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无限传奇之机械师 >正文 书友写的九兵卫、十兵卫、张枫的同人小传~~~
    也是一位神秘的热心书友写的同人哦,这些小传不代表小镜的设定,有些也跟小镜的设定冲突,但是大家可以作为拓展看看哦。因为小镜很多时候也不会去把一个角色的过去写出来的呢。

    ……

    十兵卫人物小传

    记得那一年,她还是姐姐保护下小妹妹,直到后来跟随姐姐一起成为岛田家忍者组候选人。姐姐成为了“九兵卫”的继承人,而她则成为那个沉默寡言的“十兵卫”的继承人。

    当时的十兵卫告诉她,既然选择继承“十兵卫”就要又成为“修罗”的觉悟,否则永远不可能成为“十兵卫”。她说,她是一个简单的人为了不在让姐姐担心和保护,而要去保护姐姐、保护一切她想要保护的人,她甚至不惜永堕地狱深渊成为恶鬼。

    于是,就这样她的第一场训练开始了。

    那是一个早晨,她的师傅带她到岛田家的荒冢,那里是让岛田家叛徒和敌人自裁切腹的刑场。

    “从现在起你就是荒冢的介错人,等你在荒冢介错千人之后我回来接你。”这是十兵卫把她接到荒冢之后第一句话,也是最后一句话。说完十兵卫扔给她一把太刀后,就驱车返回岛田城去,而将她独自留在荒冢之上。

    两年之后,十兵卫再次回到荒冢之上,看见一个小女孩手持一把巨大野太刀,正坐在一个人头堆起的京观之上。她双眼猩红,看世界万物都如同草芥一般。跟随十兵卫前来的岛田家士兵都仿佛置身于地狱血海之中,而端坐在京观之上的少女就是地狱中的修罗一般。

    不!

    她比修罗可怕,她仿佛是修罗界的阿修罗王一样!在看到十兵卫带人来之后,她拿起那一把巨大的野太刀,缓缓向着他们走来。众人感觉一股惊人的气势散发开来,除了十兵卫,所有人都在发抖,他们想退但是不敢退,因为他们感觉只要后退一步,那把巨大的刀就会斩在他们的头上。

    “修罗王大人饶命!我不想下地狱!”已经有人开始神志不清,下跪讨饶。

    一个人下跪,跟着所有士兵的神经都开始崩溃,全部都跪了下来,一边磕头,一边高喊着:“修罗王大人饶命!”

    但是,少女没有任何被打动的意思。走了过来抬起太刀,将下跪的士兵全部斩首。

    “好了,收刀吧。”十兵卫说完,少女就将刀插进背后的刀鞘之中。在收刀那一刻,少女的双眼恢复正常颜色。

    她见到师傅后高兴地说道:“师傅你来接我了?你看我在荒冢找到的新刀,她比原来那把好用多了。”

    十兵卫看到了她的新刀,那是荒冢的禁忌之刃妖刀鬼哭!因为此刀在荒冢之上,所以岛田家才将刑场安排在此,以人祭刀。就为了有朝一日,能让鬼哭彻底臣服,能为岛田家所用。可是六百年来没有任何人,能将此刀拔出。而现在,它被她拔出,这就是天意吧。

    “杀戮之心已成,杀戮之刃妖刀鬼哭臣服。你果然是天生就该跟着我十兵卫的弟子。跟我下山,从今天起,我将教给你能斩尽所有敌人的实力。”

    就这样,她跟随十兵卫下山了。

    十二岁那年,她和姐姐成为了岛田少主半藏和源氏的贴身侍卫。从那时起,她就和源氏生活在一起,形影不离。

    她是一个简单的人,她不懂得复杂的事情,所以十兵卫让她成为源氏的贴身侍卫后,她就一心开始保护源氏。甚至陪着源氏学习那些繁琐的华族(日本的贵族)礼仪。

    虽然源氏生性洒脱,不怎么在乎。但是她对自己要求很高,因为她是那种简单的人。

    当她听到岛田龙也说要将她和姐姐内定为两位少主的未婚妻时,她万分高兴,因为她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保护和爱戴源氏少主了。

    她说:“我的刀只为保护一切我想保护的人而出刀。若世间有罪孽,愿尽归吾一身;如生灵有悲苦,但仅落吾一人。杀戮满地如何?血海滔天如何?若得佛国降临,吾即堕六道之底亦欢笑以对!”

    这就是十兵卫,一个简单的小女孩。

    ……

    九兵卫人物小传

    岛田家那阴暗的孤儿院里,两个小女孩在角落瑟瑟发抖。身边是一群比他们大的男孩子,他们为了抢夺她们俩食物而把她们打的遍体鳞伤,即使这样年龄大的姐姐依然护着比她小的妹妹。姐妹俩就这样在这个阴暗的孤儿院里度过了最初的童年,虽然是不那么美好的童年,但是至少她们活下来了。

    在她们俩八岁的时候,一对非常美丽的双胞胎姐妹来到她们面前问她们:“你们想要吃得更好,穿得更好,而且还没有欺负你们吗?想的话,就跟我们来。”

    就这样她们俩成了岛田家忍者组候选人,两个人成为双胞胎姐妹的弟子,将来她们将继承她们的忍者的称号“九兵卫和十兵卫”。

    有一天,姐姐问师傅:“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向师傅一样的九兵卫呢?”

    九兵卫看着小徒弟微笑着对他说到:“在我可爱的小徒弟,亲手杀掉我的那一天你就能成为九兵卫了。”

    听完这句话,姐姐没有任何的震惊,而是平静的对九兵卫说到:“放心吧,师傅。我一定亲手杀掉你,而且不会让你痛苦的。”

    九兵卫听到这句话,欣慰的对着她说:“那么就有劳我的小徒弟了。”

    自那以后,姐姐跟着九兵卫刻苦的训练,甚至在九兵卫出任务的时候,自己也在训练场。她的天赋很不错,尤其是箭术天赋尤为突出。

    在她们俩十五岁那年,九兵卫领着两个十来岁的少年来到她们面前。

    年龄大那个看起来沉着稳重、彬彬有礼,年龄小的那个则到处乱瞄最后在她妹妹那硕大的峰峦上。

    九兵卫看到年龄小的那个到处乱瞄忍不住训斥到:“源氏少主,家主大人是让你来学习家族武艺的,不是让你调戏女人的。这里女人可不是花村和岛田城那些侍女能比的。半藏少主,今后就会由她们姐妹俩跟你们一起训练和学习。一些基础的武艺她们俩也可以教授给你们。而且她们俩今后将会是你们的贴身侍卫。”

    然后九兵卫就对着姐妹两个说到:“从今天开始你们俩个就是半藏少主和源氏少主的贴身侍卫,无论身在何处都要保证两位少主安全,即使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明白吗?”

    姐妹听完后,看了看对面兄弟俩个认真回答道:“嗨!从今天我将是半藏(源氏)少主的贴身护卫,时刻保护少主的安全,即使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从那时起,姐妹俩就跟着半藏和源氏兄弟两个一起训练,一起成长。

    一天家族的一名忍者来到姐姐面前对她说,九兵卫大人要见她。当她见到九兵卫的时候,她躺在病床上,双手绑着绷带,看到姐姐来到后对她说到:“你终于来了,还记得小时候咱们俩对话吗?”

    “是的,我记得。”

    “那么你可以实现你的愿望了。扶我起来,把我带到花村的樱花树旁。”

    “好的,九兵卫师父。”

    当姐姐推着九兵卫来到花村的樱花树旁时候,九兵卫看着樱花树对姐姐说到:“当年我的师父就是在樱花树下,完成了传承,而且现在我也要樱花树完成传承了。记得哦,我亲爱的徒弟不要让师傅痛苦的走完最后一步。”

    姐姐忍着泪水,拿出了肋差,将它干净利落的插进了师父的要害。

    九兵卫看着她,用尽最后的力气,举起自己的手想去抚摸她的脸。姐姐看到后,将自己的脸贴到了师父的手上。

    九兵卫笑着对自己的徒弟做着最后的教导:“十兵卫里记住最强的不是那个一兵卫那个老头,而是我们九兵卫和十兵卫岛田双姝。因为九兵卫和十兵卫是合击的一个人。记得永远不要怨恨半藏少主,无论他做什么,你都不能怨恨他。你要记得你是他的人,而且也是他最后的人。永远不要……怨恨……半……藏……”

    话还没说完,九兵卫的手,不,是前代九兵卫的手,就无力垂了下来。

    而新一代九兵卫,则檫干眼泪。站起身来,对着身后的人说到:“从今天开始,你们将接受我的训练。记住,身为岛田家的忍者。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爬墙的。”

    身后一众在墙上的隐秘忍者大为震惊:“是的,九兵卫大人!”

    成为新的九兵卫后,她每天除了保护半藏就是陪着源氏在游戏厅玩街机。所有人都认为她这么做,是因为家族的婚姻让她开始自暴自弃。而只有她知道,她这么做是为了保护她的主人岛田半藏。

    “无论今后发生什么,半藏大人。九兵卫永远是您最后的人!”

    ……

    张枫人物小传

    天才!张枫从小就一直被这个“天才”的光环笼罩着,无论是谁都要说一句,那小子真聪明。

    就这样张枫在众人的护拥中长大了。众人都以为他在陆军指挥学院作战指挥系毕业进入部队,并且仕途平坦一路高升成为一个将星闪耀的将军。但是,他并没有这么选择,而是选择参加守望先锋的人员选拔培训。在培训班里,他的成绩始终是第一,尤其是参谋分析、渗透侦察、反渗透侦察方面更是无与伦比。守望先锋华厦分部的廖长官对他赞誉有加,而且已经打算提前特招他进入守望先锋部队。

    守望先锋培训学校的结业典礼上,华夏的军中领导和守望先锋华夏分部领导都对张枫称赞不已。尤其是军校院系的那些领导,一个劲儿挪揄着廖长官的说:“可惜了啊,可惜了啊,我们军校系统好不容易培养一个人才,结果便宜了,你这个廖疯子。”

    廖长官一边笑,一边说:“谁让你们这些老古董那里不自由呢,我这里可是天天能出国呢。年轻人都喜欢自由自在的。哈哈哈”

    就这样张枫进入了守望先锋华夏分部,成为一名情报参谋。他以为他会继续他天才名声,并且成为众人的焦点。但是没想到他错了,守望先锋里那个最耀眼的始终一个女人,一个他怎么也赢不了的女人。哪怕张枫再优秀,周围的人也只看到的是她。

    她就是孔雀,孔家的养女,也是孔老爷子最喜欢的一个孔家后代。张枫在一次次被孔雀打败后,他觉得他找到了终身的目标,就是战胜孔雀并且抱得美人归。于是他开始强烈追求孔雀,可是孔雀始终对他不理不睬。

    渐渐地,张枫的心态开始变化起来,变得阴暗无比,变得残酷冷血。尤其是在对待犯人的刑讯上。他在刑讯的时候,就连那些资深的审讯官都无比汗颜。他完全不顾忌任何所谓的人道主义条约,道德约束规范。对此,张枫解释说:“既然他们连人都不想当了,为什么我们还拿他们当人?”

    可是,廖长官对张枫隐隐有些担忧,他猜到了应该是因为孔雀的原因。他干脆去找孔老爷子商量干脆就把孔雀嫁给他,不能让他这么沉沦下去。

    于是,就在孔家和张家的联谊会上,孔老爷子当众宣布,将和张家联姻,把孔雀嫁给张家天才张枫。就这样孔雀成为了张枫未婚妻,可是她还是对张枫不理不睬,而且不止一次强调,现在还没有结婚,我们不能发生任何事情。

    这下让张枫的心里对孔雀更加怨恨,而且他也开始变得更加心理阴暗。就连一直对他照顾有加的廖长官也开始怨恨起来。

    张枫开始从小没有受过这么多怨恨,他开始厌恶所有人,厌恶一切跟孔雀有关的东西。为了毁灭孔雀,他不惜借助华夏世代的敌人东瀛岛田家。

    “孔雀,你个贱人!你不是看不起我吗?你不是想守护华夏一辈子吗?你不是说忠于国家,忠于人民,忠于先锋吗?我要眼睁睁看着你成为叛徒,并且毁灭你所爱的一切!”这现在就是张枫的最真实的内心写照。

    孔雀,你该怎么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