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51 真实的幻影
    研讨会的“乐园”已经和末日幻境中末日真理教的“乐园”在药效上十分接近,除开阮黎医生的幻觉说之后,“乐园”会让人成为超人亦或者自认为成为超人的现象是十分明显的。最低的效果下,这种迷幻药也会让人的精神变得狂乱,进而超越身体自我保护本能的禁锢,发挥出超出正常人的力量。无论是反应速度还是肢体力量,乃至于整个身体的平衡性都会产生质变,以达到近乎灰石强化者的地步。

    甚至于,在其他高川的印象中,这一次末日幻境的“乐园”有让服用者觉醒神秘力量的可能。

    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仅仅副作用一项,“乐园”就已经显露出比灰石强化更加负面的现象。在过去的末日幻境里,我亲身体会过服用“乐园”的后遗症,并且亲眼见证过,超限度服用“乐园”之人的下场——那是发生在高中三年级的白井学长身上的悲剧,他一度和当时只有二级魔纹的我打了个平手,却在最后一战的时候,因为服药过量而导致身体崩溃,带着满腔的遗憾而死去,那真是惨不忍睹的尸体。

    我不觉得按照研讨会如今的研究路线,“乐园”可以改正这样的缺点,成为毫无副作用的“人体强化药物”。阮黎医生已经说得很明确了,以白色克劳迪娅为原料的话,目前的技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消弭副作用,这也意味着。研讨会是在接受这种副作用的前提下去研制“乐园”,仅仅期望“乐园”对人体的强化幅度能够超过副作用所带来的损失——亦或者,用阮黎医生的话来说。他们是想要通过“乐园”去触碰“神秘”。

    对所有试图获得神秘力量,以及拥有神秘力量的人,都被阮黎医生视为精神病人。研讨会想要通过“乐园”接触“神秘”的想法和行为,正是被她视为白色克劳迪娅精神侵蚀的表现。而这些已经“无法脚踏实地,被幻觉所迷惑”的人,已经不再被阮黎医生视为可以合作的伙伴。

    不过,我却可以理解研讨会试图接触“神秘”的行为。而这种行为也必然有神秘组织的引导。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最常态的“神秘”是“噩梦”和“电子恶魔”,而这两者都有纳粹的痕迹在内。想要破坏纳粹对这个中继器的掌控,就必须牵扯他们对这个中继器世界内部神秘体系的影响,每一个暂新而相对完整的神秘体系的建立,都有可能达到对纳粹的牵制。

    电子恶魔和噩梦神秘之间的联系是相当深刻的。所以。哪怕电子恶魔体系是由外来的神秘组织强行切割噩梦神秘所产生的结果,仅仅是产生电子恶魔神秘体系,也仍旧无法达到预想中的影响力。纳粹方面通过噩梦和电子恶魔之间的联系,反过来侵蚀和掌控电子恶魔,在理论上会比神秘组织利用电子恶魔反向入侵噩梦更加容易。

    电子恶魔神秘体系太过不保险。而外来的神秘专家要维持自身的神秘体系又十分困难。如果考虑到“越是强大的而完善的神秘体系,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就越受限制”的可能性,反而就可以看到“乐园”的优势所在。

    首先,“乐园”的原料虽然带有神秘性。但其最开始的药效,无法达到“神秘”。而伴随着服用剂量和药剂纯度的增强,服用者在理论上会获得神秘性,并且进一步成长下去。这是一种依靠外物,由弱到强进行提升的系统,在某种程度上是人为可控的。

    这种一步步的提升,无论是最初的立足,以及之后对中继器内部神秘抑制力的试探,都可以达到可以想象的效果。倘若需要大量的兵员,也完全可以加大“乐园”的产量,批发生产更多的乐园服用者——这些服用“乐园”以获得强大战斗能力的人,和这个中继器世界现有的神秘体系毫无关系,不会因为体系的关联性而反向遭到侵蚀,进而被纳粹掌握,而且,依靠服药获得力量的人,其寿命都会大幅度降低,药效越大,力量越大,而寿命则越小,完全可以避免不受控制的情况发生。

    没有任何一个神秘组织,会期望服用“乐园”的人可以战胜那些身经百战的敌对神秘专家,他们的对手是电子恶魔使者,具体来说,是那些被预见可能会被纳粹侵蚀的电子恶魔使者。这个世界的神秘性正在扩散,电子恶魔使者的数量越来越多,这种数量级的优势,也只有“乐园”的服用者可以抗衡。

    对研讨会来说,“乐园”或许被视为打开新世界大门的钥匙,但是,真正需要“乐园”的,并非是研讨会,而是包括末日真理教在内的,有所默契的神秘组织。如今,只有阮黎医生等少数人才能保持对“乐园”最初的预想。

    “如果只是做噩梦的话……在噩梦中死亡会如何?”我向阮黎医生问到。她说过,自己研究的“乐园”在效果上,仅仅是体现在“会做噩梦”而已,让人们以做噩梦的方式,去深入自己和其他病患者的精神世界,进行观测和分析。之前她的助手叛变,为了制造混乱,释放了这个研究的副产物,而这种副产物也同样具备“让人做噩梦”的效果。

    这就是之前那场鬼影噩梦的成因——并非是有某个特异性的电子恶魔使者对我们发动攻击。

    然而,噩梦是以“鬼影噩梦”的形态产生的话,足以证明这种研究副产物必然和特异性电子恶魔使者有某种关联。阮黎医生并不忌讳人体实验,自然就有可能她是用了某些特异性电子恶魔使者作为试验品——反正,在阮黎医生的眼中。特异性电子恶魔使者也不过是比普通精神病人在病情上特殊一些的精神病人,而对于现有的研究,实验体当然要具备一些特殊性才是最好的。

    倘若只是普通的噩梦。那大概是真的没什么危险吧,然而,鬼影噩梦则必须区别看待。尽管阮黎医生说过,预想中的成品“乐园”是安全的,但是,如今那样的“乐园”尚未研制出来,造成噩梦的是副产物。那么,鬼影噩梦的威胁,是否又可以和副产物的危险性关联起来呢?

    至少我不认为。之前的鬼影噩梦,只是类似“鬼影噩梦”,而不具备“鬼影噩梦”的实质,不会对陷入噩梦者产生伤害。

    正好相反。大家如今可以毫发无伤地醒来。只不过是阮黎医生的“治疗”足够及时,在鬼影伤害大家之前,就将所有人从噩梦中拉回现实。

    “你要明白,阿川。”阮黎医生深深看了我一眼,说:“如果你们受到伤害,那绝非是噩梦中的怪物伤害了你们,而是让你们产生噩梦的药性伤害了你们。噩梦中的怪物强大,你们落入下风。被追逐,被驱赶而无法逃脱。也并不是那些怪物真的存在,真的很强大,而仅仅是因为你们的身体被药效伤害太过严重,进而反映到精神世界里,就变成了无论如何都难以逃脱,会被怪物伤害的景象。在噩梦里的一切,都并非真实,但却以另一种方式反映了真实,然而,只是因为如此,就将噩梦当成是真实,那肯定无法把握到胜利的转机——你必须治疗你的身体,而并非是强化自己的想象力,去妄想自己变得强大。”

    “我们已经看到过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阮黎医生,按照你的说法,难道是整个半岛都在让人产生幻觉吗?”健身教练突然插口道。三井冢夫和占卜师的表情也严肃起来,他们三人似乎被阮黎医生说服了,亦或者,他们的常识,让他们比起相信神秘的存在,更相信阮黎医生这种非神秘的解释,而现在的提问,正是他们想要更加相信阮黎医生的证据。他们没有服用过药物,也有一段时间,远离精神病院,但哪怕是在半岛的别墅区和自然保护区,也遭遇过种种不可思议的危险。

    神秘专家释放出的神秘力量,曾经切实地展现在他们眼前,威胁着他们的性命,让他们一度认为自己在劫难逃。如果,那全都是一场幻觉的话——

    “为了确保原料来源,研讨会在半岛上种植了白色克劳迪娅。”阮黎医生有些疲惫,拉开白大褂,从内袋里掏出香烟点燃了,说:“只要踏入半岛,就一定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换一个说法,只要踏入半岛,就有可能会被白色克劳迪娅侵蚀精神——没有人可以避免,只是根据个人的差异,被侵蚀的时间和程度有些区别。研讨会在防护措施方面已经做到了不严重妨碍研究的最好,但是,他们却是被侵蚀最快的那批人之一。”

    “也就是说,我们随时都会变成和那些人一样的疯子?”占卜师的脸色有些苍白。

    “你们已经看到过幻觉了,不是吗?”阮黎医生的反问,让所有人哑口无言。

    既然已经产生幻觉,更在一定程度上,动摇过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而无法再以“那全都是幻觉”来对待那些匪夷所思的情况,那么,被视为“精神已经被侵蚀”也是必然的事情。如果理所当然地将那些“神秘”视为这个世界的真相和正常,就如我一样,那么,被当成是精神病人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承认神秘的人,和不承认神秘的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格格不入。

    “……不要担心。”阮黎医生看出了三人的紧张,说:“我早就预料到,在这个半岛上迟早会找不到第二个真正意义上的正常人,所以,哪怕已经被白色克劳迪娅侵蚀,我也已经做好了接受这一部分人的准备——你们不是我的助手中,精神最正常的,但也不是最不正常的,为了保险,我不会让你们参与最核心的那部分研究,但除开最核心的部分之外,还有其他研究工作要做。”

    “您的意思是——”三井冢夫露出些微的惊喜表情,“我们通过考核了?”

    “反正我这里缺人手缺得严重。”阮黎医生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表情,和之前的严肃有着巨大的反差。

    “那之前……”占卜师说。

    “只是让你们清醒一点,别想着在我这里工作会有多美好。”阮黎医生说:“就算阿川这个孩子不说,我也知道,你们肯定是被他诓骗来的。他跟你们分析的那些东西,用屁股都能想到,你们竟然会相信,也真是够惊慌失措的。”

    “啊。”三井冢夫低低惊呼一声,看向我露出尴尬的表情,我倒是没什么想法。

    “总之,还是要感谢高川先生。”占卜师连忙说:“如果不是他,我们的下场一定比现在更惨。就算一路上碰到的那些情况都是幻觉,但也是危险以幻觉的方式表现出来——是这样吧?阮黎医生。”

    “没错。如果单纯以为那只是幻觉,就视而不见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好事。”阮黎医生说:“幻觉是真实的扭曲反馈,然而,只针对幻觉做出反应,而无法对真实进行影响的话,是不可能战胜幻觉的。”

    她的这话,就像是在阐述这个末日幻境和病院现实之间的关系一样。我一点都不意外,会从她的嘴里说出这样的话。也许出现在这里的阮黎医生没有病院现实的记忆,但仍旧拥有本质上的连系。

    “说了这么多,大家也很累了。工作从明天开始,因为已经进入最后阶段,所以,最快会在三天内结束,最慢也会在五天内结束。”阮黎医生站起来,扔掉烟头,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里,“你们对我这边的情况完全不了解,对此,我只想对你们说,尽力而为吧。我不期待你们会在时间期限内得到什么成果,而哪怕你们没有任何成果,也不会对我的研究有所影响。即便如此,也希望你们可以有一个积极的态度,不要带着颓废的心态去面对这里的一切,否则,可是会死人的。”

    “明白了,阮黎医生。”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齐声应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