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710章 我杜汉三又回来啦
    恰好,在布瑞尔角斗场的地窖中,奥格瑞姆也在问着古伊尔类似的问题。

    “还记得我问你的三个问题吗?”

    “记得。你问的是‘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你要到哪里去?’。”古伊尔声音沉稳地回答着。

    “那,问题的答案,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古伊尔的话语声铿锵有力。

    “说。”

    古伊尔霍然起立,口中的兽人语带着恍若风雷般的威势:

    “我是古伊尔,伟大的霜狼氏族酋长杜隆坦和强大女战士德拉卡的儿子!”

    “我来自黑暗之门的对面,人类所说的德拉诺星球!”

    “我要率领兽人同胞,摆脱人类的奴役,前往一个可以让兽人休养生息的地方。”

    墙壁的另一端,奥格瑞姆激动地同样站了起来,他跟古伊尔背对背,就隔着薄薄的墙壁,他仿佛能感受到从古伊尔背后传来的温度透过墙壁,直抵他的心窝。

    “很好!很好!如果杜隆坦和德拉卡能看到你如此英武的一幕,他们一定会很高兴的。”奥格瑞姆大感欣慰。

    “我的回答,跟你说的那个杜克*马库斯有关系吗?既然他是如此重要之人,为什么我在洛丹伦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听过他的名字?”

    “因为他的名字,在洛丹伦里,是个禁忌……”奥格瑞姆花了足足一个小时,将杜克如何用一系列手段摧毁了部落的攻势,以及把联盟和洛丹伦、杜克与泰瑞纳斯国王的微秒关系,向古伊尔详细解说了。

    古伊尔皱着眉:“如果这个杜克真的是如此恐怖,那么他的确会是我们部落重生最大的障碍,但你不是说他已经失踪十年,被联盟定义为战死者了么?为什么我们还要顾忌他?”

    奥格瑞姆叹气:“有些人活着,但他已经死了。比如泰瑞纳斯*米奈希尔。好似他这样的老煳涂,我都可以收拾。然而有一种人哪怕死了,也比活着更恐怖,这种人指的就是杜克*马库斯。”

    奥格瑞姆的目光似乎穿透了黑暗的通道,穿过了无边的苍穹,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峥嵘岁月。

    良久,他才说道:“倘若只是一个洛丹伦,那么只需把我们的同胞救出来,光凭我们这些人都足以颠覆这个国度。但是加上东部王国大陆的南部就不同了。那是完全另一个更高层次的世界。”

    “更高层次?”

    “你见过洛丹米尔湖的帆船吗?”

    “嗯。”

    “你可知道,现在南部大陆用的,都是船顶上冒着烟气的什么蒸汽式轮船?你知不知道,南部大陆可以把一万名士兵用比马还快的速度,一日一夜运出千里之外?你知不知道,人类最锋利的长剑,他们可以一小时做一千把?还有那足以毁灭一个小山头的火炮……”

    古伊尔沉默了。

    “这就是那个名为杜克*马库斯的男人,为整个艾泽拉斯世界带来的新东西。”奥格瑞姆显得颓然:“我的身躯还没老,但我的脑子已经跟不上现在的新事物了。我只知道,如果按旧的方式去抗争,去争取自由,只会给兽人,给部落带来真正的毁灭。所以我把希望寄托在萨满先知预言中的你身上。希望你能带兽人摆脱这个残酷的命运。”

    “我会的!”古伊尔斩钉截铁:“还有什么建议吗?”

    “大体上按照你的想法去做吧。我最后一个建议来自于当初劝我保住你的那位萨满大人他希望你在正式举起反旗的那一天改名为‘萨尔’。”

    “萨尔!?”古伊尔有点疑惑。

    “那是我的手下把你从另一个奴隶营调换出来时的名字。是郭霍尔顿领主布莱克摩尔给你起的名字。”

    “为什么我非要用一个人类奴隶主给我起的名字不可?”古伊尔有着难以言喻的愤怒。

    “因为这是一个命运中的名字。代表着你从人类身上学习到的知识,代表着你跟人类文化的融合,也代表着属于你的真正命运。”奥格瑞姆的声音变得无比郑重:“相信那位大人吧。如果不是他付出巨大牺牲,你已经被杜克在十三年前派来的杀手给灭杀了。唯有回归命运,命运之神才会庇护于你。”

    “好吧,我同意了,从今天开始,我的名字就是萨尔!”古伊尔,不,萨尔朗声回答。

    “很好,你将来不会后悔的,杜隆坦的孩子。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知道兽人永不为奴!”萨尔紧紧握住了手中的战斧。

    同一时刻,出现在雷电中的那个年轻人一副腰腿酸痛的样子,他艰难地站起来。

    “尼玛,我居然成了阿诺施瓦生力啤了。”青年四处张望:“唉,幸好四下无人,否则我绝对要被当成变态了。”

    他一试图行动,第一个动作就打了个踉跄,差点摔倒。

    很显然,他有些不适应自己的身体。

    “我的身体……”低头一看,嗯,自家神剑还在,即使不用测试都知道正常……

    尼玛,风吹鸡蛋凉啊!

    既然功能正常,其它测试可以忽略了。

    不!

    呸呸呸!

    反复检查,他终于确定自己身体竟然完好无损。

    他又惊又喜,苦逼了不知多久,终于成功回到艾泽拉斯。就算是经无数次险死还生、见过无数风浪的他,也都不由一时间有点小激动。

    最终,他深深地唿吸一口气,大吼道:“哈哈哈!艾泽拉斯!我杜汉三又回来祸害你啦”

    一时间,天空中电闪雷鸣,似乎艾泽拉斯听到之后恨不得立马把这个祸害给噼了。

    嗯嗯,说笑,这其实是空间传送的余波,余波哈!

    对!

    他就是人见人恨,花见花谢,车见车爆胎的大帅逼杜克了。

    深深地唿吸一口艾泽拉斯的新鲜空气,经了残酷跨宇宙远距离空间传送的杜克,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现状。

    尼玛,我的魔法回路烧了好多。

    沃日,我的储物袋完蛋鸟。

    握草,我还是裸奔呢。

    “不行,考虑那些之前,先洗洗身上的灰尘,难受死了。”暂时不敢用魔法的杜克,屁颠屁颠地跑到不远处一条小溪里洗澡去了。

    正当杜克洗白白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声轻响。

    杜克转头看到一个少女正惊愕地看着自己。下一刻,杜克恶人先告状:“你偷窥我洗澡干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