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 楚九九的最强手段(四千)
    海洋具体有多大?

    根据测算,比陆地整整大了三倍。

    而整个海洋,都属于龙族的势力范围,能孕育多少强者?恐怕除龙皇之外,没人得知。

    如今兵发人族,海族浩浩荡荡爬上了岸。

    这些能脱离海水而生存的,至少都是凝神强者,放眼望去,从天空到地上密密麻麻,不计其数,没有百万,也有五十万。

    同时,还有大量的海族,顺着河道,直达内陆。

    一匹白马,踏空而来,上面坐着冠军侯,在他身后,跟着整整三十六支队伍,每一队,都有千人上下,尽皆御空飞行。

    “定海侯,长河侯,清水侯,急雨侯,镇压河道,不允许一头海兽到达内陆!”

    冠军侯白如雪,马如龙,人胜雪,白发薄唇,银枪白衣,风流潇洒,冠绝天下,他的修为,已经步入了归真之境。

    今日,他为统帅,率领大军,抵挡海族大军,发布命令。

    “止戈侯,天血侯,望远侯,四海侯……随我出击”

    白如雪将剩余的队伍也派遣出去。

    “守护皇朝,必死一战!”

    端起银枪,长啸当空。

    “守护皇朝,必死一战!”

    众将士纷纷高呼。

    意志如铁,拧成一股,撼动天地。

    这一战,他们都抱着必死的决心。

    神通落下,洪流碰撞,淹没了悲壮。

    白如雪纵横白马,穿梭队伍之中,他每一次出枪,皆点杀一位海族的法相强者。

    枪法犀利,神通无敌。

    正准备点杀另外一位强者,他的银枪却被挡住。

    “白如雪,你可认得我是谁?”

    一个瘦小的老头出现身前,带着戏谑说道。

    “海马老祖!”

    白如雪眉头一拧,如星的眸子中闪烁出了寒芒。

    “嘿嘿,果真记得我!”海马老祖阴笑一声,“第一任的冠军侯,滋味非常不错,当初他被我所擒之后,你猜,我将他做成了几种菜肴?”

    “该死!”

    白如雪一枪洞杀过去。

    “何必着急,咱们唠唠家常!”

    海马老祖手掌翻飞,操控水元之力,让银枪难以寸进丝毫,“当初啊,我整整做了八道菜,那个滋味,真是美妙极了!时隔几百年,你这个小家伙也成材了,正好老祖我又馋了,将你抓回去,我准备做成十六道菜!如你的头颅,可以做成红烧冠军头,你的手臂,可以粉蒸!”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白如雪开口,浩然正气汇聚而来,浩浩荡荡,绵延不绝,让海马老祖气势一滞,脸色难看,“你竟然修习了儒道神通?”

    “我有一枪,名为正气!”

    白雪如长枪一抖,上面燃烧起了白色火焰。

    砰……!

    一枪将海马老祖轰飞出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白如雪低吟,“我有一枪,名为自强!”

    噗……!

    这一枪,洞穿了海马老祖的肩膀,他毕竟是超级强者,飞退而去。

    “血不流干,死不休战!”白雪如再次说道,“我有一枪,名为死战!”

    长枪一抖,却没有攻杀过去。

    可海马老祖脸色狂变,他身子一僵,喃喃道:“意志之枪?”

    声音落下,没有了声息,却光芒一闪,恢复了本体,正是一只三百丈大小的海马。

    白如雪脸色一白,额头上冒出了豆大的冷汗。

    最后一枪,乃是意志凝聚而成,以心灵催动,无声无息,洞杀了海马老祖的心神,灭杀了意志,与楚阳的心念化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他目光一转,神色就变了。

    带来的手下,已经伤亡近半。

    三十六路王侯,整整死了十四个。

    海族强者太多了。

    “休得慌张,我等来也!”

    却在这时,一张山水墨画凌空展开,铺陈空中,上面端坐着整整一万儒家弟子。他们的气息,尽皆返虚之境。

    在最中间,盘坐着两个老者。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这些儒生,都手捧书卷,抑扬顿挫的诵读经典。伴随着声音响起,一道道浩然正气从天穹上降落下来,从人之心底的正义中涌现,化成长河,铺天盖地,如天之垂暮,直入海族强者身上。

    嗡嗡嗡!

    对他们而言,浩然正气是毒药,他们身上纷纷燃烧起了白色火焰,直达心底,根本扑不灭。

    啊啊啊!

    惨叫声瞬间响起。

    就见海族强者,一片片的化作飞灰。

    不过两三个呼吸,海族强者,便死亡大半。

    “师徒、司空,你们两个老不死的,以大欺小,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东海深处,腾空而来九条真龙,每一条,都有千丈之上,腾云驾雾,翻江倒海,随着它们的声音落下,九道雷光凭空出现,汇聚一起,降落下来。

    “正气之剑,斩!”

    山水图画上,司徒和司空站起身,凝聚所有儒生的力量,化作一道通天剑气,将雷光勉强破去。

    “敖灭,你还真能活啊!”

    司徒望着最前方的一头老龙,感叹道,“你应该有一万两千岁了吧?嘿,还真是一个老古董了!”

    “活的久,才能拥有更强的力量!”敖灭道,“你们两个老家伙,当年跟随楚九九,来我东海,大闹一场,我始终记得那一次的耻辱!如今楚九九离开,也是我找你们两个清算的时候了!”

    “谁胜谁败,谁生谁死,还真不一定呢?”

    司徒淡淡一笑,丝毫不将生死放在心上。

    轰隆隆!

    却在这时,大地一震抖动,宛若地龙翻身,却也影响到了高空,令整个乾坤都震荡了片刻。

    “这是……!”敖灭睁着巨大的龙眼,望向了皇朝内地,在他的一双龙眼中,就见皇朝九州,每一州之上,都从大地之下,腾起了一根金色的柱子。

    直径三米三,高达九百丈。

    在每一根柱子顶端,皆盘坐一位法相境的强者,特别在中州的一根柱子上,盘做的分明是当今楚皇。

    “布置大阵,不嫌晚了吗?再说,什么大阵,能挡住我们的脚步?你们的命运已经注定,十万年,百万年,哪怕千万年,也改变不了结局!”

    敖灭冷笑道。

    司徒和司空到背着双手,只是面带微笑,不减风流,没有回应。

    金色的柱子,发出了金光,引动天地变化,接引而来一道道天地法理,融入进去。

    “操控天地法规吗?确实是好阵法,可惜啊,在我等仙器面前,依然不堪一击?”

    敖灭继续眺望,不屑的摇着龙头。

    八十一根柱子,宛若真正的融入了天道之中。

    皇城之内,楚天歌腾空而起,来到了高空之上,苍穹之下。

    他展开一张金色榜文,上面皇气升腾,与九九八十一根金色柱子相互沟通。

    “祷告上苍,天道听之!”

    “先有仙临凡尘,破坏人间秩序,后有仙器威能,毁天灭地,威胁苍生,危害天道……!”

    “古今大地之皇,亿万生灵之望,不愿生存在域外仙灵奴役之下,今设下禁源大阵,以皇族之血魄为引,以三件仙兵为祭祀,引动至尊墓葬之力量,改秩序,设法规,禁仙威,望天道助之!”

    “不成功,就崩溃大地,万灵寂灭,从此此界为异族天下!”

    “待来日,某下界而来,埋葬此界,以祭奠先民!”

    “天道鉴之!”

    “楚九九!”

    楚天歌念诵已必,榜文无火自燃,焚烧在天地之间。

    奇异的气息,也瞬间弥漫整个世界。

    “燃血魄,祭天道!”

    楚天歌陡然大喝。

    “守护皇朝,虽死不悔!”

    八十一根柱子上的皇族强者,同时大吼一声,燃烧真血,寂灭元神,极限升华,融入了身下的柱子之中。

    其中就有楚皇。

    “不好!”

    敖灭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疯狂的朝最近的柱子发出了攻击。

    “众儒,可愿赴死?”

    司徒的声音响了起来。

    “为天下,为苍生,吾之愿也!”

    上万儒生,同时答道。

    “善!”

    司徒点点头,他们都有默契一般,燃烧碧血,极限升华,全部融入了身下的山水之画中。

    浩然之气流淌,水墨画震荡,忽而一卷,成了一轮明月,冉冉升起,高挂九天上。

    月光落下,就见敖灭等九条天人之境的真龙,惨叫一声,纷纷骨肉消融,元神燃烧,最终死亡。

    其余的海族,也在瞬间,死亡殆尽。

    白如雪敬重一礼,大手一挥,率军往后退去,挡在了金色的柱子前。

    “找死!”

    东海深处,传出了暴怒之声,紧接着龙宫跳跃而出,镇压而来。

    龙宫之威,天下无敌,然而这一击,却没有击碎明月。

    “好一个碧血化明月!”

    龙族的太上长老冷哼一声,再次攻击。

    北荒边境,修罗入侵。

    大楚第二皇楚镇远,率领整整一百零八王侯前去抵挡,杀的血流长河,尸骨如山,北荒都成为了深渊。

    也只是勉强抵挡住修罗族的入侵。

    当修罗塔出现时,楚镇远长啸一声,燃烧自身,撞击而去,也只是堪堪抵挡住修罗塔的脚步罢了。

    随后,司空率领一万儒生出现,也化作明月,挡住了修罗塔。

    西方。

    一位老者缓慢前行,最终来到了边关之处。

    这个时候,也是鬼皇他们发现了皇城的目的,震怒之下,催动万鬼图前来,却被这位老者挡住。

    “老祭酒?”

    鬼族太上长老望着前方的老者,嘴角抽了抽。

    “没想到,还有人认得我,不,是鬼认得我!”

    老祭酒慢悠悠道。

    “你名声虽不显,可我却知道,你是堪比楚九九的真正大能!”鬼族太上长老道,“你活了至少有五千年吧?我还知道,楚九九曾经向你问道!”

    “老了,记不得了!”老祭酒道,“你们这些鬼,是准备和我同归于尽,还是止步于此?”

    “你有自信,能挡住万鬼图?”

    “我有自信,能拉着你一起真正的去死!”

    “以你的能力,早就可以飞升而去了吧?为何还停留在下界?”

    “嘿,你们这些鬼崽子不绝,我又怎能离去?正好,距离至尊墓葬也不远了,我就一直等啊等啊,等出来一个楚九九。嘿,那个猴崽子,真心不错。可惜啊,他却不得不离开,毕竟这方世界,太小了。而我呢,只想喝口小酒,看着孩子们一茬一茬的成长,我就满足了!”

    “你的理想还真是小的可怜!唉,要是早知道你还在人世,就早将你轰杀了!”

    “你现在还有机会!”

    “在凡尘人间能活到五千岁的人类,说实在的,我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哪怕万鬼图在手,哪怕我等六十四位天人鬼神,我也没有丝毫的安全感!我比他们都明白,越是活的久的人类,越是可怕!”

    “那咱们就多聊聊,至于其它,随他去吧!”

    万鬼图上,太上长老十分无奈。

    他明白,若是强行出手,绝对能轰杀对方,可他也有种感觉,若真那样,自己恐怕会被对方的神通拉着一起去死。

    他是鬼,可不想再死一次。

    南疆。

    “好一个楚九九,竟然还有这种后手,一旦让他成功,那就真的麻烦了!”火神族的太上长老火头陀喝道,“出手,将楚阳强势轰杀!”

    轰隆隆!

    火神山再次暴动。

    楚阳在第一时间就醒悟过来,望了一眼北方,露出敬重之色,默默道:“这里的门户,绝不让他们踏前一步!”

    他翻掌取出了最后五块仙晶,扔到了鲲鹏巢穴的烘炉中。

    两大至强仙器,再次碰撞。

    火神山就是难以寸进一步。

    东方,司徒和司空所化的明月,被龙宫撞碎,化作点点光辉,洒落天地间。

    北荒,明月也在同一时间被摧毁。

    西方,老祭酒叹息一声,却也无可奈何。

    皇城上,楚天歌已经酝酿完毕。

    “人皇剑,人皇冠,人皇玺,去吧!”

    他将三件无上的皇道仙兵,打入了地底,以大阵之威,催发威能,祭祀天地。

    轰隆隆!

    大阵启动,乾坤惊颤,万灵悲戚。

    天武大陆上的生灵,都感受到了死亡即将来临的恐怖感觉,似乎下一刻,这方世界就会崩溃,他们就会死亡。

    下一刻没有到来。

    这一刻,一股超越了一切的力量凭空出现,凝固了空间,冻结了时间,让准备轰击金色柱子的龙宫定格不动,让呼啸而来的修罗塔悬浮半空,让万鬼图再难动弹分毫,让火神山死寂一片。

    就连鲲鹏巢穴,也归于平静。

    整个天地,在刹那间,定格不动。

    “置之死地而后生!”

    楚天歌闪过一个念头,就连思维在这一刻,都停止了运转。

    唯有一人,静止的一刹那,却摇了摇脖子。

    “这是什么力量?”

    楚阳惊骇。

    刚才一瞬间,思维都要停止时,脑海中的青铜门轻轻一颤,便将这股力量排斥出去,让他的头能微微转动。

    抬起头,他看到了惊人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