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三二章 收服雷鼓
    那蔺初夏的面色苍白,贝齿死死的咬着下唇。不过她之后,并未正面回答张信的提问。

    “之前初夏之所以能够逃脱,是因我自己,发动了一次天罗雷鼓。”

    张信闻言,顿时现出了恍然之色。他就奇怪,天罗宗之人,怎会忘记回收这件神宝?原来是这女孩,主动反抗所致。

    天罗宗违反灵契,诛灭了此女的父兄族人。此女亦可跳开灵契限制,挣脱天罗宗的控制。

    大约天罗宗之人也未想到,此女在天罗雷鼓的重压下,居然还能保持自我的意识。

    同时他也明白了这蔺初夏的意思,这是向他表示,她蔺初夏亦有自主启动‘天罗雷鼓’之力。

    这真是一件让人惊喜的事情

    张信的目中,闪现出了一丝笑意,也迅速收敛。

    “可你现在,还能活多久?二十年,还是十年?哪怕我宗不惜代价,给你供应延寿之丹,也撑不过三十载吧?就为一件只能使用三十年的神宝,你要我宗为你毁去一家拥有神域灵山的一等宗派?”

    听到此处,蔺初夏眼中的希望色泽,顿时全数消去,黯淡无神:“我知道的,人不能奢求太多”

    可此时张信,却又语声一转。

    “你想复仇,其实并不是没办法。救你也不是不可,你如今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继续承担这‘天罗雷鼓’一段时日,直到将之送归日月本山。那时本座会出手,让你解脱,从此以本座客卿身份,为本座效力一百五十载,以偿还本座。”

    蔺初夏闻言却未答话,以惊喜期冀的目光,继续看着张信。

    如果张信之前,没说出复仇不是没办法这句,她会认为这个选择是极好的。

    可既然这位星君大人说出了这句,那就意味还有后续。

    “第二个选择,则是你继续做这‘天罗雷鼓’的器奴,不过我可给你一线希望。”

    张信的唇角,再一次挑起。他感觉此女,并不是太笨。随后张信就将一枚玉简,丢到了蔺初夏的面前。

    “这是我宗秘传的无上**‘九霄雷神’,除了可修成雷神之术,还可固人元神。”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目视着蔺初夏。

    他知此女能够成为‘天罗雷鼓’器奴,也就意味她修习的初阶雷系功法,也必为无上阶位。有他的指点,此女修成‘九霄雷神’的可能极大。

    蔺初夏则看着身前的玉简,若有所思:“星君大人的意思是,要我自固元神,反过来控制天罗雷鼓?”

    “你还算聪明,一点就透。”

    张信说到这里时,就又点了点旁边的那些头盔:“这种中介之器,我能每天提供你一个。每天两个时辰的时间,足够你修行这门功法了。如有一日,你蔺初夏能够反客为主,身证法域。那么便是没有我日月玄宗,也有足够的能力向天罗宗复仇。不过我先提醒你,在背负‘天罗雷鼓’之余,再修习‘九霄雷神**’,会损耗大量的精气,进一步损耗寿元。所以哪怕本座不惜代价,为你提供延寿之物,你的寿命,也不会超过十年。再考虑到本座在接下来的时间,很可能会动用你的这件神宝,你的寿命还将缩短,可能只有八年不到。”

    最后一句,其实是他故意为之,有若儿之助,让蔺初夏在这样的状态下活个二三十年,都是没问题的。他这么说,只是为给蔺初夏紧迫之感。

    “也就是说,我需在这八年之内,修成这门‘九霄雷神**’?不能成功的话,就只能死去?”

    蔺初夏的神色挣扎,这条路的艰难,她能够想象得到。

    任何一门中阶无上**,都不是那么好修成的,‘九霄雷神**’更是声名在外。

    何况她本身承受‘天罗雷鼓’的重压,受其干扰,修行的难度更增。

    此外还有每天,那如置身地狱般的痛苦折磨,让她只是想一想,就倍感绝望。

    “八年?你想多了。”

    张信冷笑:“九霄雷神**修成之后,你总还需一些寿元,突破法域?没有十几年的沉淀,你办不到的。不过修行‘九霄雷神**’的丹药,我倒是可以无限量给你供应。”

    “我办得到的!”

    仅仅半息,蔺初夏就长吐了一口浊气,眼神恢复了平静:“星君大人,我选择第二条路,反客为主!”

    张信目光微闪:“你确定?”

    “我确定!”

    蔺初夏重重的点了点头:“请星君助我修成此法。”

    “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我自会全力助你。”

    张信微一拂袖:“我日月玄宗的根本**,绝不能泄露于外人。你要修行此术,只有成为本座灵奴,并终生为我效力,才能由本座赐下。不过如有一日,你将九霄雷神**修成,我会向宗门请示,破例将你纳为日月玄宗的秘传弟子。”

    其实他这次为此女投入的资源,可谓是海量。就不说那一颗天宫型号卫星,光是再兑换一次九霄雷神**,就需得消耗三次九层篆星楼的功法选择权,以及大量的贡献值。

    这毕竟不是他自己修行,而是交给自己的灵奴,所以代价格外高昂。

    不过如有一日,这蔺初夏真能身证超天柱级的法域,张信感觉还是值得的。也感觉此女的机会极大,大概是**成的样子。

    便是昔日紫玉天,只怕也比不得蔺初夏。

    此女的元神与意志,实在是太坚固,太坚强。而这是成就法域圣灵,最重要的一个素质

    至于天域,此女的机会,应该是三五成的样子。可哪怕此女在那时候自减根基,只成就上位天域,那也是强过现在他的师尊离恨天。

    不过这应该是三五百年后的事情,很难说蔺初夏,是否能安然活到那时候。

    张信现在,只看重此女使用‘天罗雷鼓’的能力。

    “星君大德,无以为报。”

    蔺初夏眼神闪动,明显是在压抑着自身的激动之情,她的神色,则是肃穆无比:“初夏如有一日,侥幸修成此法,真正降服这天罗雷鼓。必以此生,为星君大人效死,哪怕赴汤蹈火,粉身碎骨亦在所不辞”

    她没说复仇之后,再如何如何。只因她非是无知之人,深知张信为自己付出了何等的代价。那是她必须这一生,来偿还的恩德。

    二人正说到此处,门外就响起了一阵敲门声。张信剑眉一扬,知晓这必定是谢灵儿到了。

    他微一拂袖,打开了房门。随后果见谢灵儿,正俏生生的立在外面,这位先是扫了这室内一眼,随后就把目光集中在了蔺初夏身上,她不禁下意识的捂住了唇。眼露疑惑之色:“信哥哥,她这个样子,你这是打算对她做什么坏事吗?”

    张信先是疑惑,随后就发觉蔺初夏的娇躯,已有大半裸露在外。

    叶若制作的模拟器,似乎无法完全控制‘天罗雷鼓’的电磁脉冲,使得蔺初夏的一身衣物,不断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