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二九章 百万之军
    在张信看来,东四院固然是引狼入室,那北地仙盟与神教等人,也是自入狼穴。

    总之双方都不怀好意,不是好人,彼此之间充满着算计。

    不过随着东神山内生变,这场东四院平叛之战已再无悬念。

    双方也很快达成了有条件投降的协议,允许原属日月玄宗的四万二千修士投降后,加入幽都军。名义上虽非灵奴,可一切灵契都按照灵奴来处理。

    不过如他们能建立足够的战功,可以重新成为日月玄宗的正式弟子。可终他们一世,再没可能回归他们在东四院的家乡。

    然后是东四院,在外培养的六万三千道军。这些再无商量余地,被全数贬为灵奴,需得为日月玄宗效力五十年,又或者有足够的功勋。才可重获自由。

    考虑到一个神师的寿命,只有二百年,哪怕使用延寿之物,也不会超过三百,这几乎就是终生了。

    然后神月上师与源阳圣,左神孤三大天域,也都将付出代价。源阳圣重伤难愈,加上本身寿元也所余不多,将在数日之后,于录剑山的原址坐化。

    只需三年时间,那里就将再耸立一座天域灵山。

    神月上师则将背负奴契,为日月玄宗效力。因灵契对神师效果有限,日月玄宗并不敢让这位,帮助他们镇守魔渊封印,又或北海之畔。最终只能让此人,入驻黑杀谷,防御南面荒原中的妖邪,以及无上玄宗。

    这也意味着日月玄宗能够使用的天域圣灵数量,再增一人。

    且神月上师的实力也很不俗,本身不到九百的年岁,中品天域,并且拥有神宝一件,这是凌驾于庄玄照之上的实力。

    左神孤亦不能得自由,终其一生都得居住于‘无光海’附近,不得轻离,且需无条件帮助日月玄宗警戒太一神宗入境。

    随后还有一些手染同门之血,在东四院大肆诛杀异己之人,需得自裁谢罪,又或者由刑法戒律二堂处置。

    不过双方最终达成的协议,却让日月玄宗之内许多人,都极其不满。张信统辖的道军,也不乏喊打喊杀声。

    他们认为日月玄宗已稳据声势,东神山上院可以一鼓而下,没必要与这些叛逆妥协。

    可无论是巩天来还是张信,都没有理会这些叫嚣。即便天柱会议与长老会议,也火速批准了这份协议。

    他们现在如果强攻,固然能逞一时痛快,将这些叛逆尽数诛杀。可问题是,那些天域,那些法域,那些顶级神师,还是有各种办法逃脱的。这些人,会继续成为日月玄宗的死敌。

    且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了,很可能会导致东四院的民意,进一步与日月本山离心。甚至之前还心向日月玄宗的那些弟子,也会心生不满。

    而神月上师与左神孤等人之所以降服,其实也是以他们自己为筹码,为底层的弟子换取机会。

    此外最关键的,是此战之后,日月玄宗又多了四万幽都军,以及六万奴军可用。天域圣灵的数量,也增加到了十三位半。这岂非远比强攻更划算?

    而在东神山正式出降之后,巩天来就正式卸任了讨逆军督帅之职,转由张信继任。

    这是本山天柱会议的合议结果,全票通过。长老会那边,也同样没有半点阻扰。

    不同于他初来天东之时,这时候的张信,在日月玄宗内部已有着极高的声望。那煊赫的战绩,也足够使人放心。

    可以为日月玄宗镇守天东之人,除他之外,不做第二人想。便是此时张信军中的几位天柱,也没资格与之争夺。

    这位已是门内所有人等,众所公认的定海神针,擎天巨柱。

    此外天柱会议,也授予了张信,继续解决天东残余战事的全权。使得他有了号令所有东面八大上院,以及所有附庸宗派的资格。

    而在巩天来离去之前,又特意把张信找到了面前,准备耳提面命一番。

    “天东后续之事,你准备如何处置?”

    “这个简单!”

    张信笑了笑,回答也言简意赅:“步步为营,大势所趋。”

    巩天来目光微凝:“其实老夫,一直都在担心你这家伙的轻狂性情。怕你胜了这几场之后,就傲慢自大,不知道自己是谁,在天东盲目冒进,可如今看来,却是老夫想多了。”

    张信闻言则很是不满:“弟子一直以来,都非是轻狂,而是自信!”

    “也对!这确非轻狂,而是能装。”

    巩天来哈哈大笑,随后语声沉冷:“老夫如今对你倒是颇为欣赏,恨不得将你带在身边好生调教一番。不过无妨,等你返回日月本山,老夫会亲自与离师兄商谈此事的,想必离师兄也不会拒绝。”

    张信心中微寒,面上却不动声色:“希望真有这一日。”

    这个老东西,明显是打算从他这里找回颜面,他不会给这位机会的。

    这日之后,张信就开始以东征军总督帅身份,号令全军。而他首先做的,就是以龙丹为主帅,统领四万新近征召的‘幽都军’,以及四万玄宗道军,八万奴军,进攻七泉地渊。

    这是打算抄断魔军后路,可地渊魔国的统帅,消息也很灵通。在龙丹出兵的第一时间,所有魔军就都全数撤回。

    随后龙丹军中以及天芒山上院,总数七位掌握土系灵术的法域圣灵,开始修复地下石层。此举逼使地渊魔国的魔军,再一次后撤,返回地渊魔国。以免石层恢复,将它们的后路,彻底断绝。

    可谓是兵不血刃,就恢复了七泉地渊的封印。

    此后张信再次下达军令,抽调四万道军,前往神水山上院一线增援,以防备东天魔国。其余诸部则全速东进,与张信指挥的主力大军汇合。

    而此时张信辖下的主力,高达七十三万的庞大道军,已再次进入巨蒙山脉。总数六千八百艘战舰,张开一条长达一百五十里的翼面,往巨蒙山之东的方向推进着。

    “我们日月玄宗,许久都未有这么大规模的战事了。统辖近百万大军,天域圣灵九位,法域七十人,哪怕雷神简无敌昔年征伐天东之时,其统辖下的道军,也不过三十万而已。”

    独霸号的督战台上,原空碧神色异样的看着张信:“可如今统帅如此庞大道军之人,居然只是一位年纪不到二十一岁的灵修,真是不可思议。”

    这将是属于日月玄宗的传奇,如果张信真能讨平天东,那么哪怕这位未来,未能证就神域。他的姓名,也将被后世很多人谨记。

    “我更关心的是,北地仙盟准备如何应战。”

    张信神色百无聊赖的看着对面:“北地仙盟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没什么变化。”

    原空碧摇着头:“兵力倒是已经聚集了四十五万人,全数驻扎于连界山一线。不过他们内部的争论很激烈,在日月本山的使者,也在极力求和。试图说服本山天柱会议与长老会,以巨蒙山东麓为分界,从此两不相犯。”

    张信哑然失笑:“那么你们天柱会议,可准备答应?”

    “怎么可能?明明能扫平,为何还要在这时候收手?简倾雪的意思是,他们求和可以,北地仙盟却必须解散。并且对我宗赔款,献上十年岁入,以补偿我宗的损失。此外还需割出三十座灵山,交给我宗的附庸宗派。”

    原空碧说到这里,又‘咯咯’笑了起来:“我现在,其实很同情他们,守也不是,战也不是。虽还有数十万道军,却无所适从。”

    此时外界虽有传说,张信已将日月祖师遗下的七座大衍摘星阵阵盘用尽,可这是谁都说不准的事情。

    至少据她所知,两位护阵使护卫的四座大衍摘星阵盘,可都是处于完好无损的状态。

    此时北地仙盟如果固守一地,很可能被张信的一记‘火雨天灾’,一次解决。可如果分守各处,显然也是肉包子打狗,会给他们各个击破的机会。

    就兵力而言,北地仙盟一方本就不占优势。

    所以如今,哪怕军神临世,都没可能挽回北地仙盟的败局。

    而相应的是,张信虽是拖延了十几天,才正式进军巨蒙山东麓,可却已平复了所有的后患,从此后顾无忧。

    原空碧有时也猜测这家伙,是否故意如此。纵容北地仙盟聚集道兵,然后一网打尽?

    张信则面无表情:“那么无上玄宗与紫薇玄宗呢,还有东天魔国,最近可有反应?”

    “这几家,确实有联手干涉之意。”

    原空碧的目光,冷肃了下来:“东天魔国在神水山上院之南,已经增兵百万。无上玄宗与紫薇玄宗,也都已遣人北上。且不止是他们,南面荒原的十几位神魔,似乎也有反应,近日联系频频,似有暂时握手言和之意。所以宗门,其实希望总督帅能够尽早解决北地仙盟。”

    此时最让人忌惮的,其实是北漠荒原。无上玄宗与紫薇玄宗鞭长难及,东天魔国则未与日月玄宗接壤,此时虽是陈兵神水山上院,却是跨越三千里地域。

    只有北漠荒原,面积极大,最多可以聚魔军千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