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12章 你到底是谁?
    走在森林间那条不算太宽广的小路上,杜克心事重重。

    对!他回归了,可是他的状态却非常糟糕。别看他外表完好,实则玩星际穿越的苦逼,也只有他知道。

    他是一个人先回来的。

    不这样做不行。

    卡拉赞被无数空间裂缝组成的蛛网包裹在时空隧道的深处,除了他之外,根本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出来。阿莱克斯塔萨虽然可以变成人形,但是要传送她,所需耗费的魔力太过惊人了。

    而除了她之外,其他人都不擅长魔法,卡德加虽然强了很多,问题这位鬼魂法师是近乎地缚灵的存在,很难离开卡拉赞。

    最终被困了太久,杜克准备了很长时间后,还是一个人传送回来了。

    那是一段无比惊险的旅程,即便有系统精灵的辅助,杜克还是差点死在虚空里。毕竟往往很多时候,都必须在一秒钟之内让自己的身躯在超过音速的情况下高速变向三、四次。

    这活真不是人干的。

    但是回来后,杜克有两个严重的问题。

    一是他烧掉了很多魔法回路,粗略估计一下,现在他的力量大概暂时跌落到普通的辉月法师水平。不过给点时间他重组魔法回路的话,重新再冲到他在卡拉赞里一度达到过的半步曦日,应该不成问题。

    二是……系统精灵似乎沉寂了。怎么唿唤都没有回应。不知道是太阳风暴,还是空间磁场的影响,反正系统精灵暂时是跪了。

    这两者都极大地影响了杜克的实力。

    杜克一边走,一边询问着雷诺关于现状的事。

    尽管他唬住了雷诺,但雷诺还是尽量小心、有选择性地回答他的问题。

    通过雷诺之口,杜克好歹知道了几个比较重要的消息:

    洛丹伦在过去十年里不断对原有的奥特兰克领地进行蚕食,现在除了南海镇升级为南海城邦、拥有自治权之外,其余领土基本上尽归洛丹伦所有。只不过原本是奥特兰克王城的破碎岭,因为大量雪人的盘踞,在多次清剿不力的情况下,被洛丹伦所放弃。

    莱恩*乌瑞恩国王在黑暗之门8年被一个兽人剑圣暗杀身亡。此后,一直是安度因*洛萨作为摄政大臣辅助年幼的国王瓦里安,不过最近两年,洛萨因为身体不好,基本上是由伯瓦尔*弗塔根公爵作为摄政大臣。

    当听到雷诺说圣城斯坦索姆没事的时候,杜克又有点儿庆幸,这么说来,按照原来的史,阿尔萨斯应该还没堕落。这样的话,似乎事态还不是最糟糕的。

    只不过杜克追问阿尔萨斯的状况时候,却引起了雷诺更深的警惕:“你不是说对莎丽号称自己是山里的人吗?你这么关心阿尔萨斯殿下的事干什么?”

    杜克那个冤啊!

    面对这对未成年少男少女的警惕心,杜克相当无语。

    正当杜克想说点什么的时候,

    风中突然带来了可怕的恶臭。

    莎丽捂住了口,就连一副保护者模样的雷诺也好不容易才忍住呕吐。

    那是屠宰场特有的味道,带着一丝恶心的甜味不,不是那种新鲜血肉的腥味,而是腐尸的恶臭。

    杜克也太久太久没闻过这种味道了。

    唯有战场上掩埋尸体后,过上几天,才会有这种味道。

    腐烂的气味来自于林间小道附近的一间房屋里面。到底里面发生了什么,现在已经很明了了。

    莎丽转向雷诺,她脸色惨白但却坚决:“我得进去检查。如果里面有亡魂需要我去超度……”

    突然,伴随着死亡的毒气,一阵带着液体**声的恐怖尖叫充斥了整个林域,一些东西从屋子里面和后面以惊人的速度向他们扑来。

    没有犹豫,雷诺瞬间拔出了腰间的佩剑,颤抖着把剑锋指向来者。

    顺着剑锋的光芒,雷诺的目光直直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洞。

    尚未真正上过战场的雷诺,惊愕地发现自己完全不知该用什么反应来面对那个简直是会走路噩梦的东西。

    它穿着破烂的衬衫和工作服,拿着把干草叉当武器。以前它应该是个农夫,但那是它活着的时候,而现在明明是个死人,灰绿的腐肉从骨头上脱落,烂掉的手指在草叉柄上留下污秽的痕迹;脓包里流出胶状的黑色脓液。

    它嚎叫一声,黑色的嘴角淌出恶臭的唾液,莎丽惊叫了一声。

    这声惊叫似乎把雷诺吓到了,他呆了一下,差点来不及在被草叉刺中之前抡起长剑。

    好在常年的训练,让他的身体形成了战斗的本能。他还是刚好用他锋利的长剑把那草叉从活死人手中打落,随即回旋噼过去的长剑打横砍到了它的脖子里。

    失去韧性的脖子砍上去给予雷诺一种砍到**草堆的恶心手感,尔后,那个肮脏的脑袋一下子飞到了天上,从断掉的颈项断面上喷出的腥臭液体喷了雷诺半张脸。

    失去脑袋之后,那东西摔了个四脚朝天,再也没有爬起来。

    莎丽身为见习牧师,她使用了一记圣光法术,她尽管击倒了一具僵尸,然而取而代之是更多的僵尸。

    这已经远远超越了他们两人所能应付的数量。

    “莎丽,快跑!”雷诺惊叫着,尽管双手打颤,他依然选择了让女士先跑。

    就在此时,他们俩突然听见了“嗖嗖”声,连绵不绝的破风声。

    数不清的火束从他们身边飞过,轰到那些蜂拥而至的僵尸身上,火球爆裂开来,在把那些恶心的怪物炸飞的同时,空气中的恶臭中顿时多了一股焦肉味。

    刚刚嘈杂的怪物嘶吼声几下子就降低了九成,空气中最清晰的,就是火焰燃烧的噼啪声。

    远处,更多的活尸蹒跚着试图冲过来,雷诺和莎丽同时回头,只见十个小点的火苗在杜克修长的手指尖上稳定地燃烧,仿佛十朵无害的橘色花朵。

    下一瞬,那些火点唿啸着倾泻而出,变成水缸大小的巨大火球砸向怪物堆。

    三两下,数十个怪物就跪了。

    莎丽颤抖着问:“你到底是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