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三九章 临战之前
    当张信赶到观战台的时候,这里的诸多师主殿主,还有诸宗长老早已到来多时。

    “没什么好说的,此战全军采用偃月阵,由前后附军十二万人负责左翼,以玄幽宗主原光真人为左翼主将;左右附军十二万人负责右翼,以三泰宗主陶梦然为右翼主将!八万奴军与四万幽都军组成中军,由第二天柱楚悲离统领,灵天上师辅佐,采用乾元乾天无量御雷阵”

    张信对排兵布阵早有预案,此时是从容不迫的说出一项项安排。

    随后他又注目原空碧:“后方则由原师姐统率六万本宗道兵,负责督察全军!所有诸部,后退者斩,抗命不遵者斩!阳奉阴违者斩!”

    随着张信,连续几个斩字道出,在场诸多附庸宗派的首领,都不禁面色微变。

    原空碧的这六万‘督战军’,很显然是在针对他们。

    陶梦然也是目光一闪:“我想知道,总督帅大人既是如此安排,那么这一战,是以坚守为主吗?”

    在日月玄宗的制式法阵中,‘乾天无量’是防御阵的独有前缀。

    这很少见,自张信横扫天东以来,一直都锐气十足,使用的都是长于攻击的‘乾元都天’系列战阵。

    “正是防守!”

    张信慨然应道:“我军已无需前进,就在这里以逸待劳,等着他们。此战也只需坚守阵型,就可待敌自败!”

    随后他就以压迫性的目光,看着眼前诸多附庸宗派的首脑:“我不管你们出自何宗何派,所有擅自后撤者,本座都必定诛灭你等满门!自然,如尔等立下功勋,本座也不吝赏赐。北地仙盟七百座灵山,无数天材地宝,汝等都可夺而据之!”

    他这几句,声似雷鼓金石,杀气满盈,使一些人都不自禁的面色发白。

    不过张信随后又把语气舒缓了几分:“本座也不是不知情理之人,所有诸部,伤亡超过六成者,可以向本阵申请,本座会酌情让你等后退修整。不知汝等,可有异议?”

    所有人都不说话,其中部分人更是暗暗腹诽,似张信这样霸道,哪里像是征求意见的样子?谁敢有异议。

    只有陶梦然再次开口:“可如此一来,总督帅的本阵,就只有两万人,数量是否足够?”

    “已经够用了!”

    张信微一挥袖,语含哂笑:“北地仙盟那些乌合之众,没机会冲到本座军前。一群蚍蜉蝼蚁,岂能撼动得了本座!”

    陶梦然不由哑然,他担心的可不是北地仙盟。

    不过他随即就发现,此时在场诸人大半都是神色轻松,没人认为张信之言狂妄,也无人以为这位的排兵布阵,有什么不妥之处。

    陶梦然不禁哑然,随后陷入了深思,心想自己到底是聪明过了头,还是太蠢。

    ※※※※

    在军议散去之时,张信独自坐于帅座之上,目光幽然的看着某人的背影。

    “你对楚悲离这人,不太放心?”

    紫玉天看出张信的眼神不对劲,也随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楚悲离擅守,我也早有耳闻了。早年日月玄宗,就有东宗西楚之称,说的就是宗法相与楚悲离两人。你让他主持中军,实是再合适不过的。”

    张信微微一笑,收回了视线:“希望这位,不负其名吧。”

    可紫玉天随后,却似又想到了什么:“不对!你是担心他不可靠?此人有什么问题么?唔,说来昔日这位,也曾与宗法相竞争得很激烈的,可后来不知怎么的,在七年前一蹶不振,被你反超。直到你死后,才再次崛起,这期间发生了什么?”

    张信闻言不禁叹息:“太子殿下,有时候人太聪明了,可不是好事。”

    “你这家伙”

    紫玉天摇了摇头,随后她也懒得探究这其中究竟:“接下来,你准备如何应付那些天域?”

    皇极雪崖不在,在阵战之前,她料定北地仙盟与神教,必会首先对张信下手。

    张信则反问:“那夜翼三型,用的可还顺手?”

    “很不错,至少可以让我的战力,再提升百分之三十!”紫玉天的柳眉一蹙:“不过,你难道准备只依靠我与月平潮两人?十几位天域联手,即便是你们的天元战圣,也未必能全身而退的。”

    “自然不会!”

    张信摇头:“到时我自有办法,绝不会输。首先得感谢天罗宗,送了我一份大礼。否则本座,还不敢如此行事。”

    紫玉天闻言,不禁心神微动,看向了张信左侧,那正头戴着一顶银白色古怪头盔,面目则呆滞无神的少女。心想张信的底气,果然是因这少女而来么?

    可这个家伙,是打算怎么操纵这件十七级的神宝?

    虽不知详情,不过她却已放下了心,她这主人,果然不会打无备之战。

    只是张信摆出如此**裸,再浅显不过的诱敌之阵,对方真的会上当么?

    张信似看透了她的念头,一声寒笑:“你是在想,对方是否会上当是么?人这种东西,一旦被逼急了,又坚信了某些事,那么即便他们脚下有着深坑,也是看不见的。”

    紫玉天哑然,她是想到了自己输在上官玄昊手中的那次,不也是一样的状况。

    仅仅两刻时间之后,日月联军的诸部,就都已摆好了阵型。遵照张信的吩咐,各宗各派,也都不惜神脉石与提炼石的损耗,使舰阵一直处于激活的状态。

    这会损耗大量的灵能,因为各舰之间的符文连接不太稳定,一座万人规模的舰阵,损耗通常是一座天域灵山的百倍!

    绝大多数的灵能,都散入到了虚空,不能有效使用。

    所以少有人在敌我接战之前,就使用舰阵的,甚至为防各舰的符阵,误接在一起,各大宗派之间的战斗,往往都是双方进入二百里,甚至到百里范围内,才会去接驳各舰符阵。

    似他们现在这样的做法,一天下来损耗的灵能,足可供应一座十八级大阵一年的损耗。又可相当于天罗宗这样的宗派,近五年的岁入。

    可此举消耗虽大了些,却能在敌军接近之后,迅速进入战斗状态,而无需花时间准备。

    军中也无人反对,显而易见的是,他们周围的这些幻雾持续不了多久。最多一天左右的时间,就会散去。对方的损耗,也同样极大,且远远超过他们,不可能长久维持下去。

    所以他们用这些许的财力,换来大军的安全,无疑是很划算的。

    随后张信又下达了军令,命元杰章农三人,开始准备大衍摘星阵的阵盘。

    这是为防万一,逼迫对手在雾散之前都不现身。否则他定会以这摘星之术,轰击对方重兵云集之地。

    可仅仅只一个半时辰之后,暗堂就已探明了对方的方位。就在三百二十里外,总共有战舰四千九百艘,道军五十五万人,前方还有三十万魔奴,以翼骨魔与黑蝠魔为主。

    据北地仙盟内部的线人所言,这些魔奴无不都是血肉贲张,眼放红芒,躯体都暴增了五成以上,异常危险。

    对于这些妖邪,北地仙盟的几位执事,明显心狠得多,不似对自家灵师那么温和。也不知他们,给这些翼骨魔与黑蝠魔喂了些什么丹药。

    “五十五万人的大军,阵型宽度广达三十里,他们没法像前次那样,完全掩盖形迹。”

    紫玉天询问道:“要准备召唤流星么?或者上前迎击?”

    三百二十里地,张信还是可以召唤流星轰击的。不过在这个距离,日月玄宗一方,只怕也难免波及身上。

    “不需要。”

    张信摇着头:“对方用的是雷系阵法,长于航速,远超过我方。他们要想阵战,那本座就成全他们!迎击就不必了,我军在这里等候就可。”

    需知操纵舰船,还是很费精神的。比如那些攻山舰的中枢法阵与神脉石,就需法域圣灵与数位顶级神师轮流值守,耗费极大的精力与气血。

    除此之外,这处的地形,也是他较为中意的。四周空旷,无处可藏。

    关键是叶若的天基防卫系统,早已经将这周围百里的空间,完全锁定。

    “按照主人的吩咐,若儿已经将这周围一百里空域,划分成一亿个立体方格。此外三个激光炮群,六个电磁炮群,三个透镜炮群,一个阳电子攻城炮群,都已准备就绪。”

    因这段时间,叶若遵照他的命令,着重于天基电磁炮的修建,如今已增至一千八百尊的数量,故而又格外编制了一个电磁炮群,使数量增加到了六个。

    此时也有一张立体的战场地形图,出现在了张信的眼前。

    张信看了一眼之后,却不禁微微扬眉。

    “地图里这些红光是什么?”

    “是敌军所在的大概位置啊!”

    叶若解释道:“之前不是跟主人汇报过的?以后为防类似的情况发生,若儿会在太空建造拥有电磁感应的卫星,利用电磁波谱分析仪,来帮助主人锁定敌人的方位。这样一来,他们的雾就起不了作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