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二五章 惊人真相
    “尤记得昔年八屋山前之誓。”

    张信并没有正面回答,言语间也含着试探之意。

    八屋山是独属于他与司神命两个人的秘密,是他们崛起的契机与开始。叶若说,即便司神命恢复过来,也会丧失部分记忆。

    所以他想知道,自己的好友,还能记得多少过往之事。

    不过情形显然比他想象的要好,张信语声未落,就见司神命的身躯一震,显然是还记得此事。

    而随后这位,就直接进入了角色:“神教积累的实力很强,深不可测。我昔日之所以被他们暗算,是因暗中探查到,那神教之主,很可能是十二位天域中的一人。而且”

    他的语声微顿,目光复杂的看了张信一眼。

    “很可能是上官玄昊的师尊是么?所以你至死,都未将你查到的那些线索,通告上官玄昊?”

    张信微微一叹:“如果你能多一点信任,可能你与他,都会是另一种结局。”

    “我看过你给我留下的所有资料,显而易见,即便掌教归真子,也对你心有疑虑。否则不会让你,落到兵败广林山的下场。”

    司神命神色沉冷:“说这些,已经无济于事。关键是现在,我等接下来该如何行动?日月玄宗,已入危亡之境,我们剩下的时间可不多。我也知你近日在天东横扫了北地仙盟,威风八面。可你之后准备如何用兵?”

    “用兵?”

    张信的唇角微挑:“兵法有云,伤敌十指,不如先断敌一指。”

    司神命的眉头一挑,随后就一声笑:“果然不愧是我日月玄宗内兵法第一。那么你又准备让我做些什么?”

    张信这次却并没答话,反问道:“你感觉你自己,需要多少时间,才能恢复一身修为法力?”

    “如果是恢复到神师级,三五个月就可以。至于全盛,大约两三年吧?资源足够,你提供的那些古怪药剂,也有奇效。”

    司神命苦笑着答道:“不过以我现在的状态,显然是没法回到日月玄宗。”

    “我也不希望你回归,以如今形势来看,你我一明一暗才好。”

    张信笑了起来:“既然三五个月就可恢复,那么你现在,就即时北上如何?北海一带,有司空皓执掌,勉强还可应付。可天东这边,我手中实在无人,”

    “天东?”

    司神命微微颔首:“天东巨蒙,确实至关重要。据我之前探查到的消息,神教在天东巨蒙的根基极厚。在这边的教坛,至少有七十以上。不过,你能有多少人手给我?”

    “一个也没有!”

    这次轮到张信苦笑了起来:“你知道的,我现在崛起虽速,可根基不足。不过你如到这边来,资源管够,任你招兵买马。且我这里,也会尽量与你方便。我想此战之后,日月玄宗半年之内,都不会将我调回本山。”

    战后的日月玄宗,是必须要在他与巩天来二人中留一人镇守,直到小雷音山上院,以及可能的录剑山上院有了自保能力之时。

    可因问非天之故,这个镇守天东之人,只可能是他张信。

    司神命闻言不禁皱眉:“利用你掌握天东的权柄?这算是以权谋私?”

    “你不想我这边予以方便的话,那也可以的。”

    张信说到这里,神色肃然:“天东巨蒙,是神教的根基之一,这一战了结之后,我不希望他们能够安稳下来。”

    “我尽力而为,不过你别抱太多希望。”

    司神命对此事,倒是毫无推拒之意,也无畏难之心:“我昔年也有十几个旧交,一些旧部,我希望你能帮我确定他们的状况,其中有几人仍可信任。”

    “可以,我会在你北上之前,办妥此事!”

    张信答的极其爽快,这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过他对此却不报多少希望,司神命‘死亡’的时间在他之前,如今的部属旧交,能用之人应该极少。

    说起来这位之后也真够辛苦的,他现在没有半点人手给司神命,在天东的藏身地,招揽人手等等一切都需这位亲力亲为。

    接下来,还得对抗在天东拥有千万教徒,至少六十位顶级神师战力的神教。

    不过他相信现在自己身边,就只有司神命能做到这件事。

    “然后就是你了,绝不可这时候倒下!”

    司神命目注张信,眼现锐利之色:“尤其要小心神尊与问非天!”

    在他看来,张信在天东,固然是所向无敌,横扫一切,声势一时无量。可这也同样使其,置身于极度危险的境地。

    “我明白的,多谢好友提醒!”

    张信的神色悠然:“所以我不是说过?伤敌十指,不如断敌一指!”

    随后他又语声一沉:“现在也该我问你了,你可知道,那要夺占你身体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历?”

    ※※※※

    结束与司神命的通话之后,张信依然是喜不自胜,脸上洋溢着笑容。

    不止是因司神命,还有上官彦雪。后者不但为他炼制出了他一直想要的灵装,在另一项工作上的进展也很喜人。

    估计再有五六个月,他的小魔犀吞天,就可以拥有那件以十八级雷角魔犀遗骨为材料的神宝。这将使他,再不惧任何上位天域之下的威胁。

    唯独司神命最后跟他说到话,让人心惊不已,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好心情。

    如今各方面都很顺利,形势虽依然恶劣,可却远非是以前那样,让人看不到希望。

    若儿也为张信的好心情而惊奇不已:“主上的心情很好哦喵,这个司神命,这么重要么?”

    “当然高兴,司神命之才,可不逊色于白帝子。”

    张信笑着回应:“我如果有什么意外,估计他是唯一能继承我遗志之人。”

    “遗志?”若儿扁了扁唇:“才不会有什么遗志呢!主人你是不死的。现在若儿对主人的脑磁场图还有身体的dna构造图,都在时时更新哦喵,也就是换一具身体的事情。”

    “我们灵师手段奇诡莫测,针对人灵魂之法,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我上次能够将元神出逃,实是侥幸。”

    张信摇着头:“我自然不愿死的,可如果我真有什么万一,若儿你可去寻司神命,全力帮他。”

    若儿却不答话,只轻哼了一声,神色郁郁,似乎是对张信的言语极其不满。

    而此时张信,又把目光转向了旁边瘫坐着的那个少女,目中现着复杂之色。

    这次暗堂与外情司的效率极快,仅仅两个时辰,就已帮他调查清楚这女孩的背景。结果此女的身世与经历,远比他意料的还要悲惨些。

    此女名唤蔺初夏,本出身于巨蒙山脉之东,岳林山的一个小型散修家族,然而在二十二年前,天罗宗大肆扩张,将岳林山据为己有。而此女的族人,大多都在后续的抗争中,死于天罗宗之手。只有资质平平,不受宗族重视的其父,携带子女与寥寥几个族人逃脱。

    十年之后,此女之父侥幸获得了一件奇宝。并依靠这件宝物之助,修至到五级神师境界,并有望突破法域。

    可此时他们,却再次被天罗宗盯上。其父愤而反抗,期间与其长子联手,怒杀天罗宗二十余人。可最终的结果,还是逃不过被天罗宗擒杀之局。

    当时年仅十六岁的蔺初夏,也被天罗宗擒下,随后就被发现,她有成为‘天罗雷鼓’器奴的资质。

    于是在天罗宗的威胁利诱中,此女与天罗宗达成协议。蔺初夏自愿成为‘天罗雷鼓’的器奴,天罗宗则饶过蔺初夏兄妹的性命。只因神宝之奴,必须全由自愿,在‘炼制’的过程中,哪怕有一星半点的反抗,就可能导致功败垂成。

    可问题是天罗宗,根本就没有遵守约定的打算,也有无数的办法,绕开灵誓。欺瞒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女孩,可谓轻而易举。

    “这个小女孩,好可怜的。我能够想象到她承受的痛苦,脑神经都要扭成麻花了喵,连续几年这样的折磨,正常人多半会痛疯掉”

    叶若嘟囔着说道:“还有那个天罗宗,也好可恶。既然都答应她了,为什么要出尔反尔?她现在得遭多大的罪啊?这样都不肯放过他的家人。”

    “这是她太天真!天罗宗可肃来都不以信誉著称。”

    张信摇着头,心想换成是日月玄宗,也没法容许杀害自己仇敌之人,继续逍遥苟活的。不过他们日月玄宗,到底还是有些大宗气魄,既然一定要杀人,就不会做出欺人之事。

    随后张信,又语声一转:“那么你可找到了助她摆脱这件神宝的方法?”

    他倒不是大发善心,而是此女对他有用。雷灵体极其罕见,加上天脉元体,此女已有了问鼎超天柱的资格。

    此外这蔺初夏本身的修为,也已很不弱,如今二十八岁,却已是三级神师。天罗宗为培育这器奴,应该是下了不少本钱的。还有蔺初夏的战境,也应该到达了第六战境‘人器一体’,这是成为器奴的条件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