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12 偏差效应2
    火炬之光加入nog对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攻略队伍的成员当然不仅仅只有特纳和安娜两人,而这些火炬之光的成员所能制造的“偏差”也绝非是局限于某个神秘事件或是某个时间段的某个区域,这个半岛上所发生的偏差效应,也绝对不是特纳和安娜两人造成的。尽管约翰牛的来信中,仅仅提到过两名火炬之光的成员伪装成精神病人来到这个半岛上,而与接头人的接触,以及接下来所发生的这些遭遇,似乎也在暗示,特纳和安娜就是约翰牛提示的那两名火炬之光的成员。

    然而,在这个庞大而复杂,有众多神秘组织参与的半岛事件中,应网络球的要求而制造出来的“偏差”,已经侧面证明了,火炬之光在这个半岛上布置的人力有多大。

    正如一直以来,神秘圈内人士对火炬之光这个神秘组织所共有的“偏差”神秘的理解,当偏差效应产生的时候,没有谁的谋划可以按照原先所想的发展,哪怕事先所做的布置看起来已经尽善尽美,但也一定会在执行过程中出现差错,这种差错有可能是意外的敌人,也有可能是自己人的偶然失误。理论上,一个计划是否顺利,比率各占百分之五十,虽然说世事难料,不能完全肯定没有阻碍,但是,真正顺利执行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然而,火炬之光的“偏差”却可以将这种妨碍顺利执行的各种阻碍和事物,各种偶然般的差错,以“百分之百”的几率呈现出来,并在随后串联起来,从而让正在执行的计划一点点脱离执行者的掌控,直至最终崩溃。

    至今为止。火炬之光展开行动后,这种偏差所造就的“脱离掌控”近乎百分之百。如果有当时的计划在后来突破这些差错,重新纠正并获得成功,在事后来看,仅仅是因为,火炬之光本身也在这种脱离掌控的偏差中提前出局罢了。

    是的。火炬之光的“偏差”很强,至今为止从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克制,然而,也正因为这种无法理解的强大,所以其自身也无法避免遭到影响。火炬之光制造的偏差效应,是连自己都必然被卷入,进而连自己都必然承受恶果的两败俱伤之神秘。

    即便如此,火炬之光仍旧是以“偏差”为核心宗旨采取行动的神秘组织。正常人无法理解他们的想法和行为准则,人自身的社会性。决定了人自身的秩序性,偏差虽然是秩序的一个环节,但却又被秩序性的人们所本能抗拒,而以“偏差”为组织宗旨和核心精神的火炬之光,一直都被大多数人们——哪怕是神秘圈的圈内人士——视为混沌的怪物。

    然而,即便是这样的一个怪物组织,仍旧会有少部分人可以理解并接受,这部分人就成为了火炬之光的成员来源。

    人的思想。是十分奇妙的。人的社会性决定其自身的秩序性,但又因为独立性而下意识拒绝彻底的秩序。“偏差”或许就是人类意识的本质之一。这样的想法,越是接触火炬之光的成员,就越会从与其的交往和认知中体会到。

    火炬之光的人是“怪物”,但却又不是常识意义上的“恶人”,他们接受偏差,向往偏差。制造偏差,而这样的意识和行为,似乎天然具备一种,和他们自身的神秘产生共鸣的特性。哪怕不是有意识地施展力量,仅仅是存在于那里。就已经可以产生低幅度的偏差效应。当然,如果不仔细探究的话,这种低幅度的偏差效应大概是很难主观意识到的——普通人在面对这种程度的偏差时,仅仅会认为是自己运气不好罢了,将其归为自身的原因。但实际上,他们的计划之所以产生偏差,是因为火炬之光的成员因为某些原因,在这些人周围活动。并非刻意针对这些人,而像是无法控制的厄运辐射到他们身上。

    “偏差”不会直接置人于死地,也不是随处走就会发生命案的死神来袭。然而,偏差效应产生的同时,事件的运作过程中,的确会产生一些让人丧命的现象。就这一点来说,火炬之光的“偏差”也常常被判定为是一种恶性的力量。

    特纳和安娜这两名隶属于火炬之光的神秘专家,已经切身让我体会到,什么是“偏向于恶性的偏差”了。特纳的死亡,安娜所吃的苦头,也完全可以看作是,制造偏差的他们,同样无法恕免他们自己所制造的偏差。

    一起进入这个噩梦时的队伍,如今只剩下我、接头人和安娜,这样的结果就像是在应证着安娜当初所做出的警告。

    结果很不妙,但相对于整体局势来说,似乎又是可以被nog队伍接受的。哪怕在目前看来,nog一方的损失更大。然而这一点,似乎也被网络球考虑在内。其实,真正和火炬之光打过交道的人,一定都能理解如今的混乱和损失吧——对其他人来说,或许这些损失是不必要的,但对于特意让火炬之光行动的人来说,这些损失最多也只是“超出预计,但也仍旧可以接受”的损失而已。

    各方计划受到偏差效应的影响而产生的挫折,也应该不仅仅是现在看到的这些。在我不知道,没有意识到,没有观测到的地方,大概已经有许多计划已经被废弃了吧。

    “是的。”接头人已经不掩饰这个情报:“就近的来说,乐园的研究也并不是完全按照我们的想法进行,半岛精神病院的异变以及这个噩梦的至深之夜,也如同走钢丝一样,随时都会脱离掌控。往远一点来说,在抵达研讨会之前,在中途休息点发生的战斗,其过程和结果,也已经偏离。”

    我当然清楚接头人想表达什么,在那个休息点所发生的事情,简直无法整理出一个清晰的头绪,哪怕对上了末日代理人“卡门”和过去的电子恶魔“夜鸦夸克”。被其告知了一些事情,也仍旧很难确定,在当时到底发生了哪些事情,又造成了哪些影响,仿佛自己被排斥于边缘,无论如何。也无法走入事件的中心。

    “当时的情况,没有哪一方获得了真正的胜利,也没有人收获自己所希望的结果。针对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的计划,本来是想尝试在半岛外完成,但这样的尝试已经宣告失败,所以,那个计划被废弃了,进而人手和资源才彻底转入这个半岛上。”

    “你的意思是,当时在那个地方所造成的影响。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我不由得问到。

    “没错。”接头人点点头,平静的回答到:“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抗衡了那么多的敌人,付出了那么多的牺牲。但因为偏差效应,无法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所以,实际上,我们并非是胜利者。不。应该说,当时没有谁是真正意义上的胜利者。”

    “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我不由得揶揄到。

    “哪怕是砸中自己的脚。也是可以接受的。”接头人说:“否则,火炬之光的人就没有必要加入。偏差效应太过巨大的话,火炬之光自己也吃不消吧。”

    “没有哟。”安娜反倒满不在乎地说:“制造偏差,就如同扭曲一场戏剧,剧本原来是这样写的,但因为种种偶然的原因。被演绎成另一种样子,不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吗?因为有意思,所以,就算自己会被卷入,会自食其果也没关系。使用“偏差”所必要承担的恶果。我,安娜本人,早就已经有所觉悟。

    “但和你一起的特纳,也在你们自己制造的偏差中丧命,这个结果也没关系吗?”我紧盯着她问到。

    “没关系。特纳如果不在这里结束自己的生命,也会在之后可能发生的情况中失去性命。”安娜说这样的话时,脸上完全没有情绪波动。正如她所说,她似乎就是认为,制造了太多偏差的特纳的死是理所当然啊,不可避免的情况。

    尽管理性来看,这的确是不可避免的结果,而其本人或许也做好了承载的心理准备。但我仍旧不觉得,这样的态度是正确的,是正常的。正因为觉得很反常,所以才更加感觉到“偏差”的恶性,这种恶性并不仅仅体现在事件发展上,也同样呈现在使用这种力量的人的心中。

    火炬之光的人,的确可以用“疯子”来形容,因为正常的人,不会将自己所遭遇的每一个致死的厄运,都当成是理所当然。

    “我明白了,只要你在这里,偏差就一定存在。”我对安娜说:“我已经确信这一点。”继而又看向接头人,问到:“那么,你们想做什么呢?既然存在偏差效应,那么,无论你们做好了怎样的打算,实际上都有很大可能不如意吧。”

    “所以,我们什么都不做。”接头人沉稳地说:“做得越多,错得越多。尽管‘不做什么’本身也会产生影响,也会导致偏差,但也比‘做点什么’更加合适。”

    “神秘专家的直觉?”我不认为,她的这种说法有什么具体的证据。尽管网络球肯定对火炬之光的偏差效应做过一定程度的统计,并得出一系列的结论,但仅仅如此,是不足以解析这种偏差的。如何分辨“做点什么”和“不做什么”,哪一个能让已经产生的偏差效应,对自己的恶性影响降低到最小?答案是:理论上无法通过逻辑分析分辨。不过,神秘专家的直觉是通过神秘的方式,寻找对自身最有利的方向,这样的效果,或许真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抵消偏差的恶性吧。

    “没错。”安娜说:“偏差是偏向恶性的,而每一次产生的偏差,在解决当前问题时,也会为后继的情况带来原本没有的更大的问题。在这种不断堆积的厄运中,如果直觉不够敏锐的话,就会承受不住而死亡。但只要直觉足够敏锐,哪怕是再大的问题,也能以凑巧的方式避开最坏的结果。而这就是火炬之光强大的原因。我们比的不是谁的力量更大,而是在同样超乎预计的厄运中,谁更能坚持到最后的韧性和幸运。”

    “无关乎素质和能力,更多由运气和直觉祸福的敏锐决定胜负。”接头人感叹地点点头,说:“虽然我也看重运气和直觉,也承认它们的重要性,但是,完全由这两样来决定自己的命运,无论怎么看,都是难以接受。”

    我的看法和接头人一样。尽管,我现在执行的计划,也同样是运气占据了更大比例,但说到底,这并非是我愿意看到的,而是不得不为之。而火炬之光的人,则是刻意如此。两相比较,我在对待自己生命和命运的问题上,似乎更加温和,也更加积极一些。

    正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火炬之光的程度,相反,很多人无法做到,所以,一旦产生这样的人,就一定会对火炬之光产生共鸣,进而加入其中。因此,火炬之光从来不愁没有新血而凋零,也不害怕因为战斗而虚弱,其内部听说是十分和谐的,大家都是可以彼此理解,志同道合的同志,拥有者非比寻常的凝聚力。这样的火炬之光,正是这个末日幻境中,和网络球媲美的大型神秘组织,是抵抗末日真理教的nog战线中,最为坚强的支柱之一。

    “我明白了。”我对两人说:“你们可以什么都不做。对我来说,你们什么都不做,就是最好的了。不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尽可能不要离开这个礼拜堂。既然安娜只要存在于这里,就会对这里的情况产生恶性的偏差效应,那么,庇护你们,本身就会给这个庇护所带来厄运。但是,放任你们独自在外边活动,也会让人感到担心。这个礼拜堂,或许可以将这种偏差效应进一步削弱。为了确保你们真的可以做到——”

    我这么说着,凝视着两人的眼睛。

    意识行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