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四百五十五章 终极手段
    “楚阳、包黑子,真以为我怕你了?”

    如来佛主的杀心再也抑制不住。

    “整个佛国,乃是上代两大佛帝开辟而成,说成是一件无上仙兵都不为过。这也是我佛土的底蕴,我佛门万万年立于不败之地的根基,今日,终于要动用了!”

    “众佛子,归位!”

    在佛土之中,有着一座座庙宇,遍布山川河岳,随着法旨落下,他们纷纷回归庙宇,盘坐其中。

    “点佛香,静心盘坐!”

    “敲佛木鱼,禅音汇聚!”

    “诵大日如来真经,信仰加持!”

    “万佛归一,我为真佛!”

    整个佛国,随着他的佛音快速的震颤,袅袅佛烟冲霄而起,化成云雾,弥漫天地间。敲响木鱼的声音,似贯穿了时空,连通了远古,唤醒了损落的佛灵。

    真经回荡,让这片佛国的苍穹之天,厚土大地,出现一个个佛文,连成一体,金光无量,璀璨绝伦。

    嗡嗡嗡……!

    佛国一跳,落入了如来佛主的后脑勺的金轮之上,被金光托着。

    “我携整个佛国的力量,就不信不能将你镇压!”

    如来佛主的千丈法身,瞬间暴涨,达到了三千丈,顶天立地,佛光照耀乾坤。

    一步迈出,便来到了人间。

    天庭之中。

    “众星神归位!”

    天帝下了法旨,位于天界的四万八千星神纷纷被牵引而去,落在了对应的星辰之上。

    “王母!”

    他转过头,看向了身边一直陪伴的王母娘娘,神色柔和了几分。

    “我坐镇太阴星!”

    王母点头而去。

    哗啦啦……!

    天帝伸手一划,空间裂开,从里面钻出一杆杆星辰幡,整整四万八千柄,散落身前,力量彭拜。

    “星空,才是天庭的根基!”

    “四万八千小星,三百六十五颗大星!”

    “四万八千星辰幡,都蕴含着对应星辰的本源之力,以之操作,可控这些小星辰,为我所用!”

    “可惜了那三百六十五颗大星,被楚阳给吞了!”

    “好在还有对应的星辰幡,勉强可以替代!”

    “去吧!”

    大手一挥,四万八千个星辰幡划破空间,落到了各个星辰上,被坐镇那里的星神接住。

    他又引出蕴含着更加磅礴气息的三百六十五柄星辰幡,散落星空,分别落在了原先的大星位置上。

    “众仙将,归位!”

    天庭中的众生,回归了各自岗位。

    他们催动法力,气息相通,根据复杂无比的大阵,交融一起,共同催动‘天庭’这件无上神兵,从万万年不动的地方,腾空而去。

    “天庭镇大日!”

    天帝端坐凌霄宝殿,催动‘天庭’,钻入了大日之中。

    太阴、太阳二星,才是星空的真正根本。

    一阴一阳,对峙相依,相互旋转,运行整个星空。

    “星空归一,我为主宰!”

    天帝站起身,神念透体而出,扫遍星空。

    整个星空被大阵操控,化成了巨大无比的太极图,太阴和太阳两大星辰,正好位于鱼眼之处。

    天帝也从凌霄宝殿中踏出,背负星空所化的太极图降临人间。

    人间也在一刻黑暗,可下一瞬,天帝和如来散发出来的神光,再次让人间充满了光明。

    人间百姓却没有任何感觉,他们早已被保护起来,暂时隔离。

    魔界!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吗?”

    六道魔尊杀心沸腾,“这又何尝不是我的机缘?”

    “魔界至尊,主宰地位,为了彻底的掌控权柄,先前魔尊就一直淬炼魔柱,到了我这一代,耗尽资源,整整淬炼成了八千一百根,正好成就归元之数!”

    “布置魔界灵穴之中,地脉节点,化成容天纳地归元阵!”

    “阵,起!”

    他站起身,张开了双臂。

    魔界大地各处,快速的出现了八千一百根柱子,每一根,都有八千一百丈高。它们各自喷吐魔光,气息交融,将魔界的法与理全部牵引出现,缠绕柱子之上。

    轰隆隆!

    魔界震荡,山峰崩塌,河流倒卷,就连无情海都掀起了无尽的波涛。

    这一刻,六道魔尊却犹豫了。

    “若是不超脱,反噬之下,我必死无疑!”

    “若不杀了楚阳,以他狠辣的心性,绝强的修为,掌控超脱之器,我也必然被杀!”

    “如今所为,反而有一线生机!”

    “那就不再犹豫!”

    六道魔尊跳跃出去,整个魔界,骤然收缩,化作一只魔眼,落入了他的眉心!他千丈的法身骤然一弯,似不能承受之重,周围空间,寸寸脆裂。

    过了许久,他才直起身子,惨白的脸色,恢复了红润,气息也开始暴涨,法身直达三千丈才堪堪停止。

    “此刻的力量,我感觉一巴掌能将包黑子拍死!”

    握了握拳头,六道魔尊极为兴奋,“这才是至尊应该有的力量!”

    他踏破虚空,降临人间。

    最后一个到来的是玄都帝尊,他平平常常,威势不显,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小觑他。第一次大劫前,道门可是最强横的存在,就连天庭都是道门所立。

    人间天穹之上,包黑子和楚阳也适时出现。

    “天帝背负星空,如来头顶佛国,六道头容魔界,当真是好魄力,好手段!”楚阳惊叹,“出乎意料之外,可你们就不怕,天庭坠落,佛国焦土,魔界泯灭吗?那可是断绝根基的事情!”

    “哈哈哈!”天帝大笑,豪迈干云,“你和包黑子誓要保人间,不会让道门、佛宗、魔界和天庭存在,是也不是?”

    “是!”

    楚阳点头。

    本来就是他的打算,没什么好隐瞒的。

    “你所行所为虽不多,却不难猜测!”天帝又道,“既然走到了对立面,你也势必要将我等斩杀,甚至连始源殿都不会让我们进入,可对?”

    “对!”

    楚阳再次点头。

    “你掌握超脱之器,又有无法无量的力量,哪怕我等联手,也必败无疑,如之奈何?我等又岂甘愿被屠?”天帝叹道,“我们有着永恒的生命,掌控众生,操控生死,高高在上,奴役八荒,俯视人间,唯一的野望就是超脱而去。”

    “可如今,你不但威胁到了我等生命,还断了我等的念想。”

    “既然如此,为何不拼一拼?”

    “若是胜了,进入始源殿,寻找超脱之法。至于天庭,至于星空等等,都可以重新塑造,只是耗费大量的时间罢了,算不了什么。”

    “若是败了,就是死亡!”

    “死亡来临,哪还管他什么天庭?什么宗派?什么人间?”

    “不过一切皆休罢了!”

    到了这个时候,天帝说出了心里话。

    眼前的局面,不生就是死。

    他们都帝级人物,彼此心态,也相差不大。

    “在你们心中,苍生万物,还不比你们自身的生命重要?陪伴你们的徒子徒孙,众多手下,你们就甘愿他们死亡?”

    包黑子愤怒道。

    “我们是大帝,唯我独尊!”

    天帝铿锵道。

    “舍我之外,再无他人!”

    六道魔尊背负双手。

    “我就是佛,佛就是众生,众生归一,成就真佛!”

    如来佛主从身下的金莲上站起,没有了慈悲,只有淡然,只有看淡一切的超脱。

    “大帝之下,皆为蝼蚁!”玄都道尊看着包黑子道,“你成就至尊之位的时间太短,还是难以改变以前的心态!如我等,高坐云端,俯视苍生,哪怕现在人间浩劫,亿万生灵死的只剩下百人,再过千年,依然会繁盛如今夕!”

    “怜悯他们,改变不了什么,救助他们,也改变不了什么!人间兴亡,不过云烟,百千之后,又是另外一个繁盛的时代。”

    “他们的恩怨情仇,七情六欲,那是属于他们短暂生命的精彩罢了,与我等而言,就如他们看到蚂蚁一样,没有什么区别!”

    “我等堂堂帝尊,岂能为他们牵绊?”

    玄都道尊淡淡说道。

    “之所以这样想,因为你们都不是人!”

    包黑子叹息。

    他们之间,完全是理念不同,相互对立,不可调和。

    众位帝尊错了吗?

    没有错,对他们而言,那才是生活常态。

    包黑子错了吗?

    也没有错,因为他曾经为人,有要守护的执念,那是根植于灵魂的不舍。

    理念不同,就形成了不同的道路。

    “为了人间蝼蚁,与我等走在了对立面,真的很可笑!”六道魔尊不解道,“人间如草,春夏秋冬,繁盛枯败,你守护了人间又有何用?百千年之后,又有几个记得你?”

    “如岳飞,当年为大宋皇朝抵挡妖魔,守护百姓,结果如何?被皇帝所杀,千百年后,虽有百姓记得,却已不将他当做英雄!”

    “一万五千年前,十万大山中崛起了蛮人一族,将神州中土攻陷大半,人类被当做两脚羊任意屠戮,当成食物吃下。当时的冉闵下了屠蛮令,才唤醒人类的血性,挽回灭种之祸,可到了现今,又有几个记得他?甚至在一些书中,他被评为屠夫,被说成是阻碍民族融合的罪人!”

    “十分可笑!”

    “这就是所谓的人性吧,善忘,虚伪,守护他们又有何用?”

    六道魔尊说的很缓慢,却让包黑子沉默,楚阳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