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304 金字塔力场
    龙卷一样灰烬搅动着空中下落的更多灰烬,在宛如慢放的视野中缓缓壮大,一次次火星的闪烁,汇聚成一朵朵小小的火花。火花在空中盛开的时候,地面的人们身上却出现道道工整的裂缝,而肢体则沿着这些缝隙徐徐断裂。我抓住接头人和安娜,从众人的间隙中速掠,在他们眼中,恐怕只是瞬息间发生的事情吧,我们三人已经脱离战场中心。

    在停止速掠的一刻,散落的肢体,喷溅的血液,反击的呼啸,宛如被凿开的喷泉般涌起,又在下一秒就被空中扑来的巨大灰烬龙卷吞没。燃烧着火焰的灰烬龙卷就如同一条大蛇,每一次甩动身躯,都让山石开裂,林木倾毁,狂风呼啸,沉重的气浪携带着更多的灰烬向四面八方翻滚,让人难以直视战场中心的景况。

    我不由得抬起手臂,遮挡扑向眼睛的狂暴气流,这股冲击甚至让人难以站稳脚跟。

    突然有人按住我的长刀,另一人则抱住我的腰肢,灵巧地翻上我的身体,夹住我的颈脖,试图擒拿我的关节。在她们动手的一刻,我之前的一些猜测就已经得到证明,我甚至不需要正眼去看,也知道袭击我的到底是什么人。

    接头人和安娜。

    也许谈不上背叛,也无法判断到底是她们自身的想法,亦或者是受到意识行走者的控制,但这种反而被自己救助的人袭击的情况,在神秘专家的经历中,以及在各式各样的作品中,也算得上是屡见不鲜。既然有“交谈者”这样强力的意识行走者存在,那么,防范这一情况。也是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两人选择的时机很讨巧,算上她们此时扮演的角色,如果是神秘圈的新人,也很少会有人不中招。不过,只是这种程度的陷阱,要对付一个身经百战的四级魔纹使者。是不是太天真了一点呢?被锁住关节,并不是因为大意,而是因为,这种关节技对我而言,是无效的,而单纯以偷袭的速度来说,她们的突然暴起,和我的速度相比,仍旧是太慢了。布置这样的陷阱。意味着“交谈者”这些人仍旧不明白我的高速本质。对付一般拥有高速移动能力的人,出其不意的确称得上是个好主意,然而,对于一个如同吃饭喝水般自然抵达“相对快”特性的神秘专家,再出其不意的行为,也仍旧是“太过缓慢”。

    更何况,我亲爱的富江,可是搏斗技术的高手。关节技之类的技巧,哪怕我从未如专精这方面的人那般深入研究。也早已经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贴身受到过熏陶。接头人和安娜的技巧,在我看来,也不过是属于正常的“好”的范围,比起超乎寻常的富江,可就真是弱得太多了。

    她们没有在袭击的时候使用神秘——不。应该是,无法在这样突然的袭击中,第一时间使用出来吧。接头人是电子恶魔使者,安娜则是使用神秘的偏差力量,前者的发动时间和发动方式。无法满足出其不意的要求,而偏差的力量也同样不是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能见效的。所以,无论如何,直接用身体搏斗技巧,也是可以理解的。换做是我的话,也会在相同的情况下,尝试利用这种方法直接制服敌人,亦或者拖延时间,以满足神秘发动的需求。

    然而,无论打算有多好,在“常理”下有多大的成功率,一旦面对的是超常规的力量,成功的可能性就几近于无。

    身为四级魔纹使者的我,在**强化程度上,甚至不需要挣脱和退避。在安娜抓住我腰间的长刀时,就被我踹中腹部,如同炮弹一样飞射而去,撞在树干上。在技巧的作用下,她并没有遭到重创,也夺走了我的武器,不过,和我之间的距离,并不足以让她成为威胁。而试图用双腿绞住我的颈脖,并锁死手臂关节的接头人,则直接被我用蛮力举起,振臂摔在身旁的岩石上,同样的,利用技巧,让她仅仅是短暂晕眩,而无法即刻爬起来。

    与此同时,呼啸的龙卷撕开灰色气浪形成的帷幕,以比过去见到的更为沉重的姿态,朝我们三人扑来。

    我可不觉得他是为了救援,三级魔纹使者少年没有经过心灵附生,哪怕他在木屋区的地下室表现得多么机智和正常,但套用网络球的话来说,他仍旧是在意识层面上不可信的。

    不到一秒的时间内,我速掠至安娜身边,将长刀物归原主,又在剩下的不到一秒的时间内,围绕在于视野中变得缓慢的龙卷边缘,以更加高速而激烈的斩击撕裂了龙卷。而在这个过程中,绳索同样缠绕在了接头人和安娜身上,让她们无法在第一时间内撤离。

    接头人的电子恶魔召唤没有被打断,一部分已经钻出她的影子,显露出来的模样,就如同一个棱形半透明的三角。安娜看似什么都没做,但我在拔刀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长刀已经出了问题——是偏差,偏差作用在刀具上,让拔刀的时候有一种锈坏的生涩感,不过,安娜的偏差,已经没有抵达“时间”的概念,也不应该在如此宏大的概念上,如此之快就产生作用。那么,应该是刀和刀鞘之间的磨合,出现了偏差吧。

    我这么想着,连刀带鞘砸中尚未完全从接头人的影子中钻出来的电子恶魔。击打的感觉十分结实,但结实的程度,也让我感觉到,自己的攻击根本起不到作用。随之就是相同的力量传递回来,将刀鞘反弹,并在下一眨眼,这个电子恶魔就彻底脱离了阴影。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小巧而精致的金字塔饰品,轻轻于半空中悬浮着,轻轻弹跳着,旋转着,充满节奏的动作,仿佛可以让人幻听到伴奏的乐曲。

    这是一个相当优雅的电子恶魔。优雅。却也伴随着强大的力量。这就是我第一眼看到它时的感觉。

    神秘专家的电子恶魔,是在吸纳神秘专家自身的特质,将过去曾经拥有的神秘“熔炼”成一个整体而形成的怪物。这个怪物的能力和强大与否,完全取决于这名神秘专家的“神秘”特性,以及他们于过去的战斗中,一次次磨练出来的意识特质。

    毫无疑问。接头人的强大,决定了她的电子恶魔同样强大。

    我放弃了对接头人的捕捉,抓住有着特别的素质,却在爆发力上有所缺陷的安娜,速掠于飞扬的灰烬中。

    电子恶魔“金字塔”仅仅比我慢了一步,以自身为中心,释放出一层罩子般的半透明力场。这个力场扩张的速度几乎等同于意识活动的速度,如果不是“速掠”,而是其他的高速能力。恐怕无法逃离力场的捕捉吧。正因为速掠可以达到“相对于力场扩展的速度更快”,所以,才能避免被卷入其中。

    接头人的能力在病栋里施展过,仅以当时的情况来说,应该是在一定时间内让整个病房“隔离”于正常空间。也可以认为,虽然这种隔离并没能阻止那些怪异的入侵,但是,火炬之光的特纳和安娜两人联手施展的“偏差”。也正是因为这种隔离争取了足够的时间,才让那些怪异产生变化。

    当时接头人施展出来的力量。绝对不是最大的出力。如今立场的形态发生些许变化,却又可以在这种变化中确认,此时接头人的出力,绝对比在病栋时高出许多。

    我当然不想贸然被这种古怪的力场抓住。就如同敌人无法弄清我的速掠实质,所以无法做出针对性的布置,而哪怕以“高速”这个现象做出了针对性的陷阱。也大部分宣告无效。如果没有弄清楚神秘专家的神秘所造成的异常现象的实质,而仅仅以现象本身去判断,是极为危险的行为——然而,虽然大家都清楚这个道理,但在真正面对的时候。“神秘”本身的概念,却又让人难以获得完全的情报,也就无法根据情报做出完全针对性的布置。

    “交谈者”等人的布置有多无奈,我其实是非常清楚的,除非“恰好”在队伍中有这么一种“神秘”,可以在所有人都无法预料的情况下,对“速掠”造成限制,否则,单纯以nog收集到的情报,和跟我的几次接战,就想要正确估摸出我的底细,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果有这么容易就能做到,神秘专家的难缠就成为了妄言。在不少神秘组织中,作为真正支柱的神秘专家有可能只有那么一两位,而哪怕是这样的小型组织,也在理论上,可以完全抵御网络球这样的大型神秘组织,正是因为,想要弄清楚一个神秘专家的底细,是十分困难的事情,而没有人可以确保,当神秘专家以敌对的姿态完全运转起来时,他的神秘到底会发挥到怎样的程度,产生怎样的破坏力。

    正如现在,敌人因为错估我的速掠,而每每被我击破,而我也不想体验一下,这个未知力场到底会有怎样的威力。力场包围了接头人,我第一时间,将力场覆盖的范围,重新定义为接头人的“固有结界”。用“固有结界”的概念,临时描述这种范围性作用的力量,是再好用不过了。

    站在力场外,目视力场内的情况,感觉不到太大的变化,而连锁判定则完全失效了。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力场所遍及的范围,就已经超过了原先的战场中心。而原先被狂暴飞舞的灰烬层层遮掩的战场,于力场外观测,则陡然变得无比平静,而那里本应该存在的敌人和尸体,也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并不感到意外,甚至于,哪怕没有力场的覆盖,鉴于在木屋区的交手情况,既然“交谈者”他们可以用类似于金蝉脱壳的方法逃过一次,就能以同样的方法逃过第二次。斩杀他们的身躯,并不意味着真正杀死他们,这一点,在发动突袭的时候,就已经十分清楚地认知到了。

    三级魔纹使者少年也不见了踪影,到底是被捕捉了,亦或者,他也是这个陷阱的一环?我更倾向于后者,有一个强大的意识行走者存在,也许无法大幅度增加攻击力,但在队伍和俘虏的控制力上,却一定会有质的变化。

    从一开始,我就没有轻率地觉得,收获会达到最好的预想。但反过来,也并没有糟糕到一无所获。哪怕现在转头离开,也已经收获了一定的情报,消除了另一边队伍的隐患。再加上——

    我看了一眼被打晕了,扛在肩头的安娜。

    虽然丢了三级魔纹使者少年,却也找回了一个火炬之光的成员。三级魔纹使者少年的超能在直接战斗上的表现的确十分优秀,但从配合的角度来说,火炬之光的“偏差”无疑可以增加更多的可能性。

    以“半透明的罩子”呈现出来的力场现象持续了十秒,之后迅速回缩,转眼间,战场上就只剩下呆立其中的接头人,以及在她身边漂浮的金字塔。至于其他人,无论是“交谈者”一伙,还是三级魔纹使者少年,都已经消失了。接头人的双眼翻白,似乎失去了知觉,但就在我靠近的时候,她的眼睛猛然恢复正常,身体虚脱般半跪在地上,宛如做了一场噩梦,剧烈地喘息着。

    她似乎被放过了。但是,这也似乎意味着,她和安娜都并非原先判断的那样,对“交谈者”等人来说,是那么重要且核心的人物。

    那么,没有像对付其他神秘专家一样对付她们,又如此“轻易”地放弃了两人,却带走了三级魔纹使者少年,又是在表达怎样的意思呢?

    我这么想着,对接头人伸出手:“感觉如何?”

    “糟糕透了!”接头人这么回答,但看向我的视线,掠过一丝讶异,就像是在这之前,并没有意识到我就在这里,也没有想过我会过来。不过,她还是拉住我的手站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