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二四章 好友归来
    张信攻打小雷音山的过程,完全乏善可陈。

    之前那场大战,雷音斋的两万八千道军,置于联军的右翼。在大战的过程中,是损伤最少的。

    不过当原空碧将联军的中军凿穿之后,就完成了一个回旋,掉头直击联军右翼的侧后,此时洛河宗灵阳子指挥的左附军也开始发难,使得雷音斋的道军,在前后夹击之下,损失惨重,灵师战死率高达六成。

    而整个雷音斋能战的道军,也不过才四万出头而已。

    总之这雷音斋,可能是认为自身,并没有抗拒日月玄宗大军的能力,也可能是顾忌张信的摘星术。

    当张信发令攻山之时,这小雷音山内,已经人去楼空,山内已经一个人影都见不到。

    值得一提的是,雷音斋明显是已做了摧毁小雷音山的准备。可惜的是,日月玄宗一方进军的速度实在太快,这一战也结束的太早,雷音斋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完成。

    不过这也提醒了张信,在占据了小雷音山之后,就即时传令分兵,以攻打雷音斋辖下的各处灵山。

    雷音斋在巨蒙山内算是大宗,尽管比不上北地仙盟的内八宗,可也有天域灵山二座,法域灵山十七座,算是一家二等宗派。

    日月玄宗占领此地,只需数百年时间,就可以拥有一家实力雄厚的上院。使上院的数量,增至二十七座。

    “传本座军令,即日起雷音斋上下一应人等,生死勿论!并联系本山,请考功堂尽快制定通缉赏格,建议赏金从重。”

    “向天柱会议与长老会呈文,请求尽快筹备雷音山上院与录剑山上院,并派遣相应人员管制”

    “并向宗门呈请,在北路讨逆军占领范围内举办汇灵班,招生数量十万人,并提前举行一次入门试,参与者的年岁,则需在十二到十四之间。入门试之后,一应入选者进入汇灵班修习,等到灵能稳定,再决定内门与外门人选。”

    “命外情司与暗堂,在小雷音山与录剑山地域内,全力宣扬雷音斋与录剑宗在水源中投毒一事。”

    随着张信的一系列军令下达,原空碧看张信的眼神,越来越显古怪。

    她心想那些年纪不到十四岁的少年,灵能都没能稳定,对宗门而言,是毫无价值的。张信此举,只会损耗日月玄宗大量的资源。

    可从长远来看,这是很划算的。

    十二岁到十四岁的少年心性未定,很容易受到长辈的影响。在这时将他们收入到汇灵班内教导,可以最大程度,隔绝那些对日月玄宗仇恨的言论。

    至于宣扬雷音斋与录剑宗投毒之事,则是让那些升斗小民明白,今次这二宗之劫,罪责不在日月玄宗,而是这两家咎由自取。

    所以张信的一应军令,都是极有远见的。可以使得未来的雷音山上院与录剑山上院,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东四院的前车之鉴。

    这哪里是一个性格轻狂跋扈之人,能够想到的?

    “继续救援录剑山附近的灾情,告诉他们,务必尽心尽力。如果物资人手不足,可向周围附庸宗派求援”

    当张信说到这里时,却忽然语声一凝,眼神微变,随后才继续说道:“此外全军在此,休整半日!各宗赶来的援军,可继续编制为东西附军,与前后附军,每一军的数量,不得超过五万人。一应附从军殿主与军主的人选,都交由原师姐负责筛选。”

    说完之后,张信就从帅座之上起身,直往督战室的门口行去:“今日就到这里,各位可以散了。”

    原空碧有些奇怪的看着张信的背影,猜测这位为何匆匆离去。不过当她想到张信已将他该处置的事情,都安排的差不多,也就微摇了摇头,收回了注意力。

    她接下来,也没时间去管这家伙。这位师弟给她安排的任务,稍微有点多,不过这正合她意。

    当张信回到自己的舱室,就直接吩咐叶若:“可以开始了。”

    随后他就微一拂袖,使无数的细碎零件,洒落在地。此外还有大量的纳米蜘蛛,在叶若的操纵下,将这些零件拼装在一起。

    仅仅须臾之后,就有一个奇怪的仪器,出现在张信的眼前。下方大约是一个长方体,上面则像是倒立起来的伞。

    这是所谓的信号增强器,可以使他接到来自八千里外,天芒山分基地附近发出的中转信号。

    随后片刻,就有一个少女的投影,出现在了张信的眼前:“好久不见了,苍天狂神大人!”

    这少女正是上官彦雪,只是即便有了信号增强器,出现在张信眼前的影像,也极其的模糊。

    不过只要能说话就好,影像清不清晰,倒是无所谓。

    张信的眉头一挑:“苍天狂神?你在说我?”

    上官彦雪笑着颔首:“这是你新近的称号之一,最近大人在天东一带战无不胜,名震天下。即便我这个潜伏隐遁之人,也有听闻呢!”

    “又是苍天,又是狂神的,倒也恰如其分,听起来蛮霸气的。”

    张信失笑,随后就凝声问道:“你急于联系我,可是那件东西,已经完成了?”

    “幸不辱命!”

    上官彦雪说话时,将一枚玉佩引至到了身前:“跟据你提供的图纸,打造出来的灵装。不过这东西,现在只是理论上可以使用,具体如何,因没有试用之法,我没法确证。”

    张信的眼神,不禁微亮。对于上官彦雪展示之物,他期待已久了。

    “这点倒不用担心,只需你是严格按照图纸炼制,那就一定有用。毕竟我日月玄宗,已经有人成功炼制出了几件。”

    “那么稍后,我就让人给你送过去,不过这只是今天我联系你的缘由之一。”

    影像中的上官彦雪,笑着将玉佩收起,随后又笑着向身后示意。

    张信顿时心绪一紧,有了一丝预感。此时他的至交好友,就被他安排在上官彦雪处,由后者照拂,难道说

    果然下一刻,司神命那挺拔的身影,就出现在张信的眼前。

    这位首先注目,仔细看了一眼张信,随后就直接问道:“你究竟是张信,还是上官玄昊?”

    听得这句,上官彦雪不禁微一愣神,随后就眼露恍然之色。

    张信则是早有预料,微微笑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是何身份,很重要么?”

    在他正缺可靠人手的时候,自己的至交好友能够苏醒,实是莫大的喜讯,

    “是则司某会庆幸万分,不是我则仍有保留。”

    司神命的目光尖锐,似乎要看透张信的内心:“我想要一个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