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53 接敌必战,见敌必斩
    我没有醒来,当我在思考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是松弛的螺栓在旋转。我觉得自己正漂浮在一片温水中,随着波涛上下起伏,而身体却又能感受到另一具身躯的缠绕。富江的身体,丰满又充满了弹性,而她的体内则又燃烧着贪婪的火焰,几乎烧毁了几个小时里翻云覆雨的记忆。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富江已经**着身体,倚靠在床头翻阅着本子。屋子里唯一的光,就是闪电来临的时候,那一刹那间的亮白。之后,雷声远去,被门窗过滤后只剩下沙沙声的雨,还有我们的呼吸,壁炉中火星的炸裂,就是这个屋子里唯一的声音。

    我毫不怀疑,在闪亮退去,只剩下一片漆黑的环境中,富江也能看清本子里的字。说到底,哪怕她的外表再像是一个人,其本质也不是人类。

    富江是“最终兵器”,无论是哪一个末日幻境,我都没有怀疑过,这个身份会伴随过去末日幻境的消逝而泯灭于时光中。我一直都无法理解,在这一次末日幻境中,富江的身份又是如何与当前的其他神秘组织,尤其是末日真理教接轨的。正如过去,我从来都没有阻拦她的离开,也从未窥视过她的秘密一样,如今的我仍旧没有追究她在我的观测之外的活动状态。

    富江是我的妻子,但即便如此,对我来说,她仍旧是一个谜一般的女人。她的想法往往很单纯,但是在她那不单纯的身份背景下,只说“单纯”的话却会显得格格不入。我不了解富江,这一点,在我和她相处的时间中,没有任何改变。

    富江成为我的妻子是在什么时候。我们这样的相处到底过去了多久?我抚摸着她的肌肤时,不禁会想起这种平时根本就不在乎的问题。但是,答案却也是模糊的。从感觉来说,我们相处的时间仿佛十分漫长,漫长到我们甚至不需要言语,就已经了解彼此。但理论上,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我对富江而言或许是透明的,但富江对我来说,有一大半藏在迷雾之中。也许,正是经历的奇特,处境的诡异和环境的严酷,以及那充满了谜团的活动,让我产生了“这是一段很漫长的时间”的错觉。

    单纯以自身所能认知的。物理计数的时间来说,我从最初遇到富江,和她结婚,然后死于末日幻境,死于病院现实,又在末日幻境里重生的现在,满打满算,连两年的时间都没有。如今的我觉得自己已经经历了太多而变得成熟。但哪怕累积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的时间,我这个高川人格也大概才刚刚满十八岁吧。

    如此算来。现在的我,也就是高中毕业的年纪。

    我摸了摸额头,从床上坐起来,这样一想,反而觉得过去的经历实在有太多不可思议的地方,而让人觉得宛如梦幻。

    “没有做梦?”富江突然开口。她一边翻阅书本,一边抚摸着我的肌肤,她总是这样,就像是永远都不会满足一样,也从来不会多加掩饰自己的欲求。但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我已经明确感觉到,她的外表看起来像是充满了火热的**,而在行为上也十分直爽,但其内里却似乎这种生物性的繁殖**。我有时候无法肯定,她到底是以怎样的想法,怎样的目的,怎样的需求,来和我**的。无可否认,和她在一起,总是能够满足身体和心理的需求,但在激情的余韵中,却又会感受到一种面对非人的恐惧感。

    我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恐惧感,但并不代表我不会产生恐惧感,也同样不代表我可以彻底忽视这种恐惧感。

    真江、富江或是左江都好,和她们之间越是没有距离,就越是可以感受到人形江背后非人性的一面,她们所有和正常女性一样的行为,和正常人类一样的行为,虽然不能说,给人一种伪装的感觉,但的确让我深深感受到,其出发点和人类做那些事情的出发点是完全不一样的。

    屋子里的气氛散发着浓郁的爱的味道。我按住她把玩着我的下体的手,却被她反抓住,环过腰肢,放在她自己硕大的胸部上。即便做着这么暗示性十足的动作,但富江的表情却完全没有任何变化,没有半点女性**上涨时的渴求和柔媚,仅仅是单纯而平静的,翻阅着那些文字,但也不像是沉浸在字里行间,仅仅是普通的专注,随随便便地看着。

    有的时候,她的行为和表情,就是这样脱节,而难以让人揣测她心中的想法。

    “没有做梦。”我说。我已经很久没有像之前的睡眠一样,没有一个明确的梦境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内容不同的噩梦就一直包围着我,而这些噩梦有时会比现实更加真实,更加清晰。富江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很久了,对我总是做噩梦这件事,当然是十分清楚的。

    富江听我说着,就放下手中的本子,以一种肆意的目光和我对视着,她说:“十分有趣的故事。你真的一直都在坚持呢,阿川。”窗外的闪电照亮了本子的封面,正是我一直用来记载自己经历的日记本——其实,如果是在我所想象的,没有任何神秘性的现实中,这些日记本是不可能不损坏的,也不可能总在自己身边。

    然而,在末日幻境中,当我意识到的时候,这本日记就会出现在我的身边,或许是手中,或许是桌上,或许是床上,虽然过去的我从未想过它会丢失的情况,而实际也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更不记得是否有更换过,不过,现在的我即便意识到这种似乎很奇怪的问题,也已经不会去在乎了。

    无论经过多少场激烈而残酷的战斗,无论写了多少日记,这个本子在我的记忆里从来都没有变过,没有消失,没有破坏,仿佛永远都不会写满字——然后。它的封面真是我现在觉得“就是这样”的样子吗?

    我因为日记内容足以让任何正常人觉得疯狂,而一度将其称为“螺湮城教本”,一个在神秘学中也鼎鼎大名的名字。我因为觉得倘若让其他人看了这里面的文字,就会让他们变得疯狂,所以,哪怕最初是因为想要出版而试图编撰为故事底稿。但是,至今为止,真正从头到尾看过这本日记的人,在我的记忆中,也就只有富江而已。

    是的,哪怕是阮黎医生,也因为种种原因,并非是作为一个纯粹的读者,从头到尾地“阅读”这些故事。

    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的故事最忠实的读者,就只有富江一人。虽然同为人形江的人格体现,更像是精神病人的真江,和最符合贤妻良母姿态的左江,都不会如富江这样,饶有兴致而主动地阅读这本日记。

    当我意识到这点时,我有时也会恍惚觉得,以自己的经历所写下的这些日记故事。正是为了富江而存在的。倘若没有富江,那么。作为“让人阅读的故事”的记录,也就失去了它的根本存在意义。

    富江即便看了我的故事,也不会变得疯狂,无论我写的事情,有多么稀奇古怪,而横贯不同末日幻境的背景。会让人觉得记忆混乱,也让故事的线索变得十分复杂,还充满了精神病人般的噫语——即便充满了对阅读者来说十分不友善的地方,富江也从未放弃。

    她阅读的时候,并不十分专注。态度当然也不是死忠的读者,只是这么普普通通地看一个似乎还能看下去的故事,可就是这样的态度,反而让我觉得,她有着不下于真江的古怪地方。

    “有趣的故事。”她这么形容刚刚看过的部分,我不清楚她到底看到了哪里,但是,哪怕她说“有趣”,脸上也没有太多“觉得有趣”的表情。

    “世界不一样了,阿江。”我沉声说。日记里的东西,都是我以自己个人的视角,去记录环境和事件变化,排除那些修饰性的用语之外,对我来说,故事本身是真实的。但是,富江没有和我一起完全经历这些故事,那么,对于那些关于“江”,关于“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乃至于各种“噩梦”的情况,她又是如何看待的呢?而故事里也写满了我对这些事物变幻的猜想,她又是如何看待这些想法的呢?

    我从来都没有主动问过富江。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阿川。”富江平静地说着,将日记合上,放在一边,又取出香烟,为我和她自己点燃了,“其实我也不是每一件事都清清楚楚地知道。你知道的,我只是这个身体内众多人格的一个,而我并不完全具备其他人格行动时的记忆。在有意识的时候,在不认识的做着莫名其妙的事情,对我来说是十分常见的情况。”她悠长地吸了一口烟,虽然我觉得她在说一件悲伤的事情,但她本人似乎并不那么觉得,“其实这样的生活,在我看来,反而是最方便的。因为我根本就不在意这些事情。”

    富江用认真而严厉的目光看着我,再一次强调道:“也许,对阿川你来说,诸如‘世界是怎样的,自己生存的环境是怎样的’之类的问题,是不得不去探寻的问题,是不可能回避的疑问。但对我来说,这些问题完全没有意义。”她顿了顿,似乎为了解释得更清楚一些,说到:“我对这些事情没有兴趣。我不在乎自己生存在什么地方,也不在乎世界的真相是什么,不去思考人生是如何运转的,有怎样的意义。当我清醒地站在某一处,去面对接踵而来的,想得到和想不到的种种情况,接受它们的存在,适应它们的存在,然后做出理所当然地行动,这就是我选择的生存方式。”

    所以,我的日记中那些让人打破脑袋都很难想象的,复杂到了极点的问题,对她而言,从来都不是问题——她不在意,不关注,也不思考,无论是真的是假的,都无所谓。只有即时出现在自己身边,干涉着自己或被自己干涉着的,可以接触和观测的情况,才会激发她的反应。

    我猛然理解了,富江看似主动,但其实,是十分被动的,却又是充满了适应性的。她的适应,也并非常人那样,分析和思考身边的环境,再融入其中,亦或者做出反叛。她本身的适应性,让她无论面对怎样的情况,都能直接成为其中的一部分,而不需要去理解。

    过去的末日幻境和现在的末日幻境有差别?存在一个疑似现实的病院现实,而末日幻境只是精神世界?“江”和“病毒”存在,并且和任何一个人形江都有着密切联系?无所谓,也从未认真去想过,哪怕从日记中看到了,也只是将之单纯视为一个故事——我终于明白了,这就是富江自己的思维方式,她从不去较真这些隐藏在幕后的复杂东西,而仅仅将目光放在眼前。

    也正因为她只单纯地注视着近在眼前的一切,所以,她比任何人都更能专注于即时发生的种种情况,比所有人都要快地,去适应,去征服,去摧毁。所以,她显得无可理喻的强大。

    “你的杂念太多了。”富江认真地对我说:“阿川,世界是怎样的,自己是活着,还是死了,亦或者死去活来,是正常人或是精神病人,是体弱多病还是强大无匹,对你来说,真的是那么重要,那么有意义的事情吗?”她这么说着,拿起日记放在我面前,“战斗是很简单的,胜利也无关乎你是怎样,世界是怎样,未来又是怎样。当战斗发生时,决定你是否可以取得胜利的因素,只有你如何去应对眼前的战斗。而眼前的战斗是否胜利,决定了这场战斗之后你的处境。知道吗?仅仅就是如此,和你所在的是怎样一个世界,和你是怎样的一个人,和你处于怎样的状态都毫无关系。”

    我明白富江的意思,我的很多思考,虽然放在长远的角度上,都和自己密切相关,但实际上,自己所要面对的问题,比那些思考揭示出来的问题更加简单,更加实质,更加接近。就如同现在半岛上的情况,虽然考虑到各方神秘组织背后的阴谋,而显得这是一个黑幕重重的神秘事件,巨大的漩涡席卷了半岛上的所有人,但我所要面对的,也仅仅是最终站在自己面前的敌人而已。

    “去思考以后的敌人是怎样的,是一件很没意义的事情。”富江走下床,迎着电闪雷鸣,舒展着自己的肢体,那充满了圆润感的曲线,就如同蓄积着核裂变一样的力量。她哪怕赤身**,也让人无法生出猥亵的想法。

    “说到底,只要是敌人,就必须打倒。在打倒未来的敌人之前,首先要打倒来到面前的敌人。所谓的世界,所谓的人生,就是面对一个个来到眼前的敌人,将它们彻底击溃,而无所谓它们到底是如何来到面前的,也无所谓它们到底是什么东西。”富江转过身,阴影笼罩下,她的嘴角狰狞地弯起,流畅的肌肉线条,在炸起的电闪雷鸣中仿佛在发光,“真相?真实?虚幻?哼,不知所谓。接敌必战,见敌必斩。这就是人生,就是世界,就是唯一无法逃脱的,最真的真实!”

    “阿川,思考是有必要的,但是,倘若被问题吞噬的话,那就只是思考的奴隶而已!不要问为什么,不要问自己该怎么办,倘若是命中注定的敌人,就一定会在某一刻来到自己面前。而你所需要做的,就是在它走到面前时,把它干掉。就是这么简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