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705章 红魔之魂
    天色渐晚,阳光斜斜地落在公园那洁净的慢行道上,拉长了两条人影。

    四月中的慕尼黑,气温变化不小,白天较暖,一旦日头落下,气温骤降。

    高寒将提前准备好,一直挽在手上的外套,轻轻地披在身旁大腹便便的妻子林夏的肩上,林夏则是笨拙地任由高寒为她穿上了外套。

    两人十指交扣,对视一笑,往家的方向慢慢走去。

    四月了,林夏的预产期到了,双方的父母都早已追到了慕尼黑,可肚子却迟迟不见动静,这让高寒也很是放心不下,每到外出打客场的时候,除了比赛,他几乎每隔一两小时就打一通电话问问。

    结果还是不见动静,看来也是个折磨人的小家伙。

    不仅是他们两口子,家里两队老人也都万分紧张,毕竟这可是他们家的第三代。

    高大民夫妇俩都掰着手指头数日子,说是按照老家人的传统,早于预产期出生的,往往都是男孩,而晚于预产期出生的,大多都是女孩,原因是,男孩比较好动。

    高寒彻底无语了,他完全搞不懂这是哪来的逻辑。

    可林国平夫妇也没好到哪里去,不知道去哪里听人家说,肚子圆圆的,会生女孩,尖尖的会生男孩,结果,林夏的肚子看起来有点圆,可又有点尖。

    那到底是圆还是尖?是男还是女呢?

    每每想到这个,高寒都觉得好笑,有时候真拿这些老人没有办法。

    林夏听到高寒笑出声来,有些奇怪,问了起来,听了之后,也不免失笑。

    “其实,他们虽然都说男女无所谓,可我也感觉得出来,不管是我爸我妈,还是你的父母,大家都希望生个男孩。”林夏轻笑道。

    高寒点头,“毕竟是老一辈人,不可避免会有这样的想法,可以理解。”

    这跟有没有文化水平无关,主要还是老一辈人的传统思维。

    当然,他们虽然这么想,但也从来没有表态过什么,更不会给林夏压力,只是偶尔在只言片语之中透露出心底的意愿罢了。

    “那你呢?”林夏关心问道。

    高寒微微一笑,“我无所谓,反正我们打算生一支足球队,生男生女有关系吗?”

    林夏一听,柳眉倒竖,差点没飞起一脚踹死他,“你当我猪啊?”

    还生一支足球队?

    高寒笑笑,依旧拉着她的手,也不躲闪,“我跟你说,你爸已经都想好名字了。”

    “是吗?”林夏一副我怎么不知道的娇俏表情。

    “他说,如果是男的,就是高深。”

    “高深莫测的高深?”

    “不不不,听他说,是诗经里面的一句话。”

    “诗经?”

    高寒嘶了一声,想了想,“高岸为谷,深谷为陵,他说他很喜欢这句话,大概意思是说万事无绝对,居安思危,不骄不馁。”

    林夏苦笑了一下,她对诗经也是知道得不多。

    “那要是生出一个女的呢?”

    “高婕,婕妤的婕,形容女子美貌的意思。”

    林夏听得一挑眉,“这差距也太悬殊了吧?男的取名来自诗经,女的就随便一个字凑合?”

    高寒哈哈直笑,“那你等一下回去跟你老爸讨论。”

    说完,两人尽皆失笑。

    事实上,他们对于取名真没太多的讲究,只要简单好记,不至于给孩子留下阴影,就行。

    反倒是家里的四个老人,整天都在研究。

    林夏挺着个大肚子,走得不快,两人有说有笑地散着步,倒也别有趣味。

    说完了孩子,林夏很快就关心起了高寒最近的比赛。

    “我看报纸上说,弗格森的球队最近两场比赛都是血战到底,艰难取胜,他们都说有点像是当年三冠王时期的那支红魔。”

    高寒点了点头,这确实是最近外界媒体一直都在报道的热门话题。

    曼联的这两场比赛都确实打得非常漂亮,跟拜仁慕尼黑的完胜不同,红魔打得非常辛苦,而且两场比赛都几乎是被杀到退无可退,这才绝地反击。

    弗格森的球队确实打出了多年罕见的精气神。

    “现在很多球迷提起九八到九九赛季,曼联的三冠王,往往最大的印象是在欧冠决赛最后时刻神奇逆转了拜仁慕尼黑,记住了谢林汉姆和索尔斯克亚的进球。”

    高寒转过头去,看着林夏,眼神里透射着意思缅怀和敬仰。

    “毫无疑问,那确实是欧冠史上的传奇,也是堪称奇迹,但真正令人感到恐怖的还是曼联在三条战线上,一路杀到决赛的那个过程。”

    “我至今都还清楚地记得,进入九九年之后,曼联的每一场比赛都是血战,从一月初的英超联赛第三,到后来一路狂追,进入四月份,曼联领先阿森纳四分,可在四月份的多线作战下,红魔很快就被枪手追上,到了最后两轮,两支球队甚至积分相同,净胜球相同。”

    林夏对足球不大懂,但听高寒这么一说,却也能够感受到那个赛季那种紧张得叫人窒息的形势,也能够体会到曼联所面临的那种压力。

    “从四月份开始,曼联每一场比赛都是刺刀见红的血战,无数次差点就倒了,但无数次都在关键时刻站起来,欧冠对阵尤文图斯首回合,曼联主场进入到了补时阶段,才扳平比分,最后一比一让尤文图斯拿走了一个客场进球。”

    “打完尤文图斯,迎来的就是足总杯半决赛对阵阿森纳的比赛,那也是一场惨烈的对决,舒梅切尔关键时刻扑出点球,就是在那一场比赛,曼联甚至在比对手少一个人的情况下,硬生生将比赛拖进了加时赛,并且靠着吉格斯最后时刻的神奇发挥,一举攻克阿森纳。”

    “打完足总杯半决赛,曼联就客场挑战尤文图斯,结果还是先丢球,而且是比赛短短十一分钟就丢了两个球,当时几乎所有人都以为曼联要完了,但贝克汉姆的任意球助攻基恩破门,拉响了曼联反攻的号角。”

    “红魔一鼓作气,连扳三球,成功将比分逆转,顺利淘汰了尤文图斯,进入决赛。”

    至于决赛,高寒不说,林夏也肯定知道。

    那一次曼联对阵的是拜仁慕尼黑,当时欧洲最强的球队之一,结果最后三分钟,曼联完成了一次史诗级的逆转,击败了德甲巨人,成功捧走了圣伯莱德杯。

    可以说,在那一个神奇的赛季,弗格森的球队打出了近乎疯狂的状态。

    单纯从实力来看,曼联绝对不算强,比起尤文图斯和拜仁慕尼黑等欧洲豪门,曼联都没有优势,否则也不会场场逆转。

    可曼联骨子里那股疯狂的血液,那股疯魔般的斗志,让红魔成为最可怕的敌人。

    这有点像是刚刚过去的八强淘汰赛的这两场比赛,场场都是逆转,所以外界很多媒体和球迷都认为,弗格森找回了当年曼联的那股疯魔精神。

    那是红魔之魂!

    林夏并不十分懂球,但听高寒这一番解释说下来,她也能够深刻地感受到高寒对弗格森的那份敬佩,甚至有些敬畏。

    “你知道吗?作为一名主教练,我无比希望自己能够像弗格森那样,调教出那样一支球队,在欧洲足坛,乃至世界足坛的历史上,留下了自己重重的一笔华彩。”

    高寒说着话的时候,语气里透露出了真诚,他是发自内心地钦佩着弗格森。

    “但你也不差呀。”林夏轻轻地挽着高寒的手,“带领马德里竞技完成升班马夺冠,欧冠决赛那一场载入史册的大逆转,还有国际米兰,而且,你至今为止从来没输过,连平局都没有,难道这不比弗格森还要神奇?”

    高寒听了妻子安慰的话后,轻轻地握住林夏的手,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多说了。

    他自己心里头明白,自己能够干出这么多的成绩,得益于有教练系统的帮忙。

    其他人不知道,可他自己瞒不过自己。

    这些年来,他一直都在努力地提升自己的执教水平,不停地学习各方面的知识,因为他知道,总是依赖教练系统也不是办法,只有靠自己才能够获得更高的成就感。

    站在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和成就,靠教练系统取得再多的胜利,都无法填满他内心的空虚。

    他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像弗格森那样,靠自己真实的水平,带领一支牢牢刻印着高寒名字的球队,在世界足球的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华丽乐章,供无数后人敬仰膜拜。

    但很明显,现在还不是时候。

    最起码,时机还不成熟。

    “我真的有一种预感。”

    “什么?”

    “本赛季我们最可怕的对手,很可能会是曼联。”

    “曼联?”

    林夏微微有些吃惊,但再一想,也就释怀了。

    弗格森的可怕之处,她也可以说是深有体会,再加上刚才高寒这么一说,她就更加清楚了。

    如果真如外界媒体和球迷所说,弗格森本赛季真的刺激到曼联,打出了那一股疯魔之血,那杀进决赛并非不可能,甚至登顶欧冠都很有希望。

    “不过……”林夏用力地抓着高寒的手臂,双眼饱含深情地看着他,“我对你有信心。”

    高寒微笑着点了点头,两人并肩往前走去。

    他刚才也不过是突然心有感触而已,并没有半点畏惧之心,相反的,他甚至有些跃跃欲试。

    作为一名主教练,他渴望能够有机会跟打疯了的曼联一较高下,这样更能够刺激出火花,也能够让他对足球有更加深刻的了解。

    要知道,像弗格森和疯魔了的曼联这样的对手,可遇而不可求。

    如果能够让他们进入决赛,对高寒来说,反而是件好事。

    就在他这个念头刚刚升起时,走在身旁的林夏却突然间啊了一声,双手托住了自己的肚子。

    “怎么啦?”高寒吓了一跳,赶紧问道。

    林夏摇了摇头,脸色明显都变了,“不知道,他好像在踢我……”

    “那怎么办?”

    “不,不行,我好像……好像要生了……”林夏早已是满头大汗。

    高寒听后,也急了,赶紧二话不说,赶紧扶着林夏到路旁去休息,取出手机打电话。

    他终于要当爸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