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37 催眠术
    甲虫涌动,如同潮水一般吞没了身后的神秘专家,在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内,全都是这些小型又致命的虫子,仅就物种来说,应该不是现存的自然物种,这些甲虫能够对神秘专家造成压制和伤害,必然意味着其具备一定程度的神秘性,若仅仅是只要数量来捕猎的普通虫子,是完全奈何不了神秘专家的。只有神秘可以有效应对神秘,这样的说法虽然并不完全正确,但我的确从来都没有见过普通却能对抗神秘的情况,最低程度,也是异常加上一些运气成分,去和神秘进行对抗。

    要面对神秘专家,将之压迫并击杀,以压倒性的优势获得胜利,哪怕只是一群虫子,也绝对是不正常的。

    甲虫覆盖的面积,从一开始就包裹了我们这一带的别墅区,操纵甲虫的神秘专家,以全面打击的方式,同时侵入所有的别墅,而并不仅仅是针对我和三井冢夫等人。在这个时间段还留在别墅区,果然避免不了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监视,并在合适的时机进行捕猎。而且,从研讨会的角度来说,他们已经排除所有“无关人士”,而将所有的“有关人士”都迁移进精神病院中,那么,还留在别墅区的人,当然是值得怀疑的吧。

    这些简单的问题,就算三井冢夫他们也想得明白,但让他们三人不得不停留在这里的原因,仍旧是因为,他们已经无处可去。就算是避开别墅区这样醒目的地方,这个半岛上的气候和自然环境,以及扩散于整个半岛的异常,都会夺走他们的性命,与之相比。别墅反而是普通人能够生存的庇护所。进入别墅区,打开灯,如同正常环境下一样生活,是任何普通人都无法拒绝的诱惑,也是让普通人可以调整心态,以应对恶劣环境的必然。

    如果不这么做。哪怕研讨会的人什么都不做,三井冢夫这样的普通人,自己就会在巨大的压力中崩溃吧。

    因此,我一点都不觉得,三井冢夫等人躲藏在别墅区这样一个醒目的地方,是愚蠢的,而他们打开灯,也绝非是自寻死路。反而,从心理学和生存策略的角度来说。他们的确在最糟糕的情况下,做出了理智的选择。从结果来看,三人的确也有一些运气。

    住在他们周围别墅里的那些人,不管都是些什么身份,带有怎样的目的,如今的结果,都要比三井冢夫等人更加糟糕一些。从连锁判定的观测结果来看,那些别墅里的人没有一个在被甲虫群攻击的时候。能够在第一时间脱离。虽然有一名神秘专家成功逃出屋外,却即刻就被虫群淹没了。我觉得。如果没有独特的神秘,他死定了。

    我没有意思去救援他们。如果换做是过去的我,大概会尝试这么做吧,但是,现在的我虽然还保留着成为英雄的梦想,但在更多的时候。我的选择总是趋向于小部分人——仅仅是自己所在意,所爱着的人罢了。我无法爱所有的人,更无法去爱陌生人,而且还是不清楚身份和目的的陌生人。我觉得,如果自己冲入虫群。在第一时间展开速掠,或许可以带走更多被袭击的人,但是,我仍旧选择了漠视。我觉得这样的自己虽然不是恶人,但也已经不再是成为英雄的料子了。

    我对这样的自己,其实是感到悲伤的。就像是描绘着自己梦想的画作,被自己亲手撕烂了一样。

    即便如此,我仍旧不自禁会去思考,救援了那些人之后会得到怎样的结果。

    我觉得,只以自己猜测的结果,就选择弃他人的生命而不顾,是一种可耻的做法。明明是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我仍旧这么做了,哪怕心中有些愧疚,但还是这么决定了。

    因此,我的心情很不好。

    甲虫群还在膨胀,这些虫子进入别墅内,就好似在别墅内繁殖了好几倍,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从内部击破了别墅的门窗,如同大片大片的豆子从坏掉的簸箕里滚了出来。汹涌的甲虫分出一支,寻觅着我所在的方向而来。整个虫群,明显有一个统一的意志,而这个意志,正以一种诡异的姿态,化作人形——那是完全由甲虫构成人形,甲虫相互团绕在一起,构成的轮廓,也在随着甲虫的蠕动,而给人极为不适的感觉。

    直觉告诉我,那个人形的确就是袭击了别墅区的神秘专家的本体——这个家伙以某种神秘,让自身失去了大部分人类的要素,而仅仅以虫群的身份存活下来,从而获得了如今这种可怕的力量。

    人形朝我抬起手,追寻着我们的那一支虫群顿时张开翅膀,腾空而起,原来它们还是会飞的。铺天盖地的嗡嗡声甚至掩盖了雷雨声,密密麻麻的虫子几乎让雨水都无法落地,只是徒劳淋在层层叠叠的甲壳上。

    普通人是无法对抗这种攻势的,如果只是一般的虫子,用火焰喷射器之类的科技产物就可以应付,但是,一旦虫子也具备了神秘性,一定会让脆弱的自身产生某些异常变化。我已经捉住了一只虫子,确认到,想要捏爆它,以我的**力量,是完全做不到的。而这么一只虫子挣扎起来的力量,也已经完全超过了普通的成年人。

    现在这片区域,到底有多少万只虫子呢?以我的速度,要避开虫群完全没有问题,但想要消灭所有的虫子,进而击杀与虫群同化的那个神秘专家,只有速度快却是不够的。也许我可以避开所有挡路的虫子,一瞬间贴近人形进行斩杀,但如果我的直觉是真的,那么,斩杀了那个人形也没有任何用处。

    敌人存在于每一个虫子之中,而并非仅仅是一个虫子构成的躯壳。

    别墅在脱离我的观测范围前,就已经全都被虫子摧毁了。木材、水泥和玻璃这些普通的材料,根本就不能阻止这些虫子的破坏。我的进行速度很快,但也因此,更加证明虫子破坏这些建筑的轻易程度——就好似泡沫一样。一捅就破。

    我没有回头,也没有停步,会飞的虫子无疑更快更灵活,但也不可能追上我的速度。尽管不需要全力加速,但在一分钟后,已经顺利脱离了虫群。至少在视野中,已经完全观测不到它们了。然而,假如就在这里停步的话,仍旧有极大可能被追上。以虫子的习性来说,追踪猎物留下的味道看,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我停下脚步,放下三井冢夫三人,他们大口喘气,脸上惊疑未定。面对那如潮水般的虫群,没有多少普通人可以保持冷静中,从某种角度来说,大量的虫子甚至比大多数无法理解的神秘,都更要让人感到不适合和恐惧。明明他们没怎么活动,但是沉重又剧烈的喘息,以及那苍白的脸色,就像是快要脱力了一样。

    “那到底是什么鬼玩意?”三井冢夫自言自语般说着。他扶着膝盖。弯腰干呕了一阵。其中大概有那些虫子的愿意,不过。我也不否认,有可能我的高速奔驰也可能是罪魁祸首。普通人的体质,要承受如此之快的速度,基本上都会产生极度的不适。这可不是坐在跑车里可以比较的,我更没有将其扯入无形的高速通道中,高速产生的作用力。都会施加在他的身上。

    哪怕是占卜师和健身教练也是一样,利用速掠带人高速奔驰,和带人进入速掠的无形高速通道,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

    占卜师和健身教练脸色苍白,但两人虽然身为女性。体质却明显比三井冢夫好上许多。她们仍旧心有余悸,但很快就开始思考,这次被袭击对他们来说,意味着怎样的一种情况。她们的想法完全表露在脸上,哪怕不用意识行走,也同样可以猜出来。她们想到了最坏的可能,但又无法一下子就接受这种可能性。

    “是为了我们而来的吗?”占卜师摇摇头。

    “不,确切来说,你们的用处,只在于牵制高川先生。”一个突然出现的声音插入进来,是个声音沙哑地女人,她否认了占卜师的猜测,“目标从一开始,就是高川先生。”

    虽然没有在这人开口前察觉到她的存在,但我并不感到惊异,在如今的半岛上,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呢?我的连锁判定在魔纹系统中,算不上“神秘”,而仅仅是进化到极限的“才能”,过去也已经有太多情况向我证明,神秘的世界里有太多的东西,是这种才能无法观测的。虽然理论上,凡事运动的物体,都可以用连锁判定进行观测,而精度可以抵达微尘的程度,然而,实际上,这种能力的定位是有极限的。

    女人从一旁的树干中走出来,就如同她一直藏身在那里,在她出来之后,这株树木就开始枯萎,从树叶萎缩凋零,到全部的枝干干涸剥裂,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三井冢夫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动作完全凝固了,他的这副震惊的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熟人。

    “是,是你?不,不对,你应该已经死了!”在三井冢夫惊叫起来的同时,我将他扯到身后,进而挡在占卜师和健身教练的跟前。这两个女人的表情也十分不对劲,虽然程度没三井冢夫这么夸张,但也一副见了鬼的样子,而绝非仅仅是因为眼前这个女性神秘专家的诡异登场。

    “你们认识?”我看向这名女性神秘专家,问身后的三人。

    然而,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分别说出了三个不同的名字。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三人在说出不同的名字后,都诧异地看向对方,似乎也完全没有预料到这样的情况。不过,直觉让我大致明白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前的女人,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人。”我肯定地说:“她只是让你们看到她时,都觉得她是你们认识的那人。”

    “你是说……幻觉?”占卜师愕然问到:“我们在一瞬间,就被催眠了?”

    “是不是催眠,我无法肯定,但显然,你们彼此看到的她,和我眼前的她,大概是不一样的吧。”我也不太确定,眼前的女人是不是就是她的真实模样。虽然直觉让我做出这样的假设,但我自身是否也被影响了呢?我可以肯定的是,这绝非是意识行走的力量。

    “就是催眠。”眼前的女人似乎并不着急动手,用一种平淡的,慢悠悠的,沙哑的声音说着:“你们听到我的声音,就是一个引子,然后,用异常的事像作为开关,一瞬间让你们陷入部分催眠状态。当然,你们自己是无法察觉到的,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异常的事像……那颗树?”我犹豫地问到。

    “是的,我可没有让树枯萎的能力,但却能让你们看到树的枯萎。而枯萎的过程,也同样是催眠性质的暗示。”女人似乎又醒悟过来:“啊,对你们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处呢?”转而又心平气和地笑了笑,说到:“当然是有用处的,我可从来不做无用功。只有解说了,才能让能力最大程度上发挥效用呢。”

    她这么说完的时候,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身后的三井冢夫、占卜师和健身教练都一副木愣的表情,似乎想说什么,但那微小而迟缓的动作,就好似几十倍放缓了动作。

    “他们的体感时间,已经进入了延迟状态,想要让他们自己逃走,可是做不到的哟。高川先生。”女性神秘专家平淡地笑了笑。

    “但是,对我没什么用。”我说:“我现在看到的,就是你真正的样子吧。你的催眠……”

    “啊,我是不是应该惊讶一下呢?”女性神秘专家似乎有些苦恼:“但是,对你没有影响,也是在计划当中,所以,没理由惊讶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