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32 邪教仪式
    这次研讨会活动对受到邀请而来的心理学专家们有很大的吸引力,因为,虽然像是三井冢夫这些人,也被称为心理学专家,但是,先不提他们的能力到底如何,首先,他们的学习、研究和生活都和相对远离学术领域,其自身的职业,也同样谈不上是职业人士。看看三井冢夫三人吧,三井冢夫更像是一个心理学爱好者,虽然也会在小范围的圈子里,展现自己的能力,充当他人的顾问,但在这个小圈子之外,却一直默默无闻;占卜师和健身教练正如她们对自己的称呼一样,一个是真正以“占卜”为职业,就如同流浪者一样居无定所,另一个则是彻彻底底的健身教练。

    研讨会找出这些人,对这些人进行初步调查,让他们参与活动,并用踏入心理学专业研究领域之类的奖励去吸引他们,但其真实的目的,当然并不是表面上这么正常。

    无可否认,得到研讨会的邀请,多少证明了这些非专业的心理学专家的潜力,而敢于参与研讨会的活动,并在经历了之前种种非同寻常的事件后,仍旧锲而不舍,也足以证明他们的心中,对成为一个真正富有名望的心理学专家有着极大的欲求。他们想要一次机会,于是才站在这里,而对风险进行评估,意识到这次研讨会活动背后的阴影,而最终选择放弃的人,则是一早就已经离开了。

    坚持到现在的人,其实已经无路可退。我十分清楚,就算没有暴风雨,他们也没有多大可能逃离半岛。另一方面,暴风雨的到来,也同样可以视为研讨会用以困住所有人的预谋——研讨会本身大概是早就能够预料到这场暴风雨的吧。

    借助对天气的预测。对半岛的掌控,以及多方面势力的支持,研讨会将这个半岛控制得固若金汤,而精神病院虽然才是神秘事件的核心地带,但就事件扩散的范围来说,研讨会是打算将整个半岛都化作战场的。已经发生的众多事件。其细节都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即便如此,直至如今,精神病院以外的半岛范围,仍旧算是相对远离怪异的偏僻地带,而奉命进驻精神病院的心理学专家,除了阮黎医生之外,竟然还有三井冢夫这样的人,可以在一段时间内避开风波的中心,这不免让人深思:这会不会是精神病院以外的半岛范围所面临的神秘事件。即将升级的一种征兆。而三井冢夫三人,乃至于更多的几人,重新回到这个别墅区,是否意味着,冲突的升级将会以他们为引信点燃?

    这样的想法,当真江出现的时候,在我看来,就已经变得确凿无疑了。所有人形江的出现都不会没有缘由。而人形江的存在,往往就如同磁铁一样。会将可怕的怪异,危险的神秘吸引过来,而同时出现在她身边的人,也将会和这些可怕的怪异,危险的神秘事件有着紧密的关系。

    这就像是在一出戏剧里,把剧目部分的主要人物凑在一起。借助他们彼此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推进整个剧目情节的发展。

    身为这样一个怪诞剧目中的角色,三井冢夫三人当然有着和其他人不一样的经历,而这些经历也将成为他们卷入漩涡的背景,也往往是让他们的遭遇更加离奇和危险的关键。

    他们。到底在精神病院里遭遇了什么?

    “跟我说说如何?”我对三人说。

    真江虽然仍旧缩在角落里,一副自闭出神的样子,但对她而言,这也算是常态了,并不需要太过担心。反而是三井冢夫看了一眼真江,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他看向真江的目光和看普通的精神病人是不一样的,我可以清晰感觉出来。这些心理学专家也已经在研讨会活动中接触过许多病例和病人,对弥漫在整个精神病院中,那种异常又不详的感觉,多少也应该习惯了,他们对待精神病人的态度,也应该更加平静一些。而此时此刻,三井冢夫由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极端恐惧,却如同浓郁的气味一样清晰可闻。

    他害怕真江。尽管在我看来,他们之所以可以离开精神病院,抵达这个别墅区,依靠的正是真江的力量。

    我可以理解他的这种恐惧,真江本来就是所有的人形江中,距离“人类”最远,也最接近“怪物”这一含义的存在。哪怕是我自身,也一直无法逃脱真江带来的恐惧感。尤其是在注视她的眼睛时,那种仿佛要被吃掉一样的恶意,就如同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样,时刻悬挂在脑门上。

    真江是美丽的,是精神病人,但也是可怕的怪物。她的可怕,不在于她多么不在意杀人,亦或者具备哪些奇奇怪怪的神秘力量,而是其本身的存在,仅仅是注视着,也会让人心生战栗。要问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所能找到的回答也仅仅是:“因为她就是江,是最终兵器999,虽然以人的姿态呈现,其本质却是体现怪物的可怕。”

    怪物是不正常的,超脱常识的,无法用人性去定义的,更不会遵守人类定义的秩序和道德,是真真正正的异类。

    真江就是最接近人的怪物,也是人形之中,最接近“怪物”一词含义的存在。

    哪怕得到过她的帮助,也会恐惧她,哪怕爱着她,也同样会恐惧她,哪怕她并没有展现任何有威胁的地方,也仍旧恐惧她——非要给这样的恐惧找一个理由,那也只能说,这就是人类基于自身存在,面对怪物所产生的本能反应。

    更何况,就我所了解的情况,哪怕真江什么都不做,也绝对不是“没有任何威胁”。哪怕救了人,也一定会引出更加充满恶意的状况。哪怕这些让情况变得复杂、异常而又危险的因素,都并非是她的本意,但她从出现的一刻起,就必然会带来这样的情况。

    因此,三井冢夫的表现是正常的。另一边。占卜师也对真江有着极大的抗拒,而一直都在主动忽略她的存在。反而是一直沉浸在重逢喜悦中的健身教练显得有些怪异。她虽然对目前的情况也同样有担忧的情绪,但无论高兴还是忧虑,其程度都太平常了,哪怕是面对真江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故意避开的小动作。她对待真江的态度。显而易见,十分冷静且理智,我甚至在她的身上,找不到太多的极端情绪,和三井冢夫拼命忍耐恐惧的情况,有着十分明显的不同。

    在这里的所有人中,让我觉得最不正常的,反而就是表现得最平常的健身教练。

    一如我所料,最后仍旧是健身教练陷入回忆中。对我讲述了他们在精神病院中的遭遇。

    三人并不是同一个研究小组的成员,他们被分配到不同的例诊病人身边,分别对不同的例诊病人进行里临床实习。而在例诊病人服用研讨会的药物之前,这些研讨会的活动都显得十分正常,所有人都自觉遵循活动要求,去完成自己最后的报告,以期这份报告可以通过研讨会的审核,让自己得以成为研讨会的一员。

    筛选的比率是未知的。研讨会并没有给出一个清晰的标准线,所以。每个人都必须做到自己的最好,必须竭尽全力,让自己做出的报告,拥有连研讨会都不能忽略的闪光点。而在这个短暂的时间里,他们既自由又安全。

    然而,正如我所料的那样。这样平静又充实,让人充满期盼和动力的日子,在例诊病人因为服用研讨会的药物后,就渐渐开始改变了。而这样的改变,同样是我可以理解。也同时是必然的。首先是例诊病人的身亡,让三个人各自的研究小组都产生了动摇,并且开始怀疑这种异常死亡背后的原因。他们开始调查,却没有想到,这些在他们自己看起来十分隐秘的调查,很快就被揭破了,并引来之后的种种危险。

    “例诊病人的死是有预谋的,是不正常的,他们虽然是精神病人,但也不应该这么莫名其妙就死掉。我当时在想,或许整个精神病院都有些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健身教练沉声说:“其实,我所知道的不少精神病院,都有虐待病人的情况,倘若这里出现了类似的情况,其实也并不会让我觉得惊讶,只是,有一些失望,我希望自己最后得到的工作,是光明正大的,富有善意的。病人的死,让我意识到,这里同样不是我的栖身之所,所以,我开始考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包括收集证据,以期在离岛后可以向世人揭发出来。我过于专注自己的想法,反而没能做好掩饰,所以,我对研讨会的调查就暴露了,在不知不觉中,就变成了九死一生的局面。尽管当时没有任何人攻击我,但是,这种危险的感觉,却一直挥之不去。于是,我逃走了。在路上,碰到了三井冢夫先生和占卜师。随后,我知道了,他两人也遭遇了类似的情况。为了尽可能保障大家的安全,我才提议回到这个别墅区。”

    “也就是说,其实你只是感觉到了危险,但危险并未降临?”“我想了想,问到:“所以,你根本就不清楚,精神病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错,我的确没有直接看到实例。但是,我仍旧相信,我的直觉是正确的,例诊病人的死亡,只是某种危险情况的开端,精神病院里发生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事情,这些事情也让精神病院无法腾出手来,而一直保持沉默的情况。”健身教练深吸了一口气,回答道:“相信我,高川,这个精神病院的那些恐怖传闻,绝非是平常人们对精神病人的排斥,而的确拥有黑暗的原型。我不清楚你是怎么跑出来的,但是,如果回去的话,一定会遭来厄运。”

    “据我所知,高川你是三个还活着的例诊病人中,还算完好的一个。”占卜师补充到:“另外两个例诊病人,虽然没有死掉,但也或多或少产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病情变得更加复杂了。如果你还在服用研讨会的药物,那就请立刻停下来。”这么说完,又看了一眼三井冢夫,说:“三井冢夫先生遇到的情况,比我们更加复杂,更加危险,也更加深入这个精神病院的黑暗,我想,你有权利听一听,因为,这很可能涉及到阮黎医生。”

    也许,占卜师是觉得,提到了阮黎医生,可以给我施加更大的影响力吧。但对我来说,这个消息其实有点儿过时。阮黎医生的危险早就在预料当中,所以,这样的话根本就不能对我产生刺激。我平静地“嗯”了一声,清晰感觉到,占卜师那仿佛要洞察我的内心的目光。

    “那么,三井冢夫先生。”我对这个陷入恐惧和躁动中的男人问到:“刚才你一直就很不对劲,到底是什么把你吓成这样?是我的妻子真江吗?”

    我提到真江,三井冢夫在露出恐惧的同时,也有些尴尬,结结巴巴地对我说:“不,不是那样的,怎么说呢,高川,我对真江没什么恶意,毕竟是她救了我呀。面对的是救命恩人,那么,无论有什么情绪,首先都必须忍耐一下吧。”

    “你的表情让这个说法没什么说服力。”我坦言说:“我知道,你在害怕真江,这种恐惧会让你产生一些负面的想法,但我并不是在责备你,而是想让你知道,你害怕她反而证明了你是一个正常人。”

    我的说法,让三人都有些愕然,他们的目光,在我和真江之间扫来扫去,片刻之后,仍旧是一知半解的表情。他们似乎很难理解我的这番话。不过,眼下的情况,无论他们是否可以理解,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

    “比起真江,我更希望听听你的经历,三井冢夫先生。我对你是否害怕真江,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如果你可以不因为这种恐惧而崩溃,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我说。

    “啊,啊——”三井冢夫张了张嘴巴,一脸纠结的表情,只能发出单调的声音,但很快,他就重整了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对我说:“真江是我的救命恩人,这是不争的事实。如果不是她,我早就被研讨会的人给抓住了吧。那些人简直就是疯子,不,疯子也没有那么可怕,他们是邪教份子,整个精神病院里的病人,都是他们刻意准备的祭品!”

    祭品?真是听到了熟悉的词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