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19 交涉失败
    不知名的意识行走者在三级魔纹使者的意识中开辟了独属于自己的房间,我在这里看到了铆钉和约翰牛,这两人不是意识行走者,所以,他们之所以可以出现在这里,哪怕仅仅是一个“幻影”,也大概是这名意识行走者的能力吧。我在很早以前就有想过,有这么一种可以同时连接多人意识,并将被连接者的意识也相互连接,构成一个意识态网络的意识行走者,而能够在nog队伍中看到这样一个意识行走者,也不算是什么出人意料的事情。

    nog拥有庞大而及时的情报网络,这是我愿意和他们交谈,而不是总因为双方的立场冲突,而一直将对方视为敌人,一上来就不死不休的原因之一。和什么人交谈,和什么人较好,对什么人另眼相看,哪怕是站在敌对的位置上,也可以抱以温和的态度去对待,这种种取决于相当复杂的因素。我不打算在这里剖析自己的内心,但没有在看到眼前之人的第一时间就发动攻击也是不争的事实。

    我不认为站在对面的人是朋友,但很显然,其实我也不愿意和他们成为敌人,并非是力量大小的问题,而仅仅是过去末日幻境中的友好,一直延续到这个末日幻境中。当然,如果真的必须动手,我觉得自己没有任何心理问题,我同样可以说服自己,可以找到更多的击杀他们的理由。

    那么,既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开战,就来谈谈吧。

    “我不会放弃阮黎医生。”我的声音不大,但我觉得,自己的意思足够坚定,而对方如果没有听出来。那一定是假装的,“nog的行动牵连甚大,我想,为什么不再找一找新的可能性呢?”

    “你是在说反天门计划?”意识行走者显然比其他人知道的更多,在如今的nog队伍里,他也应该算是一个说得上话的人吧。铆钉和约翰牛留下他和我交谈,或许正是因为他有这个资格。他说的“反天门计划”,让我有点儿兴趣。毕竟,“反天门计划”听起来和“天门计划”有关联,我已经和“天门计划”打过很多次交道了。

    “反天门计划?”我重复了一次,“和天门计划有什么关系?”我知道天门计划是什么,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它是玛尔琼斯家为自己的势力制造一个“圣地”,进而篡夺末日真理教主导权的计划。而在这个末日幻境中,它是将特殊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瓦尔普吉斯之夜”改造为中继器的计划。整个计划,也是一个已经被验证的,必然可行的过程,从末日真理教到五十一区,再到网络球,所使用的都是这个计划的改版,差别只在于细节方面。

    所谓的“反天门计划”比“天门计划”多了一个字。顾名思义,我大约可以猜测到这个计划的由来和目标。如今各方神秘组织默契推动的,大概就是这么一个计划吧?

    “纳粹已经拥有一个完整的月球中继器,因此,他们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进行了改造,这个改造过程,是通过修改天门计划进行的。才导致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和其他中继器的差别。他们将这个中继器当作消耗品,因此,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构成相对其它中继器来说相当不稳定,而且不纯粹,充满了他们故意塞进来的杂质。我想。通过对眼前这个中继器世界的了解,您也应该清晰感觉到了。”意识行走者坐下,他的屁股下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一张椅子,在他身后的另一人伸出手,手中出现一杯果汁。他将果汁递到意识行走者嘴边,让他可以含住吸管。

    意识行走者大大吸了一口果汁,杯中的果汁下降到三分之一左右,又重新上升填满。他发出惬意的叹息,才继续对我说:“以上说的,都是结果,而原因当然是,纳粹在拉斯维加斯中继器上施行的天门计划本就是不完全的,因为其目的,而打了太多的补丁。天门计划本身是完美的,但这些补丁却不完美。嗯,我想您应该明白我的意思了,高川先生。”

    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所谓的“反天门计划”很可能就是利用这些“不完美的补丁”,进而反转这个带有浓重目的性而变得不完整的天门计划,只要天门计划被反转,中继器自然会崩溃,于理论上,会进入原初状态,也就是所谓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纳粹于这个中继器的权限也将不存,只要在战胜纳粹之后,重新执行天门计划,就可以得到暂新而完整的中继器。而且,先不论这个理论上的情况是否可以做到,但是,既然提出了这个计划并由各方神秘组织默契执行,那么,第一阶段,也就是侵入“补丁”,反转天门计划,削弱乃至于消除纳粹对这个中继器的权限,应该是有很大把握可以做到的。

    纳粹之所以在这个中继器无人可敌,无论各方神秘组织发展得如何壮大,只要在这个中继器里,就仍旧要夹着尾巴做人,就是因为纳粹对这个中继器的控制权。理论上,倘若纳粹拥有对这个中继器最完整的权限,那么,要消灭已经位于中继器内部的我们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如今各方神秘组织仍旧没有被纳粹彻底剿灭,不仅仅是策略上的出众,反过来也证明了,纳粹的控制权不完整亦或者,他们被某些事情拖住了脚步。

    在所有的猜测中,纳粹仅仅是纯粹将这个中继器当作消耗品,并于此时处于消耗状态,而无法抽出更多的精力来应付各方神秘组织,是较为美好的猜测。而各方神秘组织的行动,大约也是按照这个猜测来制定的。正因为是猜测,所以,并没有完全的把握。

    不过,至少在目前来说,“反天门计划”的执行仍旧在掌控中。就我观察,纳粹不能说没有察觉到。然而,最强战斗力之一的异化左江,仍旧如同昙花一现,很难说,他们到底有怎样的想法,亦或者。真的如那个美好的猜测般,他们的计划已经占用了他们太大的精力。

    “天门计划是需要祭品的。”我说:“反天门计划也当然需要,我可以理解,但是,核心怎么办?天门计划最核心的那部分,不是每个人都能承担的,反过来说,你们想要阮黎医生的原因,我也可以理解。可你们又如何确定。阮黎医生就是那个核心呢?在核心环节上,一旦出现差错,就没有任何补救的办法,哪怕你们真的瞒过了纳粹,纳粹也会在你们失败后立刻反应过来。你们不认为,这是十分冒险的事情吗?”

    “没错,这就是一场九死一生的赌博。在参与这个计划之前,nog就已经说得很清楚。这是极度危险,可能会全军覆没的行动。”意识行走者摊开手。笑了笑说:“瞧,因为他们没有隐瞒,所以,我们都是带着觉悟而来的。高川先生您的话,一定可以理解吧。”

    我点点头,说:“可以理解。但是,如果可能的话,还是更谨慎为好。还是那句老话,我不会放弃阮黎医生。”

    “知道吗?我们并不是相信阮黎医生,我们相信的是您啊。高川先生。”意识行走者的笑容收敛,认真地盯着我说:“正因为您如此坚持,所以,才让我们更加相信,阮黎医生就是那个核心。尽管表面看起来,高川先生您不务正业,只会和一群幻影过家家酒,但是,反过来想想,高川先生您的出现是如此神秘,而且本身素质也超乎寻常,一点都不像是不务正业的人。所以,我们更愿意相信,您所做的那一切,都是有目的性的,而且,为了掩饰这个目的性,您做了不少掩饰。”

    顿了顿,意识行走者凝视着我,一口气吸完杯子里的所有果汁,才一字一句地说:“您是如此自由潇洒,看似是被迫卷入事件中,但其实,您已经完全跳出了当前所有的局势,您就像是在玩一场早确定了结局的游戏,仅仅是在享受游戏本身。正是因为,您把握了最关键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就是阮黎医生。”

    他说的大部分都对,但是,我并不喜欢“自由潇洒”和“玩游戏”的说法,因为,我清楚知道,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而在那样的敌人面前,自己一点都不自由潇洒,也没有任何游戏可玩。我不过是一介濒临死亡的病患者,而所做的一切,仅仅是为了拯救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我被迫面对绝望和死亡,面对一点点逼近的末日,被迫去注视自己所爱的人的伤痛,一点都不觉得开心,唯一能够歇息的日常是如此短暂,被一大堆猜不透,想不明白,仿佛逻辑怪圈一样的东西困扰着,一思考就觉得头疼,却又无法让自己停止思考,这些难道都可以视为游戏的乐趣吗?

    我很清楚,哪怕这是一场游戏,主角也不是自己。

    “我没有在玩游戏。”我用同样的语气,冰冷地注视着大放厥词的意识行走者:“很遗憾,你们猜错了本质,我也只是被游戏娱乐的对象而已。”

    “很好,这又是一个新情报。”意识行走者咧嘴一笑,仿佛之前的话和态度都是放屁,但是,我不觉得,他的内心真的只有这样的想法。他看起来是多变的,仿佛将自己真正的态度,隐藏在表面的放肆下,但是,谁又清楚,这种表现是否才是戴在他脸上的面具呢?我对意识行走者有着比他人更多的了解,所以,反而不觉得,眼前这副表现的意识行走者,就是他真正的姿态。

    “可以告诉我吗?高川先生,谁才是游戏娱乐您的人?”意识行走者的笑容敛去,平静地对我说:“您的话告诉我,其实您是知道这个幕后主使者的。您是因为那个人的力量,才从原来的高川先生体内分裂出来的,对吗?”

    某种意义上,大部分正确。不过——

    “那可不是人啊。”我同样平静地回答道:“那是怪物,所以你们才看不到它,它可以在任何地方,也可以不在任何地方,但是,我感肯定,所有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它的观测中。”

    “喂喂,高川先生,您该不是想说,是神站在您的背后,然后神主导了这一切吧?”意识行走者就像是听到了最荒诞的说法,“别这样嘛,高川先生。为什么这么顽固呢?还是您真的愚蠢到,真的存在这么一个神明或恶魔?”

    “不,所以,我已经说过了。”我并没有被他的态度激怒,反而,那夸张的表现,让我之前的情绪起伏完全平静下来。我已经确定了,他的所有表现,只是在对我进行谈话上的诱导而已,“那不是神,也不是恶魔,仅仅是怪物而已。但是,正因为是怪物,所以,无法进行揣测,也就没有任何情报可以泄露。如果你们想知道我为谁做事,亦或者,我为什么要独立行动,那一定是无意义的行为。”

    “……我之前就想说了,高川先生。”意识行走者的声音变得冷漠起来:“为了礼貌,所以才称呼为您。但是,你的态度真是太傲慢了。什么叫做无意义的行为?这不过是你的衡量标准而已。”

    “是的,是我的衡量标准。”我承认这一点,“我以我的准则去思考,去采取行动,去交谈,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所以说,这就是你的傲慢啊,高川。”意识行走者的态度急转直下,说:“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样的人。人生在世,是不能只用自己的准备去思考,去行动,去交谈的,会这么做的人,不是无知的幼儿,就是中二病患者。你真的不会体谅他人,将心比心,对照他人的准则去处理问题吗?”

    “我也很讨厌你呀,意识行走者。”虽然他的说辞很激烈,但仍旧无法让我的情绪波动起来,我平静地回答他:“我当然会将心比心,但是,我所面对的问题,就算将心比心也没什么用,反而,只能祈祷别人能将心比心地体谅我。我也有自己的立场,有自己必须这么做的原因,我说了实话,可你们并不相信,不是吗?”

    “主导一切的是怪物?一个不可战胜,全知全能的怪物?”意识行走者冷笑起来:“我可不觉得这么荒谬的东西是大实话。好了,我已经明白,你是不可能改变的,我们也不可能谈到一起,所有的合作,到最终也只会成为敌人。那么,再碰面的时候,我们就是敌人了。”

    “真是的……”我的心情不由得惆怅起来,“其实,我一点都不想成为任何人的敌人,我想要许许多多的朋友,想要成为拯救全世界的英雄,但到头来,全都是不切实际的现实。”我认真地和意识行走者对视着,对他说:“虽然,现实是如此残酷,但是,人却要在接受这种残酷的同时,对可能性抱有美好的梦想呢。所以,也许在下一刻是敌人,但我仍旧相信,在未来的某一天,我们会仅仅是陌生人,亦或者,成为朋友。但在那之前——”

    我向前一步,速掠展开,霎时间来到意识行走者的身后。

    “我要抓住胜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