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四一章 修罗刑场
    张信把自己的庚石力士招出之后,就笑着抚了抚蔺初夏的头:“稍后使用普通的‘雷脉绝狱’就可,你之前试过的。”

    如果是大雷暴术,这场大战就可立刻解决,可如此一来,也会抽干蔺初夏的寿命与元气。哪怕他提供了那些恢复灵能的针剂,也是远远不够用的,张信不打算在一场必胜的大战之中,杀鸡取卵。

    一方面是相处十几日,他多少有些怜惜之情;一方面是最近这女孩在九霄雷神**上的进展,确实让他看到了希望。

    蔺初夏没说话,只疑惑感激的看了张信一眼,随后就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旁边的紫玉天,却顿时眼神一凝,暗道果然如此。她也不禁再一次注目蔺初夏,眼现惊疑之色。

    这个少女作为器奴,是怎么维持自我意识的?张信又是怎么让这蔺初夏,保持这样的清醒状态?那‘天罗雷鼓’,难道是已被她降服?不对,这绝不可能

    唯可确定的是,此女一定掌握运用‘天罗雷鼓’的法门。那天罗宗,也未免太大意了吧?

    这一战,是天要绝北地仙盟吗?

    而就在下一刹那,张信与紫玉天蔺初夏三人就被一团黑光笼罩,随后就消失在这独霸号的观景台上。

    因张信之前早有过交代,此时在场之人,都没有多少慌张意外之意,更没打算去寻张信的下落。

    魏紫辰更是从容淡定的开口:“通知第六天柱原空碧,督帅大人遭遇变故,接下来所有左右中军的战事,都交予原天柱指挥。此外督帅大人有言转告,此战以稳为主,不准退后半步!所有后方之事,都由督帅大人自行解决。”

    元杰此时,则是紧皱着眉头,看往船下。

    他是护星使,负责保护张信的性命,难免为张信的安危担忧。尽管那位摘星使一直自信满满,且也有过轻松击退六大天域的前例,可也没法让他完全安心。

    相信这船上诸人的心情都是一样,只是没办法阻止而已。

    只能期望,那位确如他所说的,有应付那些天域之法

    而此时就在距离独霸号九十里外,张信正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与录剑山那次他遭遇伏击时,几乎一模一样的场景。

    地下,黑光,阵坛,流动的血浆,还有尸体

    只是他眼前的人,又多出了数位。

    神教的玄星神使,血剑山庄的血云台,天罗宗的慕沧浪,赤云宗的黄天道人,空剑宗的林血意,天河宗的天洛真人,浮山宗的纵天行,天蝠洞的赤蝠老人。

    他就认得其中八位,其余还有三人,应也是北地仙盟成名已久的天域强者。

    除此之外,还有神相宗的陆九机!

    没有天域以下,这是逆乾坤斗转阵,会引发现场庞大压力,天域圣灵以下的灵师,肉身强度都难以承受之因。

    这是暗堂与外情司,早就验证过的。此前神教与北地仙盟使用的那座逆乾坤斗转阵,早已被他们研究透彻,本山方面甚至还为此专门派来了两位阵符师。

    “十二位天域?这是直接翻倍了。不过”

    张信扫了周围一眼,就不禁狞笑:“凭你们这些渣滓,就想拿下本座?就这么小瞧我狂刀?”

    说话之时,他同时大袖一挥,使那一丝丝的雷电从身周蔓延开来。他身后那尊庞大的庚石力士,也在瞬间将两管金属大炮展开,遥遥指向了前方,巨大的电能充斥于内。

    “应该说是你的荣幸,也是你的不幸!”

    玄星神使手结神印,目光冷漠。他正在操纵逆乾坤斗转阵,使周围的那层黑膜散去。

    这是前次的经验,这黑膜虽可隔绝内外。可在这阵内,这天元霸体也等于无敌。

    何况此刻,玄星也不认为日月玄宗一方,能够拿得出足够的力量来阻止他们。

    慕沧浪亦在此刻,御起了飞剑。准备在张信的天元霸体削弱后,第一时间动手。

    他发现张信,居然将蔺初夏带在了身边。这真是件让人惊喜的事情,天罗雷鼓此物,他们天罗宗必欲收回。

    不过他的心里,也不自禁的升起了一丝疑惑。

    紫玉天是张信的魔奴,也是他的贴身护卫,可张信把这女孩也带下来做什么?那只是一个寿命将近,无用的器奴而已。

    慕沧浪没能继续深思,就在那层黑膜消散之时,张信身周的那些雷电,也得以扩散开来,一瞬之间,就覆盖住了此处三百丈方圆地窟所有空间。这使他的飞剑,也微微一滞。

    “雷天神寂?”

    陆九机眯起了眼,看着这蔓延开来的雷电网络。

    不得不说,张信这‘雷天神寂’的强度,确已到了使人震惊的程度。如果是一般的顶级神师,只怕已没法在张信面前从容施法。

    不过对于拥有天域,甚至是中位天域的他们而言,这‘雷天神寂’或有些干扰,却顶多只是让他们的实力降低个一两成的程度,没法扭转双方的战力对比。

    所以陆九机随后就毫不在意的,转而看向了远处的张信。他很奇怪,此子为何还能如此镇静?

    他曾听那些内应说,此子一直信心满满,有着应战他们这些天域的绝对自信。难道这并非是自大,而是确实有着把握。

    不过无论是什么情形,都无所谓了。此时他们,都已别无选择。

    可就在下一瞬,这洞窟之内蓦然又‘轰’的一声巨震。陆九机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只觉一阵耳晕目眩,脑仁疼痛欲裂,身躯上下则血气紊乱。

    “这是”

    陆九机心神大惊,看向了张信的身侧。此时在那里,赫然有一个少女正悬空而立,而在她的上方处,赫然有一枚玉鼓,正放射着强烈的光华,将整个地窟都覆盖在内。

    之前除了慕沧浪,所有人都未曾注意这女孩,可此时此刻,在场十二位天域,却无不都是面色剧变,瞳孔收缩。

    尤其是天罗宗的慕沧浪,更是目眦欲裂,似乎震撼至极。

    “这是与雷天神寂齐名的雷脉绝狱?”

    “神宝天罗雷鼓?”

    “才注意到么?”

    这一刻,张信狂声大笑,放肆张狂而又饱含得意。

    “蠢货!蠢货!都是一群蠢货!难道你等真以为,本座对你们这些天域,会没有防范?就真以为我日月玄宗,没有破解你们这逆向乾坤斗转阵的法门?”

    说话的同时,张信又把双手一张。一团银白色雷光,蓦然从他的袖中喷出,只是转瞬,就化作了一尊巨大的雷电巨人,

    “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总之欢迎诸位,来到本座为你们准备的修罗刑场!今日都给本座乖乖受死”

    就在这笑声之中,紫玉天身影一闪,就来到那天罗宗的慕沧浪身前。随着刀光挥斩,这慕沧浪的头颅就赫然被一分为二,被紫玉天从中劈开。

    而整个过程中,慕沧浪就如死人一般,完全没有半点反抗,身躯也无法动弹。

    “撤!”

    玄星的脸色,难看之至。神宝级别‘雷脉绝狱’与至少六十级的‘雷天神寂’,在这二十里范围内,哪怕强如天域,都再难施展术法。在这措不及防的状态下,甚至导致自身的气血与灵能暴乱,难以自控,

    而那慕沧浪,就是因此而死!

    这次他们,确是上了张信的恶当!踏入到这死亡的陷阱中。

    幸在他是在场几人中,仅有的几位中位天域之一。哪怕是在这样的恶劣情况,也仍能行动,当即就往后飞速倒退,同时地下无数的藤木拔地而出,卷住了周围血云台与黄天等人的身影,同样往后飞退。

    “这就想走了?”

    张信微微摇头,一副惋惜的神色:“为何你们这些渣滓,就始终不能理解,本座这苍天之上,到底是什么概念?”

    洞窟之内,蓦然间白光充斥。两道巨大的蓝白光束,从那庚石力士身后挂载的‘阳电子攻城炮’中喷出。

    而在这光束指处,两位天域根本就来不及躲避,就被这光束彻底吞没。仅仅只是一瞬,这二人的身躯,就在这两团蓝白之光的冲击下,完全汽化!

    这使在场诸人,都是一脸的苍白。

    这究竟是何物?也是灵术之一?可为何他们从未听说?

    幸在这种奇怪而又威力巨大的灵术,可能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准备,那尊庚石力士打出这两团光束之后,就将那两个炮管收入了身后,转而将手臂抬起,瞬时轰出了无数的金属弹丸。尽管这些弹丸,也是威力巨大,可比之那两团蓝白光束的威胁,却还是稍逊一筹。

    此刻真正让他们在意的,还是那尊银白色的雷电巨人。后者正手结道印,双手中的雷电,正以奇异的方式汇合交错。

    而下一刹那,无数的落雷,蓦然从空中击落。

    这都是高达七十级以上的‘雷击术’,威力也同样磅礴浩瀚,强大无比。可此时正在全力躲避抵御的众人,却未注意到这窟洞中,忽有几道隐约的黑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