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二零章 土鸡瓦狗(第三更)
    “那张信能有什么陷阱?能有什么准备?难道他还能以一己之力,吞掉那两万四千人神军?”

    “此时只需有一支实力足够的道军,在旁稍稍牵制,原空碧就不敢这么猖狂!”

    “此战决定我北地仙盟之兴衰,总督帅所作所为,未免私心太重!”

    白帝子不禁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了心中倒涌的寒意。

    “都给我闭嘴!”

    他在北地仙盟内部,到底是积威已久。此言道出,顿使在场等人的神色,都为之一肃,不再言语。

    随后白帝子,就又注目看向了卫知云:“临战之前,北地仙盟授我全权指挥。卫兄你如有疑问,大可在战后质询,而不是现在。白某可向你保证,今日之战,我白帝子绝无任何私心。”

    卫知云亦微一凝眉,他亦知此刻,并不是争论之时,眼前战机万变,拖延不得。不过他却不愿让步:“那么白兄接下来,是依旧不愿动用神教之军?”

    “不错!那必为陷阱!”

    白帝子语气斩钉截铁,不容置疑,不过他随后还是给了一句解释:“也无需动用,我已在调动天罗宗的战舰,增援中军。不会给原空碧,凿穿我军的机会,”

    卫知云却再难忍耐,抬手就将一道紫金色的符诏取出:“此为北地仙盟长老会的密令,如白帝子在两军交战之时,阴图不轨,意怀叵测,由我卫知云接替总督帅之职。”

    说完之后,他就直接下达了军令:“传命神教之军,即时出击,方向为原空碧之前军侧后!”

    白帝子的面色大变,瞬间转为纸一般的色泽。他仍有心阻止,可随后却觉数十道饱怀杀意的神念,将他牢牢的锁住。

    不过那神军方面,却未有遵令之意。在接到卫知云军令之后,那边不但未有丝毫行动,反而在一瞬之后,将一道信符传至白帝子的身前。

    “白兄,你不会看不出来,对面那位摘星使,如今就等着我神教之军,落入彀中?与其攻敌中军,倒不如继续增援左翼。”

    随着这语声,高元德的身影,逐渐在众人的面前显化。不过这位,随即就发现形势不对,他的目光,几乎就立时转向了卫知云。

    “我不管你有什么借口,你们的神军,都必须在一刻之内出击不可!”

    卫知云亦脸色铁青,语气铿锵,丝毫不留转圜余地。

    “中军被凿穿的后果,高元德你应该明白?”

    高元德微微蹙眉,试图劝说:“张信以独舰尾随于前军侧后,此举必有用意,也定有依仗。需知自此子出掌大军以来,还从来没有虚张声势过”

    不过他的话才说到一半,就知这是无济于事。那卫知云的目光赤红,阴冷如蛇。

    于是高元德,也不再争辩:“也罢,高某已经明白,稍后就有动作。”

    说完之后,他就直接一拂袖,使那信符崩散。

    而此时的神军旗舰,高元德却是饱含深意的看着远方。因为神军的位置更靠前,他可以清晰的望见对面的那艘独霸号。

    “是要听令出击么?”

    天元神女悦儿好奇的问着:“可我感觉很不妙啊,这次可能要输”

    “不需要!”

    高元德却微一摇头:“白帝子那边,已经出了问题,再无法主持军战。所以这次,哪怕对面的摘星使真是虚张声势,联军也是输定了,我们已经没必要再待在这艘破船上。传命全军,即刻转向撤离。”

    “可事后三位神使,还有神尊,可能会追责的。”

    天元神女悦儿有些犹豫:“真的到了非撤不可的时候了?”

    “就是如此!至于追责。”

    高元德的面上,漠无表情:“我只是按照他们的吩咐行事,尽量保全麾下神军。可如再拖延,可能我军将无法全身而退,”

    “说得也是!”

    天元神女悦儿眼神迷糊的微一颔首,随后她也随着高元德的视线,往对面看了过去:“也就是说,我们这次是输定了?感觉对面那个摘星使,实在是太厉害了,真让人好奇。”

    “那位确不愧是苍天级!”

    高元德的眼神如冰:“不但灵术天资,是天柱之上。这位阵战上的本领,可能亦同样是苍天一级,你们神教,太小看他了”

    ※※※※

    当神教的两万四千神军,二百余艘战舰,都开始转向掉头。战场之上几乎所有人,都为这变故而吃惊不已。

    包括白帝子,卫知云,甚至原空碧在内,双方几乎所有的首脑人物,都为之错愕不已。

    “果然是乌合之众!”

    数十里外,陶梦然一声轻叹:“传命诸部,即刻起全速突击,往前方扫荡”

    此战大局已定,日月玄宗横扫天东,君临巨蒙已成定军。此时三泰宗获得越多的斩获,越能在战后,获得有利的位置,所以他不敢怠慢。想必另一侧的左附军,此时也再不会袖手旁观。

    “可这是为何?”

    沈朝阳一脸的懵懂:“他们都已动用了两件神宝,其中一件,还是天罗雷鼓。”

    在他看来,北地仙盟的联军明明还有机会的。可这些家伙,居然就这么败了?

    从双方接战到现在,都还没满一刻吧?除了原空碧的进击之外,双方的阵列,都还没进入接舷战的状态。

    这一战,真是由名满天下的白帝子在指挥?

    “不是白帝子无能,而是他的对手太强!”

    陶梦然的眼神,饱含着忌惮之意:“好一手攻心之术!杀手未出,敌已自溃。如果指挥此战之人,真是那位摘星使,那么迟早千载之内,日月玄宗必可独霸北地!”

    也就在他话音落下之时,整个北地仙盟的大军,已是分崩离析。所有的战舰,都在争先恐后的掉头,而那些位置靠前,无法完成转向的,则是纷纷弃舰而去,御空逃离。

    独霸号上的所有人等,也是神色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

    “这就胜了?”

    元杰的眼神茫然,他筹措了许久的言辞,却只能道出二字:“好快”

    明明谢渊玑统领的第二殿与直属师,都还没有出击;张信也没有展露出,为神教之军准备好的后手。

    这一战,胜的简直再容易不过,他们几乎没用什么力气,就已经大获全胜。

    这还是在对方,连续使用了两大神宝之后

    “所以说了,这所谓的联军,在本座的面前,只是土鸡瓦狗而已。什么白帝子,亦不值一哂!”

    张信从帅座上长身立起,从容大气的一拂袖:“命全军突击!不得保留,一直追击到雷音山前为止!”

    他的言语,依旧嚣张跋扈,充满轻蔑之意。

    可此时在场诸人,却无人觉这位的言辞夸张。只因事实就在眼前,曾经在北地战无不胜的白帝子,还有其麾下十八万道军,已经第二次败于张信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