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四百四十五章 诸葛流云
    忘川河,楚阳再次出现,站立上空。

    在下面,他发现了一些隐秘,只是暂时还不是突破的时候。

    毕竟伤势才好,还没有巩固,没有沉淀。

    抬起手臂,竖掌为刀,凌空斩下,破开了一个虚空通道,踏步走了进去,同时给包黑子招呼了一声。

    进入人间,收敛起息,普普通通,不显神异。

    这是一座山下,刚刚站定,就见两道流光落在了不远处,有神光洒落,有鬼气森森,交战之力,摧毁了一片树林。

    “钟馗,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害我?”

    “斩妖除鬼,是我的本职工作。孽畜,你死后执念不散,聚阴而成厉鬼,化作美貌女子,勾引青壮年,吸收阳气,罪大恶极,岂能留你?”

    交战再起,就见烈火腾空,出现一个十丈高的巨人,张口喷出一口燃烧着火焰的斩鬼神剑,将与他对峙的厉鬼斩杀,魂飞魄散。

    “钟馗吗?”

    楚阳默默的看着。

    对于这位,他可是闻名已久。

    说是听着他的传说长大的都不为过。

    钟馗,姓钟名馗字正南,中国民间传说中能打鬼驱除邪祟的神。旧时中国民间常挂钟馗的像辟邪除灾。

    他生铁面虬鬓,相貌奇异;然而却是个才华横溢、满腹经纶、学富五车、才高八斗的人物,平素正气浩然,刚直不阿,待人正直。

    春节时钟馗是门神,端午时钟馗是斩五毒的天师,钟馗是中国传统道教诸神中唯一的万应之神,要福得福,要财得财,有求必应。

    斩杀厉鬼之后,钟馗腾空而去,消失天际。

    夜色澜珊,明月高悬。

    楚阳倒背着双手,若有所思:“捉鬼之事,本是地府之责,因为前番暗弱,被天庭插手,册立城隍,派出仙将,将这一职责抢走,谋夺气运。如今地府一统,又有众多鬼君加入,恐怕包黑子不再放任不管!”

    “要不了多久,天庭和地府,就会在人间交锋!”

    “天庭绝不会退避,到时候,矛盾就会加深,甚至走向对立面!”

    楚阳已经想到了未来的情况。

    这是最大的可能,不过两方刚刚联盟,短时间内,自然不会轻易撕毁。

    不再多想,向着前方的城内走去。

    在那里,他感觉到了一道熟悉的气息。

    这是一个院落,围着一个火盆,上面架着烤肉,焦黄的兔皮滴答下了油脂,让炭火猛窜几分。

    旁边围坐着四个人,都有些风霜之色。

    “在这样下去,城内百姓都没法活了!”

    “城主贪婪无厌,残忍暴虐,苛捐杂税多如牛毛,这一个月内,就逼得整整六家家破人亡。”

    “他的三个儿子,在城内横行霸道,天天抢夺民女,无恶不作。这里简直成了地狱,帮主,我们不能再忍下去了,干脆揭竿而起,将城主宰了!”

    三个说话之人,都看向了一个不过十三四岁的少年。

    此人年级虽小,却十分沉稳。

    他沉默无言,盯着身前的火盆。

    “帮主,当今皇上昏聩无能,朝堂上都是一群吃人的妖魔,百姓活的太凄惨了!”

    “是啊帮主,别说其它地方,看看咱们的乌江城,就连我们,若是再不反抗,也会憋屈的被欺压死!”

    “哪怕死,也不能让那些高高在上的王八蛋好过,哪怕咬下他们一口肉,也要让他们知道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也会咬下他们一口肉!妈了个巴子的,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唉!

    少年帮主叹息:“我何尝不想?我胸中的怒火,早已差点将我燃烧成了灰烬!这个世道,真他娘的操蛋,可、可城主府有有乌江道馆庇护,我们哪里是对手?以城主的尿性,若是不将他杀死,必然会牵连城内的百姓!”

    “可也不能一直这么憋屈吧?我们出手,至少能唤醒一部分人的血性!”

    “帮主,我不知道什么大道理,只知道再不反抗,我们都没有了活路!”

    “我这就去,灭了他个鸟人!”

    三人纷纷站起,朝外面走去。

    “站住!”少年帮主怒喝,“我什么时候说不出手了?只是让你们知道,一旦出手,我们必死无疑,你们可做好准备了?”

    “哈哈哈,脑袋掉了碗大个疤,算个球事儿!”

    “我就知道帮主还有一腔热血!老子当年就是个讨饭的,多活了这么多年,早就够本了,也是时候为救助我的那些百姓做些事了!”

    “走走走,召集兄弟,杀了那些贪官,我要吃了他们的黑心肝!”

    三人兴致高昂,有了足够的胆气。

    他们都知道这个少年帮主有着非凡的实力,否则又怎会降服他们这些亡命之徒?

    可下一刻,他们眼神迷茫,站着一动不动。

    少年帮主眼睛一眯,真气震荡,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这份警惕,也算不错!”楚阳迈步走了进来,看了看少年帮主,点头道,“短短几年时间,就能修炼到宗师之境,资质也算绝顶了!”

    “你是谁?”

    少年帮主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

    他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他竟然无法挪动脚步。

    “六年前的圆月之夜,梦中传法,难道你忘了?”

    楚阳说道。

    “是你?”

    少年帮主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

    “诸葛流云,拜见师父!”

    少年帮主感觉身子一松,就毫不犹豫的拜了下去。

    那一夜,改变了他的命运!

    那个朦胧的身影,他一直在追寻。

    “小小年纪,心性成熟,胸有智慧,行事果断,也有着自己的底线,不错,今天我就正式收你为徒!”楚阳说道,“记住,为师名为楚阳!”

    “至于你所行之事,虽是赴死,却也有大义,为师赞同!”

    “今天收你为徒,就送你一份大礼!”

    楚阳凌空一拍,力量汹涌而出,灌入了诸葛流云的体内,让这位少年立即呆滞不动,意归识海。

    操控力量,为对方洗筋伐髓,开辟窍穴,凝练意志,直接达到了大宗师圆满之境,又传下后续修炼功法,还有种种道理,治国之策,百家手段等等。

    黎明时分,诸葛流云睁开了眼睛。

    神光闪烁,智慧流淌。

    洗去了浮华,气质更见稳重。

    “拜谢师父!”

    诸葛流云稍微欣喜,便恭敬的冲空无一人的身前拜下,然后抽出了插在旁边的一柄流光溢彩的神剑。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以一地而谋一国!”

    “三天后,我出手斩杀城主!”

    诸葛流云说罢,盘膝闭目。

    另外三人一个机灵,看看外面的天色,腿肚子都在发抖,又看看似有神光喷吐的诸葛流云,咽了口唾沫,默默的坐了下来。

    三天后,城主被杀,乌江道馆被平,城内大大小小的贪官也被杀个干干净净,血流成河。

    当夜,诸葛流云率领帮众而去。

    他还需要积蓄实力。

    楚府!

    回来之后,这里还是维持着原来的样子。

    “老爷,您回来了?”

    管家来福看到楚阳,非常激动。

    “嗯?没什么事吧?”

    楚阳随意的问了一句。

    “除了李捕头来过几次,少爷和小姐被接走之外,并没有其它事情!”

    来福回答。

    许士林和李碧莲被接走,也是意料之中,毕竟他们两个拜师不久,他就离开了几个月,任谁的父母也放心不下。

    楚阳也没有当回事,打量一番府内,就盘坐凉亭中,打磨真元,巩固修为,沉淀积累。

    修炼之道,非一朝一夕之事。

    缓缓打磨,不疾不徐。

    三天后,他感应到了几道流光落在了城内的李家,楚阳心中一动,便了然于心,露出似笑非笑之色。

    下午时分,来福走了过来:“老爷,李捕头求见!”

    “带到客厅!”

    楚阳站起身,眼中厉芒闪现,过了片刻,走了过去。

    客厅内,李公甫等人已经等候。

    “拜见真人!”

    看到楚阳过来,李公甫连忙见礼,许娇容也躬身一礼,跟随他们一起来的许士林和李碧莲有些忐忑的望了望楚阳,就低下了头。

    除他们之外,还有四个器宇轩昂的中年人,他们眼神冷漠,盯着楚阳,好似在看一个蝼蚁。

    楚阳摆了摆手,坐在了首位,“你们一起来,莫非有什么事儿?”

    “这个、这个!”

    李公甫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

    许娇容也犹豫。

    “我来说吧!”其中一位中年人踏前一步,“士林公子,有着大好前途,以后不会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你既然是他的私塾先生,我们备下礼物,前来辞别,以后再无关系!”

    说着,他往怀里一抹,拿出两锭金元宝放在了桌上。

    “想必,这些足够了吧!”

    中年人淡漠道。

    他一语便定了性。

    将楚阳和许士林两人的师徒关系,定型为普通的私塾中,先生和学生的关系,这种关系极其淡薄,没什么约束力。

    又拿出金元宝,就是彻底斩断关系的意思。

    楚阳看都没看,而是望向了李公甫夫妇,“这是你们两人的意思?”

    “这是许仙他们两口子的意思!”

    李公甫叹息道。

    楚阳点点头,他早已知道,当初玉帝发现如来的阴谋,就将金山寺也掀翻了,救出许仙之后,顺便也将白素贞带到了天上,到了今天,也许刚刚安排妥当,这才派人来接走自家儿子。

    情理之中!

    算不了什么大事儿!

    “你们两个呢?”

    他对着许士林道。

    “我听爹爹的!”

    许士林低头。

    他毕竟和楚阳呆的时间不长,没有什么感情,哪怕传授了一些先进思想,可对方毕竟是孩童。

    “我、我要和士林哥哥在一起!”

    碧莲弱弱道。

    “很好!”

    楚阳明了。

    “真人,我对不住你!”

    李公甫苦笑。

    “算不了什么!”楚阳不以为意,“将他们带走吧,从今天开始,我们之间的师徒关系,就此断绝!”

    “真人,我们、我们!”

    许娇容也不知该说什么好!

    对他们夫妇两个,楚阳还是有着不少好感,普普通通,过着平凡的日子,就提点一句:“我劝你们一句,最好不要去天庭!”

    “嘿,凡人,你又怎知天庭的美妙?”

    刚才的中年人冷笑。

    “美妙?”

    楚阳嗤笑,“言尽于此,请吧!”

    “真人,我记住了!”

    李公甫却认真的抱拳一礼。

    他们几人,纷纷离开了楚府。

    府内,楚阳倒背着双手,望着天空白云,淡笑了一声:“我这还是第一次,被人退了‘师父’,说出去,还真丢人!”

    他都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

    本来收两人为徒,准备好好的调教一番,看看能成长到什么程度,然后等将来,让他们前去金山寺救母,顺便看一看,许仙还能不能成仙?

    哪知中间出现了这么多事情。

    许仙成了紫薇帝君。

    许士林这个文曲星转世,成为儿子也理所当然。毕竟文曲星归于紫微帝星之下。

    李公甫一家,返回之后,还是被劝说随他们一起去天庭享福。他们想拒绝,可惜,没有拒绝的权利。

    稍微收拾一番,就腾空而去。

    又过了片刻,一道流光坠落下来,悬停在楚府上空。

    “凡间蝼蚁,我让你知道,你不屑一顾、亵渎天庭的代价!”

    这位就是刚才的中年人,他说着,一掌拍下,笼罩住了整个楚府。

    “还真是霸道吧!”

    楚阳冷笑一声,抬起手臂,打手一抓,破了神通,中年人给抓了下来,落在身前,掐住了脖子,“小小天兵,就敢在人间放肆,既然看不起凡人,我就让你天天在他们脚下,永世抬不起头!”

    他可不是善茬,反手一拍,将这位天兵打入了城中心最繁华的十字街的路中心,融入了石板中。

    化作石板,却意识清醒,没有神通,却能清晰的感受到一个个脚步踏过身躯,惊恐之中,升起了绝望。

    一天后,乌云遮月,封闭了凡人的感应,一队天兵降临到了楚府上空。

    “蝼蚁,竟敢镇压我手下仙兵,谁给你的胆子?”

    这一队天兵,足有上百之数,为首者气息庞大,有着小仙之境的修为,他手执狼牙棒,却不急着动手。

    “你是二十八星宿的奎星,奎木狼?”

    楚阳倒背着双手,衣衫微微摆动,云淡风轻道。

    “竟然认识我?嘿!”奎木狼瞳孔一缩,“你人族之身,莫非出身道门?哪个门派?”

    “散修!”

    “散修?”

    奎木狼意外。

    “然也!”

    楚阳点头。

    “那你就去死吧!”

    奎木狼双手一紧,狼牙棒携带天威降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