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二三章 还未结束
    “白帝子他竟输得如此之惨?”

    紫衣青年不禁诧异莫名,随后他就若有所思的问着:“那么我宗,可是已坐不住了?师叔招我前来,也是与此有关?”

    “不错!”

    皇甫绝机微微颔首,面上微显苦笑之色:“离恨天即将深入伪神域之林,而如今日月玄宗,又将君临天东。如今门内,包括你师叔我在内,都是坐立不安。如今这日月玄宗,虽有诸多内忧外患未除,可正因如此,才显可怖。我们紫薇玄宗如果似他们那样,早该灭门了。可我们北面的这家,居然还能活蹦乱跳到现在,并有扫平北地仙盟之势。”

    “也就是说,你们担心日月玄宗一旦扫平了内患,就将独霸北方?”

    紫衣青年叹了一口气:“这不可不忧,然则我紫薇玄宗,在天东巨蒙的力量有限。想要干涉,也无能为力。”

    皇甫绝机却笑了起来:“只我们一家,自然是不够的。可那无上玄宗,只怕更难安坐。日月玄宗周围的势力,也远不止此。”

    紫衣青年恍然:“师叔的意思是说?联合各方之力,逼迫日月玄宗从天东退让?”

    “我确有此意,可眼下还不是时机。有些人,没感受到切肤之痛,是不愿轻易下场的。”

    皇甫绝机将手负于身后,再次看向了北方:“所以我要你去北面亲自看看,看那北地仙盟,有哪些宗派还值得扶持,又有多少人,仍旧不打算向日月玄宗臣服。”

    “简而言之,就是送钱送物,稳定天东的人心?”

    紫衣青年了然的一笑:“我对张信这人,倒是蛮感兴趣的,到那边走一遭无妨。师叔的交代,我会尽力为之,可宗门这边拿出的东西,也别太寒酸。”

    “这点你无需担心,宗门既欲干涉天东,那自然是要下一点本钱。”

    此时皇甫绝机又语声一顿:“此事尽量隐秘,无需大张旗鼓。啊,对了,也千万别让紫若知道。”

    “我明白!”

    紫衣青年回应之时,不禁以感概的神色,看向了山下。

    他知道林紫若,依旧将张信视为宿敌。

    可如今那位,早已将她远远的甩开。他的师妹,如今仍旧只是‘未来的’超天柱。然则那张信,却已经是北方的一根擎天巨柱。

    ※※※※

    此时在为天东局面担忧的,绝非只皇甫绝机一人。北海神相宗灵龟岛,那座九十九层的石塔之上,

    问非天那张模糊的脸,变幻莫测:“也就是说,这次非但未能使日月玄宗崩溃,反而会被他们拿下巨蒙山。自雷神简无敌之后,再次君临天东?”

    “白帝子败北,北地仙盟必将人心尽失。天东四院没有了后援,也必将在一个月内覆灭。”

    在问非天的身后,一位青袍男子,面上忧心忡忡:“没有了天东四院,没有了北地仙盟。日月玄宗至少可在北海,增兵十万!”

    此时另一位青袍老者,则是苦笑:“不止如此,日月玄宗这次不但能重新拿下天东四院,更可将小雷音山与原录剑宗之间,长达数千里的下场地域,都掌握在手。这是继黑杀谷之后,日月玄宗开辟的第二家上院,且是体系完全成熟的一家。这可以为日月玄宗,带来多少的修行资源?明年日月玄宗的入门试,他们再扩张十万弟子,我都不会感觉惊奇。去年末日月玄宗的入门试,就比往年多招了三万内门弟子,据说里面拥有天柱级资质的,也高达九十八位,更胜于张信入门的那一年。这样下去,日月玄宗只需数载时间,就可恢复元气,势力更增。”

    “可以如今形势,我神相宗完全无可奈何。”

    青袍男子微一摇头:“天东四院与北地仙盟,都已无法期待。地渊魔国之军,被堵在了天芒山。日月本山那边,也至今不见动静。虽说死了一个宗法相,可那神尊,据说也死了一具化身,想必损伤不小,如今也很难再有动作。”

    “我明白,日月玄宗在北海之畔的防御,近年不减反增。一年前,宗法相强行更换了西庭山上院的首席,又恢复了上官玄昊时的防守反击之策,我宗很难再找到机会。”

    青袍老者的目光,此时却看向了身前的问非天:“要打破这僵局,除非有祖师出手”

    问非天不说话,目光却往云层之中看了过去。在二百里外,位于三万丈的高空处,此时却赫然有一艘木船漂浮。上面别无他物,只有一人。那是天下第一散修林天衍。

    此时问非天的目中,竟有一丝忌惮之色一闪而过。

    他随后微一挥袖,止住了身后二人言语:“日月玄宗的余者不足论,也无需在意。如今能延续日月玄宗气运者,一为归真子,二为巩天来,三为离恨天,四为张信”

    说到这里的时候,问非天的语声里,已经饱含杀机:“三年前我就曾对你们说过,当时延续日月玄宗的气运者,就是此子。为何时至如今,此子尚能逍遥于世?”

    他身后二人闻言,都不禁默然,眼中都浮现起无奈之色。

    这不是他们不想诛除张信,而是至今以来,都没有机会。之前神教设计针对张信的几次布局,神相宗亦有参与,可结果都是无功而返。

    之后此子渐渐羽翼丰满,也越来越受日月玄宗上层的重视。他们刺杀张信的难度,与日俱增。

    如今就更是让人绝望,神教与北地仙盟调动六位天域都未成功。这也就意味着,在大庭广众之下对张信下手,已无可能。

    好在问非天,也没有责怪之意:“让陆九机暂时放弃任务,近日去天东走一趟,北地仙盟绝不能崩溃。且如有机会,让他再试试那位苍天级的深浅。如有必要,我会亲自往天东一行!”

    那青袍男子听到此处,不禁再一挑眉,心生不安。他知问非天常年坐镇于此,并非是出于自身意愿,而是为防备太一神宗,那个以一家之力,霸占了一整片大陆的宗派。

    太一神宗固然觊觎日月玄宗所辖之地,可对于神相宗,又何尝没有觊觎之心?甚至如非是有问非天的坐镇,他们神相宗才会是前者的目标。

    能使问非天完全不顾太一神宗的威胁,也要深入日月玄宗境内。可见这位,对张信的重视,已经达到了极点。

    ※※※※

    船舱之内,蓦然传出了轰的一声震响。高元德瘫倒在地面上,左臂断折,五只手指都被强行踩碎。

    而在他对面,天龙神子的眼神暴怒:“畏敌如虎,临敌脱逃,你这家伙,倒还理直气壮?”

    高元德面无表情,好像被人踩断的手臂,不是属于他的。

    “我只是奉神使之命,尽力保全神军。当时判断,如果北地仙盟败局已定,奉卫知云之命出击,只会使我军落入全灭结局。”

    天龙神子更加的恼怒,双拳紧握。

    不过就在他再有动作之前,却感应到一股含蕴着杀机的气息,已经遥指着他。

    天龙神子目光望去,随后就只见那舱门之外,天元神女正鼓着双颊,目光阴冷的注视着他。

    “他是我的狗儿,谁许你动他的?”

    天龙神子的眸中,不禁现出了无奈之色。

    而此时他旁边,也有一位同样脸带面具的青年劝诫:“高元德感情缺失,你再怎么折磨他,又有什么用?我倒觉得,他的判断应该是对的。那白帝子,不也说过张信,很可能已有准备?”

    此时如张信在此,就可认出这青年,正是曾与他有过一次交锋的天寒神子。

    “可我倒觉得,此人多半是我神教的内鬼。年前我神教总坛重创,此人嫌疑重大。”

    天龙神子一声轻哼,目光冰冷:“我倒是觉得那卫知云说的不错,我联军当时,分明还有一战之力!白帝子于我教,终究是外人,心怀叵测”

    “你是猪吗?”

    那天元神女一脸不屑的神色:“感觉我家的狗儿,都比你聪明十倍。”

    天龙神子的眼中,顿时闪过了一丝青光。

    可就在这刻,玄星神使也踏入到了船舱之内:“都给我住口!此事已无需再争论,你等各自去准备,等到夜间,全军。”

    天寒神子的神色微凛:“这是要出击?如今我军的实力,只怕不够。”

    他是不久之前,率领四万神军抵达此间。可即便加上他的援军,此处也只有六万余人。相较于如今张信麾下,已经超过二十万数量的大军,实在不值一提。正面作战,必败无疑。

    “神尊已有军令下达,不惜一切,也要阻止张信整合天东巨蒙。本座如今,已有了谋划。且这一次,我教也会动用一些潜伏的棋子,以确保成功。”

    玄星的目光闪烁:“此番天东之战,还未到结束之时。”

    “那么他怎么处置?”

    天龙神子的视线下移,看向了高元德。

    “他?”

    玄星稍稍犹豫,才凝声道:“暂时关押吧,此人罪责,可由神尊处置。”

    高元德则紧闭着眼,唇角微挑,在众人未曾注目之时,现出诡异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