超乎想象的,明明被速掠锁定为参照,但仍旧赶不上加速度的拳头,稳稳地直击在千钧一发之际取出的长刀刀鞘上。

    我双手握住长刀前后两端,拳头从刀鞘中部传来的力道,仿佛要将手骨给震碎一样。

    我的身体失去平衡,这已经不再是速掠的结果,而是被这股力量砸了出去。

    “千锤百炼的身体,千锤百炼的灵魂,千锤百炼的意志——”富江的声音,再一次从身后更高的地方传来,我好不容易站稳了脚跟,抬头望去,只看到她的身影在树梢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看似柔弱的枝杈上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固定在暴风雨中,没有半点摇晃,“别人的身体?自己的身体?哼,尽是不知所谓的说法。我的力量,我的意志,我的灵魂,贯穿于我存在的每一个地方,任何一个身体,这是毋庸置疑,也不需要解释的事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