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三六章 再战一场
    东流山顶,宽大恢弘的议政厅内,蓦然响起了一阵惊喜的欢呼。

    “分兵了,那个竖子,居然真的分兵了!”

    “好!由日月玄宗的第四天柱龙丹,统率四十四万道军,前往增援前川山。并有皇极与雪崖随行。这个家伙,好生狂妄”

    “出人意料,这真是出人意料!”

    “有希望了,那位狂甲星君,居然如此自大。此子的身边,现在可是连一位本宗的天域都没有。”

    “五十二万对四十四万吗?可能真有机会。”

    “机会?哪来的机会,这有什么区别吗?对方还是一个天灾火雨,就可把我们全部解决。”

    “所以我觉得,现在最好是据山固守!只需拖到前川山那边的联军溃败,我北地仙盟自可转危为安。”

    “固守?这是取死之策!一群流星砸下来,即便神域灵山,也未必能顶得住吧?即便顶住了,又将死伤多少”

    “所以绝不能指望阵战!皇极与雪崖不在,这是一个机会。”

    在诸人的最上首,现任的北地仙盟总执事云阳子,却依然是眉头紧皱,感应着手中接到的信符。

    里面记录的信息,也与其他人一样,是关于张信分兵的详情。不过身为北地仙盟的总执事,他却从那字里行间,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日月玄宗的军议,仅只有一个半时辰,就已有了决策,这说明张信在日月玄宗内部,已经有了绝对的威信。

    此外那位摘星使对战争的嗅觉,简直是敏锐的可怕。直接拿出了八十余万大军,增援前川山方向,居然还是固守的战略。这使得他们之前议定的计划,完全没有实现的可能。

    龙丹此人,能力方面可能差些,可说到谨慎小心,老成稳重,日月玄宗的十天柱,没一人能比得上。有此人为督帅,不会给他们可趁之机的。

    此外云阳子还有着隐隐约约的念头,那位摘星使的意图,很可能是为诱使他们北地仙盟,在野外决战

    可这怎么可能?有着火雨天灾这种超杀伤灵术,野战与攻山战似乎没什么区别?

    还是说,对方的火雨天灾,其实还是有限制的,不能连续使用?

    不!不对!与其说是诱使他们决战,倒不如说是对方有峙无恐。既然能以一记火雨天灾将他们解决,那么兵多兵少,又有什么关系?

    此外让云阳子重视的,还有与张信的军令一并发布的缴文。这缴文的文采不是太好,可其中的一字一句,却让云阳子触目惊心。

    除了历数北地仙盟,近年沦为内八宗欺压天东一些弱小宗牌的工具;为勾结东天魔国与神教,出卖仙盟的成员宗派;违背与日月玄宗和议,擅启战端,横征暴敛等几大罪状之外。更在揭露北地仙盟放纵地渊魔国之军攻入地面一事上,加重了笔墨。

    随后文中结尾处,那位摘星使宣誓要讨平天东,让北地仙盟付出代价,并欲擒拿私毁封印的罪魁祸首们问罪!

    云阳子看到此处,不禁面目阴沉。

    他猜这缴文,最多一天之内,就可传遍整个天东。那时北地仙盟内的人心,必将进一步动荡。

    说来他也是极不赞同解除地渊封印,放纵地渊魔国的魔军,进入地面的。

    这是一条毒计,损人而不利己,一个不好,就可能会反噬自身。且是未见其利,先见其害。

    可问题是北地仙盟,终究不是一个组织严密的宗派,无法做到令行禁止。尽管他与几位执事都极力的反对压制,可依旧有些人瞒着执事会议,做成了这件事情。

    这些蠢货,只看到日月玄宗大军压境,北地仙盟的核心宗派,都将面临灭顶之灾。却看不到此举,对他们本身的危害。

    这不但会迫使巨蒙山脉的宗门,进一步倒向日月玄宗,更会令前川山附近的十几家仙盟成员,与仙盟离心。

    此外还有最重要的,这会打消无上玄宗与紫薇玄宗,直接干涉北方大战的意愿。一方面是大义上已经站不住脚,一方面是因无上宗与紫薇宗本身内部的阻力与争论。

    这两家虽也有不少身具远见之人,可也有更多人,对邪魔与神教厌恶抵触。

    北地仙盟近来的所作所为,无疑是让这些人极度反感的。

    不过事已至此,早就没了挽回的余地。

    且托此之福,他们现在,也确实找到了一线击败日月玄宗的机会

    思及此处,云阳子不禁微微一叹,随后就敲响了身侧的金钟。

    “今日之议,到此为止!除十二执事,与内八宗长老以外,其余之人,全数退下!”

    殿中诸人,不禁面面相觑,一些人的脸上,更是浮现出了不满之色。

    不过一刻时间之后,这座议政厅内,终还是恢复了静谧。

    云阳子一直等到所有闲杂人等全数离去,才再次发言。

    “之前神教的建议,各位以为如何?”

    可在场十二位执事,八位法域长老,却都微微凝眉。

    直到半刻之后,才有人开口。

    “我以为神教之言,绝不可信!之前小雷音山一战,就是因白帝子有着私心,之后神教之军擅自撤离,才导致大败。与他们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可神教也已将白帝子开革,更提议将高元德,交由我北地仙盟处置。”

    “表面功夫而已!如今我们北地仙盟,已经再输不起了。”

    “出军野战,风险实在太大。”

    “风险再大,也大不过被那位狂甲星君用流星砸死”

    “其实无需争论的,试问我等如今,还有其他选择么?”

    当这一句道出,殿内诸人就再一次恢复了沉默,所有人的面色都在阴晴变换。

    “那么诸位的意向,是出兵与那位摘星使再战一场?”

    云阳子再次发问,却只迎来了殿内几声零星的应和声。

    他也很快就注意到,殿内未曾出言表态的九人,都与天罗宗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要么本身就是天罗宗的成员,要么就是出身于与天罗宗亲近的宗派。

    云阳子只略略思忖,就知缘由。这是因白帝子被剥夺总督帅身份,以及天罗雷鼓失陷于敌手一事,导致天罗宗生出了不满之情。

    此宗作为北地仙盟内首屈一指的大教,势力自是非同寻常。

    不过这件事,倒也容易解决。

    云阳子微微一笑,神色诚恳,面朝天罗宗的法域长老李朝青说到:“据说贵宗那位器奴,并未被张信送回本山。也就是说,此战如胜,贵宗有很大机会夺回天罗雷鼓。”

    那李朝青双眼微凝,随后就微微颔首:“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