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六一九章 号令难行(第二更)
    同样发现战局在迅速恶化的,还有白帝子旗舰‘推山’号上的众人,

    此时如从战场的上方俯视,可见北地仙盟一方的道军,依然气势凶猛如鲨,对日月玄宗一方的道军,呈现包围之势。

    可其实推山号上的一应人等,却知在接战之后的这半刻时间,他们仅剩的一千四百余艘战舰,就已经战损了足足一百七十艘之巨!损伤灵师则达两万。在各个方向,都是损失惨重。

    尤其是前军正面,那原空碧统辖之军,就仿佛一口锋芒绝世的尖刀,势如破竹的击溃了赤云宗的战阵。而没有整体战阵之力加持与防卫的舰船灵师,在对面严整舰阵冲击之下的结果,自是可想而知。连周围几家宗派的舰阵也受其牵连,纷纷呈现溃散之势,被那一万四千人左右的道军舰阵,顺势扫灭了。

    可对方的攻势,却依旧狂猛无比,那就好似切入豆腐里面的刀,势不可挡,锋利无匹!以这种趋势发展下去,那么他们的军阵,迟早将被日月玄宗的前军强行凿穿。

    可其实在这之前,北地仙盟在这里的联军,可能就将因接战后的巨大伤亡,而整体溃灭。

    “对面指挥战阵之人,到底是谁?难道是宗法相?或者万俟天藏?”

    紫千瞳的眼眸里,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在他的印象中,此时的日月玄宗,有能力在战场上与他主人抗衡的,也就只有宗法相以及万俟天藏等寥寥几人。

    至于后面的那些天柱,还差了不少火候。

    可此时在战场之上的各个角落,日月玄宗的道军都处于优势的状态。明明是兵力居于弱势,明明只有零散的阵型,却将北地仙盟一方的军势,都牢牢的压制着,使他们承受着大量的伤亡。

    而随着战局继续发展,他不禁又心想,哪怕宗法相与万俟天藏在此,都没可能做到这地步。

    对方的每一师,每一个都,每一个镇,此时都仿佛是踩在了他们的刀尖上,有着独特的节拍。始终保持着接触,却让他们北地仙盟的各部,都找不到合适的发力点,

    所有战舰的一进一退,都无不都是恰到好处,也都有其意图,或分割,或夹击,或规避。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凶猛的食人鱼群,不断的从北地仙盟的大军身上,噬咬下一块块的肉片。虽然单独造成的伤害都不足为道,可综合起来,却足以使他们痛入骨髓!

    紫千瞳猜对面指挥舰阵之人,必是一位擅长阵战的兵法大家。此人的能力,甚至将同样以善于兵法而闻名于世的白帝子,映衬得迟蠢笨拙,愚笨不堪。所有的军令,要么是慢人一步,要么就是落入到对方的陷阱中。

    自跟随白帝子以来,紫千瞳还从没见白帝子在战场上,被对方以正面作战的方式,逼到如今这个地步。

    如今对手露出的唯一破绽,可能就是原空碧指挥的前军,在其全力穿凿之后,他们的后侧翼的军阵,已显出了一个巨大的空口。

    “提醒天信阁的主帅,命其尽量往左侧穿插他们正前方,很可能是陷阱。”

    “传命神元宗,命其舰船加速前进,增援水云宗!”

    白帝子的神色,沉冷如水。此时他面上,虽仍维持着镇定,可那眼眸之内,却也同样满含着惊疑之意。

    在其心念深处,此时也有同一个疑问对面指挥日月玄宗战阵的那人,到底是谁?真是那个年不足二十的张信?

    “再传令浮山宗与天蝠洞的主帅,命他们暂缓攻势!”

    不过这次他的命令,却第一时间就遭到了卫知云的质疑:“浮山宗与天蝠洞那边为何要暂缓?只要击溃他们的右翼!那么此战就再无悬念。”

    白帝子闻言,顿时皱眉不语。

    可紫千瞳却不禁大怒:“临战之时,你怎敢质疑总督帅?没发现敌军后阵,已经在蓄势待发?如今中军已有被击溃之势,我军左翼如过于冒进,必定会与全阵脱节,也有被敌军夹击之险。你是想要我军,落入万劫不复之境?”

    卫知云气势微窒,可随后这位,又冷目看向了白帝子:“左翼那边,或者确如你所料。可这中军,又是怎么回事?自原空碧发起突击以来已有半刻,可你至今都仍令神教那两万四千神军,按兵不动。”

    这次紫千瞳,亦是哑然无言,其实他也同样不解,白帝子为何对敌中军露出的破绽,视如不见。

    随后他又发现,眼前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此时舰上那诸多神师,看向白帝子的目中,都含着几分猜疑之色。

    只因这艘旗舰‘推山’号,是由北地仙盟为白帝子准备。所以船上除了他们寥寥几人之外,其余绝大多数,都是北地仙盟提供的人手。除此之外,各家宗派也都在这艘旗舰上派驻有联络官。

    换而言之,这群本该对白帝子鼎力支持之人,已经失去了对他的主上的信任。

    “那也是陷阱!”

    白帝子的眼神愠怒,额头处则覆盖上了一层细密汗珠。

    他本不欲解释,眼前的战况瞬息万变,每耽搁一个呼吸,就可能有数艘以上的战舰与灵师战亡。

    不过以他的敏锐,也很快就察觉到了这里正在涌动的冰冷暗流。

    “据我所知,神教之术,最忌雷天神寂干扰。张信如此大胆,必有其因。此人在临出凤翔山之前,曾从日月本山的灵宝殿,换取了简无敌留下的九绝雷符,并召集”

    “都是借口!”

    在这甲板的右侧,一位紫衣神师发出了一声冷笑:“什么陷阱?我看总督帅阁下别有私意才是真的!到底已非是我北地仙盟之人,总督帅的所行所思,只怕都已与我等迥异了吧?”

    众人不由侧目,发现这位,正是赤云宗派驻在旗舰上的联络官。于是所有人,都不禁释然,赤云宗的舰阵溃散,此时残余战舰不到二十,并且都处境危险。

    置此境地,也难怪这位口不择言。

    而此时人群之中,又有人冷声说道:“不止是这支神军,天罗宗至今以来,可也都分毫未损。”

    这句话,就好似打开了一道闸门,这观战台上,不断有阴阳怪气的语声响起。

    “说明这位,还是顾念旧情的。”

    “说服我北地仙盟重启与日月玄宗战端的,是他们神教。可如今我北地仙盟,已为此损兵折将达十万余人”

    白帝子闻言,不禁双手紧握,再次抬眼看向了对面。

    心想这才是你的目的么?交战伊始,他这边就已军心离散,号令难行!

    ps:晚上再补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