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三一章 震血神环
    当‘天元佩’里的灵能,与张信的元神共鸣调合,最终融为一体,张信就看到了自己状态图表里的变化。

    那引力12,已经变成了引力22。

    张信的目中,顿时闪现出了喜意,知晓上官彦雪为他炼制的这件灵装,并无问题。

    随后他又意念一引,使得周身上下覆盖了一层黑光。今日这黑光,明显更为浓郁,仿佛是一层黑膜,笼罩着他的身周。

    虽然还远远逊色于他当初,借助逆向乾坤法阵,力抗六大天域之时,可也至少达到了那时三分之二的水准。

    在那状态图表中,此时就有‘天元霸体状态下,无视战力四百二十点以下灵师’的字样。

    而随后张信,又再次手捏灵诀,使得周身之外,忽然现出了几道刀型裂隙。黑不可视,吞噬着周围的所有光线。

    这正是四十三级的太虚神斩!这门由日月祖师,记载于《观星术》中的灵术,必须修到四十级,才能具有真正的杀伤力。而此时张信,也终于登堂入室。

    “可惜,这里没法施展,不能知威力究竟如何”

    张信目光闪动着,最终又操控着这几道刀型裂隙,消失散去。

    不过他猜这两道四十级的太虚神斩,威力绝不会逊色于他的那两门七十级灵术。也足可与自己误打误撞,研发出来的无上级秘式‘太虚死域’比肩。

    可不同的是,‘太虚死域’哪怕到现在,也最多只能覆盖周围二百丈,且消耗的法力巨大。

    可这‘太虚神斩’,却能够自如发动。只需自己神念所及,都在‘太虚神斩’的杀伤范围内。

    此外这门术法的损耗极少,意味着此术,还可作为他的常规灵术。

    由此可见,这枚‘天元佩’对他的助力。有了这东西,张信自信自己,可以在数千灵师神师的灵术轰击之下,支撑至少一日。

    而即便那些法域天域,除非是一些极特殊的手段与术法,否则很难伤到他。

    他的‘天元灵体’,从今日起,终于可进入实战阶段。

    之后张信,又把注意力转向那手镯。这是源阳圣之前炼化的那件神宝,名为‘震血神环’,可以震荡血脉,提升力量,并对外发出连续的震荡之力,以攻击敌人,威力极其的强悍。

    之前天元战圣的霸体,也差点就被‘震血神环’攻破。那还是因那位源阳圣上师,并不擅长斗术之故。

    换成一位精通近身斗战,体质更为强大的天域,必是另一个结果。

    在源阳圣陨落之后,此物就已降落阶位,成为一件十五级的灵宝。不过这东西仍有灵异,根基还在。

    所以张信之前特意向宗门申请,在源阳圣坐化之后,以自己的贡献值换取此物。

    他想看看自己手中剩余的的天品魂晶,是否可使此物,重登神宝阶位。

    可张信仔细感应后的结果,却不甚乐观。

    修复倒是能修复,可此物的灵性不稳,正在急速的流失,这也就意味着他之前的打算行不通了。

    张信原本是想将此物,给谢灵儿留着,又或者日后等一件更好,更适合谢灵儿的神宝出现之后再做决定。

    可现在,已经没可能再等待了。

    “也就是说,没有选择的余地吗?”

    张信不禁蹙眉,他原本想,再磨练谢灵儿一番的。等到日后谢灵儿积攒到,足够兑换一件神装的功勋,再将这东西赠予的。

    不过随后,张信就定下了心意。此物现在就赐给谢灵儿,其实也无不妥。

    灵儿视他为兄长,自己也将灵儿当成亲妹妹一般的看待,没有无功不受禄之说。

    别人得了神宝,可能会轻飘飘忘乎所以,可这绝不包括谢灵儿。自融炼了狄拉克龙卵之后,谢灵儿可没有半点的得意忘形,在修行上的努力,并未递减半分。

    且谢灵儿现在得了此物,也正可调整功法修行,以适应这件神宝。

    震荡类的斗术与功法,自然是首选音系。而无论是音系灵术还是震荡之法,首要的就是强横的身体。否则伤人之前,自己就要先吃苦头。

    张信也记得那日在北海,狄拉克龙一声咆哮,就使周围百里内一切生灵,全数震杀。谢灵儿在这方面,应该还是很有潜力的。

    增加音系灵能的宝物,虽是少见,可也不难寻觅。以现在谢灵儿的天资与实力,她自己就可取得。

    思及至此,张信就立时发出了信符,通知谢灵儿返回自己的旗舰。这丫头现在仍在原空碧的前军,每天都在期待着大战,能够使她多立些功勋。

    张信估计谢灵儿接到自己信符之后,估计还得半个时辰才能返回。于是他又往瘫坐在他房间一角的少女,扫了一眼,

    自从小雷音山一战后,这个少女一直都被‘放置’在这里。

    一方面他的旗舰独霸号,如今确实是整个舰队最安全的地方,强者如云,可以顺便看守这件十七级的神宝。二则是因张信以天东总督帅的特权,将此女强行留在自己的船上。借口是此女所携的‘天罗雷鼓’,有益于自己的雷法修行,他想再研究一阵。

    本山那边,其实也不是没有表达过疑问,可因这少女,本就是张信的大军‘缴获’,二则因张信近来在门中声望崇高,又肯拿出大量的贡献值,来换取这女孩的控制权。于是灵宝殿方面,也是无话可说。

    那什么模拟器,能成功么?

    张信的意念之中,闪过了这个念头。随后他就毫不犹豫的,将紫玉天交给他的那枚小虚空戒取出,把里面所有事物,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

    那都是些一模一样的,仿佛头盔一般的东西,这正是叶若口中,所谓的脑电磁波模拟器,总共有二十五件,是天工号卫星这些天全力制作的结果。

    如果这个名叫蔺初夏的少女,最终做出了某个选择。那么接下来叶若还会继续制作此物,一直到拥有九十枚的库存为止。之后就将由一枚天工型号卫星,专门为蔺初夏供应。

    接下来张信先是将一个头盔,套在了少女的头顶。随后就探出了手,一把抓住了那枚始终悬浮在少女身前的玉鼓。

    后者顿时剧烈的震颤,发出了高温炽热,只是一瞬,就使得张信的右手肌肤都为之融化,发出了焦糊的味道。

    张信并不理会,右手心处张开了一层黑膜,将那玉鼓包裹在内。

    等到这东西,彻底被他的霸体隔绝,张信就又探手启动了那头盔上的开关。而在此之前,蔺初夏那本来死物般的眼中,就已现出了几分神采。

    张信这时,也再控制不住那‘天罗雷鼓’,此物震颤的幅度,此时再激增十倍,放出巨量的光热,往外冲击。

    张信也果断的放手,收回了黑膜,任由那‘天罗雷鼓’冲开束缚。后者也在黑膜散去的第一时间,就放出一波浩瀚的灵能,扫荡四周虚空。最后此物,依旧回到了叫蔺初夏的少女身前,于半空悬浮。

    不过此时那蔺初夏,已明显恢复了自我意识。

    她先眨眼看了看张信,又望了望身前的‘天罗雷鼓’,之后再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过了半晌,仍不明白情况。

    “只是以你头上的特殊器物为中介,在你本身的元神与神宝之间,隔了一层而已。这东西维持不了多久,只有两个时辰。”

    张信稍加解释了一番,随后就问道:“你可能听懂我说话?”

    “能!”

    蔺初夏似终于反应了过来,忙直起了身躯,朝着张信跪拜:“请星君大人救我!”

    张信的眉头微挑,心道果然,此女居然还真能维持意识。

    随后他又笑着问:“你知道我?”

    “我听他们说起过很多次的。”

    蔺初夏抬起头,深深的看着张信。目中既有好奇,也有敬畏与崇拜。

    “那几天,他们时常都在说张信与狂甲星君,我从不知他们,会对一个人的名字,这么忌惮。”

    也是她眼前这位,将她之前畏惧有加的白帝子,彻底击垮。

    “原来如此。”

    张信微微颔首,心中对此女的期待,不由更升一层。能够在负担‘天罗雷鼓’之外,还能感知外界之事么?那么说不定此女,还真有一日能够做到

    “你之前是想让我救你可对?那么该是什么样的救法?你又能给我什么?”

    这次蔺初夏的眼中,却现出了疑惑之意。半晌之后,她才用软糯的声音开口:“初夏不知星君大人之意,不过星君大人如愿援手,初夏愿结草衔环,生生世世都为星君大人之奴,以感恩报德。”

    说到这里,她又微微犹豫:“其实初夏,更想要为亲人复仇的,哪怕初夏一直都这样也没关系。”

    道出此句时,她的眼里,不禁闪现出强烈的仇恨之意。

    “一直这样?”

    张信目中闪动着异泽:“也就是说,只要我日月玄宗愿意毁了天罗宗,或者杀了你的仇人,你愿意一直做这天罗雷鼓器奴,为本宗所用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