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13章 马库斯家谁主事
    这可不是普通的火球术,时正夏天,普通的火球很可能轻易引起山火。

    但杜克的火球不同,大火球看似很巨大,一砸过去,这些僵尸均是瞬间勐烈的燃烧起来。

    灼热的气浪反冲过来,哪怕是远在十几米开外的雷诺和莎丽都下意识地举手遮挡。

    单单是这份威力,就足以比他们见识过的任何一个法师老爷都要强悍。

    很想多观察一下杜克这位神秘的年轻法师,可是僵尸上发生的状况很快便强迫着他们转回注意力。

    原本雷诺还想补个剑什么的,比如斩杀那些没被烈焰完全摧毁,仍在向他们扑来的活尸。

    僵尸不会有痛觉,如果真被一具熊熊燃烧的僵尸抱上来,那么他们身上的烈焰反而会成为坑死雷诺的致命武器。

    可是杜克的火球有着超乎想象的威能,火舌迅速将僵尸的肌肉烤焦碳化,使他们化成一团团人形的灰烬。

    无比诡异的是,每个僵尸在倒地之前,身上的火焰必定会熄灭。

    很快,一切归于沉寂。

    没有僵尸难听的咆哮,没有活死人未止的抽搐,甚至没有火焰啃噬尸体或者木质房屋的噼啪声。

    夏日的热风缓缓吹过,在林间发出阵阵恍若叹息般的声音。

    不管这个叫杜克的神秘年轻法师是谁,雷诺和莎丽很庆幸地看到活尸都被烧成了灰烬。

    对于莎丽询问他是谁,杜克没有回答。

    他的脸色很不好,曾以为自己回来得算早了,起码天灾军团没开始肆虐,应该没大问题,毕竟克尔苏加德十几年前就被杜克用计给虐了,连灵魂都被圣光消磨过。按道理哪怕还有诅咒教派,也应该不会太强才对。

    现在看来不是那么一回事啊。

    这完全不是诅咒教派弄点人体试验那种程度了。

    这应该算是天灾爆发了,即便还是初期阶段。

    突兀地,随风飘来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还有人被袭击?而且人数还不少!?

    杜克皱了皱眉,转头道:“你们保护好自己。”

    说罢头也不回,直接【闪现】离开。

    那是一个超过三十米距离的【闪现】,当杜克在三十米开外现出身形时,他似乎咒骂了一声,跑了几步,然后又是一个【闪现】。

    在雷诺两人的眼里,杜克已经是怪物一般的存在了。

    雷诺转头:“如果他前不久想对你的动手的话……”

    莎丽苦笑:“我怎么知道。不过,幸好他是站在人类这边的。”

    “我们现在怎办?”

    莎丽一面坚定:“跟上去。”

    “可是我们不是来……”

    “我们只是见习,命令并不是发给我们的,不是么?信仰圣光的我,无法允许自己见死不救。”莎丽展颜一笑,陪衬着她白雪一般的短发,那是一种雷诺一直为之暗暗着迷的圣洁。

    雷诺粗粗地擦掉粘在身上和剑上的恶心浆液,跟随者杜克消失的方向,向前奔去。

    他们没花多久便赶到了目的地。

    那是一个非常惨烈的战场。

    大道上,起码数百只僵尸在围攻一辆马车。马车应该属于一位高等贵族,因为除了高等贵族,不会有谁会拥有超过三十人的护卫队,以及一个魔法师作为保镖。

    这支护卫队看起来训练有素,可是敌我力量太悬殊了,如果不是从马车车厢里不停有一个个巨大的火球射出,护卫们结成的可怜圆阵早就被攻破了。

    即便如此,看到马车车厢上那纵横交错的巨大抓痕,就能知道其实马车防线也一度被攻破。

    一股寒气从雷诺的尾椎一直升到脑门。

    见鬼了!这可是联通达拉然和激流堡的主干道啊!自己昨天才从这里走过,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活死人的?

    唯一的庆幸是,车队被围攻的状况,因为杜克的到来,业已得到了最大的改观。

    三堵火墙在马车外面升起,每一个胆敢冲进火墙里的丧尸都会在几步之内被焚烧殆尽,成为一堆焦黑的炭块。

    尽管丧尸们那再熟悉不过的身躯依然不断向马车冲锋,然而一位高阶法师的援手,还是让马车的护卫队员大大松了口气。

    站在山岗上,杜克十指连弹,不停有火球雨点般洒向僵尸群。恰到好处的火球,每一发都让好几个僵尸瞬间骨渣四散。

    几分钟后,世界清静了。

    当降下了火墙之后,劫后余生的护卫们分出两人走过来,似乎想向杜克道谢。

    然而杜克却一个【闪现】,越过了那两个护卫,径直来到马车前面。

    他的突兀行动让护卫们顿时警惕了起来。

    这年头,世道不平。

    不是每个见死不救的家伙,一定是恶棍。

    也不是每个救你一把的人,必定是圣徒。

    残存的护卫们没有举起剑,可每一个人都是警惕地看着杜克。这些脸孔尽管年轻,没有一张是中年人面孔,但他们沉稳的气势告诉杜克,这里每一个人都上过战场,见过血。

    “这位……法师阁下!”看到杜克身上的麻布衣,领头的护卫长实在无法把杜克跟那些身穿华丽法师袍的高贵法师联系到一块。可惜,杜克强大的魔力,是不争的事实。所以护卫长尽可能地选择更为尊敬和婉转的措辞。

    杜克相当激动。

    对!没错!

    他离开艾泽拉斯世界足足十年了。

    十年虽说不上沧海桑田,但很多事物业已有了巨大的变化。

    好比莱恩国王的逝世。

    他不知道自己当初在这个世界留下的痕迹到底还有多少。

    眼前是一批隐去了标记的护卫,可是当他看到护卫身上在比较隐秘的位置,有他熟悉的徽记之后,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

    无视了紧张的护卫,杜克昂首阔步走到马车前,清了清喉咙。

    “故人来访!请问一下,暴风王国马库斯家族的主事人现在是哪位?”

    马车车厢里一片沉寂,然而三秒后,传出一个激动的女音。

    “本来是我,不过现在……是你了。”

    哈!?

    杜克还没反应过来,只看到马车的车门骤然被撞开,然后一个窈窕的身影如同飞蛾扑火一般,奋不顾身地扑倒了杜克。

    一面懵逼的杜克后脑勺跟黑色的土地做了一次糟糕的亲密接触。

    下一瞬,唇上传来柔软香甜的触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