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四二章 绝望惊悸
    陆九机同样在全力以赴的闪避着,身形似如鬼魅,连续避过了好几道电光。

    这些劈下来的雷电,无论声势威力都很是惊人,不过如在他平时的状态,并不是没法应付,甚至在原地直接硬抗也无不可。可关键是他现在很难施展出灵术,而纯以自己的肉身去抵御,无疑是个很蠢的主意。

    所以他现在,是能避则避。

    同时陆九机的袖中光影闪动,连续数枚剑器飞腾于空,吸引了周围近百条电流转折,轰入到剑身之内。随后这些剑,却都无一例外,在‘篷’的一声炸响后,纷纷灵光黯淡,坠落于地。

    陆九机不由面色铁青,他一生得到过剑器数百,却没可能将它们全都带在身上。而坠落的这些剑,都是他宝库之中,最为出色的几口,被他当成备用的剑器。可如今这些高达十四十五级,珍贵无比的剑,都要便宜了张信。

    在雷天神寂与雷脉绝狱的双重干扰下,他没法收回这些剑。

    好在有了这些剑器的干扰,他周围的几名天域,总算是能转危为安,也算是达成了使命。

    可陆九机很快就发现,自己是过于天真了,就在漫天银雷遮蔽洞窟的一瞬之后。他身边赤云宗的黄天道人,蓦然发出了一声闷哼。

    当陆九机的目光扫荡过去,就只见一道闪动的黑光,以及身体被从中间劈成两半了的黄天。

    此时不止是黄天道人,在百丈之外的另一侧,化为血蝠,正同样在后退的赤蝠老人,也同样是身躯一分为二。

    “这是”

    陆九机的瞳孔,不由再次收缩。

    之前的九霄雷神,太上之银,就已很让人惊讶,可此子居然已能操纵天元之力伤人!这种能把光都扭曲的黑色裂刃,他曾在七年前,见天元战圣巩天来使用过。可那时天元战圣打出的黑色裂刃,威力似也不比张信强上多少。

    这个家伙,竟然已强到这个地步

    “这是本座的太虚斩!”

    张信冷笑:“作为第一个死在本座太虚斩下的人,你们该觉荣幸!”

    “竖子!混账!”

    玄星神使目眦欲裂,口中则是铁腥味,这是气血倒涌之故。他此刻恨不得冲上去,将这个竖子撕成粉碎,可理智却告诉他,在此处与张信一战,绝不明智。

    雷天神寂与雷脉绝狱,对他们天域而言,其实不难抵御。只要做足了准备,那么哪怕近身搏杀,也是不惧的。

    可是现在,他们只有迅速撤退到二十里外,才能再次拥有完整的战力。

    问题是他们之前为防张信逃离,将这四面的洞壁特别强化过,不但坚固无比,更刻录有大量符文,可以阻拦各种遁法。

    至于那‘乾坤神符’之类,更不可能。张信的天元霸体火候已成,他们如使用此符,只会自取其辱。

    所以现在,别说是二十里,光是退出三百丈外,就已很困难!

    他们为张信准备的这个窟洞,如今反倒是成为了他们的牢笼刑场。

    “一只败犬罢了,现在就只知道乱吠了吗?”

    张信哈哈大笑,对玄星神使的怒骂毫不在意:“这也算是自作自受了,今日你们,谁都走不出本座的刑场。到了九泉之下,你们一定要恨要怨的话,那就怨你们自己太蠢!”

    就在他声音落下的时候,在窟洞中又传出了‘咔嚓’一声响,却是紫玉天出手,将黄天道人与赤蝠的残躯,都撕成粉碎!也彻底断绝了这二人的所有生机,

    而紧随其后,紫玉天的身影,又化为了一道黑色的闪电,急速的穿行着。只一眨眼,就到了血云台的面前。

    后者身周血刀翻舞,带起了一片血色刀光,可仅仅数击,那两把血色长刀就已经被震退击飞。血云台也已显出了不支之势,身躯在一瞬之间,就爆出了数道血光。

    不过此人性命爆裂,眼见已没法逃生,当即就发出了一声怒吼:“乳臭小儿,你少给我张狂!”

    他的身躯同时爆裂,血光澎湃,气浪潮卷。将周围的所有一切,都震为齑粉。更有无数的血点,往前溅射。

    强如紫玉天,也不敢正面抵挡,身影一闪后退出二十丈,同时单手往前,招出了层层叠叠的森白骨盾。

    而那些血点,却依然以势如破竹般的气势往前冲击,连续洞穿了紫玉天二十四面骨盾,才耗尽了余力,纷纷汽化!

    张信见状,不禁啧啧赞叹:“死得倒是壮烈!可这又何必?你们哪怕拼上了性命,如今也逃不出去的,更伤不得本座毫毛。”

    此时那尊九霄雷神,也已蓄力完毕,半空中已有了第二波的狂雷,猛轰而下!

    “畜牲!”

    玄星神使忍不住面肌抽动,加上刚死去的血云台,今日死在张信手中的天域,已经高达六人!折损近半!

    少了三人之后,这些雷霆的目标,更为集中,更加的密集,比之先前更危险数步。

    幸在剩余的这六人中,有四人是中位天域。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元神逐渐适应了这里的严酷环境,都多多少少恢复了一些战力。

    而他们的手中,也都有些特殊的底牌未曾施展。

    “神尊临世!”

    随着玄星,将手中一枚红色的晶石捏碎。瞬时一尊巨大的四首巨人,在这窟洞之内现身,那八只手掌中,有着四只手持着玉瓶,极力的吞噬吸收着洞窟中的雷电,另外四只手,则各持着刀枪剑戟,疯狂斩出,全力阻挡着紫玉天的追袭。

    可后者此时竟然,两道黑色的光影闪过,在一息之间,就将这尊四首巨人,撕成了碎片。这竟也有着张信太虚斩的味道,犀利无比,凌厉绝伦。

    而紧随其后,紫玉天的一双隙鲸刀,更已凌迫到了玄星的身前!仅仅六十分之一个弹指,这位北海天翼就已连续斩出了二十四刀,几乎就将玄星的身影淹没。

    二人之间,也不断的爆出火花。此时玄星神使打出的各种剑器法宝,都被紫玉天一一击飞逼退,甚至直接斩碎!

    玄星的银牙紧咬,拼尽了全力才挡住了紫玉天的刀光进行。可此时他的心绪,却已在一点点的下沉。

    如果在这里被这魔奴纠缠住,那么他玄星,很可能是在这里道消身灭!

    就在玄星与紫玉天交手之刻,陆九机已退到了墙壁边缘。他身后立时双翼伸展,化为一片片由金属薄刃组成的刀潮,斩切搅动着身后的岩石。

    不过他随后就气息一窒,心神微冷。只见张信身前的那尊庚石力士,已经再次将那两根巨大的铁管架起,遥遥指向了过来。

    而那在铁管之内,越来越明亮的光华,也让他感受到了极致的危险。

    今日他陆九机,会死在这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