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项羽的不屑
    鸿门宴?

    听到这话卫子青有些楞了起来。

    随即却是陷入了沉默。

    没有想到这刘邦是死了,这项羽还是依旧开启了鸿门宴。

    在历史的岁月中,鸿门宴上发生了什么卫子青是在清楚不过了。

    无数的典故也是从鸿蒙宴中流传了出来,在历史中,鸿门宴被后人称之为是霸王自刎乌江的导火线,也是刘邦奠定大汉数百年基业的开端。

    只是这一次,刘邦死了,赴宴的却是易小川。

    “看来,事情有些好玩了!”

    易小川和刘邦不同,真要在项羽和江山上选择,易小川绝对选择不出来的,项羽同样也是如此,故而这一次的鸿门宴,性质可就决然不同的。

    只是这些话卫子青和吕雉说没用,她们是局中人,看不清其中的一些事情。

    “我知道了!”

    卫子青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去一趟鸿门宴,这倒是可以,而且若是说真的,自己也不愿意让项羽在走上了历史得到道路,他不应该就那么死。

    ……

    汉中。

    韩信,樊哙,萧何等人站在门口,看着那书房脸上满是无奈的神色。

    收到项羽的邀请已经整整两天了,这两天的时间,易小川一直给自己锁在了书房中没有出来,这让所有人心中都有些不安了起来。

    如今天下两分,西楚南汉。

    如今项羽邀请汉中王前往鸿门宴为的是什么这不言而喻,尤其是项羽说,希望易小川一个人过去的时候,他们就更加的明白此行的危险了。

    “他不能去的,这一去大汉可就完了!”

    萧何叹了一口气,看着那书房满是焦急的神色。

    韩信没有说话,可脸上也满是凝重。

    这些他能不懂?

    可是他们能阻挡得了吗?

    蒙毅是一个好的君主,不管是对于他们这些追随者,还是对于这天下的百姓,都是最好的君主,可是他同样也是一个好的兄弟。

    项羽,蒙毅,这两个本是兄弟的人,如今却成了命中注定的敌人。

    这一次鸿门宴,赴的不是宴,而是这天下的归属啊!

    但这个时候,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

    书房中,易小川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发呆着。

    鸿门宴变了。

    自己取代了刘邦的位置。

    这是自己想不到的,更没有想到的是,大汉和楚军还是对上了。

    这些都不是自己的本意。

    来到这个世界后,自己和高要只是想要回家,可是却发现,自己越是要回去,就越是回不去。

    高要成了赵高,自己却成了刘邦和项羽对上了。

    对于项羽,易小川是崇拜的,起义,争夺天下,这并不是自己的本意,他想过当这天下平静的时候自己就隐居了起来,等到一甲子之后上汤巫山,去寻找北岩山人,回去二十一世纪。

    可是越是到了最后,就越是身不由己。

    百万的军将他们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自己的身上,跟随自己,那是因为他们相信自己,放下他已经做不到了,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在背后支持着自己的百姓和军将们。

    可是和项羽……

    易小川叹了一口气,他知道,不管如何,这一次的鸿门宴自己是不得不去了。

    ……

    咸阳。

    砰……

    一声巨响从皇宫中传了出来。

    项羽怒气冲冲的推开了一座宫殿的大门。

    在看到这项羽的时候,一个白发老者来眉头一皱:“羽儿,你又忘了叔父说过的话了吗?为君者喜怒不表于色,你看看你,你现在哪还有一丝霸王的样子?这若是在战场上还好,可现在是……”

    “叔父,我知道,但现在侄儿不想管这些,羽儿就想要知道,你是不是和范曾叫项庄在宴会上准备杀了小川?”

    项羽不容许项梁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项梁微微楞了下,随即淡淡道:“看来你都知道了,没错,我的确是叫项庄做好准备了!”

    “为什么?叔父,你可知道小川是我的兄弟,他更是你的弟子啊,你为什么要叫项庄杀了他,这一次我们叫他过来只是为了商讨这天下的大势不是吗?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我知道!”

    项梁点了点头,面对项羽的愤怒也不意外:“可是他还是该死,如今天下只有你和他这两支势力,不是你称帝,就是他称帝,虽然他是我的弟子,但这天下应该姓项,而不是姓蒙!”

    听到这话,项羽脸色又是一怒:“叔父,我知道你的意思,但这绝不是我的本意,就算要夺得这天下,也是在战场上,若是用着这种欺骗兄弟谋杀兄弟才拿下的江山,不管说我项羽会不会被后世唾弃,就是这江山,我项羽也坐得恶心!”

    “羽儿你怎么就不懂,叔父这也是……”

    “叔父,羽儿懂,但这一次无论如何,羽儿绝对不会让你向小川动手的,羽儿希望这一次在宴会上不会见到项庄,否则就不要怪羽儿不客气!”

    说完这话,项羽直接怒气冲冲的离开。

    看着离开的项羽,项梁叹了口气:“羽儿啊,小川也而是叔父的弟子啊,但为了我们楚国,叔父不得不狠下心来,这一次,就请原谅叔父自私一回吧!”

    ……

    一日后,一辆马车单枪匹马的来到了咸阳。

    来人正是易小川,倒是对于易小川的到来,项羽是高兴的,毕竟这易小川的到来,那就证明着易小川对于自己真的是毫无防备。

    易小川也是有些高兴,但心中却多少有些凝重,项羽这人他了解,可是就如如同了解项羽一般,他也了解着项梁。

    不该来,他知道!

    但他还是来了!

    “师父……”

    看着项梁易小川恭敬的施礼道。

    “小川啊,来得好,我们已经等你好久了,这一次你也知道主要是为了这天下的安定,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走,我们去鸿门,那里早已经摆好了宴席等着你了!”

    项梁和蔼一笑脸上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只是易小川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在说到鸿门宴的时候,目光中展现出了一道难以隐晦的冷芒。

    “叔父说得对,小川,走,为兄已经在鸿门上给你摆下了酒席,我们先去喝几杯,然后在讨论这天下大事,为兄可好久没和你喝酒了!”

    项羽拍着易小川的肩膀,尽显豪迈之气。

    “小川也好久没和羽哥喝酒了,这一次,小川就和羽哥好好喝个尽兴!”

    一行人笑着,准备前往鸿门,可是就在这时候,一个士兵忽然走了上来:“项王,门口处有一男子带着一小童求见!”

    “有一男子求见?”

    听到这话,项王楞了下,就是易小川和项梁也是有些想不到,这个时候会有什么人求见:“来人是谁?”

    “他说他叫卫子青!”

    【6.2号差不多是在12点-14点这里准时爆发,差不多是30章这里,多谢大家支持!!!】